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凯文:也谈林彪九·一三事件

——评肖思科《粉碎五大谣言——知情人证明林彪真正死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82 次 更新时间:2013-11-30 22:35:41

进入专题: 林彪   九一三事件  

丁凯文  
叶群吆喝李文普立即备车,并由小陈和小张架着林彪走出卧室。林彪当时完全处在昏睡状态,迷迷糊糊的被架上了车。

   具体情节在专案组面对面排查时曾反复要求所有当事人回忆讲清,甚至要求他们讲清楚林彪何时服的药,多快就可入眠,出走时是否清醒,以及林清醒时是什么状况,不清醒时是什么状况等等。陈占照和张恒昌异口同声说林彪当时完全处于昏睡状态,是他们俩将林架上车的。(9)

   显而以见,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林走到门口还问内勤:‘东西都装上没有?’没停步,很高兴的样子”云云。林办的当事人大都还在世,相信不止张宁一人可以证明此事。

   从张宁的回忆录中可以看出,林彪在庐山会议之后已知毛泽东迟早要对他下毒手,他采取了完全的不合作态度,不检查、不工作,一付看你老毛如何来对付我的态度。而且林彪已表示自己是个“民族主义者”,意味着林根本不想叛逃苏联。由于周恩来电话的作用使得叶群以为当局的行动即将对林彪不利,因此三十六计走为上,强行架走睡眠中的林彪。笔者想反问一下肖先生,如果林彪知道将要叛逃外国,怎么还会象肖文中所言“林走到门口还问内勤:‘东西都装上没有?’没停步,很高兴的样子……”,林应是慌不择路、心神不定、一脸焦虑才对。更何况根本就不存在肖先生这段离奇的描写。

   还有一个情况,即彼得·汉纳姆的文章明确指出,林彪的座机在蒙古境内快飞到苏联的边境时掉头南飞。(10)这一现像又如何解释呢?中共当局迄今为止都不曾公开承认此点,一来可能中方根本就不知道这一情节,二来即使中方知道此事,也不愿多作解释,以免画蛇添足、节外生枝,反正林彪已死,心腹大患已去,谁还管飞机是如何飞行的呢。但我们从这一现象可以推断林彪一行不愿飞往苏联,而宁愿南返。这里就有不为人知的详情,有待我们进一步查证。有人认为这是飞机驾驶员潘景寅反劫机。笔者认为这个可能性极低。潘是飞行驾驶高手,早知飞机已越过中蒙边境,而且是在朝向苏联飞,为何飞机快到苏蒙边境时才反劫机而掉头南返呢?

   显而易见,林彪是在昏睡的状况下被叶群和林立果强行架离,并上了那架在劫难逃的飞机。笔者推测,很可能当林彪清醒过来后发觉情况不对,于是命令飞机掉头南返,而最终飞机不幸失事。看来,肖先生还无法轻易的否认这个“绑架出逃”说。

   (五)林彪有无阴谋准备发动政变?

   肖思科在其文中依然重复了中共官方多年来的说词,指证历历地说林彪是因“政变未遂”而畏罪潜逃。其实,这一弥天大罪早已为许多研究人士所质疑。凡读过陈晓宁先生《质疑林彪913事件》之文的人,相信都会有这种感觉,即林彪不可能亲自发起或指使其子林立果图谋政变,杀害毛泽东而黄袍加身。(11)

   中共当局出示的证据也极其单薄,除了所谓的林彪“九八手令”外,现在连当初叫响连天的《571工程纪要》也鲜有再提了。这份“手令”区区几个字“盼照立果、宇驰同志转达命令办”。首先,这是不是林彪亲自写的?有无旁人伪造?第二,手令写给谁的?第三,按照什么命令办?这里根本就无交代。这种所谓的证据如何可以将林彪定罪为“要搞政变”呢?根据林办内勤的回忆,林彪在那期间根本不曾写过任何东西,林办的秘书们及林彪心腹大将黄、吴、李、邱对此也一无所知,难道林彪是在空气中搞政变吗?

   以笔者的分析,庐山会议上毛泽东看到中央文革不得人心,张春桥的地位汲汲可危,党内上下对张等文革派喊打喊杀,包括陈毅等人,甚至连毛的心腹汪东兴都站在反张行列,毛这时下决心坚决站在中央文革一边,保卫文革成果,并坚决打击任何反对势力,扶植江青、张春桥等文革派取得最高权力,而林彪不幸就是文革派掘取最高领导权的主要路障之一。913事件前林彪、叶群等人已知庐山会议后毛泽东不会放过他们,林彪的秉性倔强,不认为自己有何过错,更不会低三下四地作检讨,央求毛放他一马。而毛的为人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得罪人就得罪到底。毛于是使出对付刘少奇的老办法,南下各省向中国各地头头们打招呼,以“农村包围城市”,在先打掉林的外围陈伯达后,再进一步“搀沙子”改组北京军区,矛头直指林彪。林跟随毛几十年,深知毛的为人,既然刀子已架在脖子上,反抗也是徒劳,林彪因此乾脆到北戴河休息不问世事。但叶群和林立果却相信林彪也许会步上刘少奇的后尘,很可能会瘐死狱中,那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叶群与林立果于是力劝林彪在非常情况下乘机远走他乡。然而,林彪显然不肯叛逃苏联,直言自己是“民族主义者”。而在最后关头,林彪于昏睡时被叶群、林立果连拉带骗上了飞机。结果,人算不如天算,飞机坠毁于蒙古境内。聂荣臻语“林彪坏在老婆手里”不正说明了此点?否则聂完全可以说这是林自己咎由自取嘛。

   (六)林彪的座机何以会坠毁

   肖思科先生在文中谈到林彪座机何以会坠毁时,一口咬定飞机是因“电路引起油箱爆炸”而失事,并引原空军司令王海和原住蒙使馆人员孙一先的回忆,强调飞机机翼上的一个大洞并非导弹击中,“如果导弹击落,则洞孔应当穿透,而所谓洞孔实际是呈单面炸开,而铝刺外翻,从这一点证实,该洞孔并非导弹所致。”(12)

   然而,查孙一先的回忆原文,孙明明说,“我讲到机翼根部那个大洞,怀疑是防空导弹打的,但是洞口朝上,下部没有穿透,而且洞口铝刺并不规则,所以难下结论。”(13)可见,该洞孔的铝刺既有外翻,也有内翻,呈不规则形状。孙为飞机失事现场观察的当事人,其说法更加可信。而王海等人并未到失事现场,仅凭若干幅照片就断定飞机是因油料不够而迫降,在迫降过程中因程序操作失误导致降落失败,从而机毁人亡。显然,这种分析是不能完全站住脚的。

   如果飞机在飞行中其油箱发生爆炸,则爆炸的威力应足以导致飞机在空中解体,飞机的残骸应散布在更广泛的地带。而林彪的256号飞机的“油箱爆炸”却只炸开机翼上的一个圆洞,且“洞口朝上,下部没有穿透”,飞机在迫降时机体却是完好,这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看看96年美国环球航空800号飞机在纽约外海的失事,该机空中爆炸解体后残骸散落在一大片广阔的海域,美国的调查人员将飞机残骸从海底打捞上来,全部拼装完整,证实飞机某处电路故障导致飞机油箱爆炸,飞机在空中解体。(14)对照二者情况,不难发现二者对飞机失事的解释都是“电路问题导致飞机油箱爆炸”,但飞机失事的实际结果却南辕北辄。

   另外,根据彼得·汉纳姆的调查及走访蒙古当地目击证人,证实实际情况是飞机在降落前飞机尾部起火,并未爆炸,该机在落地时才爆炸燃烧。(15)

   显然,肖文只采用了有利于官方的说法,而有意忽略了不同于官方的证据。看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出身的肖先生,在文学创作之余还应于史学方面多下功夫,而不是只会追随权贵、人云亦云。

   按照国际常规,如果一架民航客机失事,当局应立即成立特别调查组,赶赴失事现场调查飞机坠毁真相,尤其是当考虑到有可能的外力介入,如导弹袭击等,更应注意收集飞机残骸上的有无火药证据,其黑匣子是否完整,有无提供进一步证据的可能。但令人遗憾的是,因为中苏关系恶化,中方根本没有考虑上述步骤,而是凭几张照片来分析飞机坠毁原因,从而得出“电路引起油箱爆炸”的结论。设想中方本应要求苏蒙方面归还飞机残骸及遇难人员遗体,提供飞机在蒙古境内飞行的报告及飞机失事报告,特别是应将该机的黑匣子归还中方,使人们了解飞机的飞行轨迹及飞机内部人员有何对话内容等等,以利中方分析飞机飞行的整体过程,这对彻底揭开913事件之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中方当年未采取此类措施还可用中苏关系恶化来解释,但时隔多年之后,仍然采取鸵鸟政策,对明显的漏洞故意视而不见,恐怕就不是一句林彪一案的结论“是建立在详尽的事实基础之上”就可以搪塞的了。

   到目前为止,中苏双方都否认动用了导弹击落林彪座机,但该机在降落前就已起火燃烧却是不争的事实,其机翼上的一个大洞似乎也无法解释清楚。那么,我们是否还不能最后排除林彪的座机不是导弹击中的观点,而有待苏蒙方面提供更完整可靠的证据?

   (七)林彪犯的是“反革命罪”吗?

   肖思科先生在其文中一口咬定“两次审查、一次审判,结论都是一致的:林彪集团是一个反革命集团。”也就是说,林彪犯下的罪行是“反革命罪”。凡在中共治下生活过的人们都不会对“反革命罪”感到陌生。举凡党内、党外与中共当政者意见相左之人,都会被戴上这顶帽子。“反革命罪”简直就是一根“东方不败”的金棍子,指南打北,所向披靡。凡被打中者无不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从此再也回天乏术,轻者由群众监督劳改,重者则被打入监狱,迫害致死。党内有刘少奇、彭德怀、高岗等例,党外则有遇罗克等人,不胜枚举。

   中共是如何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定“反革命罪”呢?其标准又何在呢?中共曾规定“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人皆属“反革命分子”。但党内的刘少奇、林彪等人从无反对“毛泽东思想”之举,相反,他们无不是坚决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的榜样。刘少奇最早发明并提出了“毛泽东思想”,林彪也是高喊“四个伟大”。但当毛泽东想打倒他们时,他们便成了“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刘少奇一类骗子”、“打着红旗反红旗”等等。老毛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红口白牙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全无分辨的余地,将“反革命罪”的帽子戴在他们的头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刘林等人也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因为这种不需明确标准的“罪行”只需当政者金口玉言、一言九鼎罢了,余下的证据再去收集、制造也为时不晚。

   现在的中共也发现“反革命罪”不那么合乎历史潮流了,于是在前次人大修宪时将其改为“危害国家安全罪”。这不能不说中共有了一点进步。显然,犯了刑事罪就是刑事罪名,而“反革命罪”则是政治犯、思想犯的同义语,如果还将其当作整人法宝难免会落人以“迫害人权”的口实。然而,人们的思维却未必也与时俱进。肖先生迄今就一再坚持认为林彪犯了“反革命罪”,尽管这一罪名是二三十年以前定的,但现在这个罪名依然有效。肖先生难道真的不觉得你对“反革命罪”的坚持是很可笑、很滑稽的吗?

   林彪是中共九大当选的唯一副主席,他在九大前后与毛泽东支持的江青、张春桥文革派产生了某些分歧,但这并不意味着林彪有“反革命”的意图。然而,中共当权者毛泽东却不这么认为,只要他们想致你于死地,有什么借口和罪名比“反革命罪”更适合戴在对方的头上呢?林彪在与毛泽东的争执中败北,“反革命罪”的帽子也就自自然然地落实在林彪的头上,当然,事后也还要再找出其他刑事犯罪的证据。由此可见,“反革命罪”是一件多么荒唐、无稽的罪名。连中共现在都已舍弃不用此项罪名之时,你肖先生却依然将此奉为圭臬,仍然将此罪名牢牢地套在林彪的头上,并一味坚持中共对林彪的“审查报告和审判判决是公正的”,难道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实事求是”、“还历史本来面目”吗?

   (八)我们应如何研究林彪事件?

   这个问题似乎问得愚蠢,难道不是尽量发掘历史真相吗?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中共在913事件后公布了有关林彪事件的57号文件,后来又在1981年对林彪集团和“四人帮”集团进行了审判。此后,林彪事件的相关资料不断被发掘出来,坊间也出现了不少“戏说”的版本。

国内以肖思科为代表的官方史学家也收集了许多有益的资料,采访了很多证人,相关的文章也出版了七七八八。然而,所有这些出版物几乎都是在中共官方严格审查下出版的,与官方的宣传口径保持一致。在一篇报导肖思科本人的文章《追踪林彪“九一三”叛逃真相》中,就指出“肖思科出题目请当事人撰文或代笔。文章经他审核、上级审查后,发表在《中华儿女》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林彪   九一三事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历史事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007.html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