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吾金:论两种不同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30 次 更新时间:2014-09-09 15:52:00

进入专题: 历史唯物主义  

俞吾金  
 实证主义的核心概念postiv既可解释为“实证的”,又可解释为“肯定的”,所以,实证主义对外部世界的研究同时也蕴含着对外部世界的肯定和认同。相反,从另一方面来看,作为辩证法的核心概念的negativ 的意义也是十分明了的,那就是“否定的”。也就是说,辩证法就其实质而言是批判的和革命的,它并不崇拜外部世界的任何现存的东西,并不只用肯定的态度去描述外部世界,而是用批判的眼光审查一切,哪怕是人们早已通过教化而接受的传统的信念。所以,马克思在谈到自己的合理形态的辩证法时指出:“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23)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出,保留作为“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同名词的辩证唯物主义概念是有必要的,因为它可以透显马克思哲学的批判性和革命性,从根本上抵御把马克思哲学实证化的各种企图;而且从本质上看,“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所蕴含的“历史性”与作为这一概念的同名词的辩证唯物主义概念所蕴含的“辩证性”也完全是一致的。

   第四个问题是:如何看待“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与实践唯物主义概念的关系?我们认为,实践唯物主义概念所透显的“实践性”与“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所透显的“历史性”及与这一概念同义的辩证唯物主义概念所透显的“辩证性”都具有同样的始原性,而且它们相互之间是不能分离的,不能说其中哪个概念是另外两个概念的基础。它们指称的都是马克思哲学,不过是从不同的侧面加以指称罢了。把实践唯物主义概念作为“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同名词保留下来,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第一,如前所述,“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统一的世界图景是通过实践活动展示出来的。马克思说:“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导致神秘主义方面去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个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24)在这里,马克思并没有说“社会生活”是以实践活动为基础的(有些人由于误解了马克思的意思而把实践唯物主义理解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但这样一来,就把历史唯物主义本身所包含的实践原则抽取掉了,从而使它成了一种支离破碎的东西),马克思实际上要说的是:实践活动是蕴含在“社会生活”中的,换言之,“社会生活”的统一的世界图景正是通过实践活动展示出来的。这正是马克思哲学不同于传统哲学的重要地方。如果说,旧唯物主义学说是通过抽象的物质来统一世界图景的话,那末,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学说则是通过抽象的理念、精神或意志来统一世界图景的。马克思不同于他们的地方正在于他主张从实践活动出发去展示世界的整体图景,事实上,正是在实践活动的视野中,自然、社会(狭义的)、思维这三者的抽象的、并列的关系被扬弃了,“社会生活”的统一性和完整性得到了确证;第二,正是通过实践的概念,马克思揭示了一切意识、观念和文本的意向性。也就是说,一切意识、观念和文本都是与人的实践活动联系在一起的,不管它们表现得多么神秘、多么不可思议,人们都可以通过对它们所意向的实践活动的回溯,揭示出它们的本质内涵;第三,更为重要的是,马克思哲学改造现存世界的根本宗旨也是通过实践活动显示出来的。马克思哲学与一切旧哲学的根本差异正在于,旧哲学仅仅停留在解释世界上,而马克思则认为,改变世界才是新哲学面临的最根本的任务。应当看到,“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虽然实际上是从历史的生存实践活动出发去透视一切的,但从概念本身看来,“实践性”并不像实践唯物主义概念那样能直接显示出来。基于上述种种原因,保留实践唯物主义概念仍然是必要的。

   综上所述,只有进入“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视野,才能明了马克思哲学的基本立场并完整地领悟其一系列哲学概念之间的内在联系,才能彻底地澄清以往理论研究中出现的种种思想混乱及对马克思哲学的根深蒂固的误解。

    

   在对“狭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和“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之间的差异作了深入的考察之后,现在我们有条件来说明提出“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理论意义了。

   首先,“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提出将使我们比较彻底地突破传统教科书体系的框架,在哲学研究上真正地向前迈进。近年来,关于马克思哲学体系的改革有过多次讨论,也发表过不少论著,在许多重要问题,如本体论、真理与价值关系、认识与评价关系、异化与人道主义等问题上都获得了新的见解。尽管如此,我们对马克思哲学体系的认识从根本上还未突破“推广论”的框架。而“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引入,将帮助我们跳出传统的思维模式,对历史唯物主义和马克思哲学的关系获得新的理解。

   其次,“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提出将使我们对历史唯物主义在人类思想发展史上所实现的划时代的变革获得新的理解。在“推广论”的视野里,马克思哲学的基础部分仍然是一般唯物主义或辩证唯物主义,而历史唯物主义不过是它的基础部分在社会历史领域里的应用性成果。这样一来,马克思的划时代的哲学创造的意义被埋没了,马克思哲学与传统哲学之间的本质差异被磨平了。因为我们仍然站在传统哲学的基地上,不加批判地使用着传统哲学留下来的概念,如世界、自然、物质、思维、存在、主体、客体、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等等。即使我们把辩证唯物主义(原来意义上的)理解为马克思在哲学上的新的创造,但由于我们总是撇开物质的具体形态(如商品)的社会历史特征(如拜物教),抽象地谈论世界的物质性,所以,我们仍然是在传统哲学的旧框架内理解马克思哲学。“基础和核心论”虽然对于“推广论”来说是一个进步,但由于其未摆脱“狭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影响,也未对上面提到的这些基本概念进行系统的、新的反思,所以归根到底仍然低估了马克思哲学的划时代的意义。从“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出发,我们将会发现,历史唯物主义不仅为一切哲学研究澄明了前提,而且也为我们理解以往的乃至当代的全部哲学学说提供了钥匙。一言以蔽之,历史唯物主义乃是哲学领域里的一场根本性的革命,它从基础上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

   最后,“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提出将为我们展示出一个崭新的哲学研究的问题域。在先行地澄明历史性的前提下,我们将重新反思一切传统的、我们早已经习以为常的哲学问题,如世界观、自然观、物质观、本体论、认识论、辩证法、范畴论、哲学基本问题等等。随着这些反思的不断深入,马克思哲学的本真的理论形象将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注释:

   (1)参阅拙文《关于唯物史观及其历史命运的思考》, 《学术月刊》1994年第7期。

   (2)(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38、239页。

   (4)普列汉诺夫:《论一元历史观之发展》,三联书店1961年版,第198页。

   (5)《普列汉诺夫哲学著作选集》第2卷,三联书店1962年版,第311页。

   (6)(7)(8)(9)《列宁选集》第2卷,第12、248、443、586页。

   (10)《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115—116页。

   (11)布哈林:《唯物主义历史观》第一分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第20页。

   (12)《列宁选集》第2卷,第50页。

   (1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51页。

   (1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0—31页。

   (15)(1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2、131页。

   (17)《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410页。

   (18)柯尔施:《马克思主义和哲学》,伦敦,1970年版,第134页。

   (1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8页。

   (2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52—53页。

   (2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325页。

   (2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63页。

   (23)《资本论》第1卷,第24页。

   (2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5页。

    进入专题: 历史唯物主义  

本文责编:chenxi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7679.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1995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