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慧智:朝鲜半岛战略调整与东北亚大国关系互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2 次 更新时间:2012-08-11 14:31:36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东北亚  

张慧智  

  围绕朝鲜半岛的大国博弈将日益激烈,大国关系将对朝鲜半岛形势变化产生重要影响。

  

  三、朝鲜半岛与东北亚大国的关系互动

  

  2008 年由美国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给世界经济造成重大打击,也导致美国经济衰退。美国的“一超”地位受到挑战; 新兴发展中国家力量持续上升,“金砖国家”日益崛起; 原来由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向均衡的多极世界体系过渡,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较大变化。国际格局的显著变动及国际政治新趋势的酝酿与发展,正在对世界各国尤其是大国的国际政治行为发生潜移默化的塑造作用,后冷战时代的国际格局相对走向均衡,不同国家随着其自身在国际体系中地位的升降,国际政治心理、角色定位、利益诉求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大国互动的均衡性增加,复杂性同样增加,许多原来没有暴露的问题逐渐显性化。东北亚涉及中、美、日、俄等诸多大国战略利益,这与东北亚强劲的经济增长以及 “朝鲜半岛”这样的热点问题结合在一起,使各国关系相当复杂。大国间错综复杂的矛盾和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朝鲜半岛局势的未来走向; 同样,半岛的局势变化也极大地关系到几个大国的利益和政策。

  中朝关系与美韩关系是冷战时期形成并延续至今的重要同盟关系。至今,中国仍对朝鲜具有其他国家无法替代的影响力; 美韩军事同盟则一直占据韩国外交安保政策核心。冷战结束后,中韩建交,双边以经济合作为基础全面发展双边关系,18 年间就由 “睦邻友好关系”提升为 “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创造了外交奇迹; 而朝鲜不仅没有与美韩签署和平协定,没有实现与美韩的关系正常化,反而因美韩军事合作关系的日益强化而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威胁。中朝、中韩、美韩、美朝等相互之间关系的现实性与复杂性,导致朝鲜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时,就会主动向中国靠拢,要求中国提供经济、政治与军事援助; 朝韩关系紧张时,韩国就会一边寻求美国的 “核保护”抵御朝鲜的 “核威胁”,一边期待中国站在本国立场,“压服”朝鲜。冷战虽已结束,朝鲜半岛南北对立却没有结束,双方都希望借助中、美的大国力量使半岛形势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甚至意欲将半岛南北关系问题转变为中美关系问题。鉴于中美对朝鲜半岛不同的战略目标,半岛形势恶化加剧了中美在这一地区的竞争。

  在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等半岛突发事件的处理过程中,韩美把责任推卸给中国,一味指责中国偏袒朝鲜,并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将航母开入黄海进行联合军演等做法严重损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安全,不仅使中韩、中美关系受到伤害,而且使东北亚局势格外紧张。出现这种局面,是由于中韩关系虽然迅速提升到 “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在不到 20 年的交流过程中,两国尚未建立起战略互信机制,对相互间的战略合作内容缺少理解和认可。在韩国看来,朝鲜问题才是中韩提升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意义所在; 对中国来说,东北亚地区的长期稳定与共同发展才是中国关注的重点。中韩两国在对对方强化与盟国关系方面都存在忧虑,但中国还是默认了韩美同盟的现实,也没有去挖同盟的墙角; 韩国却总是对中朝不断加强合作耿耿于怀,总是不切实际地想方设法拉中国加入挤压朝鲜的阵营。也就是说,中韩本不应怀疑对方存在恶意,理应相互理解各自的安全困境,但却进一步损伤了政治互信。只有尽快使两国关系巩固和成熟,达到可以在政治军事领域进行战略对话的程度,才能缓和矛盾和摩擦,共同推动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中美是对朝鲜半岛问题具有重要影响的外部力量。两国虽然在半岛无核化问题上拥有共识,并共同合作努力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但是战略目标不同,对半岛存在地区战略利益分歧。朝核问题威胁了美国及其亚洲盟国的利益,中国的迅速崛起使之成为美国需要防范的新目标,朝鲜半岛是美国实施亚太战略、围堵中国的重要棋子。中美两国在半岛事务上既可以合作,也可能对立。没有中美的合作,将无法切实解决朝鲜半岛问题; 如果中美对抗,受损的将是整个东北亚地区,任何国家都不会从中得到好处。正是认识到中美对东北亚地区的重要性,韩国正努力改变过去对美 “一边倒”做法,试图寻求对中美关系的平衡; 朝鲜则在巩固和加强与中国关系的同时,努力寻找改善朝美关系的途径。

  中日韩与美日韩分别以经济合作与军事合作为基础形成的三边关系也对朝鲜半岛与东北亚形势发挥着重要作用。中日韩作为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大国,相互成为重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日益密切的经济联系推动中日韩合作全方位走向深入,政治、经济、文化合作等方面均取得实质性的成果。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正在机制化,并就提升伙伴关系、实现共同繁荣达成多项共识,在 《2020 中日韩合作展望》中提出了三国在政治、经济、环境、国际问题等诸多领域的合作构想。

  与此同时,美国借助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将原来因为美国驻军带来的一系列问题而出现离心倾向的美韩、美日同盟重新加以巩固和强化,与韩国、日本频繁举行军演,巩固与韩日双边军事同盟的同时,推动美日韩三边军事合作。尽管中日韩经济合作紧密,存在着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关系,但应该看到,日韩对中国仍然存有很深的戒心,担心中国崛起会带来威胁,希望本国也成为地区 “大国”,再加上美国对东亚一体化进程的阻挠,造成了中日韩合作与美日韩合作之间的竞争。作为东北亚地区的主要国家,中日韩有必要强化双边和三边的战略合作,以共同利益为基础,面向未来,相互理解、相互融合,实现共赢。

  

  四、朝鲜半岛与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理想框架

  

  中、美、日、俄等大国围绕朝鲜半岛的利益博弈越来越激烈。美国强化亚洲同盟,为韩日提供保护伞的同时,限制韩日的行动,试图将驻韩、驻日美军基地永久化; 韩国和日本希望借助与美国的同盟关系,扩大其在东亚乃至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各国既要求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发挥大国作用,又利用朝鲜的不确定性向中国施加压力。统一是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共同愿望,但周边大国都希望朝鲜半岛以有利于本国的方式实现统一。各国对朝鲜局势的改变应具有什么样的性质和节奏看法不一,朝鲜半岛形势的动荡不符合任何国家的利益。

  作为影响朝鲜半岛形势变化的内部因素,朝鲜和韩国的关系变化决定着半岛形势发展的大方向。朝韩关系改善,交流与沟通频繁的情况下,半岛和周边国家向着积极合作的方向发展; 反之,半岛与周边国家向着对立冲突的方向发展。无论从本国发展还是区域稳定的角度出发,朝韩都应积极改善双边关系,为半岛的稳定和未来的统一而共同努力。作为影响朝鲜半岛形势的关键外部因素,中美关系越来越引人注目。尽管中美在朝鲜半岛存在战略竞争,但双方在维护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地区和平与稳定方面存在着共同利益,过去、现在和将来,在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过程中,中美需要更多的合作。

  事实上,包括朝鲜半岛南北双方以及中、美、日、俄等周边大国在内,任何单个国家都难以独自解决半岛问题,武力对抗也不会让任何一个国家幸免于难。为保障半岛稳定和东北亚和平,区域各国必须以共同利益为基础,通过多边合作,共同努力寻求朝鲜半岛与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理想框架。

  朝鲜半岛与东北亚区域合作的融合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第一阶段,引导朝鲜融入国际社会。目前的东北亚区域合作几乎不包括朝鲜。如果朝鲜因生存与发展受到威胁而孤注一掷,则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就会成为泡影。要获得朝鲜半岛与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首先应保障朝鲜的生存安全。即,将朝核问题与朝鲜经济发展问题适度剥离,通过国际交流与合作,帮助朝鲜发展经济,引导朝鲜逐渐加入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体系。经济的发展将使朝鲜认识到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对外经济合作将逐渐引导朝鲜融入国际社会,增强国际合作的意愿。两方面同时进行,相互作用,或可更有效地促使朝鲜弃核。第二阶段,推动六方会谈,敦促朝鲜弃核,用和平机制取代停战机制,为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提供和平保障。朝韩双方各不相让的紧张局势凸显半岛和平机制的欠缺。由于东北亚地区缺乏安全机制的约束,各国难以形成相对稳定的安全关系,再加上东亚经济的快速发展使本地区资源争夺更加激烈,悬而未决的领土争端日益突出,霸权主义的插手使热点问题升温甚至失控的危险性提高,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受到威胁。要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最佳选择仍是六方会谈。一方面,只有在六方会谈既有成果的基础上,共同探讨朝鲜半岛和平机制问题,才可能减少 “朝鲜弃核与签署和平协定”谁先谁后的争执; 另一方面,在六方会谈框架内,各国围绕着朝鲜半岛形成相互促进、彼此制约的复杂关系,在协调与磨合过程中,可以共同推动区域合作的进展。不过,随着朝鲜半岛形势的变化,六方会谈必然要注入新内涵,其不仅是解决朝核问题的有效机制,还应发展成为朝鲜半岛危机管理机制和东北亚安全体系的基础。第三阶段,建立东北亚经济合作机制与安全合作机制,实现东北亚区域一体化。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虽然进展迅速,相互依赖性不断提高,但受到政治安全因素的影响,至今东北亚地区既未建立经济合作机制,也未建立安全合作机制。因此,东北亚地区面临复杂的安全困境。若要突破安全困境,推动区域一体化,一方面要求区域内经济体具有较高程度的开放性和密切的经济联系,另一方面要求区域内经济体形成和谐的政治关系。这样,国家间通过经济合作促进政治关系的发展,也通过政治合作克服经济发展中的障碍。目前,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条件逐渐成熟,政治关系尚有待改善,东北亚的经济结构与政治格局没有形成相互促进的互动关系。东北亚区域合作的消极因素主要在于缺乏国家间政治协调,区域政治格局和权力结构制约了国家经济行为,而且这种局面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改变。但是,随着朝核问题的解决以及朝鲜逐渐融入国际社会,东北亚地区在贸易、投资、交通、物流等诸多领域的合作将得到进一步深化发展;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东北亚地区在金融、环境、生态、公共卫生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需求进一步增强; 东北亚各国面对共同问题会促使相关行为体形成共同的认知和共同的身份,提高共同解决问题的意愿,进而形成稳定的合作关系,并进入制度化合作阶段,从而最终完成东北亚安全机制的构建。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机制与安全合作机制成熟后,自然就会实现区域一体化的长远目标。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东北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307.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12.4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