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孟弛:幸福和痛苦

——《宇宙伦理学》第二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29 次 更新时间:2012-07-18 20:50:40

进入专题: 宇宙伦理学   幸福   痛苦  

张孟弛  
由此可见,宇宙给予的奖励是有意在向从事科学和哲学研究的人倾斜,因为他们的工作直接关系到新物种的形成,而这也正是宇宙最为操心和重视的一项使命。

   我们每个人都无一例外地希望能包揽所有的幸福,然而,某些命中注定的现实条件往往使得我们很难如愿以偿。首先,我们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我们将有限的精力用在对所有幸福的追求上,那结果多半是顾此失彼。其次,我们的天分是有倾向性的,如果我们将有倾向性的天分用在对所有幸福的追求上,那结果多半是事倍功半。我们能够做出的明智决定是,将我们有限的精力和有倾向性的天分,有选择地或有主次地分配到对幸福的追求上,从而最大限度地利用我们的精力和天分,去获得最大限度的幸福。

   幸福虽然是我们追求的对象,但却并非我们人生的最终目标。要知道,幸福不过是宇宙为了让我们履行好其所赋使命而实施的一种奖励而已。这就意味着,宇宙在实施奖励时必定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我们必须尽心尽力地去履行它赋予的使命。假如我们老老实实地照此去做,那宇宙就会毫不吝啬地亲手将奖励送到我们的手中;假如我们试图投机取巧,不劳而获,那宇宙就会毫不留情地将我们盗取的奖励收回,而且还会给予警告性的惩罚。看一看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这些事例吧!那些养尊处优但却不学无术的人,不是常常受到无聊的困扰吗?那些只享受性快乐而不生养子女的夫妇,不是到了中年之后就开始饱尝孤独的苦果吗?那些为了寻求性刺激而纵情奢欲或靠春药支撑的人,不是很快就病魔缠身,甚至一命呜呼吗?至于人类在人口过剩压力下而从不以繁殖为目的的性活动中获取的快乐,那实际上是有利于宇宙所赋使命的履行的,因而可认作得到了宇宙的特批和默许。

   第二节 痛苦

   我们出于本性而竭力地追求幸福,又竭力地摆脱痛苦。然而,幸福并不会因为我们的偏爱而光顾我们,痛苦也不会因为我们的厌恶而远离我们。事实上,没有人能够在他一生中完全摆脱痛苦的纠缠,只是有的人少一些、有的人多一些而已。我们只知道痛苦不讨人喜欢,但却很少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既然痛苦没有哪个人想要,那宇宙何必要将它强加于人呢?如果宇宙不是故意跟我们过不去,那它要是只给我们幸福该有多好啊!

   一、痛苦古今观

   像幸福一样,痛苦也没有一个为人们所普遍认可的标准和定义,对痛苦的理解和感受也是因人因时而异。在古圣先贤中,对痛苦研究得最全面、最深入、也最系统的当属释迦牟尼了。释迦牟尼深知一切众生都深受老病死之苦,并觉悟到了被他称作“无为法”的解脱之道,即所谓的“八正道”。他对其弟子说:“把肉体受苦,反而使心恼乱;把身心享乐,又容易耽于爱着。偏于苦或乐的修行,都不能成就根本的大道。这个问题,我在当初离开王宫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所以和你们同在一起修学六年苦行,这自有我的苦心。舍弃苦乐,才能得到中道。你们如果要走进正觉之门,必须要以正见(正确的见解)、正思(纯真的思想)、正语(净善的语言)、正业(正当的工作)、正命(合理的经济)、正精进(积极的精神)、正念(真理的信仰)、正定(禅定的生活)等八种正道去修学,才能解脱无明集聚的烦恼众苦,获得清净寂灭的境界!”(星云大师著:《释迦牟尼佛传》,第92~93页)释迦牟尼这样讲述了他自己正定的过程:“首先是打破‘我’的执着。人是由六种元素组成的:坚性、湿性、暖性、动性、空与实。通过对这六者的分析,我得出了以下结论,即:六者中没有一项是‘我的’、‘我’或‘我自己’;这样,我彻底明白了如何来去,愉快的、不愉快的以及既非愉快亦非不愉快的感觉如何来如何去。因为这种了解,我心即无所着。心无所着,就成为一纯粹的、平等的舍心。然后,在此基础上我可随意进入任何高层的心灵境界。于是我明白了境由心造并不再以心造作,亦不以意志求生存相续,亦不求灭;因为不求造作,不求生存相续,亦不求断灭故,我对世间就心无执取。心无执取,则无所挂碍;无所挂碍故,内心完全处于寂灭,这就证入了涅槃。”(李觉明、林沁著:《与佛陀对话》,宗教文化出版社1998年版〔下同〕,第159~160页)释迦牟尼接着又这样为我们描述了他所证入的涅槃情形:“此间没有地水火风四大种。长宽粗细善恶名色等等观念也一律摧毁无遗,无此世间亦无他世间,无来无去也无停留,不死不生也无根尘。”(〔同上〕,第159页)释迦牟尼为我们描绘的涅槃境界固然美妙诱人,但由于神秘得让人难以置信,再加上通往的道路曲折漫长,因此非信念坚定者不能践行。鉴于此,释迦牟尼又权且为众生另开了一个能在生死轮回中得福的简易药方,那就是被他称作“有为法”的所谓“诸恶莫做,众善奉行。”他对有杀父之罪的阿阇世王说:“世界上有两种人可以得到快乐和幸福的结果,一是修善不造罪的人,一是造罪知道忏悔的人。现在大王悔过的机缘成熟,世间上的人谁能不犯过失呢?知过必改,就是一个好人。我的法门是广大无边的,请你时时忏悔就好。大王!罪业是没有本体,是空幻的,把心意如果能忘去时,罪业也可以消灭了。了解心和罪本是空幻不实,这就是真实的忏悔。你以后要以法治民,不要行非法的事;要以德化民,不要暴戾。多行仁政,善名美德就可以远播四方,一定受到众人尊敬,想不服从也不能够。过去的事已经过去,没有什么计较的必要,从现在起如何自新,才真正要紧。你行善安心,当即就能快乐,进一步更要在我的法门中学无为的法,证无为的果,你就可以解脱得度。”(星云大师著:《释迦牟尼佛传》,第212~213页)这个简易药方虽不能根除人生之苦,但却可以对神经暂且起到镇痛的作用,因为一个人如果能不断地从善因中收获善果,那么尽管无法脱离生死轮回的苦海,但也能不时地浮出水面,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望一眼蓝色的天空。

   受佛教的影响,叔本华对人生持悲观的态度。他认为,在人的一生中,幸福只是暂时的,而痛苦则是永恒的,因为人的欲望很难得到满足,即使幸运地如愿以偿,时间也很短暂,而且在短暂的满足之后,紧接着又产生新的更难满足的欲望。一个人就是这样地生活在没有尽头的痛苦之中,直到生命最终结束。他说:“这个世界,不可能有任何种类的安定,或任何的持续状态,一切都在不停的旋转和变化,持续的、急迫的飞舞着,我们就是在这世界的网上,不停的行走,不停的运动,藉以支持。这样的世界,所谓的‘幸福’,连想象中也不可得。柏拉图的所谓:‘唯其不断的变化,绝不可能常住’,就是说明幸福不是得以驻留的。首先,我们要有个观念,任谁也不幸福,人生只是追求想象通常上的幸福,而且,能达到目的的绝少,纵能达到,也将立即感到‘目的错误’的失望。所以,任何人到最后都是船破樯折的走进港湾中。”(陈晓南译:《叔本华论文集》,百花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下同〕,第100页)造成人生痛苦的原因是什么呢?叔本华认为,我们的意志并没有一个假如达到了就会带来满足的固定目的,它使我们在明知死亡不可战胜的情况下仍然去追求毫无意义的目的,“就像我们把肥皂泡尽量吹得久、吹得大,固然我们完全知道它总归是要破灭的。”(罗素著:《西方哲学史》下卷,第306页)叔本华最后得出结论:我们的意志是邪恶的,邪恶的意志是我们永无止境的痛苦的根源;并据此为我们开出了一个类似于释迦牟尼的药方:克制意志,禁绝欲望。然而,不知什么缘故(我想很可能是药太苦吧),叔本华本人却并没有像对我们所要求的那样按时按量地服药,而是过着一种尽可能不让自己的私欲受到哪怕是丝毫委屈的生活。据说,他在离开柏林后,为了寻找一个永久的居留地,精心研究了各种有利的土地资料,最后在选择法兰克富还是曼海的问题上摇摆不定。在家庭财产面临丧失危险的时候,他超乎常规地发挥其才智,救出了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而对他母亲和姐妹的利益却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冷漠。

   二、宇宙的惩罚──痛苦

   我们已经对幸福有了一个统一的认识,这就使得我们对痛苦的讨论变得容易了许多。如果我们将“痛苦”作为一个与“幸福”相对立的概念,那么像“幸福”这种宇宙给予我们的奖励有十二份一样,宇宙给予我们的惩罚──“痛苦”也就必然相应地包含十二份。现在就让我们打开“痛苦”的包裹来看一看这十二份惩罚到底是些什么。

   在生存方面,宇宙为我们准备了四份惩罚。第一份惩罚是我们在满足不了求生欲过程中感觉到的焦躁。一个人在患上无药可治的疾病时会露出绝望的神情,在遭遇无路可逃的灾祸时会发出凄惨的叫声。第二份惩罚是我们在身体危殆状态下体会到的烦闷。有多少癌症患者由于不堪肉体的疼痛而企求安乐死,又有多少落难者由于不堪精神的折磨而实施自杀。第三份惩罚是我们在满足不了食欲过程中感觉到的焦躁。在饥饿的逼迫下,一个婴儿会嚎啕大哭,一个绅士会置体面于不顾而乞讨偷抢,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也大都是由饥荒引发。说到此,我们确实应该向那些为了某种信念或理想而采取绝食斗争方式的人投以敬佩的目光。第四份惩罚是我们在身体衰弱状态下体会到的烦闷。一个面黄肌瘦的人总是心情忧郁,一个神经紊乱的人总是意志消沉。

   在繁殖方面,宇宙也为我们准备了四份惩罚。第一份惩罚是我们在满足不了性欲过程中感觉到的焦躁。单身男人会因性压抑而冒着刑律制裁的危险实施性侵犯,年轻妻子会因丈夫性无能而冒着婚姻破裂的危险红杏出墙。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宇宙允许我们为满足性欲可以不择手段,而是恰恰相反,它要求我们选用正当的途径。假如有谁心存侥幸而试图投机取巧的话,那即便从中尝到一点甜头,最终还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正如释迦牟尼早就告诫我们的那样:“财色于人,人之不舍。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儿舔之,则有割舌之患。”(《佛说四十二章经》,第22章)

   第二份惩罚是我们在生育不出子女状态下体会到的烦闷。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对夫妻因一方没有生育能力而另觅新欢,或是为了医治不育症而不惜重金、不远千里地寻医问药,或是万般无奈地借腹、借种生子,或是走投无路地只好收养一个孩子。说到此,也许有人会反问道,现在有些年轻人不是奉行独身主义吗?有些年轻夫妻不是拒绝生育而组成所谓的“丁克”家庭吗?我们的回答是,他们这样做尽管自认为有种种充足的理由,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脱宇宙的惩罚,那就是内心的烦闷,这种烦闷尤其会在其灵魂安静下来或其身体日渐衰败时席卷而来。

   第三份惩罚是我们在满足不了母(父)性过程中感觉到的焦躁。离异父母的一方,尤其是母亲在失去对子女监护权的情况下会坐卧不宁,父母在子女不听其教导、甚至顶撞他们的情况下会心烦意乱。在子女远在他方而长期不能相见时,父母就会生活在对子女的无尽思念和担忧之中。在子女成家立业而另立门户时,父母非但不会感到如释重负的轻松,反而还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

   第四份惩罚是我们在养育不好子女状态下体会到的烦闷。如果子女吃不饱穿不暖,父母就会心如刀绞;如果子女有病得不到医治,父母就会痛苦不堪;如果子女接受不到良好的教育,父母就会感到惭愧和无能;如果子女一事无成,甚至走向犯罪的道路,父母就会懊恼和自责。

   在进化方面,宇宙同样为我们准备了四份惩罚。第一份惩罚是我们在满足不了求知欲过程中感觉到的焦躁。科学家和哲学家在不能研究的过程中,学生和读者在不能听讲和阅读的过程中,都会有焦躁的感觉。在中国被称作“文革”的政治运动期间,多数知识分子所以会心情郁闷,神志恍惚,有的甚至走上自杀的绝路,与其说是因为他们承受不了身体的摧残和人格的蹂躏,还不如说是因为他们被剥夺了学习这种在他们看来比生命还要神圣的权利。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学子所以会走出国门到海外求学,并不是因为他们向往国外的奢华生活,也不是因为他们的爱国之心不如我们真切和强烈,而是因为国外更先进的教育资源在深深地吸引着他们,他们相信在那里能吮吸到更多的知识营养。

第二份惩罚是我们在获得不了知识状态下体会到的烦闷。科学家和哲学家在没能从研究中思考出知识的状态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宇宙伦理学   幸福   痛苦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57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