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勤:人文系、技术系与政法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249 次 更新时间:2005-08-09 22:38:49

进入专题: 政法系  

朱学勤 (进入专栏)  

  本来是历史的尾声,居然成为“吏部”主流,只是外形稍变,从花翎补服易为灰色毛服,又拖拉了一个世纪。顺便说一句,毛泽东还真信他的文人治国,以能写红旗杂志文章青睐张春桥,在他周围选拔出一个激进文人集团,他自己也是把女儿送进了大学文科,学传统的文史课程。而刘、邓为自己的儿女选择的是大学理科,甚至工科系别,这是历史细节,却也不可忽视。

  

  问:文革变为改革,官员从人文官僚变为技术官僚是同步发生,都反映了历史长程的合理性呼唤?

  

  答:文革与改革,一字之差,天差地别。发生改变的不仅是执政者的工作重心,一定还会有“吏部取吏”的择人标准。从人文官僚到技术官僚,且不管当时执政者的具体考虑,就客观效果言,这是历史的必要过渡:

  

  1.技术官僚是人文官僚和法政官僚之间的隔火墙。它能淡化、疏离甚至隔断文革时代的意识形态狂热,开启韦伯所言传统社会的“祛魅”过程。

  

  2.技术官僚也是人文官僚和法政官僚之间的桥梁。它比人文官僚较能适应“从数字上管理而不是人头上管理”的现代化转型。

  

  中国的官僚阶层从只能抄懿旨写社论,过渡到不耻于修马路、修厕所,确实犬儒化,却

  是百年难得的社会进步,值得肯定。只是这一步毫无美感,没有美学价值而已。我宁可官员犬儒化,也反对官员的理想狂热,以意识形态激情扰民、害民,甚至整人,害人。我们追求小政府大社会,政府之小,首先就是从意识形态撤离,让社会还俗,还俗为正常社会。不能设想政府撤离意识形态的过程,人文官僚能盘踞不动;也不能设想人文官僚盘踞不动,竟会转向小政府大社会。

  

  问:技术官僚为什么又要过渡为法政官僚?

  

  答:技术官僚毕竟是个历史过渡,它能适应过渡时期的经济建设,却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民主建设。从人文官僚到技术官僚,这一过渡完成后,随着民主呼声日益强烈,历史又会呼唤第二过渡:从技术官僚过渡为法政官僚。中国的改革是经济改革中单兵独进,政治改革严重滞后,社会不公之种种弊端,现象在前者,根源在后者。但在行政体系中,司法改革的步伐还没有止步,法政系的出现,就是这一背景的产物。独立司法的意义不亚于民主制度,甚至本身就是民主制度的保障。我们看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绝大多数来自于法政专业,包括此次当选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并不是出身理工科技术官僚,大致就能看出中国的下一步应该发生什么。

  

  问:这一历史性转折对知识分子本身有何影响?

  

  答:从历史纵深发出的不可抗拒的合力,不仅改变在朝者的知识结构,也会改变在野者的知识结构。一方面在朝者从人文官僚一变为技术官僚,再变为法政官僚;另一方面,知识分子的知识结构也会改变:从诗文型文人清议,过渡为只讲数字的经济学帝国,再过渡为以政治学、法律学为主的法政型知识分子抗议。社会批判所需要的知识结构,越来越多地呼唤法政专业知识,而不仅仅是文人道德化清议。最近两年来,法政型知识分子如张思之、王怡、贺卫方、许志永、范亚峰、秋风等人正在发出声音,尽管是弱小稀疏,对比此前人文类知识分子的批判,他们的批判是不是更具体,更到位,也更为有力?重要的是,他们的批判已经超越了对方,而不是在反对中复制对方,放大对方,这是至关重要的进步。

  

  雅斯贝斯正在我们的背后,第一轴心时代到第二轴心时代的历史转折,就在我们的视野背后展开。从知识谱系上说,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的传统对立正在被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三足鼎立所代替,而社会科学是以自然科学的方法重新扫描此前被人文学科处理的社会对象,新视野在形成,新批判在进入,这对包括我在内的传统人文学者,都是严峻的挑战。离时代过近,看不出进步,只会得出失望甚至绝望的观点,无所作为的观点;只有拉开一步,多看几步历史的纵深,才会发现这一百年来中国在补课,一夜之间翻过去的日历正在一张一张重新来过,谁也跳不过去,毛泽东跳不过,文革中的激进文人集团跳不过,文革后的人文知识分子也同样跳不过。

  

  2005-7-4 (南方人物周刊 2005年8月4日,发表时有删节,并改动过题目)

进入 朱学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政法系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58.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