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辉:民事指导性案例的方法论功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7 次 更新时间:2013-05-08 09:01:20

进入专题: 案例指导制度  

姚辉  

  而只是其分量和尺度而已。”同样,前联邦德国最高法院院长霍伊辛格在离职致辞中说过,“作为法官,我们并不想僭取立法权,但是我们也深切地意识到,于此界限内,仍有宽广的空间提供法官作有创意的裁判、共同参与法秩序的形式。”[26]当然,指导性案例创设规则的功能应属例外,主要存在于法律漏洞填补和法律规定的细化上。创设司法规则的案件面临的是法律漏洞或空白,往往需通过直接适用法律原则而寻求个案的解决,或是在对现有规则加以阐释的基础上而予适用,因而可从这类案件出发,总结裁判方法或提炼新的规则,以指导其后的实践。研究发现,在很多场合,这种“规则”常被以后修订或制定的法律所吸收。如著名的“死亡博客案”,就是先通过司法实践确立提示规则之后,再将该案例创设的规则纳入 2009 年通过的侵权责任法之中[27]。而另一个著名的案件即武汉市煤气表散件购销合同判例,也确认了因情事变更解除合同的判旨,事实上成为后来主张制定有关情事变更的法律条文或司法解释的渊源之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性案例,各级人民法院审判类似案例时应当参照。这一规定首先表明我国的指导性案例确实对其他案件的审判具有某种程度的拘束力,同时也说明,这一拘束力本身并非具有作为裁判依据的功能。指导性案例的拘束力性质,决定了其所创设的应当为裁判性的规则,一般不可以直接援引作为裁判的依据。但由于裁判在社会生活中的特殊地位,这些规则仍然产生了行为规范的作用,实际上约束着人们的行为并可以在经立法确认后正式上升为法律规范。

  

  注释:

  [1] 参见[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M],苏力译,商务印书馆 2000 年版,第 5 页。

  [2] 刘青峰:《论审判解释》[J],《中国法学》2003 年第 6 期。

  [3]陈金钊:《再论法律解释学》[J],《法学论坛》2004 年第 2 期。

  [4]陈金钊:《案例指导制度下的法律解释及其意义》[J],《苏州大学学报》2011 年第 4 期。

  [5]金振豹:《论最高人民法院的抽象司法解释权》[J],《比较法研究》2010 年第 3 期

  [6]董皞:《中国判例解释构建之路》[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9 年版,第 103 页。

  [7]张勇:《规范性司法解释在法律体系实施中的职责与使命》[J],《法学》2011 年第 8 期。

  [8]参见蒋集跃、杨永华:《司法解释的缺陷及其补救——兼谈中国式判例制度的建构》[J],《法学》2003 年第 10 期。

  [9]黄茂荣:《法学方法与现代民法》[M],法律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377 页。

  [10]梁慧星:《民法解释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269 页。

  [11][德]卡尔·恩吉施:《法律思维导论》[M],郑永流译,法律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171 页。

  [12][德]卡尔·拉伦茨:《法学方法论》[M],陈爱娥译,商务印书馆 2003 年版,第 286 -300 页。

  [13]王泽鉴:《法律思维与民法实例》[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1 年版,第 247 页。

  [14]王泽鉴:《民法总则》(增订版)[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1 年版,第 55 页。

  [15]参见黄茂荣:《法学方法与现代民法》[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1 年版,第 300 -304 页。

  [16]王利明:《法律解释学导论:以民法为视角》[M],法律出版社 2009 年版,第 427 页。

  [17]转引自前注[16],第 450 页。

  [18]传统类型化思路首先在类型化时需要进行一次对事物的分类和抽象,而在进行价值补充时又需要进行一次由抽象到具体的,将待审案件涵摄到特定类型的操作,实际上须经由具体到抽象,再由抽象到具体的两次思维过程,制度的思维成本太高,而且容易在思维转变的过程中出现概念内涵的变化。

  [19]杨仁寿:《法学方法论》[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136 页;梁慧星:《民法解释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297 -298 页。

  [20]梁慧星:《电视节目预告表的法律保护与利益衡量》[J],《法学研究》1995 年第 2 期。

  [21]同前注[12],第 279 页。

  [22]梁教授在《民法解释学》中设专章对利益衡量理论进行介绍,该书可谓是国内第一部涉足利益衡量的著作。参见梁慧星:《民法解释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5 年版。

  [23]参见梁上上:《利益衡量的界碑》[J],《政法论坛》2006 年第 5 期。

  [24][德]卡尔·拉伦茨:《德国民法通论》[M],谢怀栻等译,法律出版社 2002 年版,第 108 页。

  [25]Gustav Radbruch Gesetzliches Unrecht und ubergesetzliche Recht,in Rechtsphilosophie,Stuttgart 1973,S. 345.

  [26]同前注[12],第 249 页。

  [27]《侵权责任法》第36 条第二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第三款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出处:《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2 年第 1 期

    进入专题: 案例指导制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72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