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天可:罗马法上的法律错误溯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8 次 更新时间:2013-09-04 08:03:11

进入专题: 法律错误   罗马法  

班天可  

  如不满25岁的人、妇女、士兵、农民与其他智力较低的人或者没有机会咨询法律代理人,则并不适用。”(劳东燕:《“不知法不免责”准则的历史考察》,载《政法论坛》2007年第4期。)但是从下文的文本分析能清楚地看到,涉及刑责、时效、期间的错误才是“法律的无知有害”规则的主要适用领域。

  [8]vgl. Schulz, Prinzipien des romischen Rechts, Berlin 1954, S. 28-30.

  [9]《学说汇纂》的译文以Mommsen, Krueger, Watson, The Digest of Justinian,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Philadelphia 1985的拉英对照本为基础。《法典》的译文参照Scott, The Civil Law, AMS Press, New York 1973的英译本。为节省篇幅,《学说汇纂》和《法典》的条文分别记为D.*,*,*,§*/C*,*,*,§*。另外,“无知”(ignoran-tia)和“错误”(error)的法律评价在罗马法上完全一致,无穿凿的必要。例如,同是帕比尼安的意见,D. 22, 6, 7使用的是“法律的无知”(iuris ignorantia), D. 22, 6, 8使用的则是“法律错误”(iuris error)。

  [10]错误的条文散见于《国法大全》的各个角落,唐晓晴教授在《意思表示错误的理论与制度渊源》一文的附录中整理了出处。即便匆匆一览,也大有助益。(唐晓晴:《意思表示错误的理论与制度渊源》,载《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08年第2期)。法律错误和事实错误是罗马法的错误理论中最重要的区分,虽然《学说汇纂》第18卷第1章中散见诸如“标的物错误”(error in corpere, Ulpianus, D. 18, 1, 9 pro.)、“材料错误”(error in materia, Ulpianus, D. 18, 1, 14)、“本质错误”(error in substantia, Ulpianus, D. 18, 1 , 9, § 2)“称谓错误”(Ulpianius, D. 18. 1. 9.§ 1)之类的用语,但因出现较晚,缺乏系统性的适用,难以称之为类型。最终将其类型化的是后来的注释学派(参见唐晓晴:《意思表示错误的理论与制度渊源》,载《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08年第2期)。

  [11]保罗的意见中引用了拉贝奥(Labeo) ,彭波尼的意见牵扯到尤里安(Julianus),本文将一并论述。此外,泰伦提?克莱门斯的意见“最不公平的就是,相对于拥有‘知’的人而言,同样的‘知’对他人有害,或者说,一个人的无知使他人获益”(Terentius Clemens, D. 22. 6. 5)和乌尔比安的意见“对于不知道某一事实的人,过分的无知是不允许的,但也不要求细致入微的探求:因为,‘知’应当评价为,既排除过分的懈怠和极度的散漫,又不强求如告密者一般的好奇心”(Ulpia-nus, D. 22, 6, 6)都涉及人类所应有的“知”的问题。由于这个话题不直接针对法律错误,暂不列人本文的研究范围。

  [12] vgl. Kaser/Kntltel, Rtimisches Privatrecht, 19. Auflage, Munchen 2008,S. 327-328.

  [13]罗马军人享有特殊的法律地位。除了承认继承的期限被放宽之外,他们所立的遗嘱也无须具备市民法所规定的要式,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们特别无经验”。参见盖尤斯:《盖尤斯法学阶梯》,黄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84页。

  [14]Vassalli, Iuris et facti Ignorantia, Studi Snesi XXX, 1914=Studi Giuridici III, Milano 1960, 430f. zitiert vonWinkel, Error iuris nocet: Rechtsirrtum als Problem der Rechtsordnung, Zutphen, Holland 1985,S. 115,Anm. 1.所谓篡改( interpolatio),指《国法大全》的编委在条文的编选过程中对备选的谕令和法学家意见进行的增删修改。由于《国法大全》编纂之时西罗马帝国已灭亡,身为东罗马帝国的皇帝,优帝意识到二者间必然存在时间、空间甚至文化上的鸿沟,为了减轻法律与适用对象之间的不适,优帝赋予编委以删改的权限。参见碧海纯一等编:《法学史》,东京大学出版会1976年,第48页。

  [15]笔者倾向于D.22, 6, 9,§3的最后一句系篡改,原因有三。第一,在D. 22, 6, 9, § 2—D. 22, 6, 9, §3的前条—中,保罗也引用了拉贝奥,属赞同性引用。第二,在D. 50, 17, 108中,保罗坦承“在几乎所有的刑事诉讼中,年龄和经验因素都会给行为人带来好处”。可见保罗也认为,法律经验的匮乏可以成为救济法律错误的因素。第三,在有关遗产占有制度(bonorum possessio)的D. 37, 1, 10中,保罗提到了法律咨询和法律错误的关系。遗产占有是法务官创制的一种特殊的遗产继承方式,如果想启动这一制度继承人必须在一年内申请(C. 1, 18, 3),但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程序,错过了申请期限。保罗说,“遗产占有的情况下,对法律的无知不可能将请求权从期限的延误中起死回生。即便在继承开始之前,对于被指定的继承人而言,期限已经开始起算;因为继承人知道被继承人已经死了,他自己又是最近的血亲,而且他有咨询他人的可能。此时,‘知’不是指精通法律的人的‘知’,而是指他可能拥有的,或通过咨询比他更有知识的人而可能获取的‘知’。”(D. 37, 1, 10)可见,保罗也认为法律咨询的可能性是拒绝救济法律错误的前提。综上,保罗的立场和拉贝奥相差不大,不存在对拉贝奥的著述进行批判性引用的动机。

  [16]vgl. Kunkel, Diligentia, SZ 45 (1925),S. 315,Anm. 2.

  [17]vgl. Mayer-Maly, Rechtskenntnis und Gesetzesflut, Salzburg/Munchen 1969, S. 55f.

  [18]vgl. Mayer-Maly, Error iuris, in: Festschrift fur Alfred Verdross, Berlin 1980, S. 163.根据Mayer-Maly的考证,D. 22, 6, 2和D. 41,10,5,§1同出自涅拉茨的《志备录》(Membranae)第五卷,属前后文关系。D. 41,10,5,§1阐述的结论是:当占有人出于法律错误,误以为当前的占有状态是自主物占有时,错误将妨碍占有人的时效取得。结合D.41,10,5,§1能够发现,D. 22, 6, 2仅是具体情况下的个别结论;当案件的背景不再是时效取得时,结论就未必妥当了。至于时效取得中的法律错误为何难以给予救济,详见下文三(四)部分。

  [19]vgl. Pringsheim, Id quod actum est, SZ 78(1961),S. 13,17.

  [20]vgl. Norr, Divisio und Patitio, Bemerkungen zur romischen Rechtsquellenlehre und zur antiken Wissenschaftstheorie,Berlin 1972,S. 47.

  [21]Greiner, Opera Neratii. Drei Textgeschichten, Karlsruhe 1973,47-48.

  [22]vgl. Winkel, Error iuris nocet: Rechtsirrtum als Problem der Rechtsordnung, Zutphen, Holland 1985,S. 50.

  [23]vgl. Azo, Summa Codicis, Papiae 1506(Nachdruck: Corpus Glossatorum Juris Civilis II, Turin 1966),ad C. 1,18,n. 3. zitiert von Schermaier, Die Bestimmung des wesentlichen lrrtums von den Glossatoren bis zum BGB, Bohlau Wien 2000. S. 253.

  [24]vgl. Voci, Drritto eredetario romano, I:introduzione, Pane Generale, 2. Aufl. Milano, 630. zitiert von Winkel, a.a. O. S. 54, Anm. 1.

  [25]彭波尼常被称为“最后的普洛克鲁斯派”。实际上,关于彭波尼究竟是哪一派争议颇大。过去学者多认为是普洛克鲁斯派,理由是彭波尼总是偏祖普洛克鲁斯派的观点(Pomponius, D. 41, 1, 110 pro),其实《学说汇纂》也不乏彭波尼赞同萨宾派的段落(Pomponius, D. 45, 3, 6)。根据Honore的研究,彭波尼在普洛克鲁斯派接受法学教育后去了萨宾派教书,基本算是萨宾派。See Honoie, Gains,Oxford 1962, pp. 21-26.

  [26]参见春木一郎:“ SabinianiとProculiani”,载《法律学経済学内外論叢》第5卷5号(1906年)第6页。

  [27]参见原田庆吉:《ロ一マ法》,有斐阁1955年改订版,第340页。

  [28]vgl. Kaser/Knutel, a. a. O. S. 305.

  [29]vgl. Kaser/Knutel, a. a. O. S. 390.

  [30]除尤里安外,在《学说汇纂》中,和D. 16, 1,6/7相似的意见另有Ulpianus, D. 14, 6, 3 pro,和D. 31, 79相似的意见另有Valens, D. 36, 1,70, §1。

  [31]vgl. Winkel, a. a. O. S. 87众所周知,依公元426年的《学说引证法》,帕比尼安、保罗、盖尤斯、乌尔比安和莫蒂斯丁的著述具有法律效力,意见相左时依多数决,人数相当时则以帕比尼安的意见为准。后人之所以敬重帕比尼安,不仅在于学识,还在于气节。卡拉卡拉皇帝杀死了弟弟塔格,命帕比尼安为之文过饰非,遭到严辞拒绝,帕比尼安最终为卡拉卡拉皇帝所杀。帕比尼安之于罗马如同方孝孺之于中国(穗積陳重:“パピニア一ヌス罪案草せず”,《法窓夜話》,有斐閣1916年,第4页)。除了帕比尼安的祟高声望外,还须注意到的是,保罗和乌尔比安都是帕比尼安的门生,并长期为其从事秘书工作。鉴于上述背景,可以说在当时,比起保罗的意见,帕比尼安的意见有着压倒性的说服力。

  [32]vgl.Haupt, Die Entwicklung der Lehre vom Irrtum beim Rechtsgeschaft seit der Rezeption, Weimar 1941,S. 19-20.

  [33]参见周枏:《罗马法原论》,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637页。

  [34]See Zimmermann, The Law of Obligations. Roman Foundations of the Civilian Tradition, Cape Town/Wetton/Jo-hannesburg 1990, at p. 607;vgl. Schermaier, Die Bestimmung des wesentlichen ]rrtums von den Glossatoren bis zum BGB,(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法律错误   罗马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32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