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洁:理性选择、比较方法与国际政治经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9 次 更新时间:2012-03-02 13:01:42

进入专题: 理性选择   比较方法   国际政治经济学  

熊洁  

  

  越来越多的学者认识到了这一点,认为应当依据具体的研究议题采取不同的研究方法,发挥各自优点。美国“国际组织学派”和英国学派研究方法的区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美国学派眼中,国际政治经济学是国际关系的次级学科,它关注的是公共政策,核心问题是解释国家和体系层面的行为,强调解决问题;而对英国学派而言,这一学科更具包容性,从内容上看更像是跨领域学科,它们致力于体系转型或社会发展等宏大主题,强调如何让世界更加美好。(68)以上议题上的迥然不同必然反映在它们各自的方法论中,美国学派更强调理性的社会科学方法,注重逻辑演绎和间接推理,青睐形式模型和定量分析;而英国学派更偏重历史社会方法,倾向于案例分析等方法。

  另外,学者们同时强调通过其他方法弥补单一方法的缺陷,增强文章理论的解释力。安德鲁·贝内特(Andrew Bennett)曾专门撰文倡导这一观点,(69)基欧汉提出应当运用多种研究方法,优秀的社会科学研究中的定性分析绝不能拒绝精细的定量分析,除此之外,因果机制的阐述应当充分发挥案例和描述的作用。(70)戴维·莱廷(David Laitin)也曾呼吁“打破各种研究方法之间的阻碍,改变以往专注于某一种特定方法的传统,综合运用统计、形式模型、描述等多种方法”。(71)米尔纳等学者也在文中提到了类似的看法。(72)然而1975-2000年国际关系学领域仅有16%-19%公开发表的文章同时使用了两种或者多种研究方法(且绝大部分是形式模型和定量分析的综合使用)。(73)而在IPE研究实践中,已有一些综合使用多种方法的研究力作了,比如,莉萨·马丁的著作《强制性合作:多边经济制裁的解释》综合运用博弈论、回归分析、案例分析等多种研究方法;迈克尔·希斯考克斯(Michael J. Hiscox)也在《国际贸易与政治冲突:贸易、联盟与要素流动程度》一书中综合使用了形式模型、案例分析和定量分析。谢里尔·舍哈德-贝莉(Cheryl Schonhardt-Bailey)在讨论英国的贸易从相对保守封闭的《谷物法》转向自由贸易的过程中利益的关键作用以及观念和制度如何影响和塑造利益时,综合运用形式模型、大样本的统计分析和小样本的案例分析,用她自己的话说,“本书为如何运用多种方法来解决不同的问题提供了一个范例”。(74)戴新元综合运用博弈论和小样本的案例分析提出并验证国内选民机制理论,借以回答国家为什么会遵从国际条约,国际条约又如何影响国家行为。(75)

  

  四 结论

  

  本文在国际政治经济学发展过程中与经济学和和比较政治学不断互动的大背景之下梳理了国际政治经济学常用的两种研究方法,理性选择和比较方法(大样本统计和小样本案例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首先,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应当充分重视研究方法的掌握。米尔纳曾经提到在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并不是非要使用经济学的分析工具,然而,要想和经济学界的同行对话,掌握这一工具是必须的。(76)同样地,作为西方国际政治经济学知识的“消费者”,(77)我们想要真正消费、消化并且掌握西方学者的理论成果,最终与其对话,实现中国IPE的长足发展,就必须掌握相应的研究方法。

  其次,研究方法应当服务于研究议题。在了解各种研究方法的优缺点和特性之后,比如,大样本的统计方法倾向于共性的解释,而小样本的案例研究偏向特性解释,应当根据自己的研究需要,谨慎地使用某种或者多种研究方法。研究方法仅仅是我们从事研究的工具,并不是目的。比如,在使用比较方法时应当谨记使用该方法的目的是验证变量的相关性,所有的数据和案例的选取都服务于这一原则,避免过分纠缠在精致的统计方法或者某个历史细节之上。

  最后,应当关注经济学和比较政治学发展的新动向。经济学和比较政治学对国际政治经济学及其研究方法的影响还将继续,在关注本学科研究的同时,我们应适当了解这两个学科的新动向和新发展。经济学和比较政治学学者所关注的议题很可能成为IPE学者研究的热点,他们使用的理论和方法也很有可能在IPE中得到应用。

  

  注释:

  ①由于美国“国际组织”学派(简称“IO”学派)长期掌握着国际政治经济学的话语权,本文的讨论将以美国的国际政治经济学为背景,并未考虑英国学派,文中的统计数字亦是如此,除非特别说明。

    ②秦亚青:《译序》,载[美]斯蒂芬·范埃弗拉著,陈琪译:《政治学研究方法指南》,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5页。

    ③Helen V. Milner, “Reflections on the Field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in Michael Brecher and Frank P. Harvey,eds.,Millennial Reflections on International Studies,Ann Arbor: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2002,pp. 623-659;王正毅:《超越“吉尔平式”的国际政治经济学》,载《国际政治研究》,2006年第2期,第22-39页。

    ④Benjamin J. Cohen, "The Transatlantic Divide: Why Are American and British IPE So Different?"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Vol. 14, No. 2, 2007, pp. 197-219.

    ⑤Helen V. Milner, "Formal Methods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in Detlef F. Sprinz and Yael Wolinsky-Nahmias, eds., Models, Numbers and Cases: Methods for Studying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4, pp. 265-289.

    ⑥Helen V. Milner, "Reflections on the Field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pp. 623-659.

    ⑦Lisa L. Martin,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From Paradigmatic Debates to Productive Disagreements", in Michael Brecher and Frank P. Harvey, eds., Millennial Reflections on International Studies, pp. 653-659.

    ⑧关于第一代和第二代IPE学者的划分参见王正毅:《超越“吉尔平式”的国际政治经济学》,载《国际政治研究》,2006年第2期,第22-39页;基欧汉则将其划分为新旧国际政治经济学,详见Robert O. Keohane,“The Old IPE and the New”, The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Vol. 16,No. 1,2009,pp. 34-46。

    ⑨Robert O. Keohane, "The Old IPE and the New", The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Vol. 16, No. 1, 2009, pp. 34-46.

    ⑩Helen V. Milner, "Reflections on the Field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pp. 623-659.

    (11)Susan Strange, Sterling and British Policy: A Political Study of an International Currency in Decline,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Robert Gilpin, U. S. Power and the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New York: Basic Books, 1975.

    (12)[美]本杰明·J. 科恩著,杨毅、钟飞腾译:《国际政治经济学:学科思想史》,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0年版,第21-25页。

    (13)Susan Strange,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 Case of Mutual Neglect",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 46, No. 2, 1970, pp. 304-315.

    (14)本杰明·J. 科恩:《国际政治经济学:学科思想史》,第155页。

    (15)本杰明·J. 科恩:《国际政治经济学:学科思想史》,第155页。

    (16)本杰明·J. 科恩:《国际政治经济学:学科思想史》,第136-138页。

    (17)Helen V. Milner, "Reflections on the Field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pp. 623-659.

    (18)Helen V. Milner, "Reflections on the Field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pp. 623-659.

    (19)这也是美国“国际组织学派”(或者说“IO”学派)和英国学派的重要区别之一。

    (20)Helen V. Milner, “Formal Methods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in Detlef F. Sprinz and Yael Wolinsky-Nahmias, eds., Models, Numbers and Cases: Methods for Studying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4, pp. 265-289。具体请参阅 Albert O. Hirschman, National Power and the Structure of Foreign Trad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45。

    (21)一般认为,直到20世纪60-70年代,国际政治经济学才从国际关系中分离出来真正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

    (22)George T. Crane and Abla Amawi, eds., The Theoretical Evolution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A Reader,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p. 21.

    (23)Kurt Baier, "Egoism", in Peter Singer, ed., "Egoism" in a Companion to Ethics,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1991.

    (24)Duncan Snidal, "Rational Choice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 Water Carlsnae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理性选择   比较方法   国际政治经济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75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