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景云:现代主义与现实主义的融合与渗透

——施蛰存心理分析小说初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7 次 更新时间:2015-10-24 23:28:23

进入专题: 施蛰存   心理分析小说  

商景云  
自然从世界现实主义文学中汲取营养,但也不拒绝利用其他文学流派富有表现力的技法。如茅盾写历史小说,用象征主义手法,写《腐蚀》用心理小说的写法;老舍写《月牙儿》用抒情散文的笔法,写《微神》用近乎意识流的手法。

   施蛰存写小说,取法中外,融合古今,富有一种可贵的开放意识。他敢于标新立异、别开蹊径,是我国较早地将弗洛伊德学说引进文学作品的作家之一。在他的小说里成功地运用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写直觉,写梦幻,写意识流动,细致入微地刻画人物的心理,特别是潜意识和性心理,收到较好的艺术效果。弗洛伊德将人的心理活动分为潜意识和意识。潜意识是一种未被主体所注意、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不知不觉的心理活动。其中,性的本能和欲望占主要的地位。《将军底头》中,当花惊定将军处决了那个追逐民女的士兵后,心里曾作着深刻的自谴,小说展现了他的潜意识活动:他想象那个士兵怎样追逐姑娘,怎样施暴,怎样得逞;忽而发觉这施暴者不是士兵,而是自己是自己在抚摩着、亲吻着那个裸体的少女……。将军的矛盾心情,无意识欲望的冲动,梦魔般的幻影,都写得细致入微。《鸠摩罗什》中描写鸠摩罗什整个心理活动是意识压抑着本能冲动,而本能则在暗中支配意识。《春阳》里的婵阿姨来到上海,和煦的春阳,南京路上的红男绿女,大公司橱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这些使她那被压抑了十几年的欲望在自然和人事的诱发下苏醒了。……小说写她坐在餐桌旁怎样回忆着以往十几年的寂寞生活,猜测着临桌那对夫妇对自己的评价。特别是那位文雅的中年男子经过她身边想坐下又离去,而坐到另一桌时,小说精彩地展示了由这个陌生男子引起她的一场白日梦:她幻想这位男子如果坐下来同她同桌吃饭,并向她点头微笑,甚至攀谈起来,将是如何结局。她又幻想,这位男子没坐到她这边来,不是因为对她不满,而是因为这男子太腼腆;由此,又想到自己需找镜子,买粉,去旅馆化妆;她看到那男子独坐一桌看报,又幻想他也许会高兴地邀请她去看电影,她还可以借他的报纸看影戏广告。假如二人同桌,就可借机认识起来,男子会问她贵姓,并报自己姓张,在上海银行做事;她又幻想有一位新结识的男朋友,陪她在马路上走,手搀着手,和暖的太阳照在他们相并的肩上,让她觉得通身轻快。……这些潜意识心理描写,毫无保留地打开了人物的心扉,展示了人物的真实的、复杂的、丰富的内心世界。

   “施蛰存身上仿佛存在着两个源泉,现代派的与写实派的,此消彼长”。⑥他早期的《江干集》、《娟子姑娘》、《上元灯》、《追》等小说集,都是现实主义作品。从1929年9月《鸠摩罗什》正式发表,到1933年11月《善女人行品》的出版,这四年间是他艺术上的探索阶段,也是他心理分析小说创作的全盛期。1936年《小珍集》的出版,表明他又回到了正统的现实主义轨道。作家为什么写心理分析小说?施蛰存的回答是:“一是觉得新奇,二是想借此有所创新”。⑦他是想“从现代派文学所依据的理论之一弗洛伊德主义那里,获得一种眼光,觅得一种人类心理的探测器,从而彻底改造了自己的小说,为中国心理分析小说提供了活的标本”。⑧他在运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和蔼里斯性心理学创作小说上作了大胆的尝试。他小说中弗洛伊德式的深层心理表现方法,扩大了文学的表现范围,为文学这支笔真正探入人的内心世界,铺设了道路。他小说主客观交叉的叙述,越来越内在化的心理剖析,人物的多重的丰厚的性格内涵等等,为中国现代文学画廓增添了光彩。但是,由于心理分析小说自身的弱点,后来使施蛰存“很困苦地感觉到在题材、形式,描写方法各方面,都没有发展的余地了。”⑨“只觉得愈写愈难”。⑩于是,他开始转向,从现代主义又回到现实主义道路上来。当然,“这并不是简单的复归,并不能理解为兜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老地方。这是一种前进,一种发展,它扬弃了一些不很健康的方面,保留了心理分析小说的某些长处。”(11)由于当时思想等方面的原因,施蛰存这种对西方心理分析小说的中国化的努力,仅仅是开了个头就停顿下来了。尽管如此,他的心理分析小说在“表现现代都市生活,探索现代心理分析的方法,吸取意识流手法以丰富小说技巧等方面,尽了一定的开拓作用”。(12)施蛰存的心理分析小说,是现代主义与现实主义融合、渗透的典型,不但“没有对现实主义构成威胁,相反,当概念化、公式化侵害文坛,创作规律遭受忽视之时,现代主义重视对艺术形式的创新,客观上还有利于现实主义的发展”。(13)

   施蛰存的小说创作道路,深刻地表明:当今中国的小说创作,既不能一味地固守在传统的现实主义模式上,也不能不顾及中国人的欣赏习惯,完全照搬西方现代派小说的艺术方式。“现实主义不会死亡,但必须发展;现代主义并非一无是处,却也不乏弊端。唯有使二者互补短长,有机地融合起来,创造出一种自己的新型的形式,才是中国小说艺术的出路”。(14)

  

  

   注释:

   ①施蛰存《我的创作生活之历程》,收入《创作的经验》,上海天马书店,1933年。

   ②施蛰存《关于“现代派”一席谈》,《文汇报》1983年10月18日。

   ③施蛰存《将军底头?自序》,新中国书局,1932年。

   ④弗洛伊德《文明与它的不满意》,见应国靖《文坛边缘》,学林出版社,1987年。

   ⑤茅盾《〈宿莽〉弁言》,《茅盾论创作》,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年。

   ⑥吴福辉《施蛰存:对西方心理分析小说的向往》,见《走向世界文学——中国现代作家与外国文学》,上海文艺出版社,1989年,第278页。

   ⑦施蛰存《关于“现代派”一席谈》,《文汇报》1983年10月18日。

   ⑧吴福辉《施蛰存:对西方心理分析小说的向往》,见《走向世界文学——中国现代作家与外国文学》,上海文艺出版,1989年,第284页。

   ⑨施蛰存《梅雨之夕?自跋》,新中国书局,1933年。

   ⑩施蛰存《我的创作生活之历程》,收入《创作的经验》,上海天马书店,1933年。

   (11)严加炎《新感觉派小说选?前言》。

   (12)严加炎《中国现代各流派小说选?前言》。

   (13)温儒敏《新文学现实主义的流变》,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

   (14)金梅《没有纯粹抽象的艺术形式》,《文学自由谈》1990年第2期。

  

   【参考文献】

   1 施建伟《中国现代文学流派论》,陕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

   2 应国靖《文坛边缘》,学林出版社,1987年。

   3 周敬鲁阳《现代派文学在中国》,辽宁大学出版社,1986年。

   4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商务印书馆,1986年。

   5 温儒敏《新文学现实主义的流变》,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

  

  

    进入专题: 施蛰存   心理分析小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160.html
文章来源:《昭乌达蒙族师专学报:汉文哲社版》(赤峰)1994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