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薇洲:当代欧美三大社会主义流派辨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85 次 更新时间:2012-07-25 17:08:25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吕薇洲  

  各种社会主义流派,尤其是当代欧美三大社会主义流派,在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对现实问题展开分析、对社会主义进行预设的过程中,也提出过许多积极合理的理论观点和政策主张,对这些社会主义理论流派,我们必须进行区分利弊的批判性辨析。

  (一)当代欧美三大社会主义流派都带有改良主义色彩

  无论是民主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或是市场社会主义,都是作为资本主义的对立面设计的。但通过对各个流派理论观点的分析可以看出,它们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大都仅仅局限于在资本主义体制内做文章,没有从根本上触动资本主义制度赖以存在的根基,有的流派甚至还有意无意地掩盖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这就决定了这些流派必然具有一定的改良性。

  民主社会主义的改良性质主要表现在:没有明确认识到工人阶级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作用,坚决反对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夺取政权,把议会民主手段或和平手段作为实现社会主义的唯一途径,认为社会主义不能通过外在的力量,即运用革命的方式实现,而只能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逐步成熟并发展起来。由此可以看出,民主社会主义并不主张建立一种崭新的社会制度,而只试图对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改良。对于这一点,社会(民主)党人毫不掩饰,他们公然宣称自己不是资本主义“掘墓人”,而只是其“病床旁”的医生。[13](p.113)苏东剧变后,原东欧地区的社会(民主)党人更是毫不讳言地申明:决不奉行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更不主张恢复共产主义。相反,他们要继续沿着使苏东国家发生剧变的路线走下去,只是在经济私有化的速度和方法上作些调整。

  生态社会主义的改良性质突出表现在:没有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进行批判,而只是反对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掠夺自然资源、对发展中国家转嫁生态危机等一些具体举措。生态社会主义的倡导者往往把生态问题看得高于一切,并在其理论论证中试图用其“生态危机论”来取代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危机论”,这实际上等于用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掩盖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另外,生态社会主义倡导者明确提出,所有制不是社会性质的决定因素,他们只强调对生产资料的管理,这就使得其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最终并未真正触及资本主义私有制,因此并没有为解决全球生态危机找到真正有效的“处方”。“它所倡导的生态社会主义并没有从根本上消灭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改变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也就不可能使工人真正获得当家作主的权利。”

  市场社会主义的改良性质集中表现在:其赖以产生的基础是“资产阶级福利经济学”,放弃了包括公有制在内的社会主义的许多本质特征。市场社会主义模式大都以福利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帕累托最优”为前提,在运用福利经济学的同时,不可避免地接受了其超阶级性的观点,把社会主义的总体目标界定为增进“社会福利”和“公共利益”。苏东剧变后的市场社会主义模式,放弃了包括公有制在内的社会主义的许多本质特征,转而把自由、民主、团结和公正等伦理价值观念当作其未来“社会主义”模式的最终目标,仅仅致力于诸如“自我实现和福利、政治影响以及社会地位”等目标的实现,并不要求从根本上变革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它实质上表达了一种把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调和起来的观点。对于这一点,市场社会主义的倡导者毫不隐晦,有的甚至明确提出,其模式在“赞成社会主义经济的论点”时,也对“构成社会主义成分的基本观点方面进行某些修正”,是“实现彻底的社会主义”前“纠正资本主义的一些弊端”的过渡性阶段。[15](p.1)

  (二)当代欧美三大社会主义流派均提出过许多积极合理的思想观点

  尽管带有浓厚的改良主义色彩,但欧美三大社会主义流派都主张建立起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的理想社会。它们不仅揭露和批判了资本主义的弊端,特别是深刻批判了资本主义制度下不公平、不合理、不人道的现象,而且还对未来提出了一些积极合理的主张,尤其是详细描绘了其理想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美好蓝图。

  民主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对未来社会的预设。自从与科学社会主义分道扬镳之后,民主社会主义在其长期的发展演进中,不仅形成了一整套反对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而且在实践中公然与现实的社会主义制度相抗争,并直接促成了苏东地区共产党的社会民主党化,诚如有学者所言:“民主社会主义不仅作为社会改良主义同科学社会主义相对立,而且作为一种指导思想,指导着社会党国际坚决反对共产主义、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国家。而在1989年东欧剧变的过程中,还对社会主义国家采取和平演变的政策。”[16](p.59)但是,必须承认,民主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社会各种弊病的批判一直都没有停止,民主社会主义力图按照其所设定的社会主义原则克服资本主义弊端,达到改造资本主义的目的也从来没有改变。在实践中,奉行民主社会主义的各国社会(民主)党把“自由、平等、互助”作为其未来社会的基本原则和目标,在执政和参政的过程中,他们致力于把矫正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病作为自己的工作重点,为改革资本主义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包括扩大政治民主和公民参与权,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宏观调控,增加社会福利,减少分配不公等,所有这些对于发达国家的经济社会生活、对于发达国家的社会主义运动都产生了积极而重要的影响。

  生态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对未来社会的预设。生态社会主义紧紧围绕资本主义对生态环境和人类长远利益造成的破坏进行了深刻批判,他们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追求利润为唯一目的的特征是造成生态危机的根本原因,发达国家应当对世界范围内的环境恶化和生态失衡负主要责任。同时,生态社会主义也严厉抨击了发达国家为保护本国环境对第三世界实行的“生态殖民主义”政策,认为发达国家把造成生态危机的主要责任推给第三世界落后国家,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横加指责,这是其唯利是图、不计后果的本性在新形势下的必然反映。正如生态社会主义的代表拉比卡明确指出的,发达国家对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掠夺和剥削,是造成这些国家生态环境恶化的根本原因。基于此,生态社会主义主张将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与生态法治结合起来,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一致。即在经济上建立一种以保护自然和合理使用自然资源为特征的经济制度,用“社会生态经济”模式取代原有的“市场经济”模式;在政治上实行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分散化与整体化相结合、区域化与国际化相结合的新型民主政治体制。此外,生态社会主义还主张公平正义,提倡男女平等,维护世界和平,反对发达国家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剥削和掠夺,这些政策主张都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市场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对未来社会的预设。市场社会主义着力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种种弊端进行了本质性批判。市场社会主义的倡导者把剥削当作“资本主义的一个恒久的特征”,认为“资本主义制度很难达到对收入和财富的均等分配”,[17](p.159)明确提出“在自由的市场经济下,追求企业和资本利润的结果,人们之间造成了巨大的资产差别,收入差别。泡沫经济给人们带来不安”。[18](p.7)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下商品交换形式上的自由和平等,带来了收入和财产上的巨大差距和不平等。“在劳动与资本相分离的条件下,市场提供了一个媒介,通过这个媒介,资本家可以有规律地从工人那里获得利益。”[19](p.45)但是,市场社会主义也充分肯定了市场机制的运行效率,极力主张把具有高效率的市场机制保留在其模式中。为此,市场社会主义的倡导者还着意论证了市场与社会主义准则的兼容性等问题。他们认为,市场与资本主义生产资料所有制之间不存在逻辑上的必然联系,因此,市场的运用不会损害生产资料公有制、妨碍社会公平和民主等一系列社会主义基本准则的实现。另外,所有市场社会主义理论模式都非常重视公正、平等,要求消除强者对弱者的压迫和剥削,使一切成员平等地摆脱剥削、平等地成为社会生产资料的共同所有者,平等地以劳动为尺度分配消费品等,从而实现人们在收入、地位、权利等诸多方面的较大平等。

  综上所述,冷战结束后,欧美三大社会主义流派的新发展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乃至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都产生过并将继续产生一定的影响。当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振兴,一方面要求人们对社会主义充满信心,同时也要求人们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进行创新。可以说,在资本主义国家虽然深陷金融危机但是依然处于发展之中、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虽然有所奋进但是尚未完全走出低谷的当今时代,欧美三大社会主义流派的存在和发展,不仅是对“社会主义失败论”的有力驳斥,而且也为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创新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材料。譬如,生态社会主义深刻揭示了造成生态危机的根本原因,并严厉抨击了“生态殖民主义”,即发达国家把有害于人类健康的技术、工业甚至垃圾转移到落后国家的做法,并在此基础上把生态问题作为反对资本主义和建立社会主义的重要依据,从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环境保护的思想。又如,市场社会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应当而且必须利用市场”的思想,改变了传统社会主义把中央计划视为社会主义唯一经济运行模式的看法,打破了长期以来把计划与市场、社会主义与市场截然对立起来的观念。所有这些,都为我们创新社会主义理论提供了宝贵的思想观点。因此,我们必须既要清醒认识到当代欧美三大社会主义流派的改良主义性质和消极负面影响,又要善于发现和充分肯定其中所包含的积极合理的思想观点和政策主张。

  

  参考文献

  [1][英]安东尼·吉登斯.超越左与右:激进政治的未来[M].李惠斌等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2]吕薇洲.中左派及其第三条道路评析[J].郑州大学学报,2000,(3).

  [3][美]罗伯特·泰勒.欧洲社会民主党还有出路吗?[J].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动态,2008,(11).

  [4][德]马德赫斯·马林.代替中间的方向[J].新社会,2009,(6).

  [5]张文红.德国社民党和英国工党超越“第三条道路”[J].国外理论动态,2009,(6).

  [6]吕薇洲.国际金融危机中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J].党建内参,2010,(6).

  [7][美]弗·卡普拉,查·斯普雷纳克.绿色政治:全球的希望[M].石音译.北京:东方出版社,1988.

  [8]DavidPepper.Ecosocialism:FromDeepEcologytoSocialJustice[M].LondonandNewYork:Routledge,1993.

  [9]周穗明.“红绿联盟”生态社会主义的最新进展[J].当代世界,1998,(12).

  [10]吕薇洲.市场社会主义论[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1.

  [11][日]伊藤诚.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M]尚晶晶等译.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6.

  [12][美]伯特尔·奥尔曼.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者之间的争论[M]段忠桥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00.

  [13][德]勃兰特,克赖斯基,帕尔梅.社会民主与未来[M].丁冬红等译.重庆:重庆出版社,1990.

  [14]曾文婷.西方马克思主义视野中的生态社会主义——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愿景[J].武汉大学学报,2010,(2).

  [15][美]约翰·罗默.社会主义的未来[M]余文烈译.重庆:重庆出版社,1997.

  [16]徐崇温.民主社会主义评析[M]重庆:重庆出版社,1995.

  [17][英]埃斯特林,格兰德.市场社会主义[M]邓正来等译.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3.

  [18][日]伊藤诚.现代社会主义问题[M]鲁永学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6.

  [19][美]阿瑟·迪夸特罗.市场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准则[A].现代国外经济学论文选(第13辑)[C].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790.html
文章来源:《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2年第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