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学者吴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3 次 更新时间:2011-08-19 19:37:25

进入专题: 吴毅  

刘晨  

  

  二零零九年,我从华中科技大学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下属的一个组织“退任”,转而准备尝试进入学术这一块来打拼。当初的自己总觉得自己的确不是一块学术的料,但对于学者还是比较尊重和敬仰的(比如于建嵘,俞可平,黄宗智,孙立平,邓晓芒,刘瑜,李昌平等)鉴于此,我也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检验自己学识的这一个“考试”中去。最后侥幸获胜。而之所以如此,绝大多数原因是因为在华中科技大学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的工作时结实了一些学者,并领略了一些学者的魅力,这足以对我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人形成无限的吸引力;其次,便是吴毅教授。在二零一零年时,他给我无数的帮助,并安排其博士生吴帆(历史社会学)来帮助我,使我能顺利的进入这个门槛,但是后来因为我不力,“辜负”了这位在政治学界著名的学者。但能让其能得到一丝安慰的是,去了兰州大学,从一个学经济出身的我变成了社会学界的一个小小的“生员”。那时我所能拿得出的完全是“伪学术”的东西。可是吴毅教授依旧那般的信任我,好不感激。

  

  作为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学术研究的主导者之一,吴毅教授在我眼里才是那个真正的做学术的人。一个是因为其研究的学术成果让人叹服,比如说在《开放时代》(2010年3月)刊发的一篇《吴毅 吴帆:传统的翻转与再翻转——新区土改中农民土地心态的建构与历史逻辑的研究》,可见其学术功底的厚实与纯正。这一点,在当今学术界屈指可数,并且现在的学者大多都是“拜物主义”而缺乏一种对学术真正的尊重之感,故此,我对于这种能安于现状,有着一种顽强的定力学者就更为的敬佩。再比如,因郭玫老师的引荐,把我自己的作品赠于吴毅教授后,其也将一本《小镇喧嚣——一个乡镇政治运作的演绎与阐释》(生活·新知·读书三联书店出版)赠送与我,厚厚的一本,也算是给我一个鼓励和支持。如此的用苦良心还不算,当初在我还未能入社会学的门槛时,他还将自己平日写的评论(主要是在《长江商报》上刊载的专栏文章)发给我。这让我能在第一时间去领略其思想,甚感欢悦与满足。我也将自己出版的一本自选集,约莫二十五万字的《知人伦世》回赠与他,他当时收下这本书的第一句话我至今都记忆犹新:“封面真漂亮哈”。我说:“还好,写的不好,还望您多多指教!”其实,古往今来,以文人相交大多都是以书或其他带着某种精神意味的东西来完成这个“社会互动”的必要过程。还有一次,在其家里做客,其将一本随笔集也赠于我,而我却不知如何答谢。

  

  每一次我回华中科技大学,几乎都要去拜访这位学者,大多都是先约定好时间,一般都是在其家里会面。最让我感到兴奋的是其家里书柜里面的书,琳琅满目。书房里,地板上都摆放的到处是书,而依伴在窗台上却是两台笔记本,再加上一个偌大的,能转动的椅子,这就构成了其现在工作的环境。每一次,都是他坐在那把能转动的黑色皮椅上,我坐在其对面来谈政治体制改革,中国乡村的治理尔尔。但很多时候,都是我在说,他在听。时而也会问我一些问题,包括我自己的生活情况,这一点关心是我至今都难以割舍的爱护。而上一次,去兰州大学时,也给其带回了一些藏族的,能治肠胃的药。也正是因为如此,肠胃一向不好的他现在的研究工作都放缓了。基于此,他反复的叮嘱过我:做学术,一定要把身体保护好。身体也是做学术的前提。因为只有一个好的身体才会有好的精神状态去做研究,才能去田野做调查。这一点,让我无不想起以前读叔本华的作品时的那句话: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什么都做不了。

  

  吴毅先生是一个很爱护其学生的老师。当然,更是一个带着幽默气息的学者。二零一零年,他去日本开学术会议,因为我一向爱土,大约是中了“艾青”的毒——别问我眼睛里为何满含着泪水,因为我爱这土地爱的深沉。所以,我央求其为我带一点日本的土回来,可惜的是,其学术会议的时间安排很满,后来在机场才能将一直带在身上的塑料袋拿出来装一点,只能从花坛里,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因为这种行为不太雅观和得体,故此我也没有强词夺理的去“责问”,理解这种放弃的理由和原则。其实在我看来,能不能弄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而只要有这份心在,我还是非常感激不尽的。

  

  另外,我对吴毅先生的尊重不在于这些,更觉得是一种在学术生活上的朋友,与其交流深感有启发之意。更加觉得,这种生活不就是我想要的吗?所以,当我把我想去墨尔本大学留学的欲念告知于他的时候,他还是那么的宽容与理解,并且还是那句话:愿你梦想成真!抑或:那就看你的造化了。不论那句话,都可以理解为一种支持,他的心底从未有什么不悦之情,只要他的学生能学的好。在华中科技大学,其的课也是受到社会学系学生的一致好评,但我索然很无奈的是,只是在前年的时候去蹭过他的两节课。由于时间关系,后面只能选择读他的博士论文或专著来满足这份求知感。不过能让我更加在现在的学术水平上走下去的一个动力便是,我有一次对他说,无论怎样,我都是您的学生,您永远也是我的导师。他也欣然的答应了。

  

  如今,在即将阔别的时候,我想我是否应该用这种最擅长的方式来答谢这位学者与恩师,抑或再找个机会去拜访这位纯正的学者,这位一直在帮助我的导师。而我无论发展成如何的模样,都希望能加以回报(或许这不是他所要的),并且在这条路上:虽千万人吾往矣。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

  

  作于武汉

  

  作者系: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社会学硕士研究生

  

  

  

  ————————————

  吴毅

  

  1958年3月出生,法学博士,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省政治学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政治社会学 政治人类学 中国农村研究

  科研课题:参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课题和教育部重大课题研究等项目4项,目前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现阶段我国乡镇政治体制改革研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转型期农村社会的变化、特征及走向研究”等。

  科研成果:在《政治学研究》、《管理世界》、《新华文摘》等权威、核心学术刊物上发表和转载论文50余篇,出版专著《乡村变迁中的权威与秩序--20世纪川东双村的表达》并获湖北省第四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博士学位论文“村治变迁中的权威与秩序--20世纪川东双村的表达”获2004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

    进入专题: 吴毅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3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