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孟弛:幸福和痛苦

——《宇宙伦理学》第二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29 次 更新时间:2012-07-18 20:50:40

进入专题: 宇宙伦理学   幸福   痛苦  

张孟弛  
死得高贵。

   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在于合乎德性的活动,沉思作为合乎理智德性的活动虽然能给人带来完善的幸福,但它只属于少数具有部分神性的人,因此他向多数人推荐一种完全属于人的第二好幸福,即合乎公正、勇敢、慷慨、节制等道德德性的活动。他说:“合于其他德性的生活只是第二好的。因为,这些德性的实现活动都是人的实现活动。公正的、勇敢的以及其他德性的行为,都是在与他人的相互关系中做出的,都是在遵守交易与需要方面的适合每一种场合的实践与感情,而所有这些都是人的事务。”(亚里士多德著:《尼各马可伦理学》,第308页)

   霍尔巴赫认为,幸福是人在与生存环境和谐相处时产生的一种景况。他说:“一般地说,幸福似乎就是为我们觉得适合于我们的存在因而接受的那种经久的或暂时的景况;这种景况,是由人和自然置人于其中的环境二者间所存在的一致产生出来的,或者,如果愿意这样说的话,幸福也可以说是人与作用于他的那些原因二者之间的协调。”(霍尔巴赫著:《自然的体系》上卷,商务印书馆1999年修订版〔下同〕,第112~113页)那么,哪些人才称得上是幸福的呢?霍尔巴赫说:“自然造成一些幸福的人,文化、教育、思索,则使自然所创造的这片土地肥沃起来并使它能产生一些有益的果实。天生幸福的人,就是从自然接受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活动灵敏的器官、正确的精神、和一颗其情欲与欲求都和命运曾把我们置于其中的环境相类似和相适合的心的人。……最幸福的人通常大概就是这样一些人:他们具有一个平和的灵魂,只希图一些它能用一种可以维持它的活动而不给它引起过于麻烦而猛烈的震动的努力就能得到的东西。一个哲学家,他的需要很容易被满足,没有野心,高兴和少数友人交游聚谈,无疑地要比一个野心勃勃、满想蹂躏世界而终归失望的征服者,生来要幸福些。……最幸福的人,就是需要最少而满足需要的方法最多的那些人。”(〔同上〕,第269~273页)

   康德虽然是一个道德至上的义务论者,但他并不否认感性世界中的幸福,而且还认为追求并实现这种幸福是理性的一项职责。他说:“人类,就其属于感性世界而言,乃是一个有所需求的存在者,并且在这个范围内,他的理性对于感性就总有一种不能推卸的使命,那就是要顾虑感性方面的利益,并且为谋求今生的幸福和来生的幸福(如果可能的话)而为自己立下一些实践的准则。”(康德著:《实践理性批判》,第62页)不过,一个人要想使幸福成为善而不是恶,还必须有善良意志的指导。他说:“财富、权力、荣誉甚至健康和全部生活美好、境遇如意,也就是那名为幸福的东西,就使人自满,并由此经常使人傲慢,如若没有一个善良意志去正确指导它们对心灵的影响,使行动原则和普遍目的相符合的话。”(康德著:《道德形而上学原理》,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下同〕,第8页)

   就一个人而言,他会在不同的生命阶段持有不同的幸福或快乐观。在儿童阶段,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和同伴自由地嬉戏玩耍;在青年阶段,爱情被视为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得到了会觉得世界阳光明媚,一旦失去则会感到生命黯然失色;在中年阶段,事业的成功和能力的发挥给人以极大的满足感;到了老年,天伦之乐就成了主要的生活享受。

   如果说我们在什么是幸福或快乐的问题上已经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话,那么幸福和快乐的区别问题就更是把我们搅得有些头晕目眩了。我们还是先来看一看哲学家是怎么说的吧。

   孔子没有对幸福和快乐做出区分,而只是把快乐分为有益的快乐和有害的快乐。他说:“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论语·季氏》)

   赫拉克里特认为,幸福是符合“逻各斯”(宇宙规律)的生活,而不是肉体的快乐。他非常生动地说:“如果幸福在于肉体的快感,那么就应当说,牛找到草料吃的时候是幸福的。”(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古希腊罗马哲学》,第18页)

   德谟克利特认为,幸福既不单纯地是肉体快乐,也不单纯地是精神快乐,而是两者的结合;但精神的快乐在幸福中处主导地位。他说:“幸福不在于占有畜群,也不在于占有黄金,它的居处是在我们的灵魂之中。”(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古希腊罗马哲学》,第113页)他还说:“动物只要求为它所必需的东西,反之,人则要求超过这个。”(〔同上〕,第116页)对于肉体的快乐,德谟克利特告诫人们在追求时要有所节制和选择。他说:“对一切沉溺于口腹之乐,并在吃、喝、情爱方面过度的人,快乐的时间是很短的,就只是当他们在吃着、喝着的时候是快乐的,而随之而来的坏处却很大。对同一些东西的欲望继续不断地向他们袭来,而当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时,他们所尝到的快乐很快就过去了。除了瞬息即逝的快乐之外,这一切之中丝毫没有什么好东西,因为总是重新又感觉到有需要未满足。”(〔同上〕,第118页)

   柏拉图和伊壁鸠鲁也都没有对幸福和快乐做出区分,而只是把快乐分为肉体的快乐和精神的快乐。柏拉图强调精神快乐在人生价值上的重要性,认为肉体的快乐是低级的,而且还会对精神快乐的追求构成障碍。他说:“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免除所有对自己灵魂将来命运的担忧,这就是在生前抛弃肉体的快乐与装饰,对他的目的来说,这些东西带来的损害大于好处,献身于获得知识的快乐,以此使他的灵魂不是拥有借来的美,而是拥有它自身的美。”(柏拉图著:《柏拉图全集》第一卷,《斐多篇》,第128页)伊壁鸠鲁则将两种快乐摆放在了几乎同等重要的位置。他说:“如果一切快乐都能积聚──不仅是持续出现,而且影响全身或人类本性的主要部分,那么,一种快乐与另一种快乐之间便没有什么不同。”(苗力田主编:《古希腊哲学》,第642页)他又说:“由缺乏而产生的痛苦一旦消除,肉体中的快乐便不再增加;只有形式有变化而已。当我们理解使心灵产生极大恐惧的事物及其同类事物时,心灵快乐的界限也就达到了。”(〔同上〕,第643页)

   亚里士多德将幸福和快乐区别开来,认为快乐是肉体欲望的满足,是人所具有的动物性的那一部分;幸福是灵魂对知识的追求,是符合德性或善的活动,是人所具有的神性的那一部分。他说:“肉体的快乐任何一个人都能享受,奴隶在这方面并不比最好的人差。……所以,幸福不在于这类消遣,而如已说过的,在于合德性的实现活动。”(亚里士多德著:《尼各马可伦理学》,第305页)然而,亚里士多德并没有因此就完全否定快乐的价值,而是认为快乐有好坏之分,好的快乐还是值得欲求的。至于快乐是好是坏,则要看它是与好的还是坏的活动相联系。他说:“每种实现活动都由属于它的那种快乐加强。当活动伴随着快乐时,我们就判断得更好、更清楚。……所以,实现活动是好的,其快乐也是好的,实现活动是坏的,其快乐也是坏的。(〔同上〕,第300~301页)

   斯宾诺莎认为,快乐是感官所领受的对象,而幸福则是心灵所领受的对象。对感官的快乐,斯宾诺莎持否定的态度,认为它与其说是幸福的源泉,毋宁说是痛苦的根源。他说:“当人心沉溺于感官快乐,直到安之若素,好象获得了真正的幸福时,它就会完全不能想到别的东西。但是当这种快乐一旦得到满足时,极大的苦恼立刻就随之而生。”(斯宾诺莎著:《知性改进论》,第20页)斯宾诺莎转而向人们推荐另外一种他认为真实、长久的幸福,那就是心灵的愉悦和满足。他说:“幸福不外是由于对神有直观知识而起的心灵的满足。”(斯宾诺莎著:《伦理学》,第228页)至于快乐与幸福的关系,斯宾诺莎将前者看作是向后者的过渡。他说:“如果快乐在于到较大圆满的过渡,那么幸福便应该在于心灵具有圆满性本身。”(〔同上〕,第259页)

   霍尔巴赫是从时间持续的长短上来区分幸福和快乐的,而且还认为快乐如不加以节制,就会转变为痛苦。他说:“幸福是一种存在方式,一种我们希望它延续不断、或我们愿意在它之中长久生存下去的存在方式。幸福的大小是按其延续时间的长短和强烈程度而定的。最大的幸福就是最能经久不渝的幸福;暂时的或历时不久的幸福叫做快乐。快乐越是强烈,便越容易消逝,因为我们的感官只能容受一定数量的运动;凡是超过这个数量的快乐就变成痛苦,或变成一种难堪的存在方式,一种我们渴望它赶快中止的存在方式,这就是为什么快乐和痛苦往往只是一纸之隔。漫无节制的快乐之后,紧跟着就是悔恨、烦恼和厌倦,暂时的幸福变而成为长久的不幸。”(霍尔巴赫著:《自然的体系》上卷,第112页)

   二、宇宙的奖励──幸福

   以上列举了从古至今具有代表性的幸福或快乐观。我们现在想做的,既不是向这已足够多的幸福或快乐观中再随意地添上一条,因为那只能使我们对幸福或快乐的认识更加混乱;也不是对上述不同的幸福或快乐观作一个系统的归类,因为这样做(事实上不少人已经这样做了,而且做得很好)尽管能让我们的大脑感到清醒一些,但仍不能使我们避免得出幸福或快乐是因人因时而异的结论;而是在弄清人生真相的基础上,得出一个能为所有人理解、接受和实践、并含盖或解释上述所有观点的幸福或快乐观,因为我们如果不否认所有人追求的目标都相同的话,那就不能怀疑幸福或快乐观的同一性。

   在对幸福或快乐下一个定义之前,我们还是先来看一看宇宙为我们准备的奖励到底有哪几份,又是在什么时候颁发的。我们知道,宇宙赋予我们的使命有三项:生存、繁殖和进化。在生存方面,宇宙为我们准备了四份奖励。第一份奖励是我们在满足求生欲过程中感觉到的快乐。一个人在遭遇疾病或灾祸时,如果能找到解脱的办法,那一定会欣喜若狂。第二份奖励是我们在身体健全状态下体会到的喜悦。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认为身体的健全不重要,但遗憾的是,很多人往往要等到疾病缠身时才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在经历了灾祸后才会珍惜安逸的生活。第三份奖励是我们在满足食欲过程中感觉到的快乐。为了获得这种快乐,一些人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制作和享用美食,以致不知不觉之中吃成了胖子,甚至吃出了疾病。第四份奖励是我们在身体健旺状态下体会到的喜悦。一个身体强健、精力旺盛的人对生活总是积极乐观,满怀希望,同时又信心十足。

   在繁殖方面,宇宙也为我们准备了四份奖励。第一份奖励是我们在满足性欲过程中感觉到的快乐。为了掩饰我们在接受这份奖励时有失文明人体面和尊严的表现,我们精心地将之包装成了富有美学意义的所谓“爱情”。男女在恋爱期间会沉醉于爱情带来的浪漫,而在结婚之后则会去追求性爱产生的美妙。

   第二份奖励是我们在生育出子女状态下体会到的喜悦。妻子在发现自己怀孕时会喜上眉梢,丈夫在得知这一消息时会心花怒放。之后,妻子会骄傲地抚摸自己越来越大的肚子,丈夫会急不可耐地与肚中的胎儿对话。当婴儿呱呱坠地时,母亲会高兴得忘记分娩的阵痛,父亲会得意得手舞足蹈。

   第三份奖励是我们在满足母(父)性过程中感觉到的快乐。母亲在给孩子喂奶时,一种满足感会油然而生;父母在给孩子喂食时,那感觉简直比吃到自己嘴里还要香甜;父亲会心甘情愿地让孩子骑在自己的背上玩耍,母亲会不厌其烦地教孩子学语练步。为了孩子的成长和接受良好的教育,父母吃再多的苦都无怨无悔;为了孩子的健康和安全,父母甚至愿意以自己的生命去换取。难怪人们会把父母之爱称作是世界上最伟大和最无私的爱,尽管事实上并非如此,甚至是恰好相反,因为这种爱是宇宙给予父母的一种欲望,其对象是自己生命的延续者,或者说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自己。

第四份奖励是我们在养育好子女状态下体会到的喜悦。在听到孩子叫一声“爸爸,妈妈”时,父母会不由得满心欢喜;在子女生活过得幸福时,父母会感到欣慰;在子女取得成就时,父母会感到骄傲和自豪;父母生病时如果有子女守候床前,身体的病痛就会神奇般地减轻;父母年老时如果得到子女的照顾,难熬的生活就会充满阳光;父母临终时如果能拉住子女的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宇宙伦理学   幸福   痛苦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57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