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策祥:“9.13事件”中的李文普及其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29 次 更新时间:2014-02-07 19:54:25

进入专题: 九一三事件   李文普  

袁策祥  
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摆脱甚至除掉李文普。现在李文普一声“停车”,自己跳了出去,林立果、叶群等人松了一口气,拍巴掌还来不及,怎么会打他一枪?

   李文普描述当时的细节:“杨振刚把车停下来,我立即开门下车。叶群气冲冲地说:‘李文普!你想干什么?’我说:‘你们究竟要到哪里去?当叛徒我不去!’我转身朝58楼喊了一声:‘来人哪!’与此同时,我听到了车门响声和枪栓声,林立果就向我开枪。当时距离很近,只一米左右,我侧着身,手扬着,所以子弹从前胸擦向左臂。受伤后,我倒在路边,先后听到三辆车通过……”李文普描述的场景声情并茂、十分生动。但有一个问题,这个“车门的响声”是开门还是关门?如果是关门,说明门原来是开着的。林立果先关门后开枪岂不要打在门上?如果是开门,说明原来门是关着的,那李文普和叶群的对话是如何进行的?

   其实,这段场景当时在场的吕学文也有一段描述,显得更为可信:“汽车开出七八十米后,突然来了个急刹车,紧接着车上的李文普跳了下来,并向车后跑了几步,他好像还向后面喊了几句什么话,接着车上有人(林立果)就向他开了一枪,连着又打了好几枪,李文普应声倒下。我们警卫人员飞快地向汽车追去,但追到离汽车三五米远时,汽车风驰电掣般地逃出了北戴河。”吕学文是现场目击者,跟谁都没有利害关系,没有撒谎的动机。所以他的描述比较客观。从他的叙述看,李文普跳下车后,并没有跟车里面对话的动作。李朝车后跑了几步,朝后面喊话。此时他的位置已经超过了后车门,甚至超过了车尾,林立果位于他后方,开枪只能击中他的后背,绝无可能“子弹从前胸擦向左臂”。

   综上所述,李文普这一枪不可能是林立果打的。李文普后来改口只能是根据专案组的需要,乃应景之作。李文普最初的说法基本是事实,但不是李的枪支走火,而是李文普自伤。

    

   四、李文普为何自伤?

   李文普自伤一说由来已久,但对李文普的动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令人十分信服的解释。一般认为,李文普的这一枪是为了嫁祸于林立果,与林彪一伙划清界限、表明自己的立场。可实际情况是,李文普受伤后非常谨慎,医生问他怎么受的伤,他只说是自己“枪走火”,并没有嫁祸于人的意思。而且,李文普跳车已经表明了立场,这一枪并非完全必要。如果想表现更坚定的立场,这一枪打在林立果身上效果比较好,若打在他自己身上,似乎没有特别强的说服力。这一枪代价十分巨大,左臂粉碎性骨折,一条胳膊终身残废,不是万不得已,李文普绝不会出此下策。

   什么万不得已的情况令李文普不得不自伤?要解释这个问题,还是得引入看不见的手的概念。这只手我们虽然看不见,但张宏、李文普等系统内的人士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张宏前后态度迥异,显然是受了这只看不见的手指挥的结果。他传达给林立衡的指令是“中央让你也上飞机”,可以看出中央的策略是“欲擒故纵”。9月12日晚,林立果、叶群蠢蠢欲动,林立衡心急如焚,李文普其实也是紧张万分。要说李文普不想保护林彪,那不是事实。他服侍林彪20年,毕竟有一份感情;何况林彪有个三长两短,他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但他若真想保护林彪,也不是没有办法;当时就连警卫科长刘吉纯也感觉出气氛紧张,建议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我和李文普一同看过林立果的房间之后,回到96楼院子里。我见李文普不说话,便说,我觉得老虎回来有点不对劲,是不是要出事呀?李文普说,等上飞机后再说。我说,上了飞机可就晚了,工作人员中就咱俩有枪,是不是从部队挑选几个人上去?他没表态。”林立衡在9月12日提出了很多具体措施,都被李文普拒绝。可见,当晚林彪的座车失去保护,未出大门便受到阻拦和枪击,绝对不是李文普的一时疏忽。以李文普的性格和工作性质,他也不敢胆大妄为到把林彪的安全当儿戏。这一切,都是那只看不见的手在背后操控的结果。从9月7日有关部门接到线报后,林办的一举一动都涉及到党和国家的安全。李文普一个小小的警卫处长,哪有权力决定如此重要的事情?

   看起来,林彪一家的一举一动自始至终都在有关部门的掌控中,最终的结局也在其预料之内。整个行动几乎完美无缺,唯有两个微不足道的瑕疵:有关部门高估了林立衡的忠诚,低估了李文普的智力,致使这两个应该上飞机的人都没有上飞机,留下了两个可能泄露党和国家最高机密的缺口,只好事后再做弥补了。

   林立衡的所有要求都被李文普拒绝,只好孤注一掷,直接到58号楼的8341部队二大队队部揭发其弟其母。李文普对此举相当鼓励,派刘吉纯陪同林立衡前往。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李文普的矛盾处境,并不是他不愿意保护林彪,而是没有上面的命令,他不能擅自行动。一旦林立衡的告密起了作用,上面发下话来,他一定会积极执行,不会有半点犹豫。根据林立衡的描述,叶群派人四处寻找林立衡准备马上出发时,林立衡正与李文普在一起。“李文普神情紧张地点著头,当著刘吉纯的面急促地说:‘你快去,叫张宏快和我联系!快,快去!’”可见李文普也紧张到了极点,在最后一刻依然没有放弃希望,期盼张宏能带来新的指令。

   林立衡在大队部亲眼看见张宏与张耀祠通了电话,消息直接传达到了顶层,不存在任何中间环节作借口,反馈回来的指令都具有最高效力,这是林立衡、李文普的最后一线希望。当时大队部的情景十分尴尬,张宏都不好意思,躲出去了,杨森找了好一阵才把他找回来。如果周恩来在旁边,一定会重复当初对罗瑞卿说过的话:“你们太天真了,太天真了!”张宏支支吾吾、百般拖延,就是不采取任何实质性的行动;相反,“放下电话后,他慢条斯理地对我说:‘中央指示你们跟著上飞机,跟著走’”最后一线希望的破灭,令林立衡极度失望和愤怒,乃至对“中央”的忠诚暂时打了一个折扣,对“跟着上飞机”的无理要求也就置之不理了。张宏在一旁催促和威胁也无济于事。林立衡往大队部值班室的床上一坐,说:“我坐在这儿就是不走了,要上,你们自己上!”

   李文普的失望和焦虑应该不在林立衡之下。但多年的职业生涯带给他更多的是思考而不是冲动。林立果自以为计划周密、神不知鬼不觉,其实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握中。以李文普的身份,他对这个局面十分清楚。林立果的一些小动作,在干了一辈子革命、从惊涛骇浪里滚出来的老家伙眼里犹如儿戏一般,他的逃跑计划绝不可能成功。为了防患于未然,防止局面不可收拾,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把林立果抓起来。当时并不是没有动手的理由,林立衡绝对愿意大义灭亲、提供证据。林立果在北戴河也没什么力量,李文普带几个人就可以把他摆平。可是中央就是按兵不动,连一点声色都不许露。看样子林立果并不是最终目标,中央的胃口是林立果背后更大的鱼。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林彪和毛泽东的关系,莫非……李文普惊出一身冷汗,不得不面对一个严酷的局面。9月12日,随着气氛越来越紧张,疑问不幸得到了证实。李文普得到了明确的指令:不得对林彪采取任何保护措施,看样子林家是要被一勺烩了。

   有关部门给李文普的指示具体是什么内容,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绝不会大发慈悲,主动替李文普安排出路;相反,李文普知道太多内情,永远闭上嘴巴是最理想的结果。“中央指示你跟着上飞机,跟著走”也许同样是给李文普的命令。这条命令林立衡可以不执行,但李文普不可以。林立衡表示拒绝上飞机时,张宏威逼道:“这是中央指示。”可是中央指示对林立衡并没有什么效力,是否遵从完全凭林立衡的意愿,违抗了也无法追究其责任。但李文普是系统内的干部,对于正式下达的命令如果不执行,就是抗命,没有充足的理由交代不过去。9月12日,李文普已深知此行凶多吉少,跟着走肯定是死路一条。思来想去,为了保命只好耍无赖、装死狗了。  当晚,李文普遣散警卫,安排林彪、叶群等上红旗轿车,约11:55分从96楼驶出,完成了中央交代的主要任务,开始寻找自己脱身的机会。车到56楼,肖奇明打响了“9.13”事件的第一枪,这一枪并没有对红旗防弹轿车造成任何损害,却给李文普送上了一个绝好的机会。李文普对大杨说:“停车,我去问问怎么回事!”下了车,李文普朝后跑了二步,喊道“不要开枪,首长在车上!”一边就地卧倒,掏出手枪,“砰”……李文普悬崖勒马、果断跳车,成功地挽救了自己的生命,但他违背了保卫干部的信条、放弃了保卫首长的责任,因此担上了一世的恶名,这是他必须承担的后果。不过,相比惨死在温都尔汗的256机组和司机杨振刚等人,这已经是非常幸运的结局了。

    

   五、跳车之后

   “9.13”事件后,林立衡的生存比李文普容易得多。首先她并没有掌握什么核心机密,其次她的身份使她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当局不得不考虑一点公众影响。更重要的是林立衡在8341部队众多官兵面前大义灭亲,以实际行动表现了对毛主席、党中央的信任和忠诚,当局不好硬来。李文普可不一样。正反两方群众都是群情激愤、对他没有一丝怜悯。拿他祭旗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放弃职守、放跑林彪;对此林立衡一定会拍手称快。在这种情况下生存,没有坚强的意志、超凡的智慧和过人的胆略是不可能成功的。

   李文普和潘景寅是“9.13”行动的具体执行人,了解核心秘密,也是首当其冲被考虑灭口的对象。根据计划,林彪一家包括林立衡和李文普都应该悄悄地上飞机、共赴瑶池仙会。如果计划成功,就没有任何知情人留下,更不会有鸣冤叫屈的情况发生。张宏和8341部队本来不应被牵涉进来。可实际执行的时候,林立衡在李文普的怂恿下不顾一切的大闹,使整个计划出现了一点偏差,让“9.13”事件多出无数个活的见证。张宏、杨森、姜作寿、肖奇明以及众多8341部队的官兵不同程度地被牵涉进来,对事后林、张二人的生存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从很多方面可以看出李文普的过人之处。比如在出逃前最紧张的几个小时里,李文普一方面鼓励林立衡直接向8341部队报告,以最大的努力改变中央的决定;同时他总是当着林立衡、杨森等人的面,叫刘吉纯传口信:“你叫张宏给我联系”,其实他直接给张宏打电话也是可以的,他却故意叫人传口信,原因就是为自己多拉几个证人,日后好说话。同时,多几个证人也可以分散当局的目标,准备杀人灭口时多一点顾忌。

   李文普自伤一枪还有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给他营造一个避免开口说话的环境。李文普深知他掌握的秘密足以使人欲除之而后快,如想生存唯有证明留他比杀他更有价值;首先他必须让人相信他会守口如瓶。中枪后往医院一躺,尽可能地不说话、不与人接触,就很好地表明了态度,保护了自己。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受伤后,我倒在路边,先后听到三辆车通过……后来,是8341部队二大队的卢医生给我包扎的。他们要送我去空军疗养院。我想女儿刚去那里,不好说话。我说去军区疗养院。到那里检查……”军医要把李文普送到空军疗养院,李文普坚决不去,理由是“女儿刚去那里,不好说话”。这个理由一看就很牵强。一般受伤、生病的人都希望有亲人在身边,一方面让亲人安心,另一方面自己可以获得更好的照顾。李文普选择回避,有点不合常理,真正的原因是怕祸从口出。到底说没说别人是不知道的,可一旦有人怀疑,他女儿便有无穷无尽的麻烦,弄不好会有杀身之祸。李文普机警之至,断然拒绝,可见其心思缜密,是合格的保卫干部!

李文普在“9.13”中的角色属于绝密,本来连张宏、刘吉纯、姜作寿等人都不应该知道。林立衡突然跳出来搅局的结果,是他们不由自主地被牵涉进来。这使策划者十分被动,一旦张宏领导的8341部队二大队出现自发行动,整个计划就面临失败的危险。为了使计划继续进行,这只看不见的手不得不出面协调张宏与李文普的行动。李文普正是利用了这点,不管“上面”是否愿意、张宏是否愿意,就叫刘吉纯找张宏“让张宏与我联系”,这等于明明白白地告诉刘吉纯和张宏等人,他的一切行动都是在执行命令。这就是李文普的生存策略。张宏等人很快了解李文普的真实处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九一三事件   李文普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历史事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066.html

2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