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曙光:国际金融危机后的“马克思现象”透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0 次 更新时间:2013-04-13 00:06:12

陈曙光  

  其一,工具理性的思维方式——马克思主义作用扩大化。把马克思主义看做是无所不能、包打天下、经世致用的工具,可以为一切现实的问题提供现成的答案,可以达到“立竿见影”效果。一旦马克思主义无法为一切现实的问题提供现成的答案,就断言:马克思主义无用。

  工具主义态度是站不住脚的。殊不知,马克思主义不同于科学技术,它与现实之间的联系是非直接性的,不能在理论研究中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绝对不能把马克思主义降低为“工具”。过去所谓学了马克思主义会有“立竿见影”效果的观点,实际是把马克思主义变成了一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狗皮膏药。实际上,任何理论都有自己的作用领域,在这个领域之外,它是无能为力的。马克思主义也不例外。

  其二,资本逻辑——马克思主义价值功利化。现代社会是一个高度商品化的社会,资本逻辑已经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很多人自觉不自觉地以资本逻辑来衡量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在判断马克思主义有用无用的问题上,以马克思主义能否带来直接的经济利益为标准来衡量马克思主义的价值。正因为马克思主义不能带来直接的商业、经济利益,因此断言马克思主义无用。现在社会中那么多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甚至连大字也识不了几个的人,却成了腰缠万贯的大款,这似乎又成了马克思主义无用论的一种佐证。

  资本逻辑是片面的。其实,我们只看到了自然科学、科学技术的作用,却很少去领会马克思主义的伟力。自然科学有用,因为它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但马克思主义也有用,而且它的作用大到你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比如,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技术对农业生产力的解放作用,全世界都认可。袁隆平说,如果,我们的杂交水稻在全世界的播种面积能从3000万亩增加到2亿亩,那么,我们就可以多养1亿人;但是又有谁具体计算过“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一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对农业生产力的解放作用有多大呢?多养了多少人呢?我们知道,建国初期,我们有4亿人,但那时是吃不饱,现在是13亿多,我们的粮食还有余,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邓小平理论的作用。再比如,苏联依靠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指导,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取得了卫国战争的胜利,只花了60年左右的时间就把苏联建成了一个超级大国,可以说苏联是打不垮的。但是,一旦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指导,苏联就不打自垮了。你说,马克思主义有用吗?

  其三,实用标准——马克思主义功能实用主义化。以实用主义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把现实中存在的一切负面现象归咎于马克思主义,因对现实的失望而断言马克思主义无用。现在社会上确实存在很多消极现象,如腐败、贫富悬殊、城乡差别拉大等,有些人武断地认为这就是马克思惹的祸,就是因为坚持了马克思主义。

  实用标准是不能成立的。首先,不能将社会主义事业的丰功伟绩错误地归功于非马克思主义。我们不应忘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中国花了60年的时间走完西方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路,这些丰功伟绩都在于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其次,也不能将现实生活中出现的消极现象错误地归咎于马克思主义。现实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并不是马克思惹的祸,并不是因为坚持了马克思主义,而恰恰是因为背离了马克思主义。

  “无用论”既不符合历史,也有悖于现实。马克思主义自诞生以来,就参与了对这个世界的理性塑造,资产阶级虽然反对马克思主义,但不得不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现在他们又捧起了《资本论》,试图找到破解金融海啸的捷径。马克思的理论和学说像“一个幽灵”始终徘徊于世界的上空,“马克思”仍然是当代世界无法绕过的巨大身影。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价值更是举世瞩目。正是因为有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中国才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也成了改革开放、社会变革的先声,以人为本、科学发展的命题也是当代中国的核心理念。可见,“马克思主义无用论”是不能成立的。

  (三)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反对“多元论”

  “指导思想多元论”这一命题是不能成立的。“指导思想多元论”的提法本身是一个悖论,它自身包含着内在逻辑矛盾,是一个虚假命题。“指导思想多元论”是由“指导思想”和“多元”两个概念构成的。“指导思想”这个概念本身就意味着一定社会在思想上的某种统一,意味着用一定的思想理论统一人们的思想。而“多元”意味着不同的思想并立,甚至相互对立。简言之,“指导思想”意味着统一,而“多元”意味着不统一。既然是讲“指导思想”,又主张“多元”并立,将这二者拼凑在一起,这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事物,一种逻辑上面的混乱。仅仅这一条就注定了它是不可能实现的。[14]

  “指导思想多元论”的哲学基础——“真理多元论”是不能成立的。那么,真理究竟是一元还是多元的呢?其实,真理是一元的,否则,就无法区分真理与谬误了。“真理多元论”者反驳说,马克思主义是真理,物理学、化学就不是真理了吗?其实,这里有一个形式逻辑的错误,即偷换概念。我们说真理一元论,是指对于同一认识对象,真理只有一个。“真理多元论”者又反驳说,马克思主义是真理,黑格尔主义、柏拉图主义就全是谬误吗?这里同样有一个形式逻辑的错误,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真理,是说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是真理,这并不否认其中有很多的个别论断已经过时,甚至是错误的;我们说黑格尔主义、柏拉图主义不是真理,是从整体上而言的,这也并不否认它们中间有很多的个别真理、局部真理。体系真理与个别真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指导思想多元化”的实质是取消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主张指导思想多元化,表面上是要求与马克思主义分享指导地位,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借口,一个幌子,企图偷梁换柱,一旦取得成功,最终搞的还是指导思想一元化。主张指导思想多元化只是意识形态斗争中的一种策略。我们知道,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推行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主张指导思想上的多元化。他提出反对所谓“垄断理论”,要“使每种报刊上都出现社会主义的多元论”。结果怎么样呢?马克思主义并没有成为指导思想中间的一个,而是被彻底边缘化了。而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一旦丧失,其破坏性远胜于一场战争。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经济下降了52%,远远高出残酷的卫国战争时下降的22%。

  “指导思想多元化”违背了意识形态运动的客观规律。“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13](P98)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统治阶级的思想,这是意识形态领域铁的规律。“指导思想多元化”违背了这一铁的规律,注定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在任何一个社会中,可能存在多种思想,但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始终是、而且终归是统治阶级的思想;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它也必然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一个阶级在经济上占支配地位,那么它也必然在政治、思想、文化上占支配地位。

  “指导思想一元化”非中国特有,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现在,国外攻击中国搞指导思想一元化,国内也有不少人跟着起哄,应该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似乎指导思想一元化是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特有的现象,似乎社会主义国家大搞思想钳制和垄断,搞思想霸权。其实,这是大错特错的。指导思想一元化,这是不同国家(地区)、不同历史时期普遍存在的客观事实,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社会现象。不同性质的国家有不同的指导思想,这是它们各自的特殊性;但是,总有一种思想处于指导地位。古今中外,指导思想多元化都是不存在的。有人说,古代希腊学派林立,先秦时期百家争鸣,不就是指导思想多元化吗?其实,学派林立并不意味着指导思想林立,百家争鸣也不是“百家”同居于指导地位。“指导思想多元化”从来不是现实,也永远不会成为现实。

  反对“指导思想多元化”决不意味着反对“社会思想多样化”。居于指导地位的思想始终是一元的,但是社会生活中思想应该而且必然是多样的,因为,我们无权禁止别人思想。我们决不能以反对“指导思想多元化”为名搞思想钳制、思想专制和思想霸权。“指导思想多元化”与“社会思想多样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比如中国,指导思想是明确的,那就是马克思主义;但社会思想却是多样的。现在学术界不就是学派林立吗?有研究新自由主义的,有研究新保守主义的;有民族主义,后现代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有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有主张文化保守主义的。我们要反对“指导思想多元化”,但同时要鼓励学术争鸣。“必须结束过去那种在理论研究中‘定于一尊’的局面,破除封建意识,倡导学术民主和理论民主。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学术和理论面前人人平等。”[15](P32)总之,一个文明健康的社会,总是兼容并包,尊重思想多元的。“天下有道而庶民议”,才有层出不穷的思想创新。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俞可平.全球化时代的“马克思主义”[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

  [3]萨特.辩证理性批判:上卷[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

  [4]刘放桐.新编现代西方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5]科斯塔斯·拉帕维托萨斯专访[J].国际社会主义评论.2008,(12).

  [6]参见大西洋月刊.2009,(4).

  [7]里欧·帕里奇.完全摩登马克思[J].外交.2009,(5-6).

  [8]玛尔塔·哈内科尔、亚历克斯·卡利尼科斯.马克思主义者怎样思考全球替代运动[J].当代马克思.2008,(44).

  [9]熊彼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M].转引自陈学明、马拥军.走近马克思[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2.

  [10]哈贝马斯.追补的革命[M].转引自陈学明、马拥军.走近马克思[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2.

  [11]麦克莱伦.马克思以后的马克思主义[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12]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4]田心铭.“指导思想多元论”评析[J].光明日报.2009-03-31.

  [15]江泽民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2927.html
文章来源:《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学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