吴飞 傅正科:大数据与“被遗忘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1 次 更新时间:2015-12-01 10:25:42

进入专题: 被遗忘权   隐私权   大数据   个人信息自主权  

吴飞   傅正科  
法律应该要追究的是数据的收集者吗?对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或者像学校、医院、银行这样的社会组织以及诸如国家安全部门、司法机构等国家机构,它们都拥有大量的公民个人数据,一旦涉及隐私信息的泄漏,它们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被遗忘权”必须承认大数据的威力(以及隐私风险)主要来自元数据,即有关数据在哪里、何时以及由谁创建的信息。在反恐工作中,元数据经常让我们获得关键的第一线索,可以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在商业领域,元数据让巨大的数据库可添加索引、可检索、可连接、有用而且有价值。与很多互联网企业一样,谷歌的隐私政策强调为客户内容提供保护,但将元数据视为其可以永久保留和控制的业务记录。对此,理查德•福肯瑞斯指出,有意义的“被遗忘权”应当规定,企业不仅要清除电邮内容或照片,而且还要清除与这位用户相关的所有元数据[3]。

   不过另有学者指出,在大数据时代,因为数据的价值很大一部分体现在二级用途上,而收集数据时并没有这种考虑,所以“告知与许可”就不能再起到好的作用了。在大数据时代,我们需要设立一个不一样的隐私保护模式,这个模式应该着重于数据使用者为其行为承担责任,而不是将重心放在收集数据之初取得个人同意上。这样一来,使用数据的公司就需要基于数据将对个人所造成的影响、对涉及个人数据再利用的行为进行正规评测[20]220。

   四、结语

   就像核武器即使在“冷战”这一最严峻的时代也未真正将人类带入灾难一样,人类面对大数据的作用一定也会谨小慎微。但相比于核武器,收集和处理个体数据的技术门槛相对比较低,被不当使用甚至暴露个体隐私的风险要高很多。

   政府机构和大数据公司能够将客户的个人信息与他们的行为特征结合起来,比如阿里巴巴公司可以从客户的购买行为、手机全球定位卫星数据以及其他各种可穿戴设备上产生的数据,挖掘出客户的相关“推测数据”(inferred data)。这种推测数据如同哈维尔在《1984》一书中所刻画的“老大哥”一样,时时刻刻监视着人们的一举一动。美国、英国和最近暴露出的德国等许多国家政府机构都在收集公民的个人数据,从个人邮件到各种社交网络的言论等等。

   “被遗忘权”的提出为数据隐私的保护问题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方向。因此,即使是美国也在部分接受这一新的权利主张。2012年2月23日,美国白宫公布了《消费者隐私权利法案》。该法案第5条规定了消费者享有让公司纠正不准确信息以及删除信息的权利。2012年3月29日,联邦贸易委员会发布了《快速变革时代消费者隐私保护:针对企业界和政策制定者的建议》。该建议书提出授予消费者有限的数字遗忘权,即赋予消费者有要求公司删除其不再需要的消费者数据的权利,并允许消费者可以获取本人数据及在适当情况下隐瞒和删除本人数据。美国加州2014年也通过了“橡皮”法律,用户可以要求科技公司删除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这项新规将于2015年生效,并有可能催生相关诉讼。不过,过于扩大“被遗忘权”的边界也是不适当的。其一,因为对于被认为是理性的成年人来说,这样的权利保护反而鼓励他们在网络发布信息的行为的随意性甚至是不负责任态度。一个良性的社会秩序必须建立在公民自觉自律的基础之上,促成公民养成良好的媒介素质,知道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而不能要求法律去保护他们的过失和不当行为与言论。其二,要求各种不同的网络平台及时处理各种不同理由的删除请求,对这些平台公司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负担,会拖累这些机构的正常发展。其三,在新媒体时代,公与私、真实与虚拟之间的界限已经越来越不那么清晰可辨了,传统的私人领域已经越来越公开化。这一结果是好是否,尚难界定。

   总之,一方面我们要保护私人领地的神圣性,要防止有人假公济私,但同样也必须保护公共领域的开放性,要防止有人假私损公。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学术团体,或者什么别的,在我们脑中第一次只是浮现起“自身所处的集团”的时候,我们的思维方式严格来说就处在了“私”的立场[21]411。以各种名目的私的名义去损害公共利益同样也是不正当的。在运用“被遗忘权”的时候,如果可以首先想到他者的要求,并站在与之关联的一个较为开放的立场下进行思考的话,那才是真正站在“公共性”的立场来看待这个权利了。

  

  

注释:

   ①详情参见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http://www.cnnic.net.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1403/P020140305346585959798.pdf,2015年1月20日。

   ②关于大数据,目前尚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一般认为,大数据有如下三个特征:(1)数量(volume)大,根据IDC研究报告,未来10年全球数据量将以40%多的速度增长,2020年全球数据量将达到35ZB(35000000PB),为2009年(0.8ZB)的44倍;(2)时效性(velocity)要求高,数据被创建和移动的速度快;(3)种类(variety)和来源多样化,包括结构化/半结构化/非结构化,关系数据库/数据仓库/互联网网页等数据类型。参见杨正洪编著《智慧城市——大数据、物联网和云计算之应用》,(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14页。

   ③转引自涂子沛《大数据》,(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62页。

   ④转引自包亚明《福柯访谈录》,(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157页。

   ⑤转引自邵国松《“被遗忘权”:个人信息保护的新问题及对策》,载《南京社会科学》2013年第2期,第104-109、125页。

   ⑥转引自邵国松《“被遗忘权”:个人信息保护的新问题及对策》,载《南京社会科学》2013年第2期,第104-109、125页。

   ⑦《爱国者法案》(USA PATRIOT Act)是2001年10月26日由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签署颁布的国会法案。正式名称为"Uniting and Strengthening America by Providing Appropriate Tools Required to Intercept and Obstruct Terrorism Act of 2001",中文意义为“使用适当之手段来阻止或避免恐怖主义以团结并强化美国的法律”,取英文原名的首字缩写成为"USA PATRIOT Act",而"patriot"也是英语中“爱国者”之意。

   ⑧据《华盛顿邮报》2013年6月16日爆料,斯诺登所曝光的“棱镜”项目源自一个此前从未公开过的“星风”(STELLARWIND)监视计划。“星风”监视计划分拆成了由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执行的4个监视项目,除“棱镜”外,还包括“主干道”(MAINWAY)、“码头”(MARINA)和“核子”(NUCLEON),这些都只是项目的代号,具体名称及含义仍属美国国家机密。

   ⑨转引自杨静竹《近半受调查美国民众认为斯诺登为国家利益服务》,载《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6月19日,第9版。

  

   【参考文献】 

   [1]R. Krulwich,"Is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the Biggest Threat to Free Speech on the Internet?" 2012-02-24, http://www.npr.org/blogs/krulwich/2012/02/23/147289169/is-the-right-to-be-forgotten-the-biggest-threat-to-free-speech-on-the-internet, 2015-01-20.

   [2]Toby Segaran、Jeff Hammerbacher编:《数据之美》,祝洪凯、李妹芳、段炼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0年。[T. Segaran & J. Hammerbacher(eds.), Beautiful Data: The Story behind Elegant Data Solutions, trans, by Zhu Hongkai, Li Meifang & Duan Lian, Beijing: China Machine Press, 2010.]

   [3][美]理查德•福肯瑞斯:《谷歌不应侵犯网民的“被遗忘权”》,2012年2月21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3258/ce,2015年1月20日。[R. A. Falkenrath,"Google Must Remember Our Right to Be Forgotten," 2012-02-21,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3258/ce, 2015-01-20.]

   [4]M. Clayton,"US Plans Massive Data Sweep," 2006-02-09, http://www.csmonitor.com/2006/0209/0209/p01s02-uspo.html, 2015-01-20.

   [5][英]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删除:大数据取舍之道》,袁杰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V. M. Mayer Sch nberger, Delete: The Virtue of Forgetting in the Digital Age, trans, by Yuan Jie, Hangzhou: Zhejiang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 2013.]

   [6]G. Tremlett,"Forget Me Not: Campaigners Fight for Control of Online Data," 2013-04-04, http://www.guardian.co.uk/technology/2013/apr/04/right-forgotten-internet-campaign, 2015-01-20.

   [7]European Commission,"A Comprehensive Approach on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2010-04-11, http://ec.europa.eu/justice/news/consulting_public/0006/com_2010_609_en.pdf, 2015-01-20.

[8]S. Kulevska,"The Future of Your Past: A Right to Be Forgotten Online?(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被遗忘权   隐私权   大数据   个人信息自主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理论新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536.html
文章来源:《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杭州)2015年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