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希东:“新感觉派”的“异端”与“他者”

——施蛰存与川端康成的类同性论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1 次 更新时间:2015-10-19 22:23:29

进入专题: 施蛰存   川端康成  

胡希东  
在我国的文学中,像这样把一个刚刚进入思春期的少女的纯真描绘得如此惟妙惟肖的作品,应该说是少见的;日本的近代文学中缺乏清新的‘青春文学’。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篇小说是一篇值得珍视的作品。”[15] 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是该作品成功的重要原因。此作品是川端康成的成名作,对施蛰存的《凤阳女》产生了重要影响。《凤阳女》也是写“我”偶遇一群流浪的民间艺人,并迷惑于一女戏子——凤阳女的故事。女戏子是一位典型的现代中国“吉普赛女子”,作品极力突出这位男主人公被这位女子诱惑而紧紧追随于她。作家用张扬的笔法来描绘这位带魅力的女人的不同笑声:微笑、狂笑、浪笑,这笑声对这位男性具有“特殊的魅惑”。这是男主人公写给同伴的话语:“这个微笑,你记着,就是我所谓的特殊的魅惑。有人会看见这比她底微笑更能感动心灵的微笑么?如果说有的,我不敢相信,在我自己的经验,从来不会看见过这样的娇笑啊”。除了她的笑声的“魅惑”外,是她的泼辣与残忍,她甚至杀过人,这在这位男性的心理,反而激起了一种强烈占有她的欲望——与她接吻、调笑,甚至是想要“与她睡觉”。于是,这位男主人公疯狂地追随这群流浪艺人,在追逐的曲曲折折中,他的欲望达成了。施蛰存笔下的凤阳女,集爱、美、残忍于一身,作品极力张扬她“特殊的魅惑”,这是她诱惑男人的法宝。

   由上面的叙述,我们看出无论是作品的命名还是男主人公对女性的追逐,作品的叙述、情节的发展都相类似,但施蛰存也有所创造,并赋予凤阳女不同于舞女熏子的性格特征。川端康成笔下的舞女熏子,美丽、纯真、温柔,具日本女性的魅力,这是男主人公欲念升华为纯真爱情的先决条件,并典型带有川端康成的感伤情调。这篇作品是川端康成在日本传统与西方现代文艺观念的结合上找到自己契合点的成功范例,显示川端康成的独特美学风格,是展示日本传统美的成功之作。施蛰存笔下的凤阳女,集爱、美、泼辣、残忍于一身,就性格特征而言,她还明显受西方文学作品“吉普赛女”比如梅里美笔下卡门等的影响,她对男人只有肉欲的吸引,没有纯洁之爱,在男主人公眼中,她只是欲望的符号,这是她魅惑男性的先决条件。应该说,这不是施蛰存的成功之作,《凤阳女》的存在,只是一个表明施蛰存曾经受川端康成影响的明显事例。

   再看施蛰存的成功之作《梅雨之夕》,虽然也有川端康成的淡淡影子,却是施蛰存对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以及所表现的东方美学风格的成功借鉴与独特创造。该作品沿袭了男人追逐陌生女性的叙事模式。作品中那位都市漫游者所邂逅的美丽女性以及他们共拥一把雨伞的一路上的诗情画意,男主人公的心理流程,男主人公在这位美丽的女性辞别时所表现的惆怅与感伤,完全与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有着类同性。该作品中的女性通体透明的美,特别是她“露着烦恼的眼色”,“憋着细淡的修眉”,是一位典型的东方女性而带有日本女性气质的美;而作品设置的意境——一阵微风吹过,她避风的娇媚姿态,令“我”想起的是日本铃木春信的《夜雨宫诣美人图》的画,从她鬓边颊上被潮润的风吹过来的粉香与妻所有的香味一样,“我”旋即想到“担葵亲送倚罗人”的诗句。由“我”见到她直到送她回家一路上的血脉的涌动,白日梦境的延伸与薄暮朦胧的灯光细雨交织着,洋溢着诗的意境,都闪烁着东方诗画的情调。在此,施蛰存已经把川端康成对女性的细腻描绘以及他创作中的传统东方美与西方现代主义的创作技巧成功地融合在自己的创作中了。

   由于川端康成相对于日本新感觉派所表现的独特风格,因而被称为“新感觉派的异端”分子。施蛰存也说,他在继《梅雨之夕》后在《小说月报》上发表了《在巴黎大戏院》、《魔道》等作品后,左翼作家楼适夷“在《文艺新闻》上发表的夸张的批评,直到今天,使我还顶着一个新感觉主义者的头衔。我想,这是不十分确实的。我虽然不明白西洋或日本的新感觉主义是什么样的东西,但我知道我的小说不过是应用了一些Freudism的心理小说而已。”[16] 他始终不承认自己为新感觉派成员。再从施蛰存的创作风格不同于刘呐鸥与穆时英等其他新感觉派作家的所表现的“他者”特性看,这与人们把川端康成称为“新感觉派的异端”分子也有一定的类同性。

  

  

  

   【参考文献】        

   [1]吉田精一. 现代日本文学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129.

   [2][3][8][9][10][12]叶渭渠. 川端康成传[M],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3:50-51,52,148,166,163,150.

   [4]施蛰存. 赞病. 灯下集[C],北京:开明出版社,1994:95.

   [5][14][16]施蛰存. 我的创作生活之历程. 灯下集[C],北京:开明出版社,1994:55-56,59,62.

   [6]杨义. 中国现代小说史[M],第二卷,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664.

   [7][11]张石. 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80,206-218.

   [13]施蛰存. 最后一个老朋友——冯雪峰.

   往事随想[C].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174.

   [15]中村新太郎著. 卞立强、俊子译. 日本近代文学史话[M],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414. 

    进入专题: 施蛰存   川端康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007.html
文章来源:《贵州社会科学》(贵阳)2006年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