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安:博客时代的言论自由及其法律规制

——以美国苹果公司商业秘密案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0 次 更新时间:2012-03-06 13:15:27

进入专题: 博客   言论自由  

常安 (进入专栏)  

  除非出于不违背言论自由的宗旨而不得不公开信息,否则不得强迫新闻记者透露信息提供者的身份。所以,上诉法院认为博客就是新闻记者,享有新闻记者的特权,其言论自由应受到相关法律的保护。

  3.言论自由的法律规制:博客环境下的权利与公益平衡

  (1)言论自由与公益的冲突衡平

  言论自由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人人都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但同时言论自由并不是不受任何约束的绝对权利,而是在行使这一权利的过程中,也需循守一定的原则,一是不得侵犯他人的权利与名誉,二是不得危害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道德,也就是说,言论自由权利的行使要受到他人或公共利益的约束。{7}

  1789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十条修正案,简称权利法案,这其中,第一条修正案(the First Amendment)主要涉及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内容本身很简单:规定国会不得制定法律尊奉国教或禁止宗教自由。国会无权通过限制公民的言论、出版、集会、请愿自由的法律。200多年来,关于言论自由,产生了诸如苏里曼状告纽约时报案、焚烧国旗案、五角大楼诉纽约时报泄露国家机密案、不自由勿宁死案等着名判例,称美国为世界上言论自由保护宪政实践方面最为发达的国家毫不为过,甚至对言论自由的强调本身也已成为美国法律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200多年来,关于第一修正案的判例层出不穷,即使是尊贵如五角大楼,最后也拿拥有第一修正案保护报纸奈何不得。而在本案中,博客们一直坚持的即是,其应当接受第一修正案的保护,苹果公司则声称,第一修正案不能成为盗窃的通行证。

  当言论自由与其他自由发生冲突时,如何最大限度地平衡权利之间的关系便成为言论自由保障和限制的根据。但“对言论自由施加限制的唯一根据只能是其他正当权利的要求,而且并不能因此而压制言论自由的合理空间”{8},此外,还必须对言论的方式和内容进行限制,更要防止以限制言论自由为借口使言论自由受到隐形的削弱和限制。{9}关于言论自由的权利与公益平衡,实际上已成为一个典型的宪法问题。对此,各国的做法不尽相同,如日本宪法规定言论自由权利不得滥用,也就是言论自由权利的行使须为了公共利益,即便是对言论自由进行限制,也必须是为了公共利益。美国的言论自由的判例史中曾风行明确、即刻的危险原则,即强调某一言论是否实际有害,是否带来立即而明显的危害。此外,还有“比例原则”,即根据权利冲突的各方利益的大小、权重等来衡量和取舍。{10}

  (2)博客环境下的言论自由法律规制

  网络交流环境改变了原有的交流秩序,博客的出现更带来了网络环境的变革,博客的交互性、随意性、个人自由支配等特点使得传统意义上的对言论自由的限制标准需要随着网络环境的巨变而进行相应调整。不可否认的是,博客的言论自由也需遵守不侵犯他人和公共利益的原则,如何保障博客时代的言论自由以及如何对其进行有效限制便成为目前探讨的热点和重点。本案中博客网站因发布了苹果公司的产品商业机密而被苹果公司告上法庭,苹果公司认为博客随意发布其商业机密,影响了其经济利益。

  本案中,博客网站援引《加州记者庇护法》等支持自己主张。《加州记者保护法》规定了发行人、编辑、记者或者其他受雇于报纸、杂志或其它定期出版物(periodical publication)的人拒绝透露其以公众传播为目的的获取、收集或处理尚未公开信息或已发布信息的来源,不得将其定罪。这一主张得到了二审法院的支持,其认为,该案中的博客网站所从事的也是新闻的收集发布,其性质与传统意义上的新闻记者相同,同时将博客纳入言论自由的保护范畴也更符合宪法第一修正案和记者庇护法的立法原旨。

  苹果公司则援引《存储信息保护法》,该法规定在特定条件和例外情况下,向公众提供电信服务的个人、团体不得故意向任何个人、团体泄漏(客户)储存于其服务器中的信息内容;向公众提供远程服务的个人、团体也不得故意向任何个人、团体泄漏(客户)记载或储存于服务器中的信息内容。同时这一法律条款针对网络服务提供者公开其存储信息内容的情况做了例外规定,认为在规定的例外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者可公开所存储信息的内容。在本案中,苹果公司一直试图将其对邮件服务提供商公开信息来源的要求归入到该法所提供的例外情形之一,即对保护服务提供者的权利和财产的意外,认为Nfox蔑视法庭,没有服从传唤,而这些行为将威胁到Nfox的财产。

  二审法院否决了苹果公司的主张,称不存在可行的测试或方法来明确区分合法信息和非法信息,而任何企图区分这二者之间差别的做法都是对第一修正案基本原则的动摇和威胁。此外,法院还在判决过程中援引了《加州宪法》的先例判决,即新闻记者,编辑或出版者享有拒绝开示机密信息来源及由该来源提供的未出版信息的特权,而相关案件中该特权的范围则取决于一系列相关因素的考虑与权衡。本案中法院则参照这一系列相关因素逐一展开分析,认为苹果公司没有竭尽所有途径来搜索信息,在无其他获得信息的可行方法时就能使用强制性公开这一最后手段,将目标仅仅定格在邮件服务商上。

  此外,上诉法院不同意苹果公司武断的观点即苹果公司认为大众没有权利知道一个公司的商业秘密,相反,法院认为本案中所说的商业秘密即是公共利益。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大型公司对技术的垄断一定程度上既妨碍了技术的进步,也不利于大众享受新兴科技成果,所以比尔盖茨才导致了旷日持久的反托拉斯诉讼。法院主张保护博客言论,即是出于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的立法精神,也是在苹果公司的商业秘密和公众利益上的一个衡平处理。

  

  四、苹果公司案对我国博客言论自由法律规制的启示

  

  苹果公司诉博客一案历时一年多,经过加州地区法院与上诉法院的二审判决,最终以博客网站的胜诉告终。当博客以其自由、随意与个人化为荣耀的时候,也需进行自我约束并开始遵循一定的规则。当本案上诉法院宣布博客属于新闻记者并享有其相应的特权之后,舆论界一片沸腾,这是博客维护自身表达自由权利的典范,也给其他国家如何处理博客时代的言论自由法律规制带来了一定启示。

  对于言论自由的保护,无论是传统媒介还是新型媒介,国外很多国家都给予了高度重视,并通过立法将层出不穷的交流媒介纳入到现有法律的管制范围,规范了网络环境下的言论自由秩序,同时通过扩大解释或者专门立法将博客这种新兴媒体纳入法律规制之中。在我国,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有关部门曾出台了一系列互联网管理法律法规,如《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国际联网管理办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着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但收效一直差强人意,包括一年来一直沸沸扬扬并即将付诸实施的所谓博客实名制,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招致了广大博客拥有者的反对,同时也有悖博客彰显言论自由和个人自由的初衷。对比国外的成功经验,回观我国涉及博客的相关互联网立法,不难发现这其间还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这些立法过于强调政府对网络的管制和调控,忽视了相关主体的权利保障。网络尤其是博客本来即为一个开放自由的交互空间,不可否认,确需要对其进行必要的管理和控制,以维护社会安全;但如果立法仅仅从管理的便捷和所谓“效率”出发来制定法规的话,则就整个社会而言,很难称得上是真正的“效率”。因为,此时,广大网民包括博客拥有者的言论自由很难得到真正的保障。以博客实名制为例,从表面上看,博客实名的确使得有关部门的监管工作更为轻松,但博客实名后博客拥有者又能多大程度上敢于在博客上表达自己的真实意图。我们应该记住,美国言论自由的萌发便是与独立战争前夕宣传反抗英国殖民者暴政的匿名小册子有关,对匿名言论的保护,是第一修正案的精髓。同时,博客之所以区分于其他传统媒体,本身即在于其匿名性、快捷性、交互性。如果博客实名化,和传统媒体又有何区别。

  其次,相关立法也很少涉及政府管理部门在法律实施过程中的义务和法律责任,对司法权尤其是限制司法权对政府管制行为的司法审查进行普遍限制,一旦个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在被政府不当行政行为侵害时,相应的诉诸司法获得法律救济的机会便被剥夺了。

  再次,我国网络立法过程缺乏民主参与,没有广泛听取组织、公民等的意见,大多数网络专门法多由部门机关进行立法。而这与网络民主在民主生活中发挥很大作用的国际潮流也不大相符,更不符合博客这种业已风靡全球并一步步的影响着我们的现实生活的网络生活方式。

  所以,虽然博客正对我们的生活发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并带来了包括博客环境下的言论自由如何规制等一系列法律难题,但我国目前仍然缺乏具有足够前瞻性和操作性的立法回应;这不利于对广大博客拥有者言论自由的充分保护,也不利于营造一个和谐有序的博客环境,同时,在实务界,已经出现一些和博客言论自由行使相关的争论个案。此时,总结他国在言论自由保护包括博客时代言论自由规制方面的一些立法思路和司法实践,也许对我国的博客立法和公民的言论自由保护会有所裨益。

  苹果公司案虽已尘埃落定,但博客时代的言论自由和法律规制,却成了一个新的法律难题。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现代科技不但对现实生活的影响可谓无处不在,对包括法学研究在内的学术研究也发生了重要影响。以博客为例,博客时代的言论自由,本身即是一个典型的宪法命题。法学究其根本还是一门实践性学科,其目的就在于规制社会行为、调整社会利益,法学研究追求逻辑体系的自洽和哲学思辨的向度固然重要,但更应该发挥其自身特长。所以,作为法学学者,追求理论的完美和自洽固然重要,但如何对随着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深入对于各种新兴问题解决方案的急切需求作出理论回应也同样重要。

  

  常安,单位为西北政法大学。

  

  【参考文献】

  {1}李磊.新基因记者时代博客:监督者还是攻击者?[J].《大地》,2005,(5)、(6).

  {2}Apple Computer Inc. v. Doe, Case No:1-04-CV-032178 2005 WL 578641 (Cal. Super. March 11,2005).

  {3}O'Grady v. Superior Court. 139 Cal. App. 4th 1423,2006 WL 1452685 (Cal. App.,6th Dist.,May 26,2006.

  {4}李磊.苹果起诉博客网站泄密失败反赔偿70万美元.赛迪网,http://www. meetoo. cn/post/178. html,2007,2.

  {5}马春娟.新闻记者的拒证特权[J].新闻爱好者,2004,(4).

  {6}凤飞伟,博客.网络新闻媒体的下一代记者?[J].新闻与协作,2004,(10).

  {7}李忠.因特网与言论自由的保护[J].法学,2002,(2).

  {8}李炳烁.言论自由的限度理论[J].江苏大学学报,2005,(9).

  {9}侯健.言论自由及其限度[J].北大法律评论.1998.

  {10}陈桃生.网络环境中的言论自由及其规制[J].贵州大学学报,2006,(1).

进入 常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博客   言论自由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案例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933.html
文章来源:《西部法学评论》2009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