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喜德 张妮:中共中央党校创办与共产国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5 次 更新时间:2015-07-08 19:15:28

进入专题: 中共中央党校   共产国际   熔炉  

张喜德   张妮  
去总结中国革命的经验,使学生养成这种应用的习惯,以便在他们出校之后善于应用马列主义的精神与方法去分析问题与指导实践。[26]260

   关于中共中央党校的学风,1940年2月15日《中央关于办理党校的指示》强调:“在学校生活中应该充分的发挥民主。在学习中应提倡敢于怀疑、敢于提出问题、敢于发表意见与同志的辩论问题的作风。对于错误的、不正确的思想,主要的应该采取说服、解释与共同讨论的方法来纠正”。[25]3031941年12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延安干部学校的决定》强调:“应该在学校内养成学生自由思想、实事求是、埋头苦干、遵守纪律、自动自治、团结互助的学风,而坚决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教条主义、好高骛远、武断盲从、夸夸其谈、自以为是及粗枝大叶不求甚解的恶习。关于这种学风的养成,教职员应该以身作则”。[26]261显然,共产国际对中共中央党校的教学方法和学风的养成建设,起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此外,共产国际还在校内制度建设、教学设施、开办图书馆等方面建设,全方位推进了中共中央党校的各方面建设。

   五、中共中央党校“熔炉”命题的提出与季米特洛夫的共产国际七大报告

   在中共历史上最早提出“熔炉”命题的,应该是任弼时。他曾把1921年7月在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即“东方大学”)的3年学习生活,称为“在东方大学的熔炉里”。[30]34人们也把延安马列学院称为是“一座革命的熔炉,为我们党锤炼了数百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31]4在中共中央的文献中,第一次把中共中央党校称为“熔炉”的,从目前查阅过的资料中,是1990年6月12日,江泽民在全国党校校长座谈会上《关于加强党校建设的几个问题》的讲话中提出的。江泽民在讲话中指出:“党校作为培训党的领导干部,组织和培养马克思主义理论队伍,学习和研究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重要阵地,作为干部增强党性锻炼的熔炉,应当大有作为,也是能够大有作为的”。[32]1144在1990年9月5日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校工作的通知》中又重复了上述思想,重提“熔炉”命题。[32]12441994年3月4日,胡锦涛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坚持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党校工作》的讲话和1994年5月6日《中共中央关于新形势下加强党校工作的意见》都重申了前述2个文献“熔炉”的思想内容。[33]701,8031995年9月6日,由中共中央通过并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中,又把“熔炉”命题和培训、轮训领导干部、培养党的理论队伍、学习马克思主义等,列为条例总则第3条。不过此内容中增加了学习、研究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阵地的内容。[34]1443上述5个文献,实际上提出了中共中央党校“三个阵地、一个熔炉”的思想内容。2000年6月5日《中共中央关于面向二十一世纪加强和改进党校工作的决定》进一步对“三个阵地、一个熔炉”的命题进行了明确全面表述。《决定》指出:“党校作为学习、研究、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重要阵地和党性锻炼的熔炉,在用集中培训轮训方式提高领导干部素质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35]12582003年3月26日,曾庆红在全国党校校长会议上《努力开创党校工作的新局面,在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中更好地发挥重要作用》的讲话中,进一步把上述“熔炉”命题的表述,首次简化为“三个阵地、一个熔炉”。他指出:“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实践中,在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历史进程中,党校应该更好地发挥“三个阵地、一个熔炉”的作用。[36]263(“三个阵地”即是马克思主义的学习阵地、研究阵地、宣传阵地)。

   中共中央党校“熔炉”命题及其“三个阵地,一个熔炉”命题的提出,既是源于延安时期中共中央党校对“熔炉”思想的定位,又是对延安时期中共中央党校“熔炉”思想的创新与发展。而延安时期中共中央党校“熔炉”命题思想提出,又是与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大的报告是密切相关的,是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大报告中提出的中央党校“熔炉”的命题直接推动的结果。

   1935年8月13日,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所做的结束语》关于“干部问题”中指出:“我认为,你们必须特别注意党校工作。我们的党校不应培养书呆子、清谈家和引证专家。决不培养这类人!从党校毕业出去的人,应当是为工人阶级事业奋斗的先进战士,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比别人更勇敢、更有自我牺牲的决心,而且要比普通工人看得更远,更明确劳动解放的道路。共产国际各支部应当认真办好党校,使它成为锻炼这种骨干战士的熔炉,而不应迁延耽搁”。对于这种“熔炉”命题涵义的解释,季米特洛夫指出:“我认为,党校的基本任务在于:教育在校的党员和共青团员学会将马列主义方法运用到该国的具体环境中去,运用到具体条件中去,运用到反对当前具体的、而不是‘笼统的’敌人的斗争中去。为此,就必须学习列宁主义的活的革命精神,而不要停留在字面的理解上。在我们党校里,可以用两种方法来培养干部。第一种方法是:用抽象的理论来培养干部,力求给他们灌输一大堆枯燥无味的知识,使他们能起草象样的提纲和决议;而涉及该国的问题,即该国的工人运动史、该国共产党的传统和经验时,则一带而过。第二种方法是:要求学员在学习马列主义基本原理时,必须实际研究本国无产阶级斗争的各种根本问题,以便以后回去做实际工作时,能够独立地把握方向,能够成为独立的实际组织者,能够带领群众同阶级敌人进行战斗”。[37]119-126显然,中央党校“熔炉”命题的实际涵义,就是用第二种方法来培训、训练,就像在熔炉中锤炼钢铁一样来锤炼、锻炼我们的学员。“熔炉”命题说到底,是理论联系实际的培养方法问题,是学风问题,是党性修养,党性锻炼问题。

   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大提出的中央党校应成为锻炼学员的“熔炉”命题,虽然当时的中共中央文献中尚未见到,但其“熔炉”命题的实际涵义即理论联系实际、联系本国具体情况的培养干部的方法都全面体现在中共中央党校的校训宗旨、办学方针、教学方法、党性锻炼和学风之中。

   对此,1938年10月15日,洛甫(即张闻天)在中共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与党的组织问题》报告提纲中指出:“什么是正确的干部政策呢?季米特洛夫同志六个条件”(指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大上提出的干部政策六个条件——笔者注),而“我们需要干部的基本标准”,也是季米特洛夫提出的4条标准。而要做到这一切,就必须“使我们的干部在思想上武装起来,学习马列主义,掌握马列主义的武器”。为此,就需要党校来培养我们的干部。而党校如何培养这样的干部?洛甫指出:关于党校教育(主要指中共中央党校教育——笔者注):(甲)教育方针:(A)理论与实际的联系,特别着重于马列主义的革命精神与方法的教育,着重于拿实际问题来说明马列主义的原则,[28]705-710即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大上说的党校教育第二种方法,亦即“熔炉”命题的基本涵义。对于“熔炉”命题的这一涵义,在《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政治决议案》中也有表述。《决议案》指出:“必须加紧认真地提高全党理论的水平,自上而下地努力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理论,学习灵活的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及国际经验运用到中国每一个实际斗争中来……大量设立各级培养干部的学校,训练班等”。[28]756-757

   1939年7月,刘少奇在延安马列学院《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演讲中,进一步把季米特洛夫所提中共中央党校“熔炉”命题涵义,扩展为共产党员的整个社会革命实践。他指出:“我们共产党员的修养(即党性修养——笔者注),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所必需的修养。我们的修养不能脱离革命的实践,不能脱离广大劳动群众的,特别是无产阶级群众的实践革命运动”。“革命实践的锻炼和修养,无产阶级意识的锻炼和修养,对于每一个党员都是重要的”。要“把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创始人一生的言行、事业和质量,作为我们锻炼和修养的模范”。在演讲中,刘少奇还指出了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大报告中在阐述党校“熔炉”命题涵义所列举两种培养学员方法所产生的不同结果:“有一种人学习马克思、列宁,不能学习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本质,只是肤浅地学习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词句……他们的活动方法是和马克思列宁主义完全相反的。……另一种人就完全和前一种人相反。他们首先把自己看作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创始人的学生,他们认真地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方法,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精神和实质。……他们的一切活动,都受着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般原理的指导”。“共产党员必须使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方法的学习,同思想意识的修养和锻炼,这两者密切地联系起来,绝不应该使两者分割开来”[38]101,103,104,106-107,120,等等。

   对于季米特洛夫所提“熔炉”命题的涵义即理论与实际的联系原则,1940年2月15日《中央关于办理党校的指示》规定:“十、求得理论与实际的一致,是党校教习的中心目标。但在学校生活中,求得这种一致和方法,应该同在实际工作中不同。在学校中为了求得这种一致,应该使学生切实了解马列主义的精神和方法,应该经常研究与讨论党中央与党的领导机关的各种檔与指示,应该经常多请当地的和外来的负责同志报告各种时事问题及各种实际工作的情况与经验。这些均成为党校主要功课之一部分。”[25]302-3031941年12月17日《中共中央关于延安干部学校的决定》(延安干部学校当然也包括中共中央党校)指出:必须“使理论与实际一致的原则,在教课内容与教学方法中贯澈起来”。“关于马列主义的教授与学习,应坚决纠正过去不注重领会其实质而注重了解其形式,不注重应用,而注重死读的错误方向。学校当局及教员必须全力注意使学生由领会马列主义实质到把这种实质具体地应用于中国环境的学习”[26]260(这里所说的两种教授与学习方法,即是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大报告中所说的党校两种培养学生的方法)。而该《决定》规定的学校学风“实事求是、埋头苦干、遵守纪律、自动自治、团结互助的学风”等,[26]261也体现了季米特洛夫所提“熔炉”命题的涵义。后来,1943年,毛泽东更是把“实事求是,不尚空谈”、“实事求是”作为中共中央党校的校训和办学方针。到了1945年4月中共七大时,毛泽东进一步把“理论联系实际”提升为党的三大作风之一,使季米特洛夫所提“熔炉”命题进一步得到升华。

   鉴于延安时期在季米特洛夫关于培养干部及其党校“熔炉”命题的提出及阐释、解读影响下,中共中央党校所要求、体现的“熔炉”命题基本涵义即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的中共中央党校校训、办学方针、教学方法这一党性原则(因为毛泽东曾说过“没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统一的态度,就叫做没有党性,或叫做党性不完全”[39]800)以及为此党校所设立的党日制度,所以后来,中共中央党校就把“熔炉”命题归为党性锻炼的范畴,把中共中央党校称为“党性锻炼的熔炉”,以此形成了中共中央党校“三个阵地、一个熔炉”的命题及其思想。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清楚看出:俄共(布)中央党校的创办,为中共中央党校创办的设想提供了国际范例;共产国际提出各国党创办中央党校的任务要求,为中共中央党校的创办提供了重要的政策依据;共产国际关于创办中共中央党校的指示和米夫代表团的使华帮办,为中共中央党校的创办提供了具体意见和组织保证;共产国际关于中央党校办学方针、教学方法、课程设置和教材、教员建设的具体意见,为中共中央党校的全面建设提供了重要指南;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大报告中提出的中央党校“熔炉”命题,为中共中央党校的创办宗旨、办学方针方法及其“三个阵地、一个熔炉”命题的提出,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源泉。显而易见,在中共中央党校创办过程中,共产国际作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共产国际功不可没。中共中央党校的创办与共产国际密切相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共中央党校   共产国际   熔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277.html
文章来源:《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报》2014年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