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从元帅到囚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61 次 更新时间:2013-11-03 17:36:34

进入专题: 彭德怀  

南方人物周刊  

   司机赵凤池从1957年到1966年一直跟随彭德怀,他回忆,"每天早上,彭总夹个包匆匆出门,赶往中南海怀仁堂挨批。他心里很清楚,虽然保留他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职务,但要在军队系统最大程度地清除他的影响"。

   赵凤池清楚地记得彭德怀当年的愤懑。庐山会议上,有人故意暗示,他前不久访问东欧各国,上山后急于发难,是否有什么背景?毛泽东也质问他,出国访问是否取了点经?但未正式给他安上罪名。9月1日会上,有人却跳出来揭发他"里通外国"。其他人跟着起哄,其中有人与他一同出国,掏出笔记本,"揭露"他在苏联与赫鲁晓夫说了什么。

   "还有一次,彭总回家讲,会上有人逼问他,你的军事俱乐部到底都有哪些成员?他说庐山会议已作结论,只有彭、黄、张、周。周围喊起口号,你快老实交代,不要再骗我们。他怒道,开除我的党籍,拉我去枪毙吧!你们哪一个是军事俱乐部的成员,就自己报上名来!"

   "其实,庐山会议结束后,我就想把我在军队30年来的影响肃清、搞臭。这样做,对保障人民解放军在党的领导下的进一步的巩固。是有好处的。……但是我不能乱供什么'军事俱乐部'的组织,纲领,目的,名单等,那样做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我只能毁灭自己,决不能损害党所领导的人民军队。"

   几十年后,已到暮年的李锐说他读到彭德怀 《八万言书》 中的这段话,"不忍卒读"。

    

   未下完的棋

   1959年9月9日,彭德怀致信毛泽东,"三十余年来辜负了你对我的教育和忍耐,使我愧感交集,难以言状。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你。请允许我学习或者离开北京到人民公社中去,一边学习,一边参加劳动。"

   毛泽东打电话给他,表示已收到来信,欢迎他的态度。将在信上加上按语,发到全党支部。"你年纪大了,不宜参加体力劳动,有时间到工厂农村调查研究是很好的。"

   道声"谢谢你"后,彭德怀放下电话,半晌不语。待他回过神来,慢慢对郑文翰说,"不该给他写这封信。待在北京危险,要离开才好。"又重复说,"我要劳动自食其力。"

   若干年后,杨尚昆对传记组回忆,当年浦安修找到他,说彭德怀想搬出中南海。他到丰泽园请示毛泽东。毛泽东微闭双眼靠在沙发上,听完睁眼,"哦,原来他就住在中南海里。"这让他有点惊讶,永福堂离此不过二三百步路,况且彭德怀已在那里住了7年。

   "他自己要搬就搬吧,你负责在北京近郊给他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毛泽东对杨尚昆说。这年9月30日,彭德怀一家从中南海搬到了北京西北郊挂甲屯吴家花园。

   "搬得比较仓促,他想乘国庆节前离开。"司机赵凤池说。走前,彭德怀将元帅服、出国访问时订做的服装、荣誉奖章、喜欢的字画、外国礼品等等,一并上交中办。

   赵曾埋怨,都交了,连穿的都没了。如今他笑了笑,彭总那会儿都打成反党集团头子,保存这些有啥意义?

   在吴家花园时,彭德怀是中央党校的"特殊学员",党校专为他成立辅导组,让他在家学习。

   曾为他辅导政治经济学的周勤淑告诉传记组,组织上叮嘱她,她去吴家花园的任务,一是帮他学习,另外要反映他的学习、思想活动,他的观点想法都要向党中央报告。

   "毛主席打仗行,搞经济建设还缺乏经验。"彭德怀对这位辅导老师毫无防备。阅读列宁著作《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时,他在书里写,"人们如果把认识加以片面夸大,认为只要有主观意识就可以创造出奇迹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就不能不在具体事物中滑进唯心主义泥坑里。"

   那段日子,他认真重读 《决议》,为每段注评,写下5万字的 《对八届八中全会决议的看法》。他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当时中央真的是反'左',那么我的意见书和西北组会上一开始就有一些发言一样,也是反左。那么我同中央意见就是一致了,为什么把我的意见书当作右倾主义反党纲领来加以反对?这不是奇怪的逻辑,是什么呢?"

   一个周末,朱德来到吴家花园,和彭德怀下了一会儿棋,便离去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彭总冲朱老总发脾气了。"赵凤池私下琢磨,彭总也许是担心牵连他人。"他曾对他们说,朱老总发起南昌起义,这面旗帜可不能倒。"

   浦安修生前颇感遗憾的是,朱德来家前一天,毛泽东在中南海约见彭德怀,刘少奇、朱德、杨尚昆等人都在场。关怀询问后,毛泽东看了彭德怀片刻。旁人都能看出,那是在等待他认错,而彭德怀始终默然以对。

   下棋时,朱德表示同情彭德怀在庐山会议挨整。彭德怀却收起了棋盘,"总司令,我犯了错误在反省,你不但不帮我,反而还说这些。"

   朱德说自己住在西山,以后可以常来看他。彭德怀拒绝了,"谢谢总司令,还是请别上这里了。"

    

   把他逼到墙角了

   1961年9月19日,彭德怀致信毛泽东,请求中央允许他回故乡进行3个月的调查。

   彼时,中央已召开八届九中全会,正式批准针对国民经济的"八字方针"--"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同年3月,又制定出 《农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这让彭德怀窥见一丝曙光,事实证明自己庐山会议上的意见是正确的。

   10月5日,杨尚昆传达毛泽东批复,彭德怀去哪里都行,半年也行。

   那年12月17日,他正在湘潭调查,从地委书记华国锋那里得知,中央将于次年1月10日召开全国县委书记以上的大会 (七千人大会),总结1958年大跃进的经验教训。直觉告诉他,这个会很重要。5天后,他踏上返京的列车。

   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对"大跃进"与人民公社运行以来的失误和错误作自我批评,为在"反右倾"中被错误批判处分的党员和干部甄别平反,向他们赔礼道歉。

   最终,彭德怀告假没有参会,因为会议前,他已收到正待评议的大会预定报告,里面写有,"庐山会议突然出现了以彭德怀为首的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进攻,他企图利用当时工作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来达到他蓄谋已久的篡党的目的"。

   七千人大会由刘少奇代表中央宣讲,谈到庐山会议,"这场斗争是完全必要的。我们开展这场斗争是不是只因为彭德怀写了这封信呢?不是的。仅仅以彭德怀同志那封信的表面来看,信中所说到的一些具体事情不少还是符合事实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向中央主席写一封信,即使信中有些意见是不对的,也并不算犯错误。"

   话锋一转,"是由于长期以来彭德怀同志在党内有一个小集团","同某些外国人在中国搞颠覆活动有关"。

   报告宣布,"所有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怀同志不能平反。"毛泽东强调,"只要不是里通外国"。

   "诬蔑--诬蔑!"读到大会正式报告后,彭德怀在屋中拍案而起。他抄起电话打给杨尚昆,"请转主席和刘少奇同志,我彭德怀向党郑重申明,没有这些事!"可事已至此,谁还会搭理他呢?

   这便是他写 《八万言书》 的原因。

   "他真是非常、非常气愤。发火后,不说话坐着写信,从2月一直写到6月。"赵凤池回忆。

   每当夜深人静,他在灯下伏案写作,有时老泪纵横。赵凤池与秘书綦魁英暗地担心,政治空气已很紧张,彭总又在七千人大会上罪加一等,再写信辩驳,后果不堪设想。

   信写好后,彭德怀将他们叫到跟前,请他们抄写,保证"绝不会受到连累"。

   赵凤池道出心中忧虑。彭德怀坚决说,庐山会议过去两年,又成了叛徒,犯了卖国罪。杀头不要紧,但事情一定弄清楚。

   "都把他逼到墙角了,他能不反击么?"半个世纪后,赵凤池提及往事,仍心绪难平。

    

   也许真理在你那边

   《八万言书》 共分五大章:"庐山会议前后的情况","关于高饶联盟问题","我同外国人的一些接触过程","我的历史过程及其几个问题","关于军事路线问题"。

   1962年6月16日,彭德怀亲上中南海,请杨尚昆向上转呈这份长达8.2万字的申诉。

   8月22日,彭德怀再次致信毛泽东及中共中央,"请求主席和中央组织专案组审查,处理我这一莫须有的罪名,如查有确实证据,愿受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制裁,哪怕是处以死刑和开除党籍,都是不会怨恨的。"

   9月,他得到通知,不能出席即将召开的八届十中全会与在"十一"举行的建国13周年活动。他对妻子浦安修说,早该如此。

   9月24日,中央召开八届十中全会。会上,毛泽东再作"阶级、形势、矛盾"讲话,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要警觉国内泛起的"三股风"--黑暗风、单干风、翻案风。

   彭德怀的《八万言书》被视为"翻案风"里的"翻案书",他的案子被定为"阶级斗争"的三大事件之一,中共中央为之成立"中央专案委员会"。

   几乎与此同时,彭、黄、张三人的审查委员会成立,进行第一次会议,罗列审查彭德怀五大问题:历史问题、篡党篡军问题、里通外国问题、资产阶级军事路线问题、大国主义问题。

   传记组在当年专案人员的笔记上查到,"彭德怀向中央写了两封信,非常恶毒,把《决议》和自己的三次检讨全部推翻,是新的进攻、很猖狂……"

   彭德怀满心期待的审查,却是对他"罪行"的进一步搜集--1964年,专案组跑到湘潭乌石,凡是1961年他在故乡接触过的干部村民,全被查问。他做的民情调查、精心呈交中央的5份调研报告,被怀疑是"笼络人心"、"散布毒素"。

   十中全会过后,彭德怀不再收到中央下发的任何文件、通知。12月,他年内第三次致信毛泽东及中共中央,对篡军、篡改军史、对领袖人物的评价、企图以后勤部作为篡军基点等等问题,一一作了辩解。

   吴家花园已加严岗哨,荷枪实弹,高度戒备。哨兵记事本1964年10月记载,"保证安全;不让反革命分子杀掉,跑掉;他出去要跟紧,不让他接见外人;在国内有重大变化时,特别要注意他的动态。"

   这年12月,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京召开。会议宣告,撤销彭德怀国务院副总理职务。

   当天,哨兵观察他得知这一消息时的神情,在本上记道,"他突然笑了一下。"

   次年9月23日,毛泽东在中南海约见彭德怀,说服他"挂职下放"到成都,投入西南三线建设。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庐山会议遭批时,彭德怀曾向毛泽东做了3条保证--在任何情况下不做反革命,不会自杀,今后工作是不好做了,劳动生产,自食其力。这次,他又重复了一遍。

   毛泽东听后说,后面两条我还记得,也许真理在你那边。

   这一年11月28日下午,黑色小轿车最后一次从吴家花园开出。开往北京站途中,侄儿彭康白的妻子王素红提醒彭德怀:伯伯,这儿是西单,快到中南海了。

   他轻轻"嗯"了一声,目光投向窗外。

   11月30日,就在彭德怀抵达成都当天,《人民日报》转载了姚文元于 《文汇报》 发表的 《评新编历史剧 〈海瑞罢官〉》。

   (参考资料:《彭德怀全传》、《彭德怀自述》、《我的伯父彭德怀》、《彭德怀年谱》、《一个真正的人--彭德怀》、《庐山会议实录》、《秘书日记里的彭德怀》、《彭德怀问题专辑》)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彭苏 等

  

    进入专题: 彭德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171.html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