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中国道路的本质和中国未来的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96 次 更新时间:2012-06-12 13:43:34

进入专题: 中国道路  

陈平 (进入专栏)  

  为初生产业提供了适当的保护。经济特区的开放窗口,又提供了外向型企业的国际信息。当中国企业的技术竞争能力逐渐增强时,中国主动引进国际标准,降低汇率和税率,提高中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中国在出口产品面临不平等竞争时,主动降低汇率打开国际市场;在面临亚洲金融风暴时,坚持汇率稳定协助东亚邻国应对危机。须知,2007年外汇的每日交易量达3.2万亿美元,而同年的平均每日世界贸易额只有$380亿美元,不到外汇交易额的1.2%(Rodrik,2011)。在美国虚拟经济规模为实体经济的50倍,世界GDP总量的10倍。只有中国稳健的汇率政策和有力的资本管制挡住西方炒家的冲击,维持持续的经济增长(陈平,2008)。这都强于拉美、东欧、东亚国家,在西方国家片面主导下的市场自由化,虽然给某些发展中国家创造过成长的机会。但是美国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化,使他们难以避免成为西方经济的附庸。中国民族企业在各级政府扶持下的崛起,制约了跨国公司的垄断行为,使国内经济秩序能向更加良性竞争的方向转化。?

  第四,中国创造了市场经济下民主制衡的新方式。我们注意到,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破产危机,显示西方发达国家传统的资方与工会的对立制衡,难以实现产业的结构调整和国际竞争。美国企业的创新和竞争能力,被美国社会协作的低效拖垮。中国各地特区的不同试验,开创了中国实验式的民主政治和发展道路。中国自下而上的实验创新,与自上而下推行的休克疗法比,分散了试验风险,加快了学习进程。中国过去30年间,废除旧规建立新规的速度和社会效果,突破了西方发达国家推行的繁琐法制和自由减规的两难困境。可以说,中国政府官员的“政绩竞争”,优于西方议会竞选的“许诺竞争”。中国开创的“机遇、协商和实验”的社会改革模式,和西方传统的“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社会运作模式相比,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新的治理模式的选择。?

  第五,中国发展了新的公平模式。中国文化强调的是社会后果的正义,而非司法程序的正义。中国有钱难买恶法,社会素有公议。西方的程序正义在推进科学发展上有历史作用,但是用其解决社会问题却并不成功,因为社会冲突的解决在于利益协调,辩论和投票无法断定规则本身的优劣。中国在金融危机中迅速进行产业调整,很快获得社会的共识,没有引发美欧议会中区域和产业集团的冲突与纠结,显示中国文化强调整体思维的生命力。这和当代复杂科学的整合方向不谋而合。中国中西医结合的预防模式与养身之道,也使中国的医疗成本相对美欧有所节制。西方以分析科学与消费方式主导的医疗体制,导致医疗成本的恶性扩张,企业和社会都难以承受。西方式劳动分工节省劳力,但以消耗资源为代价,带来全球暖化和生态危机。中国文明历来追求节约资源、吸收人力,在知识经济的新时代,可以兼顾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的发展方式,从保障物质文明向发展精神文明过渡。在知识经济的全球化时代,中国发展之道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四、中国未来的挑战要求远见政府和持续创新?

  

  对中国经验抱有疑虑的人,担忧的是中国经济的两个特点,所谓大政府和大国企,会成为继续改革的阻力。似乎承认中国模式会妨碍中国的政治改革和国企改革。我们理解他们对中国问题的担心。但是我认为,事在人为,深刻理解中国问题的所在,应当成为深化改革的动力而非阻力。中国问题和西方问题有个共同点,就是短期行为,一届政府一种倾向,忙于救火、无力防灾。小病拖重,重病拖死。中国建国的基础是十二年科学发展规划,不只是五年计划。西方文化追求短期均衡,中国文化追求战略眼光。谁优谁劣,看谁能走出新的劳动分工模式。?

  为此,首要问题是认清中国的国情和发展的障碍,然后才能选择中国改革的方向。假如借鉴西方经验可以解决中国问题,那何乐而不为?如果西方办法解决不了中国问题,就得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道路。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理论方案的选择不能先于现实问题的观察。目前西方经济学家的通病,叫做“One size fits the all”(生产的袜子一个尺码),译成中文就是“一刀切”。成功的经验各异,失败的通病皆同。?

  

  (一)中国未来经济结构的转型能否效法西方的刺激消费模式??

  

  2008年的金融危机,日益暴露美欧经济的衰落趋势,使许多人质疑东亚经济出口导向模式的可持续性。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呼吁成为热门之议。对转变方向有大体两种不同的主张。?

  一种主张是继续仿效美国的经济模式:转变方向只不过是调转中国与美国的角色。他们主张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要从投资和出口转向消费和内需。提高国内消费的方法是提高最低工资和社会保障,放开资本管制,让人民币升值并转换为世界储备货币,放开利率管制,放开土地管制,用土地私有化促进农村城市化和土地的规模经营,放任沿海城市的房地产泡沫,让低端产业出走以逼迫产业升级。更有人主张全民瓜分国有资产和外汇储备,以此来促进居民消费。似乎中国有条件重复西方走过的道路来提升人均消费水平。我以为这是当前最危险的空想资本主义。其来源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世界失衡理论。伯南克的主张是荒谬的。因为年轻人打工储蓄,老年人用储蓄消费,是各国经济的普遍规律。要西方老龄化的人口增加储蓄,中国年轻人口增加消费,等于要求年青人不去成家立业,老年人不能养老退休,如此荒唐的主张,哪有历史成功的先例?中国沿海城市克服老龄化的办法只能是开放农民工进城。沿海城市企图增加社保覆盖面来刺激居民消费,导致中小企业不愿雇佣年轻大学生,反而雇佣退休职工来降低社保税的压力,加剧了年轻人的就业困难。世界史上,政府只能救急,养老依靠家庭。中国有远见的家长是投资子女教育,而非留给子女家产,惯坏子孙。这是中国文化优于西方文化的地方。历史上没有任何财产可以世代保值。要立于不败之地,只能艰苦奋斗,学习创新。伯南克主张的实质是回避西方殖民主义造成的人口资源的不平衡,而西方老龄化社会日益依靠外来移民的困境。即将面临老龄化社会的中国,不能重走西方刺激消费、产业外移、地产泡沫、经济危机的老路。?

  

  (二)能源和生态危机限制了消耗资源、节省劳力为特征的劳动分工的西方模式?

  

  新古典经济学增长理论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忽略地球资源对人口与能源增长的限制。原因是西方世界10%的富裕人口,控制了全球90%的自然资源,大约消耗了世界一半的产能。美国大张旗鼓地宣传世界贸易失衡,却不提人口资源失衡,是因为西方不愿意放弃殖民主义建立的经济特权。?

  以美国为例,其人口只占世界的4%,但是消耗全球20%的电力和22%的石油产量。美国、日本、欧盟三者的人口总和为9亿,为世界人口的13%,但是消耗世界发电量的40%,石油生产的43%。相比之下,中国人口13亿,占世界人口近20%,电力消耗世界发电量的20%,大致相当,但石油消耗量仅占10%。假如中国的发展目标是人均GDP以及相应的能源消耗赶上发达国家,目前的差距即使按购买力平价而非官方汇率计算,人均GDP美国是中国的6倍,日本欧盟是中国的4倍。按人均能源消耗计算,石油消费美国是中国的9倍,日本为5倍,欧盟为4倍。?

  假如中国未来30年的发展目标是石油消费达到目前欧盟的水平,人口增长忽略不计,那么到2040年,中国的石油年消费量将为139亿桶,超过目前美日欧石油消费的总和,目前已知的中国石油的储备量157亿桶只够1年多的国内消费。换言之,中国仿效西方模式的未来经济增长将严重依赖能源进口。有人以为科学技术加市场投资也许可以保证石油生产与消费增长同步。他们忘记了亚当-斯密定理:劳动分工受市场规模的限制,而市场规模受资源和技术水平限制。从目前的技术知识而言,继续维持西方的生活方式只是幻想。世界石油产量在1979年达到高峰,此后开始停滞不前,2005年后逐年下降,预计2040年世界石油产量将下降一半以上。如果用天然气或煤局部替代石油,同样面临碳排放和全球暖化的限制。使用水电、风电、太阳能、核电、或其他清洁能源要求大量投资和研发,没有政府规划支持,民营企业难以启动(何祚庥,2011)。替代能源的成本是否能为市场接受,不仅取决于技术攻关,还取决于政府的标准和税收政策,是否鼓励新能源,淘汰旧技术。?

  简言之,目前英美模式消耗资源节约劳力的劳动分工不可能持续。和全球变暖的生态危机相比,能源危机引发的世界紧张局势日益加剧。美国主导的以金融自由化为标志的全球化危机,不是贸易自由主义日益转向贸易保护主义,而是加速转向资源帝国主义和资源战争。美国的军事开支几乎占世界总军事开支的一半,比仅次于美国的前20强国军事开支的总和还多。美国在全世界其他国家有七百多个军事基地。美国公开的战略目标仍然是保持全世界的统治地位,包括围堵中国的地理政治格局(Brzezinski,2012)。欧洲和澳大利亚媒体普遍议论:中国崛起将导致中美之间发生争夺资源的大战。中国“和平崛起”的善良愿望,很难安抚西方人士的恐惧,除非中国真正找到新的发展模式。国内某些人崇拜西方、却不愿正视西方的战争威胁,把政治经济学对西方利益集团的分析斥为“阴谋论”。和我的观察相反,资源战争是西方利益集团公开的“阳谋论”。德国和美国政治家公开宣称欧盟东扩的目标不只是乌克兰,而是整个俄国,目标之一即为获取俄国的丰富资源。假如考虑到核战争在地球上没有赢家,核大国之间的全面核战争可能不大,但是争夺资源的局部战争持续不断。美国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还没有结束,伊朗战争已在制造舆论之中。美国和日本联手在中国南海、东海制造战争阴云,都不是空穴来风。?

  相比之下,邓小平之后的中国民众,几乎忘记了邓小平两手都要硬的教导,对全球地理政治格局的演变缺乏清醒准备。人口的一胎化政策可能使中国成为大国中最缺乏战争意志的国家。沿海城市片面追求美国摩天楼式的城市化,在面临能源短缺和局部战争时可能成为敌国威胁的筹码。追求消费而非追求健康发展的民风,使这一代艰苦奋斗的精神在二代之间转化为欧美般的骄奢之族。“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古训,今天已经出现“二世而斩”。国内教育日趋西方化、贵族化,沿海城市贵族学校的学生适应艰苦环境的素质,不如发达国家的德国和日本。英美式的贵族教育将断送中国老一代打下的基业,值得国人警惕。美国科学家从中美饮食与癌症、心血管、糖尿病、肥胖症等的关联对比研究中发现,现代病的来源是动物性食物。中国传统的植物性食物,使中国乡村居民现代病的比例比美国低得多。令人忧虑的是,美国医学家呼吁美国人学习中国饮食方式的同时,中国居民却在仿效美国快餐与奢侈文化大吃大喝,在居民身高体重和寿命改善的同时,也使中国的肥胖病、现代病、与医疗开支追随西方模式急剧增长(Campbell & Campbell,2006;翟凤英,2008)。沿海城市的高房价加产权永久化政策,把沿海城市老龄化的城市居民和近郊农民变成新的食利阶层不劳而获,将像美欧那样由外来移民(先是内地农民,后是南亚移民)来养活,沿海制造业可能重复美欧房地产挤出产业外移的老路,使房地产泡沫转化为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最后终结中国蓬勃向上的增长趋势。?

  这就是为什么我坚决反对目前国内盲目仿效西方的生活方式,因为我们正面临五百年来未有的历史变局。中国不但要改变英美式劳动分工的耗能模式,还要创建新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才能走出生态困境。

  

  (三)中国发展战略的两手准备

  

  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战略思想从来是两条腿走路,做和平发展和应付战争的两手准备。没有远虑,必有近忧。?

  中东和南亚人口结构极为年轻,但是资源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失业率非常高,包括年轻的大学生失业严重,成为目前中东和南亚社会不稳的主要经济根源。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崛起和亲美军事政权的倒台会加剧美国欧洲在中东的军事卷入,使西方军事力量短期内难以转移到东亚。如中东动乱继续20年,则中国可以再争取20年和平发展时间。中国如果利用此时间迅速调整经济结构,加快科技和国防的独立发展,就能在21世纪确保世界的领导地位;避免世界大战,并限制中国周边的局部战争。如果盲目乐观,脱离国际大势来追求西方式的高消费和金融泡沫,导致产业出走,社会不稳。则中国将重回动乱反复、受制于人的历史覆辙。如果周边国家在美国支持下挑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道路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255.html
文章来源:《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2年第3期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