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群贵:反腐倡廉与依法治国体制创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2 次 更新时间:2014-11-21 00:03:53

进入专题: 反腐倡廉   依法治国  

徐群贵  
总是要标榜共产主义信仰。其实,这是欲盖弥彰,不利于实事求是的弄清楚“官本位”在中国的来龙去脉,更不利于改变中国的“官本位”现状,特别是不利于确定超越“官本位”体制的新型目标,不能让人民知道“中国向何处去?共产党要追求的政治体制究竟是什么样的?”说实在话,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具体制度都是一个谜,是需要我们具体创造的新产品。

   在人们谴责“官本位”体制把中国的社会弄板结了之际,我们不能简单化的抱怨,而是要看到“官本位”是以“党管干部”的模式形成的。抗日战争结束以后,国民党与共产党很快翻脸肢解了“两党抗日统一战线”,摩拳擦掌展开了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共产党代表被压迫被剥削的底层劳动人民利益,国民党代表既得利益集团,最后以战争方式决胜负。共产党胜利以后仍然没有消灭国民党,台湾仍然是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根据地,香港澳门仍然是国民党反攻倒算的立足点,使得共产党不能有功成名就的轻松感,反而是危机感随时随地的袭来,迫使毛泽东高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一定要高举“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大旗。这样的“阶级斗争”是不是就能够真正的消灭资产阶级呢?例如封建社会的胜利,是奴隶主阶级被消灭了,奴隶变成了佃户,一些奴隶主变成了地主。随后,资本主义胜利以后,消灭了封建主义的地主,让一些地主变成了资本家,佃农也有的人成为工人,有的人成为新的资本家。现在看一看中国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国家新中国,是否产生了超越资产阶级的“新型阶级”?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的农民小生产者是否已经在解放后不存在了呢?没有,应该实事求是的说,共产党人及其社会主义国家并没有创造新的阶级,也没有消灭原来的阶级,仅仅是“城头变幻大王旗”,是共产党取代国民党成为统治者集团,台湾与大陆在中国语境下是走了一样的工业化发展道路,不同的仅仅是方式方法不一样,殊途同归。共产党以自己的政党垄断了国家官员的选拔权力,仍然坚持自己的“阶级”局限性,就像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里面所说的,战争状态的阶级斗争以你死我活的方式开展,可是如果一个阶级成为战胜者以后,掌握了国家权力,它就必须有一种超越两个阶级的中立性,它就不能一边倒的要消灭另一个阶级,毕竟这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的,例如苏维埃政权一开始要消灭资本家,后来发现这是不利于工厂管理的事情,还是需要国内外愿意合作的资本家帮助共产党人发展经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就是在这一点上超过了毛泽东的消灭资产阶级大政方针,通过利用资本主义来发展共产党人的事业,发展中国。这种情况下,官吏队伍的选拔与新陈代谢,就必须超越共产党自己的局限性,可是“党管干部”的模式仍然是没有站在“国家的整体性利益”高度来利国利民,反而是落后于经济发展局势的“一边倒”,不仅仅是压制了经济管理的“中产阶级”人群,而且让共产党与官场之间划等号,“官本位”体制就成为共产党作茧自缚的“政治权力蜕化变质——特权化”,让共产党在享受不受约束的权力之际,共产党官员就假公济私,把手里面掌握的“公权力”演变为自己家的权力,让“以权谋私”成为共产党官员的优越感表现形式。

   中国的“党管干部”制度来自于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具体的可操作性就是苏联共产党传播给中国共产党的“党委组织部”分级管理“党员干部名单档案”,然后在等级管理的前提下,组织部负责从名单档案里面挑选人才,分门别类的提交给“党委会”,然后决定干部的晋升或者任免。这在表面上来看是一环套一环的严密链条,问题是缺乏“纠错”的刚性保障,就像地下党的单线联系模式,一个环节出了叛徒就会破坏一个党组织,现在的共产党领导人贪污腐败也是一样的“一个贪官下面牵连着一大串污吏”,一个党组织就出现一连串的案件。战争年代的白色恐怖下,地下党没办法依靠党内民主实施补救,只能是完全依靠党的领导权在领袖人物那里英明伟大。和平年代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权钱交易的漩涡一浪大于一浪,六十多年前的苏联“党管干部”模式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陆依然固我,没有与时俱进的实质性进展,应当直言不讳的说是共产党的利令智昏,要钱不要命。想想看,组织部掌握党员干部名单,还有档案管理权,在现有的体制里面,哪一个党员干部能够行之有效的监督“组织部”呢?在共产党越来越需要突出“一把手”个人权威的控制力之际,组织部长就是一个很难监督的特权角色。与此同时,中央集权制度的金字塔让监督权客观上被中央锁定,如果中央的领导人容忍一些支持自己的贪官污吏,例如毛泽东时代的康生、张春桥之类野心家,省市县乡镇的党组织和每一个共产党员哪里能够依据党章进行检举揭发?张志新敢于举报江青的丑恶历史,就被肆无忌惮的残酷杀害。同样的冤假错案数以千计,血淋淋的中央集权制度足以扼杀共产党的六千万党员活力,只允许中央书记处总书记一个人拥有思想,其他人都是废物。结果就是毛泽东那样的选拔接班人一次又一次反悔,第一个干掉了最年轻的中央政府副主席高岗,第二个干掉了刘少奇,第三个干掉了林彪,第四个干掉了邓小平,最后突击提拔的华国锋肯定是能力远远比不上前面四个人。邓小平选拔的江泽民、胡锦涛为什么都没有邓小平自己的改革开放魄力强大呢?是一代不如一代吗?可以肯定的是,中国这样的领导人选拔方式不会让最优先的人才成为领袖人物,甚至于就像秦始皇的垄断性权威最后把优秀人才驱赶到对立面,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这样的灭亡了,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民间化领袖人物让官府在风雨飘摇当中“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整个共产党机构在中央层面快速的土崩瓦解,官本位的领导人无所适从。因为,中央领导人并没有让人心悦诚服的过人之处,往往是中央领导人就不敢与人民大众对话,不能形成最高层与最底层的直通车,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初衷就是要让中南海与工人农民直通车,让最高领导人实话实说的和人民大众心连心,首先成为人民的领袖。事实上,现在的中共中央领导人仅仅是官场的领袖,甚至官场里面许多人也不服气中央政治局那些官员是德高望重才能优秀,私下里诅咒共产党任人唯亲,变相的世袭制,恨不能让一颗原子弹把中南海给炸飞了,中国的历史就有一个新局面。

   这方面,习近平上台以后只是大刀阔斧的反腐败抓贪官污吏,得罪人的事情多,发展经济的成效欠佳,办好事的举措少之又少,没有让组织部的干部管理传统方式改革开放,没有拿出来一整套标准让人们在可操作性方面弄明白他要干什么?正面的表达改革开放政策就需要邓小平那样的准确无误,就是要发家致富,就是市场经济,就是让民营企业家加入共产党,就是不允许你拿着毛主席语录来评价我的政策“姓社还是姓资”,就是要让你明明白白毛泽东思想不是鉴定真理与谬误的标准,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习近平在毛泽东与邓小平的水火不容政策之间摇来摇去,给人们一种感觉就是演戏,目的仅仅是为了个人权威,怎么能够令人信服呢?这样的政治方向与用人问题上的模糊不清,让大多数人都没有发挥聪明才智的空间,也没有足够的机会,当然是牢骚满腹,何况老百姓怨声载道的背后是经济滑坡,日子难过。那么,在干部队伍里面哪些人是习近平政策的获益者呢?几乎没有成规模的群体,但是受伤害的群体很明确。这是一种政治不稳定的隐患,有必要看一看武则天在大唐王朝权力更迭的过程中,通过“北门学士”的官员任命新途径,及时地巩固了自己的政治统治力,把原有的官员考核任命体系打乱了,但是没有改变和瓦解,因此最终是人亡政息,武氏家族被满门抄斩,就像吕后的政治格局是一样的。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通过“革命委员会”的造反派夺取省市县领导权路子,突击提拔了一大批红卫兵人才,保障了“造反有理”的十年浩劫政治路线拥有可持续性,同时也明显地暴露出来红卫兵的领导能力非常差,破坏性已远超过了建设性,国计民生还是离不开泽心仁厚的叶剑英、李先念、华国锋之类老革命。这也是值得借鉴的历史性经验教训,启发我们认识到干部人事路线图对于反腐倡廉的致命性约束力。

   现行的共产党组织部及其党委会垄断性选拔人才模式,为什么在中国大陆造成了近十多年的买官卖官热火朝天局面呢?不仅仅是在现有共产党“官本位”封闭性体制内部难以实施监督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干部队伍早已经在“终身为官”的格局之下,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关系网,让共产党人不是一心一意发展中国,而是拉帮结派,心里面辗转反侧的想着如何结党营私升官发财?由于共产党的官吏是近亲繁殖的圈内人游戏规则,拉关系的请客送礼功夫,要比干事业的能力更加重要,实际上的干部人才评价标准就已经蜕化变质了。即便是组织部长一身正气,也是无济于事。整个干部队伍缺乏新陈代谢的流动性,这是毛泽东早已经看穿了的问题,他要千方百计地打破“官本位”体制那种在既有干部圈子里选拔领导人的老一套做法,自下而上跨越式提拔年轻干部,是毛泽东的文化革命尝试之一,引起邓小平这一批老干部的反对,然而邓小平后来也是利用了毛泽东的这一招“破格提拔”路线图,科技专家干部进入省市县领导班子就是邓小平打破组织部在党政机关提拔党政领导人的一种做法。美中不足的是,如何改革苏联给予中国的“组织部”体制?习近平和王岐山都没有围绕反腐倡廉工作,给出任何说法。需要我们强调指出的是,人才的竞争力是自古以来都没办法通过一个官方部门做好的,科举制度和高考模式产生的状元从古至今基本上没有给予社会发展做出来突出贡献,卓有成就的政治家没有一个是组织部能够考核出来的,公开竞选或者说打擂台的方式却是古今中外选拔优秀人才的有效性比较高。共产党不愿意这样的公开选拔人才让中央集权制被迫靠边站,中央领导人需要所有的基层领导人效忠自己,组织部长同样是需要自己选拔的领导干部是和自己关系好的人。此时此刻,凭什么判断一个人的能力呢?能够和领导人保持良好关系的人,就是共产党现有制度下的能力强人才。所以,跟中共中央保持绝对一致的人,就是中国大陆最优秀的人才。问题是,中共中央犯错误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是一种错误,跟着毛泽东搞文革十年浩劫的干部是优秀人才吗?邓小平全盘否定文化大革命运动,被两次打倒,如果不是老天爷让毛泽东死亡,倘若毛泽东万寿无疆的话,难道说中国还要成为牺牲品吗?任人唯亲,并不一定是指亲戚,而是唯我独尊的画圈圈,只有我的圈子里那些人才是优秀人才,这就是共产党的局限性所在。正是这样的局限性,谁能够送礼给组织部长和党委书记,谁就能够升官发财,因为共产党是全中国财富的大老板,有权就能够有钱。铁道部长刘志军就是买官卖官的典型,他能够升官发财,靠的是曾经送礼买通了中央组织部、中央政治局和中央领导人,如法炮制的就是再花钱买一个新的部长位子给接班人,让刘志军自己成为太上皇。这样的思维方式在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那里就是如此,选择国家主席、中央总书记的接班人照样是忠于我个人的基础上才会说第二位的忠于党、忠于国家化人民,你都不忠于我毛泽东,凭什么说那是忠于共产党的呢?我就是共产党的化身,我首先要选择一个与认同我的人当官。这就是现在共产党组织体系的人才选拔阴暗面,贪官污吏能够批量化的通过各级党委组织部弄出来,让升官发财的人才判断标准成为党委书记和常委们随心所欲的捞钱理由,政治权力腐败首先就是组织部权力腐败。

   总而言之,前任领导人选拔继任者的做法,是违背党内民主生活传统的制度。如果这种制度被继续下去,遵义会议选举毛泽东进入中央政治局就是一种错误做法。中共中央七届大会以后的毛泽东集权制,是迄今为止中国政治腐败的历史性起点,危害性就是中央领导人的权威高于全体党员干部的集体智慧和选举权。持续到今天的中共中央产生模式,本身就是对于党内民主的践踏。中央权力特权化,是政治权力腐败的祸根子,使得上行下效,各级党委的权力都特权化了,完全彻底的背叛党员民主大会制度,让共产党成为一个类似于政府行政体系的金字塔。现在,权力的金字塔与党员队伍的金字塔成为反比例关系,头比身子大,等级化的官本位共产党早已经人心离散,这是中国共产党必然重蹈覆辙走一遍苏联道路的最大原因。

    

   美国申祗大学副校长、中国光彩集团副总裁徐群贵教授

   2014年11月2日

  

    进入专题: 反腐倡廉   依法治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32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