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避孕党”与“伟哥党”——美国总统选举外一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8 次 更新时间:2012-03-17 22:51:34

进入专题: 美国大选  

薛涌  

  

  奥巴马政府不久前要求宗教组织及其附属机构给雇员提供包括避孕在内的医疗保险,遭到以一向反对避孕的天主教等基督教保守主义的反对,称这是政府强制宗教组织违背自己的信仰支持避孕,侵犯了宗教自由。奥巴马政府立即后退,改为要求医保公司必须在保险中加入避孕内容。在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党政中,各游说团体纷纷登场,议会也举行了相关的听证会。一位意想不到的明星诞生。

  

  避孕保险的辩论令媒体沸腾

  

  此人是乔治城大学法学院30岁的女生珊德拉·弗卢克(Sandra Fluke)。共和党人在众议院就奥巴马要求宗教组织提供避孕保险之事召集听证会,弗卢克是民主党提交的证人之一,但被共和党主席封杀。结果,那个主要涉及妇女健康的听证会的证人竟然全是男人。后来民主党众议院领袖波洛西有召集了另一个听证会,弗卢克才得以出场作证。

  乔治城大学这样的名校,因为附属于天主教,不给学生提供包含避孕的医疗保险。一些学生不得不为此另外每年再花1000美元。这逼得一些家境贫寒的学生在性生活时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弗卢克特别强调,她的一位朋友因为病理问题必须避孕,但尽管有医生的诊断证明,学校仍不提供包含避孕的保险。

  她的证词,引起保守派的震怒。其中保守派中影响最大的广播节目主持人林堡(Rush Limbaugh)在2月29日的节目上发飙,直接对弗卢克进行人身攻击:“你这个淫荡的女人。你是说你的性生活多得要让你破产了,于是要我们为你埋单。你这样靠性来挣钱的人就是妓女!”当这番粗口引起公愤后,林堡不仅不退让,反而在3月1日再次针对弗卢克加码:“你要让我们为你的性生活付钱,那么我们也要得到点东西。你必须把你的(性)录像贴在网上,我们要看!”接下来 ,他又无中生有地说弗卢克的性生活太烂,男朋友排队排过一条街。“她的性生活太多,乃至她几乎都不能走路了。”

  这大概是几十年来在美国的公共生活中侮辱女性最为恶劣的事件。一时间媒体腾沸。奥巴马亲自打电话给弗卢克,对她表示支持。在广告商纷纷退出林堡的节目的压力下,林堡非常不情愿地道歉。但正如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恩·保罗(Ron Paul)指出的,这样的道歉根本不真诚,不过是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

  

  “男人党”与“女人党”之争

  

  在美国主要媒体中,林堡的节目是男性受众比例最高的,达到了65%,其中单身和离婚的男性越来越多。保守主义思想家穆雷(Charles Murray)最近出版的《分道扬镳》一书也通过大量数据揭示出:低收入白人男性的经济地位日趋恶化,渐渐成为找不到老婆的阶层。盖洛普民调最近也揭示出,肥胖症率最高的十个州是西弗吉尼亚、德拉华、密西西比、路易斯安娜、阿肯色、肯塔基、印第安纳、俄亥俄、南卡罗来纳、俄克拉荷马。也就是说,这十个州有七个是共和党的州。再看看全美肥胖率的地图,几乎和总统大选的地图一样:支持共和党的红州几乎都是胖子,民主党的蓝州则健康得多。其中西弗吉尼亚这个白人占人口的将近94%的美国第三“白”的州,在肥胖症、高血压、糖尿病发病率上,都是全美最高。幸福指数则是全美最低。西弗吉尼亚可谓是美国蓝领白人的问题和政治走向的缩影。另外我们还应该注意,近年来的医学研究也证明,肥胖症和性功能失调、生育力下降等等有严重的相关性。

  想想看,这些悲催的下层白人,看到弗卢克这样亮丽的女性跑到华盛顿这么时髦的地方享受自己的“性福”,还要避孕保险,怎么承受得起这样的“伤害”呢?怪不得林堡要提醒弗卢克想想自己住在宾夕法尼亚蓝领白人社区的父母的感受。林堡在事后道歉时,依然口口声声地说:“纳税人为你的性生活埋单,为什么不为男性的运动鞋埋单?在医疗保险中加上运动鞋的费用,难道不会让男性更健康吗?”另一位保守派人士、在白人男性中特别人气的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奥莱利(O’Reilly)也质问弗卢克:“我好不容易挣来的钱,为什么要为你的性生活埋单?”

  女权主义则大声抗议:弗卢克并没有在那里鼓吹纳税人为避孕埋单,而是要求私营的保险公司加入避孕的项目。如果避孕不能包在保险里,为什么大部分保险在伟哥上市的几周内就将之纳入保险范围?男人要多享受点性生活,为什么要让别人给你埋单?难道这就符合市场正义?

  

  共和党高调挺伟哥

  

  事实上,共和党挺伟哥一直相当高调。1996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多尔(Bob Dole)在选举失利后就当伟哥的代言人,频频出现在电视广告上宣扬伟哥。福克斯新闻的另一著名保守派主持人汉尼提(Sean Hannity)也极力捍卫伟哥进保险,称男性不举完全是病理问题。林堡则来得十分邪乎。他一向反毒品,要求法律严惩毒品犯罪。但他自己涉嫌滥用药物被警方逮捕,甚至在度假归来时在机场被警方截获,在行李包中发现伟哥,而且不是医生给他的处方。最后他不得不在自己的节目中自嘲:“真搞不清我怎么错拿了多尔的行李包!”这位口口声声家庭价值的保守派大将,已经结了四次婚,并且没有孩子。另一位高调攻击弗卢克的保守派主持人奥莱利,则曾把一高档妓女请为自己节目的嘉宾来挤眉弄眼,等于给人家作了免费广告,后来因为对女同事的性骚扰而被迫赔偿巨款。所有这些,当然都可以归结于个人行为。但是,这些盯着女人下体的保守派煽动家,在美国居然大红大紫,林堡一年收入高达三千多万美元。这一切没有肮脏的社会力量支持当然是不可能的。

  这场闹剧,戏剧性的的转化了美国的政治话语。奥巴马要求宗教组织为职工提供避孕保险的政策推出后,保守派称奥巴马“对宗教宣战”。经过林堡这么一折腾,奥巴马把这场斗争变为保守派“对妇女宣战”。民主党一夜之间募集了160万美元的捐款,以对付保守主义对妇女的攻击。奥巴马在女性之中的支持率扶摇直上、如今领先共和党18个百分点。看看往年总统大选的数据就知道:1992年以来的历次总统大选,民主党不管输赢都在女性中获得了多数票。2008年的奥巴马对麦凯恩之战,女人以53%对43%的压倒优势支持奥巴马;在男人中,奥巴马和麦凯恩以49%对 48%基本战平。

  很清楚,民主党是女人党,共和党是男人党。一个要避孕权利,一个挺伟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问题是,2004年大选,男女选民各占选民的46%和54%,2008年则为47%和53%。女选民一直比男选民数量多出一些。这样的性别比例,在悬殊的竞争中并不起什么作用,但在势均力敌的选举中则会决定胜负。

  难怪,当“超级星期二”结果揭晓、罗姆尼几乎锁定共和党提名的时刻,奥巴马的高级竞选顾问埃克斯罗德(David Axelrod)出来公开指斥对林堡的丑行不敢大声谴责的罗姆尼:“你如果连林堡也不敢面对,那怎么敢对抗伊朗总统内贾德?”民主党很清楚:罗姆尼是所有共和党候选人中最受女选民支持的。借此把他在女性中的形象搞臭,就奠定了大选的战略优势。紧接着,奥巴马的竞选班底给两党势均力敌的几个州的百万女选民发放信件。看来今年的大选,很可能是一场性别战。

  

  作者是美国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进入专题: 美国大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363.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