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钓鱼岛争议与中日关系面临的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10 次 更新时间:2012-12-25 11:08:40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  

刘江永  

  凸显右翼势力的存在,力图左右日本政治趋势的走向。在此背景之下,钓鱼岛领土争议问题成为日本右翼势力激发民众认同右翼观点的“绝佳”议题。2006 年以来,日本政局动荡。2009 年自民党下台,民主党执政,三年来换了三个首相。民主党是不同派系组合在一起的政党,其中有鸽派,也有鹰派;有对中国友好的,也有同中国对抗的。在日本政局动荡以及不断进行选举的政治过程中,一些政客为捞取选票,就会迎合日本公众的一些倾向。日本右翼势力开始炒作钓鱼岛问题,作为他们发难的一个工具。2010年 9 月 7 日钓鱼岛 “撞船事件”后,日本新的右翼团体“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宣告成立,在钓鱼岛问题上制造事端,以达反华目的。他们也反政府,给日本政府施加压力,因为他们认为日本政府太软弱。2010年,他们曾高喊打倒“菅直人内阁”的口号,因为当时菅直人内阁放回了被扣的中国船长。那段时间,该组织几乎每周都会在东京重要的地区举行反华游行,还在网络上发帖,召集日本人登钓鱼岛,去钓鱼岛海域搞所谓“钓鱼比赛”等。

  近年来,日本防卫省在日本对外决策中的影响力上升。2007年,安倍晋三执政期间,防卫厅被升格为防卫省,由此,防卫大臣就可以出席内阁阁僚会议。在这种情况下,在安全领域的“中国威胁论”成为日本对华政策的一个基调。日本对华政策,在经济方面加强合作,利用中国的经济发展,获得实惠;在安全方面,尤其是涉及领土争议的问题,则警惕中国海军实力的增强,认为中国是日本安全防卫的重要对象。日本就是要利用“中国威胁论”来增强日本军事力量,加强对中国的防范。可见,日本的对华政策充满矛盾。这种扭曲的日本对华政策,必然导致中日关系出现 “政冷经热”的扭曲现象,最终滑向“政冷经凉”。

  另外,在信息化社会背景下,近年来日本“网络右翼”兴起。一些人利用互联网建立网站或者通过社交网站,发布反华、反韩的极端观点、消息和图片。据报道,在日本右翼网站注册的人目前大约有十多万。这些人主要是来自日本底层的年轻人,有的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有的成天泡吧。如果“网络右翼”现象持续发酵,那么必将使日本与邻国的关系雪上加霜。

  2012 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 40 周年。一贯采取敌视中国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公然宣布募捐“购买”钓鱼岛。这是日本国内政治右倾化掀起的又一波恶浪。野田佳彦内阁不仅没有顶住这波恶浪,反而随波逐流,宣布政府 “购岛”。这正中石原下怀。

  其次,从日本所处的国际环境看。在中日就搁置钓鱼岛争议达成共识的历史阶段,当时的苏联向东亚地区进行势力扩张,而美国则需要联合日本、中国对付苏联。在这样的大战略背景下,钓鱼岛仅是局部问题。当时,中日之间容易从大局出发达成共识,寻求经济合作,实现战略协调。但是,现在的国际关系格局发生了根本变化。这种变化自苏联解体后就开始了。谈及国际关系格局的变化,通常人们是以美国为坐标,最重视美国实力地位的变化,关注美国是否衰落,衰落到什么程度。其实,论及战后国际关系格局的变化,特别是在东亚地区,引起国际战略格局变化的最根本原因,并不是“超级大国”美国的力量消长,而是取决于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兴衰和易位。

  例如,二战后国际战略格局的第一次重大变化是冷战后苏联的和平解体。作为当时世界第二大国的苏联和美国搞军备竞赛,建立军事同盟和势力范围,全方位地同美国竞争,结果失败了。战后形成的美苏“两极体制”,由于苏联一极的解体而彻底瓦解。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国,一直表示与美国有共同利益与共同价值观,但其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后,就必然成为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挑战者,随之而来的是遭到美国的很多敲打”,包括经济贸易摩擦、日元升值等。结果日本 1994 年时的国内生产总值 ( GDP) 大约相当于美国的 80%,而到现在则只有美国的约 35%。20年来,日本和平衰落,经济规模在世界中的比重明显缩小。2010 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客观上也会被美国视为竞争对手。美国的战略本能决定了其推出“重返亚洲”的举措,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为强化日美同盟而承诺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全条约》。日本就是在这种格局中,拉着美国,防范中国。被中国取代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的日本,心里毕竟是失落的,酸酸的。从这个意义上讲,钓鱼岛只不过是这个大棋盘上的一个棋子、一个撬动国际关系格局的支点。

  美国一方面表示在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上不持特定立场,另一方面又在军事方面替日本撑腰。近日,美国国会调查局重新出版题为 《钓鱼岛纠纷:美国条约的义务》的报告。报告显示,美国将钓鱼岛行政权转交给日本,并不意味着对该岛屿的主权主张有任何倾向。2010年以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则多次表示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全条约》第五条,结果导致日本政府误认为可以借助美国军事介入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其实,《美日安全条约》第五条规定: “在日本国施政下的领土内 ( in the territories und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Japan),如果任何一方受到武力攻击,依照本国宪法的规定和手续,采取行动对付共同的危险。”中国一开始就坚决反对美国把钓鱼岛的施政权非法交给日本。即便就美国立场而言,施政权也不等于主权,美国从未承认日本拥有钓鱼岛主权,这等于美国从未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因此,钓鱼岛就根本不具备适用于《日美安全条约》第五条的基本要件。况且,《日本国宪法》第九条明确规定,日本 “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 二) 日本政府 “购岛”的实质与中方反制措施的意义

  2012 年 5 月 13 日野田首相访华期间,温家宝总理曾就钓鱼岛问题表明了中方的立场,而野田首相回国后于 5 月 18日决定研究日本政府“购岛”。9 月 9 日,胡锦涛主席在符拉迪沃斯托克 ( 海参崴) 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当面向野田佳彦首相表示: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面临严峻局面; 日方采取任何方式 “购岛”都是非法的、无效的,中方坚决反对; 中国政府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立场坚定不移;日方必须充分认识事态的严重性,不要作出错误的决定,同中方一道,维护中日关系发展大局。然而,日本政府不顾中方一再严正交涉,于 9 月 10 日宣布“购买”钓鱼岛及其附属的南小岛和北小岛,实施所谓 “国有化”。

  中国政府当天发表声明指出: 中国政府不会坐视领土主权受到侵犯。如果日方一意孤行,由此造成的一切严重后果只能由日方承担。中国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划定并公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点基线。当天,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紧急召见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就日本政府非法“购买”钓鱼岛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也向日本外务省负责人提出严正交涉并递交了抗议照会。原定于 9 月 27 日举行的中日邦交正常化 40周年庆典等纪念活动被迫中止。那么,日本政府为何执意 “购岛”,中国的反制措施又产生了什么效果?

  第一,日本政府 “购岛”后的所谓 “平稳管理”意在永久占岛,其实质是为今后利用 “时效取得领土原则”( 简称 “时效原则”) 永久占岛做铺垫,是企图变非法为“合法”的一种花招。国际法上所谓“时效原则”的客体不是固有领土,也不是以先占原则占领的无主地,而是指别国领土,其主体必须是国家,而非个人或地方政府。如果一国政府对别国领土,通过和平、稳定、有效而不间断的占领和管辖,且长期未遇有效反对,在国际法上它拥有这块领土的理由就很充分。可以认为,野田内阁实现“国有化”的所谓 “和平稳定管理”的最终目的,就是将来通过所谓 “时效原则”永久占岛,而这是石原慎太郎根本办不到的。

  第二,野田内阁不可能改变 “购岛”的错误做法,甚至会变本加厉。即便日本政府被迫放弃钓鱼岛 “国有化”,但日方仍会坚持在所谓本国“领有权”下私人拥有土地的性质。1971 年佐藤荣作内阁曾强调钓鱼岛是日本领土,否认存在领土争议。如今,野田首相否认存在钓鱼岛领土争议和中日就“搁置争议”达成共识,说明其政策已倒退到佐藤荣作内阁的立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既然日方已改变 “搁置”立场,回到 “搁置”状态的基础便不复存在。中国单方面恪守“搁置争议”已不现实,只能与时俱进。在钓鱼岛领土主权问题上,中国只有针锋相对地做斗争,维护中国的领土主权。

  既然野田内阁顽固坚持错误立场,中国就只能接过野田内阁发出的“请柬”,坚持到钓鱼岛海域执法巡航,并使其永久化,从而彻底打破日本对钓鱼岛的所谓“实效统治”,终结日本利用所谓 “平稳管理”获取钓鱼岛的图谋,包括防止日本借所谓 “时效原则”霸占钓鱼岛。

  2012 年 9 月 14 日早晨 6 时许,由中国海监 50、15、26、27 号船和 51、66 号船组成的两个维权巡航编队,抵达钓鱼岛附近 12海里海域。这是中国政府宣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后,首次在该海域巡航执法,其规模也是前所未有的。不仅如此,10 月 1 日至 8日节假日期间,中国海监船编队每天都坚持巡航,宣示中国对钓鱼岛周边海域的管辖权,显示了从此开始常态化巡航的坚定决心。

  第三,中国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摆事实、讲道理的 “法斗文争”初见成效,但仍需努力。2012 年 9 月 25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表有关白皮书,系统完整地说明了中国拥有钓鱼岛主权的依据。对此,日本处于两难困境,如果不回应会显得理屈词穷,但如果予以反驳,在客观上反而使国际社会都认识到中日围绕钓鱼岛领土主权的争议确实存在。日本朝日电视台评论员10 月 7 日分析称,在钓鱼岛问题上,中国已在国际上展开对己有利的宣传战,日本却还在一味强调没有领土纷争,已经处于弱势。

  最近,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前驻华大使芮效俭等人指出: 中日在1972 年恢复邦交和 1978年缔结和平友好条约时有过共识。邓小平曾与日本领导人商量好钓鱼岛争端由下一代人去解决。这种搁置争议的做法长期以来对钓鱼岛问题起到了管控和稳定的作用。此次紧张局势升温是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挑起的,但政府有责任使局势回到稳定的局面。

  据日本外务省人士透露,日本政府将把中国在 1971 年前未就 “尖阁诸岛”( 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 主权向日本提出过抗议一事作为“中方主张中最大的矛盾点”,决定使用 1953 年的 《人民日报》文章作为论据,指出中国曾承认 “尖阁诸岛”为日本领土。外务省已在其官网上刊登了《人民日报》相关文章的照片,并注释 “可见中国曾将‘尖阁诸岛’视为冲绳的一部分”。日方还将在与各国首脑及外相的会谈中主动提及上述内容,积极对外宣传。这种做法反映出日方已毫无历史和法理依据,只能靠编造和夸大上述所谓“依据”来强调钓鱼岛是日本的。然而,这是无济于事的。首先,中国在 1970 年 5 月 18 日就通过《人民日报》文章谴责了佐藤荣作内阁企图利用美国在黄尾屿、赤尾屿设立靶场证明日本拥有钓鱼岛的图谋,称之为 “侵略有理”的强盗逻辑。而 1972 年 3月以前,日本外务省并未就钓鱼岛发表 “基本见解”。其次,1953 年 1 月 8 日 《人民日报》文章只是一篇没有署名而依靠编译国际报道形成的“资料”。其中把冲绳的 “嘉手纳”写成“卡台那”并附加了 ( 译音) 就是例证,所以其中的错误记述根本不能代表中国政府或《人民日报》的立场。看来,针对日方种种似是而非的误解,还需继续做好有针对性的细致说明,解疑释惑。

  第四,日本野田内阁 “购岛”不仅没有在钓鱼岛问题上捞到任何便宜,反而使日本经济特别是旅游业及其相关的企业蒙受严重打击。

  目前,中国大陆游客约占外国赴日游客的 24. 5%。尽管中国政府并未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但野田内阁宣布“购岛”,给正处于回升势头的日本旅游业造成比福岛核电站事故更大的打击,这直接导致中日之间航空班机的大量停飞。据报道,由于野田内阁“购岛”、日本国内反华活动等因素,造成中国 “十一”黄金周期间,约有十万中国游客取消原本预定赴日旅游的行程。中国赴日游旅行社总退团率逾40%。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 2012 年 8 月的中国旅客同比增加22%,但9 月则减少3%。(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169.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2012.6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