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纯艳:宋代官员的公务旅行———以欧阳修《于役志》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3 次 更新时间:2013-01-22 14:20:16

进入专题: 宋代   公务旅行  

黄纯艳  

  逆行则常须拉纤。长江上遇“逆风挽船,自平旦至日昳,才行十五六里”。张舜民赴郴州任时在长江逆行,一日“风逆,循北岸纤行”。次日仍“循丁家洲北岸牵行”。铜陵以上逆风“牵行可四十里”,池州又逆风,“循东岸挽行可四十里”。进入湘江,一日“无风,发潭州,循西岸牵行”。次日“晴,无风,抛东岸牵行”。周必大船行运河中遇“南风打头,牵挽者泥淖没骭”,“逆风牵挽进寸退尺”。遇险滩则“舟人束手”,依靠当地专门在“船上执色倡道”的“滩子”。这些滩子,“官舟过者击鼓呼之,实时来集舟上”。范成大称归州新滩“石乱水汹”,“两岸多居民,号滩子,专以盘滩为业”。旅程中官员们还常用到小舟和轿子。官员水行途中常游览名胜,就需要更便捷的小舟,登山则需轿子。张舜民在虹县,“与辛大观以小舟游定林寺”,在润州“趋金山寺,自南岸登小舟”。而登衡山“以转轴轿子迤逦挽行,路皆直上,略无盘曲,一轿至十余夫方可举而前”。

  陆游曾“买小舟泛西湖”。在归州,“以小舟渡江南,登山,至江渎南庙”。一日见隔江一溪“水品色碧如黛,呼小舟以渡”。陆游“过白狗峡,泊舟兴山口,肩舆游玉虚洞”。在三峡“过达洞滩,滩恶,与骨肉皆乘轿陆行过滩”。周必大赴杭州途中,“肩舆过简寂观”游览。官员陆行则多乘轿。范成大赴广西,“陆行,发余杭”,亲戚送别者“呜泣且遮道,不肯令肩舆遂行”。显然是乘轿。途经江西宜春,“舆夫行泥中,则浆深汩没; 行石上,则不可着脚”,举步维艰。到湖南储州市乃“舍舆泝江”。范成大自成都任满回杭州,途中游峨嵋山,“单骑入峨眉”,也使用马,但此情形并不多见。

  

  三、官员们在旅途中的活动

  

  官员赴任或离职的旅行与公差和出使不同在于行程时限相对宽松,官员们有比较充分的时间会友、游览。这也成为他们积累阅历,增长识见的重要机会。

  ( 一) 访友宴乐

  欧阳修说夷陵之行: “行虽久,然江湖皆昔所游,往往有亲旧留连,又不遇恶风水,老母用术者言,果以此行为幸。”与亲朋旧友的交游使漫长的旅途成为愉快的经历。《于役志》不长的篇幅中记载最多的就是与亲朋旧友的交游宴乐。以至于王慎中曰: “此( 《于役志》) 公酒肉帐簿也,亦见史笔。”欧阳修在沿途大部分州县都有停留,有些地方会盘桓数日,如在泗州停留 5 天,扬州和江宁都停留 7 日,在楚州停留17 天,而未记入《于役志》的荆州则停留一月余,几乎天天会饮,或奕棋泛月,或看雨赏荷。在楚州的 17 天主要为田况( 元均) 盘桓滞留。田况是欧阳修天圣八年( 1030) 同年进士,此时任楚州判官,专程出楚州于道中迎接欧阳修,在楚州几乎天天陪同欧阳修宴饮游览,形影不离。

  《于役志》所载欧阳修旅程中交游的亲友有姓名者达 53 位。这些人大体可分为四类: 当地官员、旧友、新知、亲戚。蔡襄、王拱辰、叶清臣等都是在京城为官的同僚。欧阳修领贬谪令启程( 五月二十四日) 的四日内,这些同僚旧友纷纷来送别。二十四日在公期家饮酒,二十五日欧阳修出东水门,损之来奕棋饮酒,二十六日君贶、公期、道滋、君谟等十三位同僚来会,烹茶、鼓琴、奕棋、饮酒,君谟、景纯、穆之、寿昌遂留宿。二十七日子野、秀才、韩杰来会,君贶、公期、道滋复来,作诗、击方响、弹琴、会饮。当晚除子野回家外,余皆留宿。途中所会也有一些是其旧友,如在洪泽所见同年黄孝恭、楚州所见同年田况等。

  迎来送往本是地方官员的一个职责且有专门的费用( 公使钱),欧阳修虽为贬官,但文章名闻天下,地方官乐而与之交往。如在南京,留守推官石介、应天推官谢郛、右军巡判官赵衮、曹州观察推官蒋安石“来小饮于河亭,余疾不饮,客皆醉以归”。在楚州,知州陈亚在魏公亭与欧阳修置酒赏荷。在扬州,在此任官的王君玉、许元、唐诏、苏仪甫等轮流宴请欧阳修。此外,欧阳修与沣阳县令赵师道、丹棱知县范佑、蕲春主簿郭公美、黄州知州夏屯田等都有交游。欧阳修与有些人是初识,如在泗州始见春卿,在洪泽始识李惇裕,在鄂州始与令狐修已相识。在鄂州他还与哥哥相见。

  张舜民、周必大、范成大、陆游等人在赴任或离职的旅途中未有不会见官员、访问亲朋的。此不一一枚举。

  ( 二) 游历观览

  观景访胜也是欧阳修旅途中的重要活动。《于役志》记载详于与友人的交游,对游览活动也有着笔,如五月乙巳“午次陈留,登庾庙”。六月庚戌“晩次灵壁,独游损之园”。六月乙丑“与隐甫及高继隆、焦宗庆小饮水陆院东亭,看雨,始见荷花”。六月甲戌“知州陈亚小饮魏公亭,看荷花”。七月甲申“与君玉饮寿宁寺。寺本徐知诰故第,李氏建国以为孝先寺,太平兴国改今名”。他在楚州及江宁多日滞留也一定游览胜迹。

  张舜民《郴行录》、范成大《骖鸾录》、《吴船录》、陆游《入蜀记》、周必大《乾道庚寅奏事录》的主要篇幅都是记载沿途的游览观感。在特有的风光里愉悦心身,在往古的遗迹中追怀历史,在身临其境时体验前人的诗文,官员们在旅途中藉以增长阅历,验证知识。

  张舜民赴郴州途中,每泊一地皆有游览: 宿州符离北郭刘氏园、洪泽口龟山寺、泗州普照寺、淮南太平兴国观、山阳紫极宫、召伯埭召伯祠、润州甘露寺、江宁府石头城、岳州岳阳楼、潭州岳麓书院、衡州衡山等名胜无不观览。

  范成大自杭州赴广西及自成都赴杭州的旅途中也是一路游览,游滕王阁、登南岳衡山,观乐山大佛,登峨嵋山,在叙州看黄山谷笔迹,在夷陵县看欧阳修祠堂,在东坡雪堂追怀苏轼的足迹……。

  《入蜀记》记载了陆游游览沿途名胜如西湖、金山寺、庐山、东坡雪堂、黄鹤楼等的活动,且多访寻典故,详加记录。

  官员们旅行日记还从置身水上的特殊视角记录了所见景观和人物。陆游过东流县江段,见“江南群山苍翠万迭,如列屏障,凡数十里不绝”,如流动的画卷。范成大在富阳江上,“坐船头纵观”,见“雪满千山,江色沈碧”,江水“不胜清绝”。陆游在太平州泛舟姑熟溪,还见“溪中绝多鱼,时裂水面跃出,斜日映之,有如银刀”。在长江又见“江中江豚十数出没,色或黑或黄”。

  江上看人也别有一景。陆游在运河航行,看到岸边“妇人足踏水车,手犹绩麻”,在江中停留时有“小舟叩舷卖鱼”。又一日见岸上“有道人半醉立悬崖峭绝处,下观行舟,望之使人寒心”。在沙市出发时,“击鼓鸣钲,舟人皆大噪,拥堤观者如堵墙”。范成大船“至郫县,观者塞途”,“自是而西,州县皆然”。在叙州对江诸夷“盛暑犹荷毡,以观客舟之过江”。人在旅途,方有机会身临其境地体验前人诗词中的景色。在长江大信口,见两山夹江,亲身感受了李白诗云“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的景象。范成大过黄州赤壁却未能寻觅到苏轼词中景色,“未见所谓‘乱石穿空’及‘蒙茸’、‘巉岩’之境,东坡词赋微夸焉”。

  欧阳修诗中曾写三峡中黄牛峡: “朝朝暮暮见黄牛,徒使行人过此愁。山高更远望犹见,不是黄牛滞客舟”。并引当地谚语“朝见黄牛,暮见黄牛,一朝一暮黄牛如故”。李白诗亦曾及之。范成大过此地却没有欧阳修的感受:“古语云: ‘朝发黄牛,暮宿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欧阳公诗中亦引用此语。然余顺流而下,回首即望断”。他认为“‘如故’之语亦好事者之言耳”。因为他顺流而下,倏忽过之。陆游逆流而上,体会到了欧阳修诗中的情景。他九日到黄牛山下,十一日仍绕山而行,对李白和欧阳修之言深有认同: “太白诗云‘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欧阳公云‘朝朝暮暮见黄牛,徒使行人过此愁。山高更远望犹见,不是黄牛滞客舟’。盖谚谓‘朝见黄牛,暮见黄牛,一朝一暮黄牛如故’。故二公皆及之。”

  官员们的旅行日记还记载了诸多社会状况,不仅充实了他们的知识视野,也为后人保留了可贵的第一手材料。如张舜民在湖北见“万石船。船形制圆短,如三间大屋,户出其背,中甚华饰,登降以梯级,非甚大风不行。钱载二千万贯,米载一万二千石”。又如,范成大见到自徽州而来的杉木在严州江上被课重税,使本来甚贱的杉木贩运至杭州价钱大增,“婺至衢皆砖街”,因“两州各有一富人,作姻家,欲便往来,共甃此路”。在江西见“缘岸居人烟火相望”,“带江悉是橘林,翠樾照水,行终日不绝。林中竹篱瓦屋不类村墟,疑皆得种橘之利”。在四川长江沿线见自眉州、犍为、嘉州、叙州至万州皆产荔枝。他还谈到鄱阳湖邬子口“名为盗区,非便风张帆及有船伴不可过”。荆江河段和洞庭湖口也是盗区,“客舟非结伴作气不可行”。他还说到乐山大佛有“楼十三层,自头面以及其足”; 重庆( 恭州) 已是火炉,“热亦不可逃”; 长江主流之水“水色黄浊”,自成都以下皆然; 三峡航道的管理,滟滪之顶有“帅司遣卒执旗,次第立山之上下,一舟平安,则簸旗以招后船”,“每一舟入峡数里,后舟方敢续发”。陆游在长江上见“一木栰,广十余丈,长五十余丈,上有三四十家。妻子、鸡犬、臼碓皆具中,为阡陌相往来,亦有神祠……舟人云: 此尚其小者耳,大者于栰上铺土作蔬圃,或作酒肆,皆不复能入夹,但行大江而已”。这俨然就是漂浮在水上的村落。此类的见闻不一而足。

  ( 三) 祈祷祭祀

  水上世界会面临陆上所没有,甚至是无法理解的危险,在人们心理促生莫名的恐惧和敬畏。不用说随时可能船毁人亡的三峡和险滩令“摇舻者汗手死心,皆面无人色”,“旁观皆神惊”,就是寻常的江段,大风一起也会夺人性命。周必大在长江亲眼见到邻近的一艘船被大风倾覆沉没。在余干江口行船又见“有小蛇昂首引舟,扺岸乃回”。这被视为江神的指引和保佑: “万顷湖光似镜平,蜿蜒特特导舟行。从来仕路风波恶,却是江神不世情。”陆游航行在长江马当河段,顿遇险情,“舟至石壁下,忽昼晦,风势横甚。舟人大恐失色,急下帆趋小港,竭力牵挽,仅能入港系缆,同泊者四五舟皆来助牵”。在随时面临不测之险,人们常常把一些奇异的现象视为预兆,就在这次险情发生前,“忽有大鱼正绿,腹下赤如丹,跃起柂旁,高三尺许。人皆异之。是晚果折樯破帆,几不能全,亦可怪也”。而在这个石壁上就有一神庙,“依峭崖架空为阁”,“江上神祠惟此最佳”。遇到险情,人们自然会去求助于神灵。

  欧阳修的旅程平安,“不遇恶风水”,但也曾几次祭拜神灵。八月丙辰,在江州“祷小姑山神”; 八月癸亥,“次新冶,祷江神”; 八月丁丑“次昭化港,夜大风,舟不得泊,祷江神”。可见祈祷神灵是水上航行生活的组成部分。张舜民的郴州之行就多次祷告神灵。在南京,“拜双庙”( 即张巡、许远祠) 。在洞庭湖口有忠洁侯庙和青草庙,“乘舟人当有酒肉之赐”。“夜船上不敢打更提举。舟人云: ‘庙中自打更报牌也’”。在潭州“舣舟王公亭,奠南岳行祠”。在衡山拜岳祠,又“谒北门侍郎神位”。

  范成大在邬子口泊舟龙王庙,“雪甚,风横。祷于龙神”。在三峡,将入峡时“同行皆往瞿唐祀白帝”。陆游的入蜀之行当然也少不了祭祀神灵。在镇江“以一豨壶酒谒英灵助顺王祠,所谓下元水府也。祠属金山寺,寺常以二僧守之,无他祝史”。有趣的是僧人在祠旁有告示云: “赛祭猪头例归本庙”。前往祭祀的人看了无不发笑。在江州陆游一行见到“夜有大灯球数百,自湓浦蔽江而下,至江面广处分散渐远,赫然如繁星丽天。土人云: ‘此乃一家放五百碗以禳灾祈福’。盖江乡旧俗云”。他们还“至富池昭勇庙,以壶酒特豕谒昭毅武惠遗爱灵显王神。神,吴大帝时折冲将军甘兴霸也”。该庙“祭享之盛,以夜继日。庙祝岁输官钱千二百缗。则神之灵可知也。舟人云若精虔致祷,则神能分风以应往来之舟”。在黄州,“舟人焚香祈神”。在沙市,“舟人祀峡神屠一豨”。修船毕,将入新船,又“祭江渎庙,用壶酒特豕”。进峡前,船泊桂林湾,“舟人杀猪十余口祭神,谓之开头”。在三峡,刲羊酾酒,祭黄牛神。又“以特豕壶酒祭灵感庙”。过巫山,“谒妙用真人祠。真人即世所谓巫山神女也”。

  

  四、结 论

  

  欧阳修《于役志》是宋代第一部官员赴任或离职日记体游记,按日叙事,记载旅程经历和见闻,受到后继官员的仿行,产生了重要影响。现存宋人张舜民、周必大、陆游、范成大等的赴任或离职时的旅行日记的体例皆与《于役志》相同。这些行记提供了靠察宋代官员赴任或离职旅行活动的第一手材料。

  官员赴任或离职的长途公务旅行,一般携带家小,以水路交通为主,水路不能直达,也尽可能选择水陆相接的行程。旅行的交通工具以船舶为主,轻便的小舟常常用着途中游览的交通工具,轿子也常在旅行或游览中运用。

  官员们旅途中的主要活动一是交游,会见亲友故旧及沿途官员,结识新知; 二是游览,官员一般都沿途参观名胜古迹,观察社情民情; 三是祭祀,行走在充满未知险情的水上世界,祭祀神灵成为旅途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宋代官员赴任及离职的公务旅行程限宽松,有比较充分的时间交游观览。公务旅行也成为官员们积累阅历,验证知识,增长识见的重要途径。宋人说: “不行一万里,不读万卷书,不可看杜诗”。宋代士大夫的知行风范正是在这“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过程中养成的。

    进入专题: 宋代   公务旅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844.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12.1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