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德志:当代西方治理理论:源流、趋势与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8 次 更新时间:2015-05-21 09:39:40

进入专题: 治理理论   国家治理  

佟德志 (进入专栏)  
数字时代的治理强调了原来新公共管理分割单元的重新整合,从而能够更好地体现出以需要为基础的整体主义。这种整体主义的改革强调了政府部门和公民的整体关系,使政府管理机构更加包容,但同时,又要做到政府结构的扁平化、沟通的便捷化、管理网络化,并通过流程重组来优化这些要素的配备。这些变革,在传统政府管理的环境下是做不到的,但是,信息通讯技术的运用,使这一切变得可能,也为数字时代的治理规划了良好的前景。

   实际上,正是在信息通讯技术的推动下,当代西方治理理论中的一些关键理念,比如,由于信息通讯技术的运用,治理主体可以打破原来的单一中心,形成多中心治理的书面;同时,也正是因为信息通讯技术,使得多中心的治理主体之间形成网络模式,在没有增加层级的情况下实现了国家治理结构的扁平化。其他如,公共资源的共享、治理方式的多样等等,在信息通讯技术的支撑下都变得比以往更加可能,不仅花费更少的成本,而且产出更多的产品。帕特里克·登列维(Patrick Dunleavy)等人甚至通过对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发达国家的实证考察认为,新公共管理已经终结,开始欢呼数字时代的治理。

   三、当代西方治理的启示

   我们应该看到,当代西方治理的理论与实践,有着相当复杂的背景,对政府、公民社会和公民等各方治理主体,都有着较高的条件要求。中国的国家治理,处于其发展的早期,需要根据中国的国情,谨慎地推行,不能照搬西方模式。共识、参与以及对人权的尊重都是民主治理的基本标志,实现这些要素的本土化体系在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表现,而且也不可能与西方民主的制度形式精确地对照起来。

   治理理论的运用,对政府管理有着较高的要求。治理理论越来越消解国家和政府在治理中的作用,强调政府只是掌舵而不是划桨,甚至在某些领域,某些事务上让出合作的地位,将管理交到公民手上。在长期的宪政民主实践当中,当代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的行为基本上受宪法和各项法律的控制,有着非常严格的官僚体制作为支撑;同时,国家治理长期奉行的自由主义原则使得政府职能本来就不多。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在治理主体当中居于合作地位,甚至是退出某些领域,相对来讲容易一些。然而,这与中国的情况相去甚远。同时,中国社会面临着转型的困境,政府需要担当的职能可能会更多,也更艰巨。如果一味地强调削弱国家权力,主张西方所谓"没有国家的治理"、"没有政府的治理",可能会适得其反,出现"空心国家",治理混乱。

   治理理论的运用,有着较高的公民文化要求。治理理论越来越强调公民参与,甚至超越合作,提出了公民治理的理念,这需要公民有着较高的政治素质和积极的政治态度。随着经济和社会的持续发展,西方社会开始进入后工业社会,其公民文化也逐渐形成了后物质主义的形态。这种公民文化形态已经跳出以生存为取向的、传统的价值观,更多强调自我表现和世俗-理性的价值观。 这种公民文化的变化使得当代西方的公民有着更好的意愿参与到政府管理当中来,并且能够理性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在当代中国,因为经济发展等各个方面的原因,公民文化与西方还有着较大的距离,机械地从民主的角度过分地强调民主治理,可能并不能产生较好的效果,甚至事与愿违,没有发挥公民治理的优势,反而使得民主政治失控,形成混乱的政治秩序。

   治理理论的运用,对公民社会有着非常高的要求。当代西方发达国家,大多有着良好的公民社会传统。在这些国家当中,政府管理的很多事务,早已经由成熟的非政府组织(NGO)和非赢利组织(NPO)接手。这些组织,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良好的信誉、独立的工作,而且,大多与政府有着良好的合作。与此相比,中国的公民社会并不发达,参与治理的经验亦更少。与政府部门相比,这些部门参与治理不仅在人员、经费等各个方面处于较不利于地位,而且,他们亦极容易为赢利组织所收买,成为牟利部门,从而使公共管理的公正性受到损害,甚至沦落为金钱政治。

   国家治理,是一个全面优化的体系,是参与治理的各个主体之间权力博弈,互动共赢的结果。现代国家治理体系的运行,既需要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设计,亦需要公民自治的社会传统,同时,良好运转的市场经济更是必不可少的基础。对于当代西方治理及其相关理论的理解,也离不开这些背景。离开了这些背景,治理理论就像无本之木,无缘之水,不仅达不到良好的效果,甚至可能事与愿违,南辕北辙。事实上,我们不能过分地强调治理理论的神奇效果,他仍然是一种对公共事务的管理模式。而这种管理模式,正如杰索普(Jessop)指出的那样,"市场、国家和治理都会失败,这没有什么可惊奇的"。

  

   注释:

   1.MarkMallochBrown,DemocraticGovernance:TowardaFrameworkforSustainablePeace,GlobalGovernance,Vol.9,No.2,2003,p.145.

   2.MarkMallochBrown,DemocraticGovernance:TowardaFrameworkforSustainablePeace,GlobalGovernance,Vol.9,No.2,2003,p.142.

   3.罗黛林:《<中国治理评论>创刊仪式暨杂志编委会成立座谈会纪要》,《中国治理评论》,2012年第1期。

   4.[美]理查德·博克斯:《公民治理:引领21世纪的美国社区》,孙柏英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0页。

   5.[美]理查德·博克斯:《公民治理:引领21世纪的美国社区》,孙柏英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8页。

   6.[美]罗茨:《新的治理》,转引自愈可平:《治理与善治》,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

   7.[美]乔治·弗雷德里克森:《公共行政的精神》,张成福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9页。

   8.[美]欧文·休斯:《公共管理导论》,彭和平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9页。

   9.ChristopherHood,APublicManagementforAllSeasons?Afterword:BringingBackAgents(pp199-214)inPublicAdministration:25YearsofAnalysisandDebate,R.A.W.Rhodes,Oxford:Wiley-Blackwell,2011,Chapter10.

   10.MarkMallochBrown,DemocraticGovernance:TowardaFrameworkforSustainablePeace,GlobalGovernance,Vol.9,No.2,2003,p.144.

   11.PatrickDunleavy,HelenMargetts,SimonBastow,andJaneTinkler,DigitalEraGovernance:ITCorporations,theState,andE-Government,OxfordUniversityPress,2006,p.229.

   12.MarkMallochBrown,DemocraticGovernance:TowardaFrameworkforSustainablePeace,GlobalGovernance,Vol.9,No.2,2003,p.145.

   13.RonaldInglehartandChristianWelzel,Modernization,CulturalChangeandDemocracy,NewYork:CambridgeUniversityPress,2005,p.64.

   14.BobJessop,TheDynamicsofPartnershipandGovernanceFailureinG.Stoker(ed.)NewPoliticsofBritishLocalGovernance,Basingstoke:PalgraveMacmillan,2000,p.30.

  

进入 佟德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治理理论   国家治理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1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