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马希尔:埃及动荡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7 次 更新时间:2012-09-13 13:46:45

进入专题: 埃及动荡   政治经济学  

斯蒂芬·马希尔  

  或实施一种替代方案(即非资本主义的社会模式),并可能成为他国的榜样。在埃及,一个阿拉伯文化生活的重要中心,出现一个社会主义或反帝国主义政权的前景一定会震慑西方权力中心。

  纳奥米·克莱恩(NaomiKlein)在《震荡学说》(TheShockDoctrine)一书中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经常利用危机(如在1982年至1990年的埃及债务危机)的优势,把反民主的新自由主义计划强加在"震惊的"和不知情的人们身上。对埃及的拟议贷款和其他援助,总额已高达150亿美元,其目的就是在有序过渡的幌子下巩固资本家阶级和军队的权力。尽管国家允许个人自我表达和组建政党,但在表面自由选举实则限制更多的状态下,这些"负责任的"领导人决心继续推进新自由主义计划。事实上,放开贷款的假定前提条件是埃及经济的持续私有化和自由化。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5月26-27日举行的八国集团首脑会议的报告中所说,埃及的"政府政策应支持一个有利的环境,其中包括使私营部门蓬勃发展"。

  根据西方的描述,埃及起义主要是针对少数腐败分子无法正常运作资本主义,因此要求实行"正常"、"民主"的资本主义。从这个角度来看,埃及革命是亲市场的。本着这个精心构建的故事,奥巴马总统宣布了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债务交换,其中美国同意,只要埃及愿意按照华盛顿的意愿用钱,就可以减少埃及的债务负担。奥巴马清楚地表明了如下愿望:目标必须是这样一个模式,保护主义让位于自由开放,商贸份额不断上升,繁荣经济,为青年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因此,美国对民主的支持必须建立在以下基础上:确保金融体系稳定,推进改革,加入竞争性市场和全球经济体系。[2]

  债务周期是另一种机制,通过它,国际债权人将埃及与全球资本主义链接,迫使其政府继续进行新自由主义改革。通过永续债务循环,埃及需要不断获得新的信贷以偿还其长期债务,埃及将竭尽所能来保持新增贷款。这种债务循环导致了从埃及到国际贷款机构的资金外流。2000年至2009年间,埃及长期债务的净转移(收到的贷款和偿还债务之间的差额)达到34亿美元。在同一时期,埃及的债务增长了15%,尽管事实上它偿还了总额为246亿美元的贷款。这种依赖自我强化的循环,把数十亿美元从埃及的贫困人口重新分配给西方金融家,使这些机构拥有对埃及政府的巨大影响力。因此,尽管事实上这笔债务被称为恶债,但却受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其他机构的鼓励。穆巴拉克的核心集团和资本家阶级富达数十亿美元,而数以百万计的埃及人民却深陷极度贫困之中。

  通过消除贸易壁垒和资本管制,保持经济对外商投资的开放,建立通常所说的"虚拟议会",是另一种令埃及处于约束中的方式。如果埃及政府不服务于资本利益,西方投资者可以迅速撤出资金,继而抬高利率,摧毁流通货币,使国家财政空虚。无疑,维持自由的资本流动是对埃及新政府的基本要求,也有赖于不断扩大的援助和信贷,因此,埃及工商阶层警告说,持续的革命运动会带来资本外逃的危险。恶兆是,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InvestorService)下调了对埃及五大银行的评级,这一举动一定会引起国际市场的反应。但另一方面,进一步的自由化和私有化又几乎肯定会提高评级。

  综上所述,埃及正处于破产的危机之中,在一批又一批国际银行家面前,埃及过渡政府谋求信贷并再次确保当局仍然会致力于新自由主义政策。在5月20-21日欧洲银行主办的"重建和发展"的主题会议(这是在冷战结束后,按照自由市场原则为重建东欧经济举办的,带有灾难性后果)上,埃及过渡政府代表宣布:"目前的过渡政府将继续承诺市场开放,埃及将进一步加速迎接即将到来的大选。"[3]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八国集团以及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都做出相似的声明,承诺援助和支持。

  军方任命的埃及领导人已明确表示,这些不只是空头支票。为了确保这种持续的资金流和巩固国内阶级的力量,过渡政府已经取缔了所有的工人罢工,强行打压抗议活动,努力遣散劳工,并辅以分裂工人和城市青年运动联盟。埃及资本家阶级及其国际盟友希望颁布温和的政治改革方案,以平息城市运动,及早预防更激进的社会变革和民主化进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赴埃及代表团团长与穆巴拉克任命的埃及财政部长萨米尔·拉德万经过多次秘密谈判,达成了30亿美元的贷款,其表面上是支持"社会正义",背后则可能隐藏着一种担忧,即埃及起义将明确转为反资本主义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支持小规模的变革,如微调最低工资,借此希望安抚城市运动,并将其与工人相隔离,维护资本家阶级的霸权和美国支持的军队。事实上,国际劳工组织指出,由于大多数埃及人工作在所谓的"非正规部门",因而这种变化只是"换汤不换药",不太可能实质性地提高工人的生活质量。然而,到目前为止,尚未成功分化工人和城市青年运动:在开罗的示威游行和持续的劳资纠纷的巨大压力下,政府突然宣布,它将拒绝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所有贷款。

  但是斗争仍在继续。由于抗议和劳工行动持续席卷埃及,政府宣布,为了满足国际市场,将致力于减少赤字,以代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贷款。尽管如此,全国总罢工仍然迫使执政的军政府提高了最低工资,上涨达6倍,同时大量新组建的独立工会如雨后春笋般在埃及各地涌现。持续的不满也迫使临时政府总理沙拉夫承诺内阁改组。但是,哈齐姆·贝卜拉维--一位74岁的经济学老教授,曾参与了广受诟病的新自由主义改革--被任命为财政部部长,这再次激起公愤。事实上,贝卜拉维先生已宣布,他将考虑接受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而拒绝修订由他的前任、穆巴拉克时期的财政部长萨米尔·拉德万提出的广受非难的预算。解放广场上的革命者和工厂工人共同谴责拉德万的预算,因为它无视为社会公正而革命的要求。

  由于美国及其盟国持续增加对埃及军事统治者的巨额援助,埃及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它是继续作为美国全球帝国和跨国资本的附庸,还是绘制出一条更加独立的路线。拉丁美洲和亚洲的人民已经选择了一条自力更生的道路,违背美国的意愿,着手旨在改善数以百万计人民生活状况的社会变革。埃及是成为中东第一个开辟新道路的国家,还是仍然做全球资本主义帝国的附庸,仍有待观察。

  

  [美]斯蒂芬·马希尔著 王维平 郭晓云译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2年第7期

    进入专题: 埃及动荡   政治经济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31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