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庆云:略论十七年间的中国近现代历史调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9 次 更新时间:2015-05-17 21:39:34

进入专题: 中国近现代史   历史调查  

赵庆云  
在“阶级斗争”观念的制导下,关于下层民众“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历史调查受到极大重视。如论者所谓,这种“民史”中的下层民众仍是作为事件史或政治史中的一个角色(115)。虽也有关于工商企业和社会经济方面的调查,但总体说来,在十七年历史调查中,社会民众日常生活的丰富面相未能得以展现。

   其次,十七年的不少历史调查往往也或多或少承袭了“武训调查”结论先行的弊病。因片面强调鲜明的阶级立场,调查及所得材料带有较强的选择性,自然难免偏僻,势必影响其学术价值。如广西组织的太平天国调查已带有太平军“纪律严明”的先入之见。当有访问对象说“太平军攻破全州城后,屠城三天”,这种资料自然不被采信,且归咎为访问对象是“未改造好的反动人物的后代”(116)。1958年后兴起的“四史”调查更将“阶级教育”的政治功利目的置于学术诉求之上,“今昔对比”“忆苦思甜”成为主导历史调查的核心理念,“四史”也就难免模式化,成为所谓“对旧社会的控诉书,对新社会的赞美诗”(117)。

   还须看到,历史调查受时间这一自然规律所限,且历史调查具有较强的主观性,若过于倚重历史调查资料亦难免偏颇。比较理性的看法是:“以调查材料补文献不足的缺失,以文献资料纠正记忆和口传可能产生的差错。这是搜集和整理近现代史资料的好办法。”(118)实际上,50年代大陆学界并未忽视档案文献资料,由中国史学会集合多方力量编纂的《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即以档案史料为主。但在1958年“史学革命”开始后,以实地历史调查为唯一可靠的近现代史料依据、轻视档案文献史料的激进观念开始蔓延。一直相当重视实地调查史料的《近代史资料》也被批评为“长期以来存在追求珍本秘笈的倾向”(119)。

   既有的近现代历史调查范围过于狭窄,学人对之亦有所体认。1964年成立的“近代社会历史调查委员会”着眼于整个“近代社会历史”,大大拓展了调查对象与调查范围,试图从历史调查中获取有关中国近代以来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的史料,加深对中国近现代史的总体认识。自其构想来看,与20世纪90年代以来异军突起的社会史研究所推重的田野调查多有相似之处。如何从十七年的近现代史调查实践中挖掘可资利用的理论方法资源,还值得学界进一步深入探讨。

   注释:

   ①“中国近代史”“中国现代史”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内涵有异。在十七年的语境之中,学界将1840年至1919年的历史称为“中国近代史”,1919年至1949年的历史称为“中国现代史”,而将1840年至1949年间的历史称为“中国近现代史”。

   ②郭沫若:《中国历史学上的新纪元》,《中国史学会五十年》,海燕出版社,2004年,第8页。

   ③参见张海鹏:《20世纪中国近代史学科体系问题的探索》,《近代史研究》2005年第1期。也有学者指出,中国近代史的理论框架难有真正意义的突破,皆因十七年的近代史研究“实际已成就为一座高峰,后人欲行超越,并非易事”(郑师渠:《近代史研究中所谓“碎片化”问题之我见》,《近代史研究》2012年第4期)。

   ④以笔者所见,仅有杨祥银在论述当代口述史学时简略述及50年代关于太平天国和义和团等的调查。参见杨祥银:《当代中国口述史学透视》,《当代中国史研究》2000年第3期。

   ⑤徐仑:《注重历史调查和史料整理》,《文汇报》1964年1月21日。

   ⑥十七年间的实地调查强调要有“鲜明的立场、观点”,“眼睛向下、深入群众的作风”,提倡与调查对象“同吃、同住、同劳动”。这与社会史田野调查倡导的“参与体验”以及“从底层向上看”的视角和价值立场,实有暗合轨辙之处。

   ⑦曾业英就认为,如今社会史研究的田野调查并非西方史学的新创造,实质上同“文革”前大陆学界的社会历史调查并无根本差别。采访曾业英记录(2010年12月15日)。

   ⑧罗家伦:《研究中国近代史的意义和方法》,《中国近代史论丛·史料与史学》第1辑第1册,台北正中书局,1959年,第51—80页。

   ⑨蒋廷黻:《〈近代中国外交史资料辑要〉上卷自序》,《蒋廷黻选集》第1册,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78年,第45页。

   ⑩陈恭禄:《中国近代史·自序》,商务印书馆,1934年,第3页。

   (11)蔡元培:《〈明清史料档案甲集〉序》(1930年),《蔡元培全集》第5卷,中华书局,1988年,第513页。

   (12)顾颉刚:《禹贡学会的清季档案》,《文献论丛·论述一》,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1936年,第71、72页。

   (13)萧一山:《近代史书、史料及其批评》,《中国近代史论丛·史料与史学》第1辑第1册,第94页。

   (14)王庆成:《“太平天国起义调查报告”评介》,《光明日报》1956年11月1日。

   (15)罗志田:《近三十年中国近代史研究的变与不变》,《社会科学研究》2008年第6期。

   (16)王学典:《近五十年的中国历史学》,《历史研究》2004年第1期。

   (17)翦伯赞:《怎样研究中国历史》,《新建设》1950年第2期。

   (18)林增平:《胡适历史唯心主义怎样污损和歪曲中国近百年历史》,《湖南师院学报》1956年第1期。

   (19)陈恭禄:《介绍中国近代史的几种基本史料》,《历史教学》1957年第6期。

   (20)许整意:《批判陈恭禄先生的资产阶级反动历史观》,《历史教学》1958年第7期。

   (21)区骊:《怎样进行历史的实地调查》,《史学月刊》1965年第4期。

   (22)《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6页。

   (23)郭沫若:《读〈武训历史调查记〉》,《人民日报》1951年8月4日。

   (24)赵憩之:《武训历史调查记录新史学》,《历史教学》1951年第10期。

   (25)黄元起:《〈武训历史调查记〉所提示的治史方法》,《新史学通讯》1卷6期(1951年9月15日)。

   (26)《庆祝祖国四年来的成就加强历史科学工作》,《历史教学》1953年第10期。

   (27)《农民革命英雄宋景诗及其黑旗军——“宋景诗历史调查报告”提要·编者按》,《人民日报》1952年11月1日。

   (28)《太平天国起义调查报告·前言》,北京三联书店,1956年,第2页。

   (29)江地:《关于捻军史的参考资料问题》,《新史学通讯》1955年第8期。

   (30)如刘尧汉坦言,他对沙村的调查访问限于清代至新中国成立前之历史,而明末以前“因历时久远,多已不能从现实中询得其材料”。刘尧汉:《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一个实例》,《历史研究》1958年第3期。

   (31)华岗:《中国近代史的特征和研究门径》,《新华日报》1943年8月8日。

   (32)林言椒:《实地调查是科学研究的重要途径之一》,《文汇报》1962年9月16日。

   (33)马长寿:《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历史调查纪录序言》,《西北大学学报》1957年第4期。

   (34)如1952年9月,范文澜在近代史所报告五年(1953—1957)计划,提出以近30年史为要点(李瑚:《本所十年大事简记(1951—1960)》,未刊稿)。中科院近代史所一直以1840年至1949年为实际研究时限。

   (35)《太平天国起义调查报告·前言》,第1—4页。

   (36)《太平天国在广西调查资料汇编·前言》,广西人民出版社,1962年,第1—4页;《广西通志馆人员深入十五县市调查访问收集和整理出一批太平天国史料》,《光明日报》1961年2月2日。

   (37)因“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这些资料未能出版。至1989年,这些资料经精选编入《太平天国在广西调查资料全编》。《广西通志·社会科学志》,广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277页。

   (38)《“太平军在苏州”的调查取得成绩》,《光明日报》1960年7月14日。

   (39)杭州师范学院历史系“浙江地方史”编委会:《下乡调查太平天国史料的收获和体会》,《光明日报》1958年12月25日。

   (40)郭存孝:《太平军北伐、西征的历史调查》,《人民日报》1965年12月7日。

   (41)《参加辛亥革命首义老人编纂武昌首义史料》,《人民日报》1956年9月8日。

   (42)“戴学稷来函”(1961年9月26日),《辛亥革命五十周年讨论会》,近代史所档案。

   (43)“李克仁、欧阳敏宣来函”(1961年7月29日),《辛亥革命五十周年讨论会》,近代史所档案。

   (44)《扬州师院调查辛亥革命史料》,《光明日报》1960年9月16日。

   (45)《扬州师院来函》(1961年9月20日)、《祁龙威致黎澍函》(落款时间仅标明“国庆十二周年”),《辛亥革命五十周年讨论会》,近代史所档案;祁龙威:《编辑〈辛亥革命江苏地区史料〉的两点经验》,《扬州史志资料》第1辑,1981年。

   (46)陈旭麓:《一本有价值的辛亥革命地区史料》,《文汇报》1962年9月18日。

   (47)路遥主编:《山东大学义和团调查资料汇编·前言》(上),山东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5页;何书彬:《“被评价”的义和团——对话中国义和团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苏位智》,《看历史》2010年第5期。

   (48)南开大学历史系编:《天津义和团调查·序》,天津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1—2页;《义和团在天津的反帝斗争》,《历史教学》1960年第6期。

   (49)史师同:《义和团运动的研究和资料整理简介》,《新建设》1960年第10—11期;马汝珩:《关于义和团的研究与资料整理》,《光明日报》1960年9月17日。

   (50)张安民:《义和团团员访问记》,《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60年第3期。

   (51)《捻军革命活动史实采访实录》,《史学工作通讯》1957年第3期;《捻史调查计划和提纲》,《安徽史学通讯》1958年第5期。

   (52)马昌华:《捻军调查记》,《安徽史学》1984年第1期;《捻史调查计划和提纲》,《安徽史学通讯》1958年第5期。

   (53)《合师历史系进行实际调查获得不少关于捻军的史料》,《安徽日报》1961年3月10日。

   (54)马长寿:《“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历史调查纪录”序言》,《西北大学学报》1957年第4期。

   (55)因牵涉民族问题,书稿在当时被提到政治路线高度予以否定,几经周折,至1993年方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拜学英:《悲壮的历史不屈的往事》,《回族研究》2000年第4期。

(56)《广西通志馆调查研究中法战争史》,《光明日报》1961年5月5日。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近现代史   历史调查  

本文责编:yangxingl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025.html
文章来源:《中共党史研究》2014年第12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