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云:从矛盾重重的官史中探寻真相

——驳复王海光《“九一三事件”谜团解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29 次 更新时间:2014-03-08 23:34:46

进入专题: 九一三事件  

舒云  
但毛泽东并没有告诉周恩来更多的内容。否则周恩来就不会对毛泽东突然回到北京感到吃惊。

   据周恩来警卫高振普回忆:“早已经等候的杨德中(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兼中央警卫团政治委员,主管总理警卫)跟着总理进了卫生间,向总理报告:‘毛主席的专列已停在丰台,……’总理听后说:‘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丰台。’杨德中说是专列中途除必要的加水以外没有怎么停直奔北京。”[41]

   汪东兴回忆:“回来后,我打电话给周总理。周总理还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感到诧异。他问:‘你们怎么不声不响地就回来了,连我都不知道?路上怎么没有停?原来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呀!’‘你们怎么不声不响地就回来了,连我都不知道。路上怎么没有停?原来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呀。’我回答周总理说:‘计划改了。’我还说,电话上不好细说,以后当面汇报。”[42]

   请问王海光,周恩来根本不知道毛泽东何时返京,毛泽东也没有告诉周恩来南巡的行程,如何“毛周设局”?原来设“毛周之局”的人正是王海光自己。

   邱会作认为毛泽东1971年的这次南巡很奇怪。“毛主席外出巡视,在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之前是常事。那个时候,毛主席为了不让江青跟着走,多数都在毛主席离开北京之后,(周)总理才在政治局会议上公开。同时(毛)主席的外出,中央常委、总参谋部、空军、海军主要负责首长都是知道的,因为军队对毛主席负有相应的保证安全的责任。这次则很特别,毛主席外出后,周总理只说过一句话:‘毛主席外出了,现在在武昌,要华国锋到武昌去。’毛泽东离开北京时,林彪在北戴河也不知道。过去,毛主席在外地的谈话,周总理在政治局会议上都是及时传达的,这次则没有做一个字的传达,毛主席南巡是突然的、保密的。”[43]

   “九一三事件”的发生,缘于毛泽东南巡突然回到北京。可是奇怪的是,毛泽东南巡秘密了一路,突然返回北京也应该是秘密。为什么汪东兴向叶群通风报信?[44]如果林立果不知道毛泽东突然回到北京,怎么会匆忙返回北戴河,并同时安排第二方案南逃广州?联想到汪东兴在庐山上的表现,却几番检讨就过了关。“九一三事件”后,通风报信的汪东兴为什么没有像顾同舟、刘丰一样被关押?反而好像没有通风报信这件事似的?

    

   9、毛泽东南巡突然在白天回到北京

   王海光认为舒云所说“毛泽东专列从济南‘直接开回北京’,这也是错的。”舒云不知此说错在何处?请看官史的说法:9月10日中午,对林彪一伙已有警觉的毛泽东下令专列从杭州开往上海,随即离沪北上,一路不停,直驶北京。[45]张耀祠说:毛主席行动机警,严格保密。……南京、济南、天津都没有停留。[46]陈长江说:我们的专列向北急驶,跨过黄河,直奔天津。在这个站,既没有人上车,也没有下车的,仅停15分钟加煤加水检修机车,便出发了。[47]

   王海光说:舒云“故意模糊毛泽东专列回程的停留时间,谎称毛泽东专列从没有在白天进过北京,把毛泽东下午回到中南海说成是黑天以后的事情……”

   事实是:毛泽东确实是白天到的北京,天黑以后回到中南海。汪东兴说:“过去毛主席从来没有白天到北京站下车的,这次是个例外。……15点36分,专列由丰台站开出,16点5分到北京站。毛主席下火车后坐汽车回到了中南海。”[48]请注意,汪东兴并未说明毛泽东回中南海的具体时间,汪东兴说“16点5分到北京站”用的是句号。这说明“毛主席下火车坐汽车回到了中南海”,但并不一定是下午。

   据毛泽东家庭管理员吴连登回忆:“我们是9月12日天黑后回到中南海的。”[49]陈长江回忆:我送走了他们(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吴忠),时间已很晚了,我们才上车吃午饭。我们以为吃了这顿饭就该走了,谁知到了下午5点了,还没有动身的任何信息,我们就又在火车上吃晚饭。饭后一切都准备好了,仍然不说出发。这使我很纳闷,这火车停在家门口,到底有什么意义?直到下午7点多了,夜幕将要降临的时候,才接到向北京站开进的命令。……顺利地回到了驻地——中南海了。这时,已是9月12日的晚上了,……我们外出一个多月,大家都很辛苦,一路上生怕遇上意外,提心吊胆,随时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突然情况,投入战斗,流血牺牲……如今,终于平平安安地回到了中南海,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一种很少感觉到的愉快,顿然注入了全身。[50]

   以上这些史料,说明王海光对“九一三事件”具体问题缺乏深入的研究,自以为是,习惯性照抄一堆几十年前的官方陈旧的说辞,试图打压不同的见解。

    

   10、林彪专机起飞前毛泽东秘密转移人民大会堂

   王海光说舒云恶意删改史料,在周恩来向毛泽东报告“林彪跑了,加了一个‘要’,成‘林彪要跑了’”。然而,事实是周恩来是在林彪专机起飞前到的中南海。

   “周总理立即亲往游泳池,建议毛主席马上转到人民大会堂的118厅。他之所以要提出这样的建议,显然是和北戴河传来的信息有关。据张耀祠回忆:在北戴河负责警卫的中办警卫处副处长、中央警卫团副团长张宏,于12日晚11点多给他打电话,说林彪女儿林立衡第二次报告的情况除了叶群、林立果要挟持林彪出逃外,还说他们要派飞机轰炸中南海,暗害毛主席。正是因为中南海有可能受到攻击,周总理建议毛主席马上离开,同时中央警卫团立即开始部署警戒,中南海随之完成临战准备。与此同时,其它中共中央领导人集中的地点,也被通知进入紧急戒备状态。”[51]周恩来之所以要尽快赶到中南海,是因为误信了“林立果要轰炸中南海”的报告,为了毛泽东的安全,必须立即将毛泽东转移到人民大会堂。所以,周恩来在林彪专机起飞前赶到中南海,而非林彪专机起飞后。

   高振普说:“周总理驱车到了中南海游泳池,亲自向毛主席报告今天发生的一切,最后建议毛主席转移去人民大会堂118厅。……周总理从中南海回到大会堂新疆厅。……总理又一次叫李作鹏下令山海关机场,不准停在机场上的任何飞机起飞,要设法阻拦。”[52]

   吴连登也说:我们刚刚给(毛)主席开过饭,不一会儿,汪东兴来了,周总理也来了,张耀祠也来了。张耀祠严肃地说:“赶快准备出发。”这才刚刚到家嘛,“怎么又出发?”因为太反常了,我问了一句,没有回答。……车子拉着我们走了没多远,我一看到了人民大会堂。[53]

   周恩来随后从人民大会堂赶到中南海毛泽东住处,汪东兴、张耀祠也几乎同时到达。[54]我们和周总理几乎是同时到了毛主席那里。[55]我一到游泳池,见汪东兴、张耀祠已在我们之前到达。[56]

   如果汪东兴、张耀祠和周恩来同时到达中南海游泳池,周福明等人说周恩来在林彪专机起飞后到中南海游泳池是不对的。

   晚上9点20分左右,张宏、姜作寿听到林立衡的报告,姜作寿立即打电话将情况报告给在北京的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张耀祠。”[57]晚9时20分左右,接到8341部队在北戴河负责林彪警卫的领导的电话报告,说林彪的女儿林立衡讲:“林彪要出走,到哪里去也不知道。情况很紧急。”[58]

   周恩来事事请示报告,何况他已经得知毛泽东南巡讲话,怎么可能擅自处理有关林彪的问题呢?周恩来关于“九一三事件”的所有部署都是毛泽东的意见。高振普回忆说:周恩来从毛泽东那里回来后,请李德生、纪登奎到北小厅,交代了任务。李德生去空军作战部,纪登奎去北京军区。总理叫吴法宪马上去西郊机场随时掌握机场的情况,并派杨德中“协助”吴法宪工作。[59]11点40分左右,周恩来要吴法宪准备一个机组,他要去北戴河。[60]

   而林彪专机起飞后,周恩来没有去中南海的时间。“周总理拿起电话命令空军司令部调度室向‘256’飞机喊话,希望他们回到北京,不论在哪个机场降落,周总理都亲自去接。”[61] “周总理回到新疆厅,宣布了林彪北飞的消息,……总理直接向各大军区下达命令,派陆军进驻空军、海军机场。……刘贤权来了,总理在北小厅与他谈了20多分钟。……”[62]吴德回忆说:(凌晨)3点多钟,电话突然响起来,是周总理通知我立即到人民大会堂。……我进到周总理房间,看见他正在用保密电话给各大军区打电话。……”[63]

    

   11、王海光不知道英文版《亚洲周刊》

   王海光认为:“《亚洲周刊》上没有舒云《林彪事件完整调查》一书中所引用的彼得·汉纳姆文章,指责舒云“完全是在借外媒之名制造流言,戏弄大众永不满足的猎奇心。”其实这恰恰暴露了王海光不懂装懂的浅薄和自以为是!

   英文版《亚洲周刊》(Asiaweek)创刊于1975年,2001年12月7日停刊。舒云引用的汉纳姆文章,刊登在1994年2月初英文版的《亚洲周刊》(Asiaweek)上,该文的题目是:Solved: The Mystery of Lin Biao’s Death。该文由陈航翻译,丁凯文校对,张贴在互联网和“林彪·军队·文革”网站上,只要在网上搜索一下即可找到。笔者至今保存当年丁先生发给我的英文原文和翻译件。

   限于篇幅,笔者只是择出王海光文中部分观点予以澄清,王海光文中的其它问题如林彪手令、李文普自伤等,笔者日后再作必要的辩驳。王海光这位搞政治工作出身的中央党校教授对我多年前出版的著作和文章恶意诽谤,对笔者大搞人身攻击,让人想起“文革”时期的大批判,这种打棍子、扣帽子的行径令人不齿。从王海光过往的写作来看,基本上属于官版党史的忠实宣讲人。王海光站在党的立场上维护官史对林彪事件的定性并不奇怪。但是,这个世界上毕竟不再只有官史或王海光的一家之言,王海光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掩尽天下悠悠之口。史家只有冲破官史一家之言的藩篱才能更加接近历史的真实,还原历史的本来面貌。笔者也奉劝王海光,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一贯正确、永远正确的。谁都不是终极真理的垄断者,置史实而不顾,诽谤和人身攻击绝非真正学者所为,也决不可能达到目的的!

   ------------------------------

   [1]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下冊,中共黨史出版社2011年1月版,第843-844頁。

   [2] 《邱会作回忆录》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版,第787-788页。

   [3]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1月版,第845-846页。

   [4] 《李作鹏回忆录》香港北星出版社2011年4月版,第686-690页。

   [5] 《邱会作回忆录》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版,第850-851、785页。

   [6] 《邱会作回忆录》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版,第781页。

   [7] 《邱会作回忆录》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版,第850-851、785页。

   [8] 王海光《折戟沉沙温都尔汗》,九洲出版社2012年6月第一版,第194页。

   [9] 于南《关于林彪事件若干历史问题的考察》,载《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熊华源、安建设编,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6月第一版,第178页。

   [10] 《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6年9月第一版,第103页。

[11] 《邱会作回忆录》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版,第785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九一三事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历史事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832.html

2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