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钓鱼岛争议与中日关系面临的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10 次 更新时间:2012-12-25 11:08:40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  

刘江永  

  9 月至11月已有两万人取消了预定的航班,往返合计四万人次。此外,长崎到上海的航班年内停飞,2012 年7月刚恢复的仙台到长春和上海的航班暂时停飞,那霸到北京和上海的航班在 10 月 27 日前停飞。

  日本企业和商家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巨大,因中日钓鱼岛争议矛盾激化,未来前景堪忧。中国对日本的出口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据日本电子信息技术产业协会 ( JEITA)统计显示,日本国内电子零部件厂商对华销售额在2011 年度为8320亿日元,占整体销售额的约25%,占海外销售额的四成左右。据日本机床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在日本机床订单总金额中,两成以上的每月 200 亿 ~300亿日元都是对华出口。这一数字在2007 年还不到一成。日本汽车厂商一直努力开拓中国市场。《日本经济新闻》称,日产 2012 年度的全球销售目标为 535万辆,其中中国占25% ,为 135 万辆,而本田 2012 年在华销售比例预计为 18% ,丰田2012 年在华销售比例也预计为 11%。日产的合并净利益中,中国业务所占比重将达 30%以上,丰田和本田也已超过 10%。

  然而,由于受到中日政治关系冷却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的影响,2012 年 8 月,日本六大汽车厂家在华生产量环比平均减少 8.4%。同期,德国、美国、韩国品牌汽车销量则同比增加 25%、19% 和 12%。日本政府宣布“购岛”导致日系商业设施和工厂在中国经营环境急剧恶化,中日经济活动短期难免陷入停滞状态。据日本大和总研测算,如果日本汽车相关产品出口停止一个月,将损失 3002亿日元。2012 年1 ~ 7 月,日本对华出口金额比上年同期减少 6. 6% ,为 864 亿美元,下半年将进一步缩小。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在 1 ~ 6月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6. 9% ,为 40 亿美元,但下半年必将减少。

  还有,持续 37 年的日本经济协会访华代表团行程被延期。中国财长、央行行长以及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等中国大型银行缺席 2012年 10 月 9 日至 14 日在东京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2012 年上半年,在日本对外贸易总额中,中日贸易占 19. 3%。其中,日本出口的18% 靠中国市场,进口的20. 5% 靠中国,均居第一位。而日本从 2011年起被东盟超过,仅排在中国外贸伙伴中的第四位。中日经贸关系对双方都是实际利益,但由于中日经贸相互依存结构已发生改变,日本将因此而蒙受更大损失。2012年 9 月27 日,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米仓弘昌受到中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会见后表示:“中国这么重视这个问题,而日方却说没问题,这难以理解。”今后,日本国内还会出现不同声音。

  

  三 钓鱼岛之争带来的挑战与中日关系前景

  

  2013 年是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缔结 35 周年,中日双方应确认和平友好是中日关系的原点,扶正压邪,力挽狂澜,而不能在钓鱼岛问题上翻船。

  有关钓鱼岛之争,摆在中日两国面前的有 “零和模式”和“共赢模式”两种完全不同的政策选项。未来中日关系的前途命运,取决于双方做出怎样的抉择。从目前日本国内政局、政治思潮和野田内阁对华政策看,2012年的中日关系难以出现好转,甚至可能由于钓鱼岛问题发生更大的麻烦。正因如此,中日两国的有识之士更应该珍惜、加倍努力维护来之不易的中日关系。

  尽管目前中日双方都不希望兵戎相见,在可预见的未来战争打不起来,但中国只有切实增强国防力量才能确保和平。未来还有许多负面和不确定因素,钓鱼岛之争与中日关系可能出现以下几种前景。

  前景之一: 未来一两年将是日本政局的过渡期,2015 年到 2020 年将是更为关键的五年。伴随政治右倾化和日本政局变化,2015年之前日本有可能尝试修改宪法或制定新的相关法律,实现 “软突破”,目的是利用放宽武器限制,行使与美国联合作战的所谓 “集体自卫权”。2015 年日本将制定新的《防卫计划大纲》,进一步增强军备。如果照此发展下去,日本很可能通过 2015 年实现征收 10%的消费税来改善财政,增加军费。这些步骤,将直接关系到未来五至十年日本的战略走向与中日关系的发展前景,值得关注。

  但是,中国的国家意志坚如泰山,包括国防力量和民族凝聚力在内的综合国力将不断增强,不可能再出现李鸿章。从中长期看,倘若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同中国展开“持久战”、“消耗战”、“疲劳战”,在中国眼里必将成为类似20 世纪50 年代的美帝国主义和 60年代的苏联那样的头号威胁,最终将被全面彻底拖垮,钓鱼岛问题也自然会得到解决。前景之二:如果台海两岸进一步和解而朝鲜半岛发生冲突,日本右翼鹰派势力便可能上台,并获得国会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议席。届时,日本很可能利用朝鲜半岛局势,进一步突破战后禁区,推动修改宪法第九条,行使同美军联合作战的所谓“集体自卫权”,以换取美国对钓鱼岛的军事保护,共同对抗中国。

  2007 年安倍晋三执政时期,日本国会已通过修宪所需的 《国民投票法》。假设未来日本国会能够批准修宪法案,参与国民投票者中的50%赞成修宪,日本就可实现战后第一次修宪,进一步打破战后禁区,强化联合美国对抗中国的态势,把冲绳作为对抗中国海峡两岸的军事基地和战略前沿。同时,日本将竭力拉拢台湾,明里暗里支持“台独”,并鼓励其他的中国民族分裂势力,给中国制造麻烦。

  在钓鱼岛领土争议问题上,倘若今后日本当政者在大量历史事实和法理面前理屈词穷又罔顾国际法,修改国内法,最终有可能图穷匕见,甚至脱离战后和平发展轨道。今后如果日本防卫省以中国为假想敌在钓鱼岛附近增兵,加强海上巡逻、抵近侦察、军事演习等,最终或许会导致“预言的自我实现”。钓鱼岛这一局部敏感问题,可能演变为中日冲突、全面对抗的导火索,甚至把美国卷入其中,导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当然,这还取决于美国决策者在中日之间的战略抉择。

  前景之三: 日方不承认存在钓鱼岛领土争议,中国海峡两岸与日本之间围绕钓鱼岛的矛盾和摩擦增多,陷入恶性循环。笔者曾根据 《易经》中的哲学原理,通过图 1的描述,作出大体预测。

  图 1 所示前景 1“恶性循环”,已被 2008 年日本海保船撞翻台湾渔船、2010 年中日钓鱼岛 “撞船事件”,以及野田内阁宣布“购岛”后中日关系急剧恶化所证实。尽管如此,目前日方仍顽固否认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问题,这意味着未来钓鱼岛问题仍不能摆脱恶性循环的怪圈,而且野田首相已表示不会接受国际法院裁决钓鱼岛问题。未来中日缓解矛盾的努力方向应该是,以就解决钓鱼岛问题对话为“入口”,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

  前景之四: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最担心的前景之一是,中国海峡两岸联手对日,甚至在客观上会促进中国海峡两岸实现统一。因为那将使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面临更为不利的局面。而台湾手中最大的“王牌”就是正告日本不要欺人太甚,否则台湾将与大陆合作。台湾虚虚实实做几次,日本就会感到进退维谷。正因如此,最近日本开始重新恢复同台湾之间的所谓渔业谈判,对台施以缓兵之计,希望台湾能“愿者上钩”,以此软化台湾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对台海两岸分而治之,甚至可能在台海之间打进楔子,转移矛盾焦点,以利长期同中国抗衡。

  但是,早在 2005 年 6 月 30 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曾明确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维护包括台湾地区渔民在内的中国渔民的合法权益,中日两国已经签订了渔业协定,有关海域的渔业事宜在协定中作了妥善安排,中日两国应该按照协定规定行事。如果日方和台湾当局就渔业纠纷举行谈判,这将违背一个中国的原则,也不符合中日渔业协定的约定,中方将表示强烈的反对。中方对日方强行驱赶在中国领土钓鱼岛海域正常作业的台湾渔民表示强烈不满,要求日方高度重视中方的关切,切实慎重处理有关问题。因此,在钓鱼岛相关问题上,海峡两岸应加强沟通与协调,不然日本将乘虚而入。

  前景之五:中日双方在战略互惠关系的大框架下寻求妥善处理钓鱼岛问题的出路,而不是因钓鱼岛问题而损害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大局。这首先需要日方端正态度,正视钓鱼岛问题已经成为中日之间最重要的外交问题,采取负责任的态度与中方进行谈判对话。在此之前,日方若有诚意,完全可以为避免外交矛盾激化,以国会预算审议难以通过等为由,冻结政府“购岛”并禁止石原 “买岛”,为中日对话营造气氛,而不是以外交对话作为缓兵之计,等待时机再反扑。

  据 《朝日新闻》2012 年 9 月所做舆论调查显示,日本受访者的83% 认为日中关系 “不好”,38% 认为两国关系中的最大问题是“围绕领土的问题”,占首位,其次才是 “历史认识问题”,占 30%。因此,未来的日本政府和外务省将不能无视这一现实而一意孤行。否则,不仅不可能处理好日中关系,还将被日本人民所唾弃。因为 20亿日元以上的国民税金不用于救济福岛核事故的灾民,却集中送给一家所谓 “岛主”手中,而且根本不会因此而使得日本在拥有钓鱼岛问题上产生任何效果。因此,这种“盗卖与回购”中国领土的做法不仅会遭到中国的强烈反对,最终也不会得到日本人民的支持。

  若中日两国政府能就钓鱼岛及其相关问题展开对话,中方将充分听取和反映台湾同胞的声音。例如,建立海上相互信任措施和危机管理机制,通过重新谈判中日渔业协定,在钓鱼岛海域确保台海两岸渔民的捕鱼权利。如果官方正式渠道有所不便,可由民间专家或“第二轨道”发挥作用。

  中日通过学术人文交流,共同研究钓鱼岛归属的历史、法理等相关问题,进而与冲绳及日本本土学者理性讨论这一问题,共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与途径。现在这方面的主要障碍来自日本政府。日本政府似乎是生怕有违日本政府政策主张的意见形成主流。

  前景之六: 中日两国政府谈判解决钓鱼岛主权争议问题暂时搁置争议,以“求同超异、合作共赢”的精神,在中国海峡两岸与日本冲绳之间实现多样化的、相关地方之间的共同开发与合作事业。例如,海峡两岸与冲绳之间可以尝试展开海上的“古水道”观光旅游的共同开发。建立相互信任和友好关系后再讨论能源资源共同开发。

  未来中日关系应该回到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所确立的正确轨道。中日双方首先应确认:以和平方式解决彼此之间的一切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钓鱼岛问题也不例外。如果中日两国能变挑战为机遇,通过包括台湾在内的海上观光旅游等共同开发、互利共赢等方式缓解钓鱼岛矛盾,对中美日三边关系的健康发展及国际新格局的形成将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169.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2012.6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