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星球:重物不重人的增长是最虚荣的增长

————仿生社会学与公共服务型政府建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42 次 更新时间:2004-10-28 19:40:22

进入专题: 公共服务型政府  

章星球  

  这种政府令本应作为经济建设主体的私人经济体趋于萎缩,政府成为直接的经济建设主体,大事小事一把抓,既是最大的财富创造者也是最大财富贮藏者,这种“经济建设型政府”和仙人掌的“茎”非常相似。仙人掌是适应沙漠地带恶劣环境才发生这种退化的,而计划经济则在恶劣的战争环境下具有实践意义,仙人掌的“全叶皆刺”好象战争时代的“全民皆兵”。经济建设型政府是与政治本位型社会相适应的,正因为经济(叶)、文化(根)是服务于政治(茎)这个中心,公共资源(营养物质)才会在政府(茎)高度集中,所以“仙人掌政府”即“经济建设型政府”就是“政治本位社会”的政府形式。我国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的计划经济政府是严格意义的经济建设型政府,当今的政府实质上已经处于转型当中,不再是严格意义上的“经济建设型政府”。但是这种转型有可能出现两种不同方向。我曾在仙湖植物园看到一种仙人掌,它有一个木本的茎,但上面却长着仙人掌,仙人掌上还有刺,但一些刺却又返祖而长成了茂密的叶子,我的推测是这种仙人掌原本是树,在沙漠气候形成后退化为仙人掌,后来气候再度变化,或其种子流落到温暖地带,便出现返祖现象,重新长出木本的茎,刺也重新长回叶子。但是另有一种仙人掌的茎却没有立起来,反而匍伏于地,渐呈爬藤状。与计划经济时代四面环敌的战争状态相比,中国今天面对的国际大环境已经相对安全,就象从沙漠气候转回到了温带气候,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形态也有可能象上述仙人树一样重新长成乔木,但也可能因决策失误而变成“爬藤”。

  

  二:爬藤式公共服务型政府:我们现在倡导经济建设型政府向公共服务型政府转型,主张“小政府、大社会”。其实,这种转型并非始自今日,改革开放本身就是转型的开始,而我们今天言转型,实际是要根据市场经济的要求更彻底地清除计划经济的残留成份,实现从局部到整体的变革。改革开放鼓励多种经济成份并存,允许私营企业发展,实际上就是让“仙人掌”业已退化的“刺”重新变回“叶子”,如今私营企业已经超过半数,成为上缴税收的最大主体。证明我国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仙人掌政府”,只是我们的“茎”――政府还带太多经济建设功能的“叶绿体”,还没有较好地履行“茎”的公共服务功能。当植物体中“根茎叶”的分工清楚了,茎就成为了为“叶”和“根”提供“公共服务”的系统。“茎”实现了“公共服务”功能的植物有很多种,爬藤就是其中一类。爬藤植物就是“小政府大社会”的活现。当我们在放弃政治本位社会走经济本位道路、放弃经济建设型政府取公共服务型政府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的是,切勿矫枉过正,否则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那些认为政府只宜当守夜人,搞什么无为之治,小政府大社会,把一切都交给市场的天真想法,完全有可能把我国导向对外高依赖度的爬藤经济。

  

  片面追求GDP的增长,把政治(茎)、文化(根)视为“服务”于经济(叶)的手段,这是“经济本位社会”的典型特征,这种努力的结果只会是“叶子”很繁荣很粗大,“根底”却很浅,“茎”也虚弱无力,成为典型的爬藤植物,一旦世界经济气候发生变化,首先遭殃的就是爬藤经济。我国目前过渡依赖出口导向、忽视内需、忽视人力增本增值的发展战略最容易走向爬藤状。我们今天低端产品恶性竞争,出口几乎不再是国内经济的补充,反而成为财富向发达国家转移的一种方式、大规模的失业和脆弱的农村经济都是爬藤经济的结果。所以我国政府目前已经初显爬藤政府的征兆,例如不是把钱用来发展义务教育提高全民素质实现“藏富于民”和“藏富于知”,而是作为外汇储备存在美国的银行(目前存钱最多在美国的就是日本和中国,而日本政府是因为战败国不得不暂时委屈做爬藤政府,内心却时时想着要站起来)。警惕啊,中国,爬藤是可生产最多的“叶子”,创造最大的经济奇迹,但爬藤只能是爬藤。亚洲新兴工业国家可以成为”爬藤”是因为它们有乔木(美国)可攀,但是中国绝不可以做“爬藤”。

  

  三:乔木式公共服务型政府。

  

  1、公共服务型政府应该强调文化本位,因为乔木之成其为乔木,首先取决于它的根,我们不能指望在爬藤的浮根上长出高大的乔木来。根的深度与乔木的高度是成正比的,根的分布范围与枝的分布范围也是成正比的。这一仿生原则应用到公共服务型政府建设就是:文化是根,要搞文化“本”位,要让政治和经济都成为服务于文化的“手段”,把尽量多的公共资源集中到精神文化领域,让文化的根扎得尽量深一点、布得尽量广一点、长得足够壮一点、贮藏的“营养物质”足够多一点。文化本位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不是喊几句科教兴国、教育为本就能解决问题的,而要涉及到钱怎么花、花多花少的问题。我们现在每年有2万多亿的税收,不是没钱,而是不会花钱,我曾在《文化本位社会初探》中写道,文化本位社会就是一个消费主导型社会,文化本位社会的政府就是消费主导型政府,政府的工作就是要学会花钱,学会“用之有道”,就是要通过消费干预和消费引导把国民经济建立在国内消费的基础上(而不是出口基础上)。因为政府是“茎”,所以政府的最重要工作就要把“叶子”(经济)制造的东西往根部输送,把“根”(文化)部制造的东西往“叶子”(经济)输送。把根制造的东西送给叶子那叫文化服务于经济,把叶子制造的东西往根部送,那叫经济服务于文化。“消费主导型政府”就是“公共服务型政府”,我在写《文化本位社会》时还不知道有“公共服务型政府”这个概念,后来在中国改革论坛看到,发现其本质就是我所说的“消费主导型政府”,都是要做“花钱”的政府而不是“赚钱”的政府。

  

  2、要成为乔木式公共服务型政府,这个政府还应该为全民提供足够的公平――公平是效率之母。公共服务型政府不仅可以为社会提供一般意义上的公共服务,而且还可以在致力社会公平上做大,甚至可以随着一般公共服务完善后逐步把重心转移到社会公平上来。我的看法是,一定要搞平均主义,市场经济并不排斥平均主义,效率也不排斥公平。我们的市场经济学者是用“为了效率不得不牺牲公平”这一套说辞来搪塞国人。这是完全的错误,正好给反对市场经济者抓住了辫子 市场经济是与公平不兼容的。我认为公平是效率之母,市场经济就是追求公平的经济,而且恰恰就是在对公平的不懈追求中实现了效率的提高。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市场经济就是要用公平的市场竞争突破垄断和特权,垄断和特权就是不公平,市场就是要把竞争伸向各种垄断领域,创造公平,所以凡是市场触角触及的地方,效率就会随之提高,效率就是缘于对公平的追求。举个例子,我们的民主选举问题,我们往往将之理解为单纯的政治文明,实际上其本质上也是个市场经济的问题,政府就是一个巨大的就业市场,一般的就业市场都是公平竞争,应者如云。这个市场却是严重的垄断状态,它为什么效率低下?原因就是它没有竞争,为什么现在全民就业紧张,各项各业都在压低工薪招人,公务员却可以一再加薪 而且是低效高薪。把这个就业市场向全民敝开大门,让公平进去,它的效率就会立马提高,公务员的工薪也会涨得快,公平产生高效、高效产生高薪 理所当然。反之,如今我们的公务员却是低效高薪,这种高薪的本质就是不公平,这种不公平又会成为低效的保护伞。

  

  所以效率是公平之母,千真万确。如果说乔木的“枝叶”代表的是市场配置的话,乔木的“茎”代表的就是行政配置,所有乔木都有高大的茎,为的是把枝叶托到一个更高的平台,去争取更多的阳光照射。行政配置就是为了把市场托到一个更高的平台,拔高竞争的层次。社会公平也应该是行政配置的主要目标,公平的“公”指的是“公正”,“平”指的就是“平均”、“均富”,未来的公平应该由市场公平与福利公平相结合 市场公平要把公正放在第一位、而福利公平则应把平均放在第一位。税收的功能之一就是要为全民提供平均分配。平均分配应该由法律规定,政府仅仅负责执行,这和计划经济时代的平均主义有本质区别。因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平均分配是要为市场竞争筑建一个更高的平台,是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是追求起点的平均而不是终点的平均,平均分配的对象也仅限于满足必需公共服务(如军队、公检法等)后的财政盈余。以乔木为仿生对象来看,平均分配就好比乔木的茎,市场分配(即要素分配)就好比参差不齐的枝叶。乔木拼命把它的茎往高处伸展,就是为了让它的枝叶能够在更高的平台上参与森林竞争。同样,平均分配的目的就是要确保全社会每一个人都能获得健康的发展,使社会成员能够跃升到一个较高的平台上参与竞争。理想中的文化本位社会,至少应该有40%的社会财富以福利的形式用于平均主义分配。我们的国家是想做“灌木”还是做“乔木”呢,就看我们有多的大决心发展平均主义分配,为国民提供高福利,让“茎”获得应有的高度。平均分配就是以均富为目标,以税收为主要分配内容、以法律为依据、由行政来执行的。

  

  我去年发表一篇网文主张我国中央级的教育投入增长10倍(今年北京大学潘维博士也提出教育投入可以增加到20%-------相当联合国平均水平的三倍),免除学生学费并为每个学生提供600--800元/年的生活补帖,可以教育券的形式发放给学生,以鼓励不同学校之间的竞争。这种分配与计划经济时代的平均分配是有本质区别的,虽然数额达几千亿人民币,但却是由国家以法律形式规定每个新生公民能享受到什么待遇,数额固定,排除了行政干预的可能,现有银行系统就可以轻松完成这个工作。这个工作一做,三农问题下岗职工问题都会得到缓解,国家凝聚力与政府的道德正当性立马提高。

  

  四:榕树式公共服务型政府。前文说过要大政府不要小政府,只有大政府才能对外抵抗侵略与威胁,对内为全民提供最多的公共服务与福利保障。那么这个大政府能够做到多大、又应该依据什么样的原则做大呢?要建设大政府,榕树是最好的仿生对象。广东省新会市有一个独木成林的奇特景观,一棵细叶榕树,树高约15米,树冠投影面积达1.15公顷,枝蔓纵横,根系交错,蔚为壮观。 榕树的特点是气根很多,千百条下垂的气根向下伸展,到达地面时便插入土中,转为正常的根系,并开始吸收土壤中的水分和养分。露出地面的气根便很快长粗,形成树干,并在上端长出枝叶。而每株的干、枝又能再生气根,形成新的植株,就这样周而复始的演变最后便形成如原始森林般的奇观。大政府能做到最大?根据社会结构与树结构的对应关系,“根茎叶”对“文化政治经济”,“茎”可以是小指大的爬藤,也可以是方圆数亩的榕树,所以政府也一样可以大到我们无法想像的地步。因为公共服务也可以涉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义务教育、公共卫生、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的范围并不是固定、僵硬的,而是可以不断进行创新和拓展,所以公共服务型政府一样可以不断发展壮大。榕树就是把“权力”下放给了所有的枝条,每一根枝条都可以垂下千丝万缕细细的气根,开辟新的“公共服务”的渠道。这千丝万缕的气根我称之为“寻根的冲动”,它们象征着什么呢?,一个社会需要那么多公共服务吗?确实,经济本位社会的公共服务型政府主要是为经济充当守夜人,走的是小政府大社会的路子,其公共服务内容是有限的,所以称之为“有限政府”。但是到了文化本位社会,政府的重要职责之一就要使每一个公民从经济人角色转化为文化人角色,所以各种公共文化服务和公共文化产品的供应就会变得非常庞大。文化本位社会主张通过发展文化消费让全民成为各种科学、艺术、体育的爱好者,他们将建立数以万计的协会或其它各种公共组织,成为公共服务型政府强有力的补充部分,榕树的气根就象征着这些民间文化组织,它们承担着把经济资源转化为文化资源的重要使命。

  

  弱水三千,只饮一瓢,广厦千间,夜宿八尺,人类的消费行为必须“止之于有穷、流之于无止”。文化本位社会人们在一般的物质生活上将崇尚知足常乐,简朴至真,但在精神文化消费上却没有止境。因此文化本位社会针对人们一般的生产消费和生活消费而产生的公共服务是有限的,而针对于精神文化消费而产生的公共服务却会不断扩大。所以,文化本位社会的公共服务型政府不会是个“有限”的“小政府”,而会随着社会文化消费的不断扩大而扩大,就象榕树的“茎”,会随着“气根”不断转化为根而不断扩张,以致于创造出“独木成林”的壮丽景观。我在《文化本位社会初探》一文中曾预言,中国一旦建立文化本位社会,以人口素质指标和消费质量指标取代GDP作为衡量社会发展的首要指标,并通过消费干预与消费引导政策把文化消费发展起来,一个可控的文化产品市场将在几十年内达到数万亿美元的庞大规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公共服务型政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公共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5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