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焕亭:《背影》教学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9 次 更新时间:2015-11-16 14:07:03

进入专题: 朱自清   《背影》  

赵焕亭  
对旧社会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反抗和抱怨,无力的挣扎也并不能挽救家庭的破落和找到一线希望,终于无可奈何地浸沉在绝望的呻吟里和横躺在死亡线上等待着末日的来临。以这种情绪来感染青年学生,是绝对有害的。这种作品起消磨斗志的作用,使人们沉醉在个人主义的哀情之中,毒害了许多心地纯洁的青年们!《背影》在历史上已经起了腐蚀青年的作用,在新的历史时期,是决不能再有它散布“秋天的调子”的地盘了——当作语文课本的范文。关于艺术技巧,编者认为,《背影》在文字技巧方面有些艺术性,但正因为这样,它就愈能以父子之私爱的感伤情调来感染青年学生,正如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讲的“内容愈反动的作品愈带艺术性,就愈能毒害人民,就愈应该排除”。只批判内容不批判形式的教学方法对初中生来说是有害的。因为内容与形式是统一的。《背影》的有些片断描写不错,这只能解释为:它恰当地把父子间的私爱和颓废情绪表达出来了。这里的文字技巧正是建筑在不健康的感情之上的,如果腾空取出文字技巧,加以抽象化,那对学生没有实际意义。《背影》在文学技巧方面也存在着一些毛病,可以举出的就有五处。总之,编者认为,《背影》这种表达颓废的父子之间的私爱的写作经验,不需要年青一代再来学习。《背影》不能再在教材中呆下去了,否则将贻害无穷。1951年《人民教育》所展开的对《背影》的讨论批判,使得在1950年以前作为超稳定教材的《背影》,在1952年修订教材时,从中学语文课本中被删除,直到80年代,《背影》才又出现在部分地区的中学语文教材中。50年代编写的几部《中国现代文学史》,有的不提《背影》,有的一笔带过,有的则采取否定态度。

   三 夏日时代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各种报刊杂志开始陆续刊登研究《背影》的文章,人们最先看到的是1978年12月甘竞存发表在《雨花》上的《重读〈背影〉》,该文如此评价《背影》的思想内容:

   ……有人认为:这里全写的是身边琐事和个人感情,毫无社会意义。其实不然。作品中的两个人物,“家中光景一日不如一日”,祖母死了,父亲赋闲,只好回家变卖典质,办丧事。所有这些正是从一个侧面反映着当时社会生活的动荡不安,原来的所谓“殷实人家”也渐渐变得生活下降了。这种人因为他们过去过着好日子,后来逐年下降,负债渐多,渐过着凄凉的日子,“瞻念前途,不寒而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容易触目伤怀,悲从中来,或者如鲁迅所说:“涸辙之鲋,以沫相濡,亦可哀也。”从这个意义上说,《背影》所抒发的思想感情在旧社会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所以能够打动不少读者的心。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种感情的范围过于狭窄,反映着小资产阶级的局限性。但是,我们要把旧时代的作品放在一定的历史范围内去考察,不能苛求于前人,更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一笔抹煞。⑥

   这种评价虽然仍带有50年代对《背影》批评的痕迹,但是作者能够以历史的眼光客观评价《背影》,已是难能可贵。特别应指出的是,这是继1951年对《背影》大批判后,第一篇公开为《背影》恢复名誉的文章。

   继甘竞存的文章之后,秦亢宗于1979年5月在《语文战线》上发表《简练•质朴•自然》一文,重点分析了《背影》的艺术特色,同时也指出其“哀伤情绪”“不无一定的社会意义的”。秦亢宗的文章与甘竞存的文章相比,不再讲《背影》中的哀伤情绪是狭窄的,反映着小资产阶级的局限性,而是采取同情的笔调,指出了小资产阶级的这种哀伤情绪是社会动荡不安、世态炎凉造成的,把批判的锋芒由指向小资产阶级转向了当时的社会。因此可以说,这是一篇扭转批评指向的文章,在《背影》研究史上有一定代表性。从这些评论文章可以看出,从1978年到1981年这段时间里,对《背影》的解读经历了一个转折期。对《背影》的评论一经解冻,迅速转到肯定的方面来,多数文章不再批判其小资产阶级情调,而是深入开掘其社会意义,对其艺术特色,也高度评价。这些评论为《背影》重新走入教材奠定了基础。

   1982年秋,新编初中语文教材普及使用,这套教材的第三册第4课是《背影》。为配合教学,人民教育出版社委托五省(区)(广东、广西、江西、湖北、湖南)教学参考书编委会编写了一套教学参考书。其中,第三册教学参考书对《背影》的评价是:

   本文以“背影”为线索,通过描写父亲在车站送别儿子的情景,表现父亲爱护儿子的深挚感情,抒发作者在生活困顿、精神压抑境遇下对父亲倍加怀念之情。

   本文写父子之间相爱相怜的感情,是真挚动人的。但是情调比较低沉,字里行间充满着无可奈何的淡淡的哀愁。这是作者与当时所处的环境造成的,在光景惨淡的时刻,为了“谋事”糊口和读书寻求出路,父子不得不依依惜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这是旧社会贫寒的知识分子颠沛流离生活的缩影。

   文章刻画父亲的背影,信笔写来,没有什么华丽的词藻和渲染,却于平淡质朴的语言中渗透着一片真情实意,所以能如此感人。⑦

   1982年是《背影》评论的高峰期,笔者所看到的该年度评论《背影》的文章就有40多篇。这些文章多发表在语文教学之类的期刊上,有评析思想内容的,有称赞艺术特色的,这里略举一二:韦志成和陈合汉在1982年《教学通讯(文)》7月号上都发表了关于《背影》的文章。韦志成在《〈背影〉的教学设想》中谈到《背影》思想内容时,认为《背影》反映了在反动派压榨下中小有产者的困顿状况以及父子惜别的深情。陈合汉的《浅谈〈背影〉的艺术特色》一文详细分析了《背影》的三大艺术特色:第一,结构严谨,在虚线中套实线,人物感情发展是虚线,人物活动是实线;第二,抒情含蓄,在平淡中有波澜,感情蕴藉,情节跌宕;第三,语言洗练,在质朴中见奇特,极简单的对话中见出极不平静的心情。

   评论《背影》的文章数量激增,是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思想解放成果的初步显现。具体说来,这与当时新文学史的出版及《背影》正式入选中学语文教材(人教版)有直接关系。1979年至1981年间,《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唐弢本、九院校本、山东本、人大本相继出版,这些《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朱自清部分,大都给予《背影》以极高评价。中学语文教学对选文的解读常常借鉴高校文学史教材的观点,《背影》走入中学语文教材后,评价也较高。1982年,《语文学习》杂志专门开辟了“1982年秋季教材新选课文试析”专栏,这给评论《背影》的文章提供了更多发表的机会。

   1982年之后,《背影》的解读进入了沉稳期。这一时期,时而见到一些评论文章出现在“中学语文教学”一类杂志或一些高等院校的学报上,其中,有些文章对《背影》的研究向纵深处发展,这主要表现在对《背影》的心理学解读和文化学解读上。1987年第12期的《语文学习》上刊登了岑健的《〈背影〉魅力新说》,该文从年龄心理学和接受美学的角度分析了《背影》魅力的源泉,让人耳目一新。2000年第17期的《语文教学通讯》上发表了作家傅书华的《永远的〈背影〉》,该文认为《背影》负载了一种晚辈对长辈的忏悔情结,这是一种民族集体无意识。这种认识较以前的不同之处就是把儿子对父亲的忏悔上升为一种民族集体无意识。从民族文化的心理来认识《背影》的意义及其魅力之源,有一定深度。2001年,初中语文新课程标准颁布之后,新课标指导下的语文教材的编写进入了热潮。过去主要通行人教版教材,课改之后,多家教材并行上市,自由竞争。从目前看来,市面上流行的几家语文教材都收录了《背影》。

   值得深思的是,关于《背影》入选教材的问题,曾经引发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新闻事件”:2003年,《武汉晨报》9月11日登载了《朱自清〈背影〉落选新教材》的报道。报道说,影响几代中国人的朱自清先生的《背影》落选鄂教版新教材,决定其落选的是一班随机调查的孩子,而不是专家;落选原因是因为“父亲不遵守交通规则”,“父亲的背影不够潇洒”。这则新闻一时被多家报纸和网站转载,在教育界和新闻界上引起轰动。有大约90%的学生家长表示,《背影》这样的经典篇目不能落选。在一片指责声中,《武汉晨报》2003年9月13日6版以报社编辑部的名义刊登了《致歉启事》:由于记者采写失误,对主要事实未经核正,导致该稿失实,特向广大读者、鄂教版语文教材编写组、湖北教育出版社致歉。同时,该报还刊登了鄂教版语文教材编写组和湖北教育出版社的相关来函,该函表示:一、《背影》并没有从鄂教版语文教材中落选,该文被安排在教材八年级上册。二、鄂教版教材编写组并未就《背影》是否入选教材进行过问卷调查。教材编写组特别强调教材选文的经典性和主流文化的导向性,认为朱自清的《背影》是学生学习语文不可多得的范文。三、鄂教版教材的选文并不是由“学生说了算”。教材选文是经全国两百多名专家、教授及作家的推荐,教材编写组精心挑选确定的。

   这样的“致歉启事”刊出后,人们又有两种评论,一种认为《武汉晨报》9月11日的报道失真,是一则假新闻,应严厉打击。另一种评论认为,这则启事很可能是迫于舆论压力而采取的补救措施。鄂教版语文教材编写组尽管声称八年级上册将安排《背影》,但仍免不了被怀疑在编选教材篇目时,很可能原初确实没打算选《背影》。对于鄂教版语文匆匆忙忙放弃《背影》,又匆匆忙忙选择《背影》,有专家指出,理论家没有发笑的权利,只有反思的责任。理论家和教材编写者应该引导大家认识《背影》所包含的严肃的美学价值,正确解答学生关于“父亲违犯了交通规则”、“不够潇洒”等质疑。

   2003年的《背影》落选新教材风波刚刚平息,2004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林长治的《Q版语文》又拿《背影》“大话”了一次:《背影》中为儿子买橘子的父亲成了违反交通规则被罚款的周杰伦,年迈的父亲竟然能够哼哼哈哈地舞动双节棍。这番对《背影》的“大话”引起中小学生的兴趣,却招来许多文化人的指责,众多教育家认为“大话”是对经典的亵渎。总之,在新世纪初,《背影》风波不断。其实,《背影》落选还是入选教材,都应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入选教材是因为它确实是经得起考验的传统优秀篇目,落选教材是因为教材选文不必雷同,特别是在“一纲多本”精神的指导下,教材选文可以不拘一格,只要符合基础课程改革纲要即可。《Q版语文》毕竟不是正规的语文教材,仅是个搞笑的材料而已,不必太关注它。关于《背影》的种种风波只能说明这样一件事实:《背影》已经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人,“《背影》记忆”是深入骨髓的,不容侵犯。众多新教材出于种种原因,都选入了《背影》,而且都把它作为主讲篇目。例如,2008年6月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的七年级上册语文第三单元“亲情歌吟”的第一课就是《背影》,而且在同一单元,还收录了当代作家梁晓声的《慈母情深》,意在把《背影》所表达的平民化的亲子之爱延伸到当代。这种做法是把《背影》做当代化处理以适应当前教学需要的具体体现。《背影》课后的“阅读练习•探究”第一题是这样的:认为《背影》写得好,有以下几种观点,你赞成哪些观点?找出文中的具体语句,谈谈你的看法。

   1. 全文着重写“背影”,特别细写了父亲吃力而努力攀爬月台一幕,这个看得见、摸得着的背影成为全文的中心,留在读者心目中的印象也最深。

   2. 父亲处处把儿子看作小孩,什么事都替儿子办妥帖,呵护有加,心细得甚至超过母亲,连儿子不太领情也感觉不到。这就特别感人。

   3. 父亲的外表是不美的,爬上爬下的动作笨拙,嘱托茶房是迂的,橘子也并非得他自己去买不可。这一切恰恰更反衬出父爱的真挚。

这样的练习设计突出了新一轮课程改革的精神,倡导多元化理解,提倡学生自主探究的精神,与课改前的练习设计相比,有着明显的时代特点。第3题专门引导学生认识《背影》的美学价值。父亲的“笨拙”和“迂”在视觉上和感觉上都是不美的,但在情感上却是深挚的。在美学中,合情与合理常常是错位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朱自清   《背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基础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934.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京)2009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