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忠良:从党的执政理念看中国现在需要鼓励生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13 次 更新时间:2011-12-03 20:30:03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刘忠良  

  

  既然少生孩子不能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而低生育率又要降低未来民众的生活水平。那么,在超低生育率的今天,党的宗旨就内在的要求停止当前抑制生育的政策并鼓励生育。

  

  二、实现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理想要求中国必须鼓励生育

  

  我们党自成立起,我们党就有一个伟大的理想: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也是仁人志士、革命前辈抛头颅洒热血所追求的目标。重温党的这一伟大理想,回顾革命先烈的追求,我们不仅有责任鼓励生育,而且有义务鼓励生育。

  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1998-2000年平均每年出生女孩593万;2003年1‰调查显示,此近5年每年平均只出生女孩579万。而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转型,房价和养孩子成本的攀升及性别比失衡的持续发展,2001-2010这十年每年新出生女孩只会比2000年及以前进一步的减少。扣除死亡、不育、单身、丁克等因素,近十几年来每年新生可以为中国生育孩子的女孩只有500万。而1990年及以前每年出生女孩1200万左右。也就是说今后每年实际加入生育队伍的育龄妇女将从2015年及以前的1200万左右快速下降到2025年左右的500万。中国20-29岁生育旺盛期妇女将从2010年的1.1亿然后快速下滑到2017年的0.9亿,到2023年只有0.65亿了。现在在大力鼓励生育的情况下,香港每个妇女只生育1.1个孩子,台湾澳门只生育1.0个孩子,韩国只生育1.2个孩子。考虑到中国大陆的生育文化破坏远比港澳台和韩国严重,中国又处在急速的经济社会转型时期和高房价高医疗高教育成本的时代,生活工作压力极大,年轻人的生育意愿和养育能力只会更低。即便是大力鼓励生育,中国大陆的生育率依旧会非常低,港澳台和日本韩国等国家现实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现在不立即调整人口政策并大力鼓励,那我们很快就会错失时机。现在每年进入生育阶段的育龄妇女是1200万左右,但每年新生儿童数量还不到世界的10%。如果再迟疑下去,到时候每年进入生育阶段的育龄妇女只有500万,那时候我们每年新出生儿童数量会达到世界的4%吗?一个一直占人类人口1/3左右的伟大民族将快速的衰落,我们中华民族还何以立于世界强族之林?

  人是力量的源泉和承载者,人是一切财富的创造者和拥有者。在全球化下知识技术和物质资源使用无国界的今天,保住了人口就等于保留了实力和财富。未来大国长期竞争的实质不是经济的竞争,也不是科技的竞争,更不是军事或政治的竞争,因为这些竞争归根结底都只是人的竞争,都是依附于人口的竞争。未来大国长期竞争的实质是创造竞争主体——人口的竞争。由于相互学习和不断发展,后发国家和地区人口素质的提高会使世界各国人口素质具有趋同趋势,未来很难再有今天穷国与富国之间的巨大人口素质差别。当人口素质的鸿沟消失时,人口数量和结构就是人口实力的一切。创造和吸引竞争的主体——人口,才是未来大国最根本的竞争。保持或促进人口再生产能力的发展将是未来大国竞争中最具根本性的竞争。由于相互学习和发展,制度因素趋于同质化,经济基础差别鸿沟消失,人口因素将更趋于主导地位和决定性地位。在人口这个竞争上胜利了,其他方面的竞争就跟着胜利了。而在人口竞争上失败了,其它一切就必然失败。无论过去他多么强盛多么辉煌,人口竞争的失败将注定一切的失败。失去人口,所有的物质财富和精神成果(主要是知识技术)只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人口是一个民族与国家的力量之源,中华民族要复兴,中国要崛起,最根本的是要维持这个力量之源的强大。支撑一个国家实力增长的,在于其物质再生产与人口再生产能力。而物质再生产能力的长期发展,又取决于人口再生产能力。从长远看,人口再生产能力的变化决定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变化。要保证中国的成功崛起,必须保证中国相对于其他大国有足够强大的人口再生产能力。没有足够的人口再生产能力做支撑,中国崛起就无从谈起。

  所以,在低生育率的今天,鼓励生育,即是实现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客观要求,又是实现先烈遗愿的必然要求,更是实现全世界中华儿女心愿的必由之路。我们中华民族本有复兴第一的人口根基,如果这个人口根基毁在我们当代人手里,我们何颜见炎黄二老?我们中国建国时本有崛起第一的人口根基,如果这个人口根基毁在我们当代人手里,我们何颜见革命先烈?我们中华民族有再次长期成为世界第一的人口根基,如果毁在我们当代人手里,我们何颜面对子孙后代?鼓励生育,强大国家力量,壮大民族实力,保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口根基,再现中华民族雄踞世界的伟大辉煌,为人类留下一个伟大的民族,为子孙留下一个强大的民族,为世界留下一个维系热爱和平的强大力量,为未来中国发展和世界发展注入强大的人口活力,是历史向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伟大使命。这样,我们才能上对得起祖宗和先烈,下对得起子孙和未来。所以,现在鼓励生育,不仅是实现我们理想的要求,也是我们当代人的责任与义务。

  

  三、社会主义本质要求鼓励生育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人类社会是人口再生产与物质再生产的统一,人口再生产是物质再生产的前提。只有持续造人,才能持续造物。试想想,一个孩子不生,一百年之后哪还有物质再生产?只有人口的可持续发展,才能有物质再生产的可持续发展。经济是人活动的结果,人是经济活动的主体,所以人口是生产力的生命载体。本文第一小节已经证明,少生孩子不利于经济发展,也即是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而现在抑制生育的人口政策是在压迫人口再生产,也即是压迫生产力生命载体的再生产,因而压迫人口再生产就是压迫生产力的持续发展。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经济发展的根本依赖于科技的进步。科技的进步依赖于人力资本,而人力资本来源于人口。人口的持续发展是人力资本持续发展的基础,也是科技进步的强劲动力。少生孩子,减少人力资本或降低未来人力资本发展的潜力,根本不利于科技的发展进步,因而也不利于发展生产力。

  同时,现行抑制生育的政策也不利于缩小贫富差距。首先,如本文第一小节所说,少生孩子会提高就业压力,更导致未来的就业危机。而就业问题,对穷人更加重要,就业压力的扩大或就业危机对穷人的危害更大。失业问题,实际上主要是穷人的问题,而少生孩子降低内需增大就业压力制造就业危机无疑要使贫富差距更大。其次,一胎政策导致养育费用大幅升高。由于独生子女的唯一性和珍贵性,家庭采取精品关爱和精英教育模式,导致抚养和教育投入大幅提高。结果导致一般收入及以下人口因教育负担高而贫穷;或因上不起学失去发展机会,失去摆脱贫困的机会。最终导致贫困及一般收入群体与富有群体收入差距越拉越大。温家宝总理感叹大学的农村娃越来越少,尤其是重点大学的穷人孩子越来越少,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教育费用的大幅提高排挤了穷人。第三,现行人口政策反向调节,富裕的城市仅规定只生一个孩子,拉大了城乡贫富差距。第四,缩小贫富差距依赖人类资本的投资,而“超生”罚款降低了“超生”父母培育孩子的经济能力,无疑是扩大了贫富差距。如果是鼓励生育,就会恰恰相反。首先会扩大内需,降低就业压力,更有利于穷人提高收入。其次,国家鼓励生育,就会加入教育投入从而降低生育压力,其结果就是教育费用与教育贫富差距的双双降低,十分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第三,允许城市人多生,允许富人多生,不仅会稀释财富集中程度,还会因城市人与富人多生而扩大内需(有利于穷人与农村人就业和收入提高),从而降低贫富差距。第四,鼓励生育,国家补助父母,会增强父母培育孩子的经济实力,有利于提升孩子尤其是中低加入收入孩子的人力资本水平,从而强有力的降低贫富差距。

  所以,从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中国鼓励生育。只有鼓励生育,才能更好的“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四、“三个有利于”的判断标准决定中国应该大力鼓励生育

  

  “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是衡量我们一切工作是非得失的判断标准。中国是否应该继续抑制生育的人口政策,还是应该鼓励生育,我们也应该以“三个有利于”的标准来决定。

  人口再生产是物质再生产的基础,人口的可持续性发展是经济可持续性发展的前提。只有持续造人,才能持续造物。人口是经济活动的主体,人口是经济实力的载体。现在中国的生育率已经很低了,继续实施抑制生育的人口政策必然严重损害中国未来的人口实力,使未来中国的劳动者和消费旺盛人口持续的大幅减少,将严重损害社会主义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和经济实力的提高。而鼓励生育,培养更强大的人力资源,拥有更多的人力资本,将强有力的促进科技的发展和生产创造劳动大军实力的提高,进而将强有力的促进社会主义中国的生产力发展、经济实力的提高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因为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根本上依赖于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

  综合国力以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与科技实力为基础。物质财富是人生产的,科技是人研发的,军事是人装备的,综合国力当然是以人为基础的。少生孩子阻碍科技发展,也就同时阻碍了经济发展。少生孩子、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兵源大幅萎缩和未来支持军事发展的财政力量相对大幅削弱,当然不可能利于中国军力的发展。GDP=人均GDP×人口数量。而少生孩子、低生育率,既会通过重老龄化相对降低未来中国人均GDP(像日本相当于美国一样),又要大幅减少未来的中国人口,无疑要大幅削减未来中国的经济实力。笔者已经证明,在知识经济时代:边际人口科技拉力递增,边际人口GDP递增,边际人口军事实力递增和边际人口综合国力递增。所以,无论如何,少生孩子根本不可能强国。在中国超低生育率的今天,增强社会主义中国的综合国力必须大力鼓励生育。

  我们实施计划生育所惩罚“超生”父母而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其实全是宝贵的人力资本投资和对民族国家力量之源的投资。实际上,人力资本投资收益的主体是国家与社会,而父母只收益了一小部分,如果按照“谁收益谁支付成本”的原则,不应是父母向国家支付所谓的“社会抚养费(也即是超生罚款,其实大部分变成了各色各样的行政成本和灰色收入)”,而应是国家与社会向父母补偿“人力资本投资成本”。父母所得的人力资本投资收益一般不会达到人力资本投资总收益的10%,而90%以上的人力资本投资收益被国家与社会拿走了,所以按照“谁收益谁支付成本”的原则国家应至少向父母支付“从孕育到毕业”90%的费用。而我们现在,却要惩罚想多投资人力资本的父母,奖赏少投资的,结果是罚了父母的款,把父母原本用于投资于孩子的人力资本投资资金变成了毫无意义的行政耗费。人家生孩子本来就影响工作和收入,这时再来罚款或开除公职,对这些家庭生活水平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结果,不仅我们自身的人力资本总实力由此大幅降低,而且超生家庭的生活水平由此降低;不仅不利于未来社会主义中国生产力的发展和综合国力的提高,而且还不利于未来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这完全与“三个有利于”的标准背道而驰。

  鼓励生育,不仅可以通过降低未来老龄化水平、降低未来养老压力和促进科技与经济发展来提高人民的社会水平,还可以通过改善分配和改善民生的效应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国家鼓励生育,为了提高生育率,像其他国家一样,国家必然会想方设法降低民众的生活压力和养育压力。比如,生育补贴,儿童补助,医疗补贴,教育费用减免,提高最低工资,减免所得税,住房优惠,加强劳动社会保障(尤其是对妇女的保护与保障)等,而不是现在额外增加的各种罚款和对工作工资的惩罚。所以,鼓励生育可以改善收入分配,有利于民生投入的提高,因而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比如在美国,2009年美国加州单身无业母亲娜德雅?苏尔曼生八胞胎,仅靠领取社会福利就生活无忧。苏莱曼总共已经生育了14个孩子,现在她每个月都要领取大笔社会福利,不包括这次产下的8胞胎,她单靠6个孩子现在每月都可以领取相当于25000元人民币的社会救助。而在中国则没有那么幸运了,2006年河南杞县一夫妇生了5胞胎,与2008年北京奥运吉祥物五福娃同名。由于中国在实施抑制生育的人口政策,自然就没有得到任何政府资助。由于无力养活,该夫妻生被迫带五福娃沿街乞讨。如果中国鼓励生育,不仅仅是奥运五福娃命运的改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56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