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汝信:北京西兴盛胡同七号——有关钱壮飞后人的一些故事和疑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250 次 更新时间:2014-09-13 23:46:58

进入专题: 钱壮飞  

余汝信  

   在谈到钱壮飞的儿女时,吉林版《钱壮飞》称,“二女儿钱蓁蓁是30年代著名的电影明星。她出生于1915年6月2日,在她还很小的时候,钱壮飞、张振华夫妇就参加了革命,无法照顾孩子们。”黎莉莉在自述其身世时,也自称1915年出生在北京,母亲是张振华。(石曼编著:《黎莉莉》,重庆:重庆出版社,2007年4月版,页6-7)

   问题在于钱壮飞1915年中学毕业进入医学专门学校时,应该过了暑期,他的入学时间应不会早于六月份。即便他入学后马上与张振华好上了,孩子也要怀胎十月,怎么也要到1916年才出生呀!(即便退一万步来说他们是寒假后入学的,怀上孩子到出生至少也要到1915年年底吧?)

   故此有人便推测道,黎莉莉应该不是张振华而是徐双英的孩子。至于这一推测,据说黎莉莉从来都是否认的。

   黎莉莉在《行云流水篇:回忆、追念、影存》中,并没有提到她的生年,不过,她倒是提到“父亲、母亲早出晚归,除了在北京国立医科专门学校学习,还忙其他事,当时我年幼不甚清楚。”(页3)这似乎表明,父母尚在读书阶段,她已出生。

   至于张振华本人在1963年的谈话中,只承认钱江是她所生--“也就在医专毕业这年生了钱江。”(北京版《钱壮飞》页049)

   钱蓁蓁与钱叶丽的共通之处是,她们都很早就改名换姓,离开了父母。《黎莉莉》一书称,“黎莉莉不到7岁的时候,就离开母亲寄宿在学校;9岁,当了人家的过房女儿;10岁,去上海求艺;11岁,变成侍候别人的丫头。”(页6)

   至于黎莉莉后来的经历,平面及电子媒介多有描述,不赘。

   (五)关于钱江、钱一平

   根据公开资料,钱江是钱壮飞的长子,1919年生人。钱一平为钱壮飞的二儿子,1924年生人。一般认为,而且他们又各自承认,他们的生母均为张振华。惟在2011年以钱一平名义发表的一篇文章却称,“我是父亲最小的孩子,我的姐姐钱椒曾随父亲工作在情报工作的第一线;同父异母的哥哥是曾拍摄《中华儿女》的著名摄影师、导演钱江;二姐黎莉莉,则是上世纪30年代中国著名的‘默片皇后’。我想,哥哥姐姐的文艺才能,一定都是遗传自父亲。”(钱一平:《“我的父辈·英烈篇”--钱壮飞》http://news.xinmin.cn/t/xmwbtj/2011/06/10/11097707.html,最后访问:2014年8月7日)

   如此言属实,钱一平的生母是谁?话说回来,生母是谁,真的可能并不那么重要,值得注意的倒是,钱一平只承认“姐姐钱椒”、“二姐黎莉莉”,他是不承认有钱叶丽此人的。

   (六)最后,关于宁念慈

   1986年间,中国媒体公布了一宗被破获并判刑的“卢顺序、宁念慈、俞德孚特务案”。具体案情今在互联网上极易查到,其中提及:“一九八四年六月,被告人卢顺序受北京航空学院邀请来华讲学。来华前,卢顺序接受了台湾国民党军事情报局的派遣,以讲学为掩护进行特务活动。卢顺序到北京后,以物质利诱等手段,拉拢被告人宁念慈帮助其进行特务活动。尔后,卢又指使宁与居住在美国旧金山市的台湾国民党军事情报局驻美直属员杨鹏(化名杨宗山)直接取得联系。一九八五年三月,卢顺序离华后,宁念慈在杨、卢二人指使下,于同年四月至九月间以托我出国人员带东西为名,先后三次向杨鹏、卢顺序提供我经济、外事等机密情报和内部文件数份。”“一九八五年十月中旬,卢顺序接受台湾国民党军事情报局的派遣再次来北京,发展宁念慈正式参加了特务组织,并向宁传授了密写和收听特务电台指示的方法,传达了给宁规定的化名、代号和任务。此间,宁念慈向卢顺序提供了我军事方面的情报。卢顺序和杨鹏先后给宁念慈特务活动经费及酬金八百一十美元。”“被告人俞德孚于一九八五年十一月间,明知其妻宁念慈已参与特务活动,还积极向宁提供我军事方面的情报,并向宁表示愿意一起进行特务活动。”1986年7月25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以特务罪判处卢顺序有期徒刑十二年;判处宁念慈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判处俞德孚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同年8月20日裁定维持原判。(卢顺序、宁念慈、俞德孚特务案,http://baike.so.com/doc/7246864.html,最后访问:2014年8月13日)

   根据笔者手头上的材料,此案其中两名被告宁念慈、俞德孚,的确就是钱叶丽的女儿、女婿,亦就是钱壮飞的外孙女、外孙女女婿。有所不同的仅是,1980年代初的材料显示,宁念慈时为北京608厂技术员,俞德孚则在中国电影家协会工作。到案发时,宁念慈系北京市建筑工程研究所工程师,俞德孚系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编导兼摄影。

   作为著名的“龙潭三杰”之一、中共大力表彰的英雄之后人,宁念慈为何走上这么一条与其外祖父截然相反的道路,的确令人费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宁念慈夫妇之所为,实为钱氏家门之不幸!可能因此之故,钱家其他后人根本不愿提及宁念慈,祸及其母钱叶丽也似乎要从钱氏族谱中剔除,从钱氏后人记忆中抹掉(张振华谈话中有所提及,但那是1963年!黎莉莉有所追忆,但不提及名字),也就毫不奇怪了。

  

    进入专题: 钱壮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7834.html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