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医疗如何摧毁美国

——全球视野下的劳工、区域差异、医疗以及革命史问题(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8 次 更新时间:2013-06-08 22:41:25

进入专题: 医疗改革  

陈平 (进入专栏)  

  医生先说我胃酸过多,给我切了三分之二的胃,还是胃酸过多。接着吃抗酸药,吃了二十多年,不能根治,药一停,就胃出血。后来我查到一篇论文,说胃溃疡有可能是细菌引起的。我拿着论文去找家庭医生,他承认有这个理论。你不提,他从不给你检查有无致病的细菌。你知道了,那就赶快给你杀菌试试,新的检查再过一遍,还是没效果,还是维持原样。最后,还是回国用中医调养和打太极拳有效果。

  美国私人医疗保险体制的本质,是只保不生病的人。医疗保险赚钱的诀窍,就是把一切可能生病的人排除在外。美国号称的选择自由是每次你可以在几家保险公司之间选择,但是许多保险公司有一个共同条款,叫做不理赔以前已经发生过的病。即使小小的胃出血,你有过病史就不敢换保险公司。个体户小业主没有谈判能力,保费就高。打零工或失业根本买不到保险。即使高收入的自由职业者,以前如果生过某病,这次买保险,这个病就不在医保范围内。这就逼得美国人,为了医保,不得不寻找工资较低的公务员或大公司的职位,因为政府机构和大公司,和保险公司谈判的话语权较高,保费相对较低。结果是美国的大公司和大工会,最反对奥巴马总统的医疗改革,因为他们要维护现有体制下的特权。

  我这个老病号在美国能活到现在,因为我先在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后来是我爱人在州政府环保单位工作,才能维持医疗保险。但是医药费仍然是最大的负担。如果离开大学或州政府,就可能看不起病,有病付不起保费就要破产。美国老人宣布破产的原因,四分之一是医疗账单付不起。一般人申请破产的原因,50%是医疗账单付不起。

  

  医疗官司成本高

  

  美国医疗成本如此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时代周刊》的文章没有提到,那就是医疗成本的40%来自高昂的法制成本。普通中国人有一个印象,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似乎发展中国家的许多问题,都可以借用美国式的法制来解决。这次金融危机,让大家反思一个问题:什么是好的法制?美国医疗是坏的法制的典型。

  中国有句俗语,叫“法不治众”。我对美国的观察,发现是“法不治穷”。为什么?因为穷人不但打不起官司,而且输了官司也没有钱赔偿。我在美国多次发生车祸,被没有保险没有驾照的墨西哥穷人撞了,叫来警察最多关3天,我一分钱也拿不到,不如自认倒霉,放人走路;但是如果是被一个富翁撞了,那我的发财机会到了,赔偿旷工损失、医疗费用,还要赔精神损失。这就有一大笔钱。问题是普通人不可能靠偶然事故发财,发人难财的是美国的诉讼律师(Trial lawer),他们专门赚车祸和医疗事故的钱。一旦听说有车祸和医疗事故,马上主动找上门来,免费帮你打官司。美国法制的赚钱机制在律师的两种收费机制。回报不确定的按小时计价收费费,所以官司越复杂越好,反正客户出钱。如果像车祸和医疗事故那样的案子稳拿巨额赔付,律师就和投资人相似要求赔偿金提成,通常能分三分之一。因此,律师像投资银行一样组成合伙集团,参与这场官司的盈利战争,律师制度激励律师利益集团不断抬高赔偿费,打官司的成本就这样一步步抬高,受害的是美国的实体经济。

  美国的工业集团也努力游说议会控制医疗成本和打官司的成本,但无法压制对立面的游说活动。美国有经济学家算过,美国律师比欧洲日本等其他发达国家多三分之一。如果美国律师能减少三分之一下来,美国的国际竞争力会大大提高。中国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许多事情学习美国,以为引进的是美国的先进理念。却不理解美国的是“一美(武力)遮百丑”。一些经济学家跟做美国鼓吹发展服务业,拉动消费,以为这是世界发展的主流。我们也引进法律允许告医生,告医院,以为可以鼓励公平和制衡,还可以发展第三产业业,拉动消费,殊不知。但是,这次金融危机以前,很少有人意识到,所谓的服务业,性质差别很大。科学研究可以促进生产力,但是服务业中的金融、医疗、律师等行业,对经济而言是双刃剑。很大部分唯利是图的收益,其社会效益可能是负的。就像汽车排出的废热,物理学中浪费的能量叫做熵,和有效做功必须分开计算。这也是经济学没有解决的基本问题。经济学测量的GDP是总量,包括许多无用功,例如污染和现代病。医生测量人的健康不会用总体重,反而会评估健康的指标。美国虚胖的GDP 被许多经济学家当做繁荣的标准。但是金融危机之后,经济学家开始质疑GDP的科学性,开始研究新的可持续的经济指标,例如绿色GDP。中国要避免重复西方的覆辙,必须研究自己的经济与社会发展指标,并走出美国体制的陷阱。

  

  医疗黑洞的科学根源

  

  西方医疗弊病还植根于分析科学的局限。对人体而言,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中国哲学自古以来就受中医整体论的影响,但是以物理化学的分析方法为基础的西医,在用现代科学分析人体结构时虽然有越来越多的手段,但是治疗复杂的病症因为缺乏整体性思维,就越来越显得破坏机体的抵抗力有余,而减少并发症的能力每况愈下。西方医疗产业的牟利性质,更不愿意投资预防医学。反而是食品工业和制药业合谋资助医学研究,先推销垃圾食品制造肥胖、心血管病、糖尿病等现代病,然后推销新药来治疗现代病,新药又派生新的副作用,由此造成医疗成本不断扩张的无底黑洞。相比之下,中医强调调节人体的抵抗能力,西方思维方式把病因归结为来自外面的细菌和病毒,治疗方法就是杀菌或手术切除病体,代价就是把对人体有益的细菌和组织也都杀死了。

  人体是综合的系统,一加一不等于二,因为人体器官是互相影响的。西医的治疗方法是分析思维,单打一。感冒药会引起胃溃疡,抗胃酸药,抑制了胃溃疡,结果又带来骨质疏松。治心血管病的药又可能造成内分泌系统的紊乱,如此等等。基本上是扶了东墙挖西墙。治标不治本。西医换零件效果快,但是处理整体性的病无能为力。

  很多年以后,我终于发现中医的养生理论才是治本的。我的胃病根子是美国生活方式引起的。日本欧洲的饮食方式就比美国好得多。我在德国访问期间,发现他们研究所的食堂,所有的菜单都是依据营养科学定制的。我早上吃过一个鸡蛋,中午你想吃也不给你。因为德国标准,一天只许吃一个鸡蛋。

  美国为什么胆固醇过高的人很多,因为鸡蛋最便宜。学生们往往一天吃2到4个鸡蛋。美国食品工业和医疗集团也是合谋的。食品工业资助大学里面搞医疗研究,推荐美国生活方式,包含了一些高热量高脂肪的东西。我的美国家庭医生告诉我,可口可乐等碳酸饮料,又伤胃又伤牙,远远不如新鲜水果。中国老百姓却在跨国公司的广告宣传下,放弃自然水果和豆浆,以喝可乐为时尚。甚至幼儿园和小学的食堂也培养小孩喝碳酸饮料,不知教育部为何不管这样的健康倒退。食品工业先制造大量的垃圾食品,医药行业为你治病,再赚你第二轮钱。美国生活方式创造的GDP,害了美国人的健康和经济。

  事实上,美国在预防上和健康普及上的投入是很少的。美国三分之一的人都有肥胖病,德国就看不到如此多的胖人,他们身材都比较匀称,而且吃饭习惯都很好,一点都不剩。

  美国的商业有很多成功的赢利模式,但不是成功的生活方式。比如麦当劳和可口可乐,流行全世界。但是这些能上瘾的食品对小孩健康的影响非常坏。麦当劳故意设置很多小孩喜欢的游戏和廉价玩具,吸引小孩子从小就吃这些垃圾食品,长大以后很难教他们学会健康的饮食方式。

  美国医疗黑洞背后的社会文化根源就是美国反自然的生活方式。我在美国三十年无法去除病根,回到国内工作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是回归到中国天人合一的生活方式,早睡早起,尽量不开夜车,吃五谷杂粮,荤素搭配,最后打打太极拳。多年调整之后,我现在精神状态比美国的同事和中国的老同学都好。到了退休年龄,思维比中年还要敏捷。这让我彻底反思西方劳动分工模式的局限和中国文明的发展。

  

  奥巴马医改四面楚歌

  

  观察者网:陈老师,而奥巴马的医疗法案也遭到了共和党议员的阻挠过,这其中是不是也有保险游说集团在里面动手脚?

  陈平:美国很多人都意识到美国的医疗体制问题很大。奥巴马上台的竞选诺言就是医疗改革,结果举步维艰。他的改革思路其实很简单的:美国医疗如此低效,是因为医疗机构、保险机构都是私有制的盈利机构,如果引进有一些非盈利的保险公司、医疗机构介入,与现有的私人企业竞争,就应该可以把保费和医疗成本降下来。

  奥巴马不敢推行反垄断法打破医疗和医药行业的垄断,最初只是试探宣布成立一个国有保险公司来和私有的保险公司竞争。不料遇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共同反对。媒体更是一片哗然,说奥巴马是搞社会主义,甚至是纳粹。一些人公开宣布要刺杀奥巴马,带枪去闯奥巴马的竞选集会。吓得奥巴马立刻收回提议,改为在金融危机期间扩大医疗保险为全民覆盖,却回避谁来买单的医疗成本问题,使医改方案名存实亡。

  中国读者也许以为,奥巴马的全民医保方案,原则上对穷人有利,应该获得多数劳动人民的支持,在号称民主的美国通过议会应当理所当然。连我也没想到,反对奥巴马改革的主要力量,不只是代表富人的共和党右派,还来自民主党的支柱,美国的大产业工会,他们反对医保法案的理由是医改保护无组织的小工种,却损害了大公司的大工会成员的利益。由此我们明白,美国不存在并不代表所有“工人”的工会。工人阶级分裂成各个力量不同的利益集团各自为战。在美国只有大规模产业中的蓝领工人才能组成有话语权的工会。美国最大的工会是汽车工人工会、机械工人工会和飞机机械师工会,这些行业工人多而且集中。因此他们在和保险公司谈判时,可以为会员争取到最优惠的条件。大工会在保险商拿到的折扣,要远高于小工会和那些根本就没有工会的人,比如计算机行业的那些自由职业者。

  如果奥巴马的医保法案通过,就意味着要把医疗保险费平均化,保险公司的利润要降,大公司的保险费要涨。这不但侵犯了保险公司的利益,而且侵犯大工会的利益。从中可以看出,美国的工人完全是分裂的。大工会的利益在这个问题上和大垄断集团是一致的,和小工人、和失业人士的利益则是矛盾的。

  大工会、有钱的人是有组织的利益集团,只有他们在美国政治中有话语权。弱势群体是美国的大多数人;最穷的没有保险的人,虽然人数达几千万,选举政治的权重几乎为零。这造成了奥巴马最后四面楚歌的局面:医保法案不但遭到共和党有钱人的反对,也遭到自己的捐款集团的、大工会的反对;就连美国最高法院都判医保法案违宪。

  我认为,奥巴马的医疗改革必然失败,只是失败的时间问题。主要的原因有两方面:第一,这一法案在经济上不可操作,医改要花钱,只能在经济的繁荣期而非危机期推行;第二,法案的设计侵犯所有派系的利益,不只是医疗保险集团和大工会,新闻媒体和好莱坞的利益,也得不到失业者的支持,因为医改扩大社保负担,使企业更不愿意雇人,老百姓在危机期间,宁愿先解决温饱问题,而不是看病问题。问题是美国的选举制度使所有的政客都是短期行为,无法为国家做长远打算。

  从中可见,美国乃至欧洲所秉持的民主社会,在维持军事优势对外侵略扩张的时候是稳定的,因为可以通过输出过剩产能转嫁危机。但在推动国内改革的时候,却很容易走上一条死路。因为在这一制度下,对多数老百姓好的事情与少数个人利益是相悖的,而权利恰好掌握在这小部分人手里,难以进行有效平衡。假设医疗改革推行,医疗保险收费增加,企业裁员,就业率继续走低,最后连那些失业的弱势群体也不会支持奥巴马的政策。西方所谓的“民主”,在实际操作上是“金主”。也就是金钱和利益做主。在利益分裂的战国时代,利益集团的博弈必然绑架任何实质性的体制改革。

  奥巴马上台的时候,医疗改革是美国老百姓呼声最大的,结果多数改革流产。不过有一条改革,得到很多百姓的支持:奥巴马强制要求保险公司不得拒绝为公民提供保险,如果保险公司不愿意为一些小业主或无稳定职业的美国公民提供保险,政府可以随机指定一家保险公司为他投保。那么人们会问,这些穷人的看病钱,谁来买单?在美国在经济萧条的时候,奥巴马不但不紧缩开支,不投资新兴产业,刺激增长,而是在扩大开支,扩大医疗买单。共和党拒绝削减军费和给富人加税,民主党拒绝削减老人的福利。如本文开头所说的,美国的财政窟窿越来越大,欧洲被迫改革福利社会的危机对策,美国反而要加大福利开支,显然,奥巴马的医疗改革必然是要失败的。

  我很同意我的朋友,波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Laurence Kotlikoff的见解,美国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了。那么美国的地位为什么目前还没有动摇,原因在于各国人民还在迷信美国军力的强大,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发动战争,所以投机客认为美国不会破产。尤其不稳定的发展中国家不得不相信美元、使用美元。但是要发展中国家永远替美国买单,连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都明白这是不可能持续的。出路呢?等美国拖累全世界,还是走自己的新路?这是摆在中国人面前的现实问题。迷信美国制度和美国生活方式的人,现在有用脚投票的自由,最好自己去亲身观察体验,才能摆脱华盛顿共识的迷雾。

  

  (本文由高艳平、邢春燕、梁哲浩共同访谈、整理,主要章节已经发表于《社会观察》杂志2013年第6期)

进入 陈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医疗改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公共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674.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