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宇:当司法遭遇民意——以吴英案为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6 次 更新时间:2014-10-27 14:42:05

进入专题: 民意   司法   司法职业伦理   吴英案  

侯宇  
“对于当前中国而言,保持这个距离就是,司法的目的取向应该淡化,不管把它的目的规定为民主还是专政;法官的产生方式应该终于司法的自治与独立,司法的民主责任不能有伤于自治;司法的民主化不是群众化、运动化;对于司法而言,个体的权利与尊严较之群众意愿更足珍贵。”[21]39

   在当下,作为法官以外的法律人尤其是法学家应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将自己定位于充当“陪审团”之角色,仅能对事实作出初步的判断,不能评判案件法律问题,否则那种顺应民意的适度矫正有矫枉过正之虞,最终将堕入以违反形式法治来追求个案公平的万劫不复之渊薮。

    

   注释:

   [1] 所谓道德评判,即基于朴素正义观的价值判断,将吴英案与贪官贪贿相类比而质疑案件判决的公正性、渲泄不满情绪;事实评判是指,针对吴英案中诸如是否向向非特定的社会公众吸纳存款、诈骗对象等事实追问;而司法评判,是以现行法律为依据,探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集资与诈骗罪的区别,吴英案应如在认定事实的基础上定何罪、如何量刑;制度评判则将矛头对准早已备受诟病的死刑制度与金融制度,认为吴英是这些现存“恶”制度的牺牲品,呼吁废除死刑、为民间融资松绑。参见王琳:《吴英案舆情的四维解读》,载http://www.kcis.cn/artShow.php?artId=43. 2012年9月20日。

   [2] 关于司法权本质的论证,可参见孙笑侠:《司法权的本质是判断权——司法权与行政权的十大区别》,载《法学》,1998年第8期,第34-36页。

   [3] 关于法律职业化进程中职业主义理念与民主主义的冲突的论述,可参见孙笑侠、熊静波:《判决与民意——兼比较考察中美法官如何对待民意》,载《政法论坛》,2005年第5期,第47-48页。

   [4] 参见刘李明:《从西蒙斯案看美国司法体制中民意与司法的和谐》,载《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3期,第54-577页;另见孙笑侠、熊静波:《判决与民意——兼比较考察中美法官如何对待民意》,载《政法论坛》,2005年第5期,第51-54页。

   [5] 顾培东教授从六个方面论证了公众判意的正当性:公众判意不构成对司法独立的贬损,公众判意是司法机关处置个案的重要参考,公众判意是司法公开化民主化的有益实践,吸收公众判意是平衡法律资源配置的重要手段,公众判意是立法完善的一种动力,公众判意需要正确辩识、引导与回应。参见顾培东:《公众判意的法理解析——对许霆案的延伸思考》,载《中国法学》,2008年第4期,第175-178页。

   [6] 如《加州专业行为规则》第5-120条(A)规定:“曾参与或正在参与某一案件调查或诉讼的会员,如果知道或依常理应当知道其所作的法庭外言论会对该案件的司法程序造成重大偏见的高度可能,不得发表常人预期会经由公共媒体传播的法庭外言论。”参见何帆:《法庭之外,法律人该如何发声》,载《看历史》,2012年3月刊,第31页。

   [7] 如周永坤:《民意审判与审判规则》,载《法学》,2009年第8期,第15页;刘练军:《法官无权积德》,载《上海政法学院学报》,2012年第2期,第143-145页;许志永:《司法的归司法 舆论的归舆论》,载《经济观察报》,2007年12月24日,第14版。

   [8] “法律问题”是指已通过法定程序认定的事实,而按照法律规范应如何作出评价。由于“法律问题”包含了法律解释和适用,这是极具专业特质的活动,因而是由司法机关评判。

   [9] 学者认为,司法职业化有利助于民主:法律专业知识能更好地把握法律中的民主价值,从而有利于司法民主;司法职业思维具有规范性、逻辑性、正义取向和保守性的特点,这有利于保障法律的安定,防止专断、随意的司法,从而有利于司法民主;职业化的司法有利于抵御民众的非理性冲动,抵御司法中的多数暴政,维护人尊严,有利于司法民主的实现;只有职业化的司法才能抵御他项权力的侵蚀,有助于维护民主的权威。参见周永坤:《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司法民主》,载《法学》,2009年第2期,第13-14页。

    

   参考文献:

   [1]漆浩.必须把“三个至上”作为人民法院始终坚持的指导思想.法制日报.2008-6-23(01)[EB/OL].[2012-09-20].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06/23/content_8420938.htm.

   [2]李华斌. 网评法院:畅通社情民意的网络快车——河南高院创新机制推进阳光司法纪实[J].中国审判,2009(10):29.

   [3]顾培东.公众判意的法理解析——对许霆案的延伸思考[J].中国法学,2008(4):167.

   [4]周永坤.民意审判与审判元规则[J].法学,2009(8).

   [5]昂格尔.现代社会中的法律[M].吴玉章,周汉华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43.

   [6]孙国东.“自治性与合法性之间——《法律的沟通之维》译者导言” [M]∥马克?范?胡克.法律的沟通之维.孙国东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

   [7]齐佩利乌斯朱.法学方法论[M].金振豹. 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

   [8]孙笑侠、熊静波.判决与民意——兼比较考察中美法官如何对待民意[J].政法论坛,2005(5):47.

   [9]张永和.民意与司法[J].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10 (5) :124.

   [10]王琳.吴英案舆情的四维解读[EB/OL]. [2012-09-20] .http://www.kcis.cn/artShow.php?artId=43.

   [11]周永坤.谁当闭嘴?——面对未生效判决[EB/OL]. [2012-09-20].http://guyan.fyfz.cn/art/1046811.htm.

   [12]何帆.法庭之外,法律人该如何发声[J].看历史,2012(3) .

   [13]勇思谨律law.法学家不宜介入未生效裁判论辩[EB/OL].[2012-09-20].http://zjsxyc001.fyfz.cn/art/1048344.htm.

   [14][德]英戈?穆勒.恐怖的法官[M].王勇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268.

   [15]李学尧、熊静波.当黑暗和法律联姻:“恐怖的法官”应运而生[J].中国改革,2011(6) :59.

   [16]许志永.司法的归司法 舆论的归舆论[N].经济观察报,2007-12-24(14).

   [17]周永坤.于司法民主的几个认识问题,[EB/OL].[2012-09-20].http://www.lawinnovation.com/html/bwgs/84715432772456.shtml.

   [18]陈杭平.论“事实问题”与“法律问题”的区分[J].中外法学,2011( 2):324.

   [19]哈维?C.曼斯菲尔德.民主与民粹主义[EB/OL].王立秋,译.[2012-09-20].httphttp://www.douban.com/note/28545465/.

   [20]卡尔?曼海姆.重建时代的人与社会:现代社会结构的研究[M].张旅平译. 北京:三联书店,2002:327.

   [21]陈端洪.司法与民主:中国司法民主化及其批判[J].中外法学,1998(4) :39.

   [22]亚里士多德.政治学[M].吴寿彭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199.

   [23]秦前红、刘高林.论民主与法治的关系[J].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2) :149.

   [24]伯尔曼.法律与宗教[M].梁治平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25]周永坤.杰克逊大法官究竟说了什么?——关于终局性与正确性[EB/OL].http://guyan.fyfz.cn/art/1046536.htm. 2012-09-20.

   26 Larry D. Kramer, The People Themselves: Popular Constitutionalism and Judicial Review[M].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4:8.

   [27]翟国强.司法者的宪法?还是人民的宪法?――简评克莱默教授《人民自己——民粹立宪主义与司法审查[J].法学研究,2007(3):382.

   侯宇(1971-),男,河南清丰人,郑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来源:《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3期

  

    进入专题: 民意   司法   司法职业伦理   吴英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案例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31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