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闳:拱廊街,或资本主义的空间寓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8 次 更新时间:2015-08-20 23:13:55

进入专题: 拱廊街  

张闳 (进入专栏)  
那么,埃菲尔铁塔则是试图赋予商品以灵魂的努力标志。我们可以把拱廊街看成是发达资本主义精神空间的诞生地,而埃菲尔铁塔则是其方尖碑和凯旋门。它的教堂塔楼式的外形,却超过了任何宗教建筑的高度,仿佛是巴别塔矗立在现代世界的精神平原上。尽管它并未给现代文明世界带来预想的和睦和一致,但它至少宣告了商业文明一体化的时代的到来。巨大的钢铁支架,仿佛上帝的臂膀,有力地托起了一个超级高度,表明资本主义物质文化并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物欲和身体权力,而且还是一种信念和教义。它的敞亮性甚至不用借助玻璃就能够实现,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空洞,四面敞亮的支架,直接向伸入天堂。这个高耸的物质巨塔,除了展示自身材料的物质性力量之外,什么也不是。这个没有神位的空洞神殿,赋予商品拜物教的最高级的空间形式,以它的高傲的姿态,向人们宣告了现代物质主义文化在地上的胜利。

   值得注意的是,本雅明对波德莱尔笔下的第二帝国的巴黎的研究,是从巴黎的街垒战开始的。正如马克思一样,本雅明对街垒战兴趣颇浓,尽管他们都对1848年革命的街垒战方式作出过批判性的反思,但街垒战所表现出来的革命性的冲动,无疑是任何一个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梦想。据称,波德莱尔曾经参加1848年的巴黎街垒战,这一事实令本雅明更加兴奋。同样,马克思的密友恩格斯,也曾亲自参加过1848年南德和爱北斐特地区起义的街垒战,而且,恩格斯还把街垒战设计为共产主义者的城市暴动的主要作战形式。

  

德拉克洛瓦笔下的街垒战

   古典巴黎的街道里所蕴含的革命性的冲动,在街垒战中使之变成了一个暴力的空间。革命者,那些中世纪秘密会社式的密谋家,他们曾经是街道及其相关的下等小酒馆的主角。那些由大石块拼砌起来的狭窄的街道,为街垒战提供了作战工事材料和防守作战的武器。

   而奥斯曼对巴黎的改造,帮助拿破仑三世实现了消除城市暴动的隐患。奥斯曼拆除了大量的中世纪街道,将那些狭窄的石头街巷道变成了宽敞的混凝土路面的大街,甚至还移植了大批的树木,营造出可供休闲的林荫大道。然而,就在这种凡尔赛式田园风光所装饰起来的林荫大道上,杀机毕现。帝国军队的士兵和战车可以在这样的街道上快速推进,街垒战士不可避免地暴露在帝国军队的火力覆盖的范围内,面临着被歼灭的危险。

   奥斯曼的巴黎改造工程,呈现了城市现代性的二重性特征:它增加了城市空间的敞亮性,为物质世界的透明提供了充分的保证,同时也消除了古老的英雄主义的梦想,正如艺术品的“灵氛”消逝在纷繁嘈杂的商品世界中一样。正因为如此,拿破仑三世成了马克思和本雅明共同的敌人。在他们的眼里,拿破仑三世是一个平庸的政治小丑,是城市中产阶级的无聊偶像。而无产阶级战士在由狭小的神秘主义的空间转向敞亮的现代物质主义的空间的过程中,显得无所适从。他们在拱廊街的世界里,变成了游手好闲者、酒鬼、拾垃圾者和现代主义诗人。在现代主义的大街上,游手好闲者成为现代英雄。只有在他们身上才隐约可见密谋家的影子。

   街垒的消亡,预示着发达资本主义的公共空间的成熟,中世纪残余的秘密会社和由密谋家自底层引爆的暴力革命,正在走向消亡。除非彻底打烂资本主义世界的国家机器,革命变得前途未卜和希望渺茫。实际上,这种革命自19世纪末以来,它只发生在现代性改造尚未充分完成的城市,如彼得堡、华沙、布拉格和1920年代末的上海,而且,成功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小。失去了街垒的无产阶级,如同失去了丛林的印第安人,等待他们的是被屠杀的命运。本雅明感叹道:“拿破仑三世埋葬了六月战士们的希望。”[13]

   街垒的消亡,是街头革命转向现代政治的分水岭。对于革命者来说,如果不进入议会政治斗争,那么,他们就必须回到丛林或者乡村,回到原始的暴力形式当中去,在那里再现的古老的英雄主义激情,用鲜血染红光荣的冠冕或者像悲剧英雄一般死去。这一点却是马克思和本雅明都始料未及的。

  

[1] 恩格斯:《致玛•哈克奈斯(1888年4月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462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

   [2] 瓦尔特•本雅明:《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第178页,张旭东、魏文生译,生活•读书•新知识三联书店,1989年。

   [3] 瓦尔特•本雅明:《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第55页。

   [4] 瓦尔特•本雅明:《驼背小人——1900年前后柏林的童年》,第11页,徐小青译,上海文艺出版社,2003年。

   [5] 瓦尔特•本雅明:《驼背小人——1900年前后柏林的童年》,第10页。

   [6] 瓦尔特•本雅明:《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第69页。

   [7] 参阅瓦尔特•本雅明:《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之“傅立叶与拱廊街”。

   [8] Interior一词,兼有“居室”、“内部世界”、“内在性”等多重含义。参阅瓦尔特•本雅明:《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之“路易•菲利浦与内部世界”。

   [9] 瓦尔特•本雅明:《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第72页。

   [10] 原文为Street-gallery,属于拱廊街(Arcade)的一种形式。

   [11] 转引自本奈沃洛:《西方现代建筑史》,第144页,邹德侬等译,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6年。

   [12] 参阅瓦尔特•本雅明:《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第179页。

   [13] 瓦尔特•本雅明:《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第122页。

  

  

  

  

  

进入 张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拱廊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艺术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50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