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从元帅到囚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61 次 更新时间:2013-11-03 17:36:34

进入专题: 彭德怀  

南方人物周刊  
运输力缺乏,运粮进去也不容易。我问,军队中还可抽出一点运输力吗?黄说,凡能抽出的已全部抽去了,海军舰只抽了一部分到重庆帮助运粮,空军也抽出了一部分,如再抽调要影响备战。现在油的储备也有问题。"

   形势如此严峻,彭德怀无心上山,想让黄克诚替代。黄劝他,你是政治局委员,怎能不去?

   "黄克诚考虑问题深沉。"王焰生前讲过一个故事:1958年冬,彭德怀作长诗抒怀,回顾戎马一生。他们把诗文铺在办公室内,黄克诚恰好进门看见,当即嘱咐王焰,请转告彭总,以后不要乱写,弄不好要犯错误。后又追加一句:,言多必失、言多必失。

   王焰叹惜,"庐山会议上,黄克诚一再提醒彭总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开往庐山的专列上,彭德怀吃得很少,长时间盯着窗外,郁郁寡欢。保健人员上前询问,他手一指:你看看,叫人怎么吃得下?--站台栅栏外边,逃荒人群蓬头垢面,目光呆滞,挤在一起。

   "敌人并不可怕,最怕的是党的路线不正确和党的作风脱离群众,这是我们最深刻的体会。"提到出访匈牙利时,该国国防部长卡达尔谈"匈牙利事件",他有感而发:匈牙利人均每年吃40公斤肉,还出了"匈牙利事件",请来苏联红军镇压。如果不是中国工人农民好,也是要请苏军来的。

   这番言论,为他在庐山会议上挨批,落下话柄。

   7月1日到达庐山,彭德怀入住176号别墅。沿此下坡百余米,即是毛泽东住地--美庐。

   第二天会议开幕。

   毛泽东表示,大势还好,有点坏,但不至于坏到"报老爷,大事不好"的程度,是在两者之间。

   八大二次会议方针对不对?要坚持。

   总的说来,像湖南有一个同志(即周小舟)说的两句话,"有伟大的成绩,有丰富的经验。"说得很巧妙,实际上是,"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

   3句话,12个字,奠定了庐山会议指导方针和讨论基调。

    

   一个指头与九个指头

   王承光清楚记得,庐山会议第一周,彭德怀还有说有笑,过了一段神仙般的日子--正因去开"神仙会",无需起草文件,彭德怀只带了他和秘书景希珍。

   一周后,彭德怀明显情绪低落,"有时上午小组会请假,独自在屋里看资料和北京传来的文件,或在屋外走廊来回走动。看得出来,他正在思考什么重要问题。"

   有一天,彭德怀坐在走廊上问他,"会议简报看了没?我在小组会上的一些意见,都没登出来。其他人也提了不少,上面也看不到。"

   "我才知道他在小组会上发过言了。"王承光说。

   根据庐山会议记录组记录,7月3日至10日,彭德怀有7次发言:

   "1957年整风反右以来,政治上、经济上一连串的胜利,党的威信高了,得意忘形,脑子热了点。……毛主席家乡的那个公社,去年交的增产数,实际没有那么多,我去了解实际只增产16%。

   "裤子要自己脱,不要人家拉,江西现在还讲去年增产67%,这是脱了外裤,留了衬裤,要脱一次脱光,省得被动。……我们党内总是左的难纠正,右的比较好纠正。左的一来,压倒一切,许多人不敢讲话。

   "要找经验教训,不要埋怨,不要追究责任。人人有责任,人人有一份,包括毛泽东同志在内。"

   ……

   他还拿出广州军区42军政治部的一份报告:"少数营团干部对经济生活有抵触情绪。他们认为经济紧张是全面的,长期不能解决的。有的人讲怪话,现在除了水和空气以外,其他一切都紧张。"

   在毛泽东主持的常委会上,有人说1958年全国土法炼铁,地方已补贴二十多亿,国家还要补贴二十多亿,共约五十个亿以上。彭德怀插话,"这个数字好大,比一年国防费开支还要多。用这笔款去买消费物资,把它堆起来,恐怕有庐山这样高。"

   毛泽东瞟了他一眼:不会有这样高吧。彭德怀接过话茬:那就矮一点吧。

   因与张闻天住处相邻,散步时,彭德怀与他有过交流。张闻天说,当前的小土高炉做法得不偿失,"1300万吨钢难以完成。"

   后来,彭德怀被迫检讨时交待:"他(张闻天)提到毛泽东同志很英明,整人也很厉害(大概是指反教条主义),与斯大林晚年一样。我当时抱同情态度,并向他说毛泽东同志对中国历史比党内任何同志都熟悉,历代王朝第一个皇帝总是厉害的英明的。"

   这番话自然掀起轩然大波。

   7月10日晚,毛泽东召集各讨论组组长开会,"有人说就是总路线搞坏了,从根本上否定大跃进,即否定总路线。所谓总路线,无非多快好省,多快好省不会错。"

   "对去年一些缺点,错误要承认。从一个局部,一个问题来讲,可能是一个指头或七个、九个指头的问题;但从全局来讲,是一个指头与九个指头,或三个指头与七个指头,最多是三个指头的问题。成绩还是主要的 (彭老总说一个指头多一点),没有什么了不起。"

   11日下午,王承光接到秘书处电话,告知会议近日结束,需了解领导会后去向,以便统一安排交通工具。

   他觉得,"这个电话通知,是促成彭德怀决定上书的一个客观原因。"

    

   想给主席写封信

   7月11日晚,毛泽东召来周小舟、周惠 (曾任中共湖南省委代理第一书记)、李锐三人,开怀畅谈"同乡会"。

   李锐建言,去年是唯心主义、小资产阶级急性病大发展的一年,敢想敢干起了许多副作用,"以钢为纲"、"三大元帅"等口号不科学。

   毛泽东表示同意,"以后可以不提这些口号。"

   李锐写道,"我这时乘机建议,财经工作还是由陈云同志挂帅为好。二周也当即附议。毛泽东于是向我们讲,国乱思良将,家贫思贤妻。……尤其小舟大胆讲了'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这句话直接批评了毛泽东,不仅丝毫没有引起反感,反而更加谈笑风生了。"

   回去后,李锐未将聚会内容对外透露,"可是后来才知道,小舟随意向人流露了高兴之情,于是有的话就传到柯庆施(时任华东局第一书记兼上海市委第一书记)这些人耳朵里去了,他们正在窥测方向。"

   "同乡会"次日,周小舟找到彭德怀,直说去年粮食造假,"一次说粮食数字不落实,第二次又说不落实,连造了几次数字,下面干部就摸了一个底,要虚报不要实报。现在吃大锅饭,就要大锅大灶,烧柴也不能节省,劳力也不节省;小锅小灶,妇女,弱劳力都可以煮饭,现在非强劳动力不可。搞了公共食堂,家庭用水也不方便,群众对公共食堂有意见。"

   他还表示,昨晚已向毛泽东报告了一些,希望彭德怀有机会也去谈谈。

   "我脾性不好,当面谈容易谈崩。"彭德怀有顾虑。

   那一晚,他辗转反侧。就在10日前后,毛泽东指定胡乔木、李锐、田家英、周小舟等人负责整理 《庐山会议诸问题的议定纪录》。部分人对这一纪录的草稿非常不满,"对大跃进的成绩写得不够,缺点写得太多了";"对形势的估计太泄气了,是给群众泼冷水,是右倾。"

   被批得最厉害的是纪录中一句话--"对于1958年前我国建设经验和苏联建设经验,没有认真总结和研究。"有人说,"看到这句话,我就读不下去了。"

   会议即将"功成圆满",追究问题根源、总结实际经验的空气已显淡薄。此时彭德怀的心境,却如他常说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13日早,他去了美庐,准备将全部想法告诉毛泽东。警卫员说,主席刚刚睡下,不便打扰。

   接下来的事情,王承光再熟悉不过--

   中饭过后,我来到他的办公室。他已坐在椅上,示意要我坐下。他随手拿起桌上已写好的几页提纲对我说,过两天就要散会了,好多问题都没有怎么讨论。大跃进以来,那么多严重问题,硬是没有多少人讲,会议开得平平淡淡,实在没有味道。我还有些意见没有讲完,想给主席写一封信。如果能够引起他的重视,并在这次会议上讲讲就好了,他讲一遍比我讲100遍管用。

   我一听他要我整理信稿,顿时很紧张。我倒没意识这封信产生的后果,而是我根本没有单独起草重要材料,递交如此高级的领导。我极力说服他不要写这封信,或等回京后从容写作,或在会议上表明观点。

   他摇头,不如直接写给主席好。我说,文字难以清楚表达自己意见,是否找主席谈谈?

   他说,我俩都急躁,一谈又得争吵。我说,少奇、总理他们了解的情况很多。你没管过经济,你能否先跟他们谈谈?再请他们去同主席谈?他又摇头,少奇处境也很难,恩来受了好几次批评了,哪还敢再讲话?

   我支吾说,这次开会只我一人来,怕写不好。是否请王焰他们过来,一起研究来写?

   他不加考虑,不用了,我来说,你来记。信就按"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的精神来写。写不好不要紧。我可以修改。

    

   这封信可能惹乱子

   三千多字的信,经彭德怀仔细修改、誊清,7月14日下午,由王承光交给毛泽东的秘书。

   当天,陈伯达就在美庐读到这封信,他在晚年回忆,"我看后对主席说,信写得不错嘛,是他自己写的吗?主席说,是他自己写的,他能写。当时我觉得信的文字写得不错,问题也讲得清楚。所以就当着主席的面夸奖彭这封信。主席当时也没说什么。"

   7月16日,毛泽东在这封信上标注"彭德怀同志意见书",批示"印发各同志参考"。

   同天,他给刘少奇、周恩来、杨尚昆发出两封信。第一封信指示,将6个讨论组打乱,重新编排,组长照旧;第二封信要求通知彭真、陈毅、黄克诚、安子文及若干部长,和计委、经委、建委副主任上山;还征询陈云病情如何,"能来则来,不能来则不要来。"

   王承光将主席批示转给彭德怀,彭粗略看过,问:为什么要加个标题?信就是信嘛!

   王承光告诉他,黄克诚等人也将上山,"他顿时一怔,只是轻轻地应答了一声。到这时,他开始意始到信被印发后的不寻常气氛了。"

   彭德怀这封信分甲乙两部分,首先赞同 "大跃进的成绩是肯定无疑的"。"关于全民炼钢,多办了一些小土高炉,浪费了一些人财物力,虽然付出一笔学费,但也是'有失有得'的"--正是"有失有得"4字,后被指责为否定大跃进、别有用心。

   倍受批判的是乙部分:

   "现时我们在建设工作中所面临的突出矛盾,是由于比例失调而引起各方面的紧张。就其性质看,这种情况的发展已影响到工农之间、城市各阶层之间和农民各阶层之间的关系,因此也是具有政治性的";

   "过去一个时期,在我们的思想方法和工作作风方面,也暴露出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这主要是1. 浮夸风气较普遍地滋长起来……,浮夸风气,吹遍各地区各部门,一些不可置信的奇迹也见之于报刊,确使党的威信蒙受重大损失。2. 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使我们容易犯"左"的错误";

"政治挂帅不可能代替经济法则,更不可能代替经济工作中的具体措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彭德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171.html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