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桃:西方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述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31 次 更新时间:2011-05-18 22:28:33

进入专题: 女权主义  

李英桃  

  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注尾】,以及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印度教等宗教中的原教旨主义,都对妇女造成不利影响;三是苏东解体及因此所失去的福利、平等就业、设置托儿所的规定、对各种公共性别主义的限制等所带来的消极影响;四是国内和族群之间的战争和在这类冲突中重复发生的强奸事件。【注释】Fred Halliday, op.cit., pp. 840-842.【注尾】

  可以说从学科建立开始,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就是在国际上和一些国家内部存在的各种阻力下发展起来的。

  

  (三)1998年之后:在世纪转折点上的新发展

  

  1998年,伦敦经济学院出版了《千禧年:国际研究杂志》纪念专刊:《用社会性别研究‘国际问题’》,用以纪念学科创建十周年。专刊本身也是对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十年历史的总结和未来发展的新起点。专刊分为“十年后重访国际关系中的社会性别”、“理性、工具与主体性”、“身体与经济学”以及“冲突、民主与和平”等几个部分。

  专刊第一篇文章是斯皮瓦克 (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 的《社会性别与国际研究》,还包括《社会性别与国际关系:进步、反挫与前景》(Fred Halliday)、《妇女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作为一个女人返回国际关系并被聆听》(Marysia Zalewski)、《理性的危机、理性主义市场与全球生态科学》(Val Plumwood)等。

  这组文章在总结过去十年研究成果的同时,更多地展示了发展中国家的社会性别问题,而在过去十年中完成的从“妇女”到“社会性别”的转变也鲜明地体现出来,这一点同时表现在对印度男性与男性性行为的研究上。

  2000年6月28日到7月1日,德国法兰克福大学举行了名为“赶上或被排除在外:妇女运动和国际关系”的国际学术讨论会【注释】参见“‘赶上或被排除在外:妇女运动和国际关系’国际学术讨论会”会议通知。【注尾】,内容涉及女权主义国际政治学科建设、妇女人权、妇女与社会政策、战后重建、冲突管理等问题,也包括了来自第三世界和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声音。

  1998年以来,一些新的相关出版物面世。例如,《民族主义的社会性别反讽:民族的性别化》(Tamer Mayer)、《运作:使妇女生活军事化的国际政治》(Cynthia Enloe)、《社会性别的全球建构》(Elisabeth Prügl) ,以及关于1981年来自西方多个国家的妇女在英国格林汉姆·康芒军事基地外进行和平示威的《格林汉姆的女权主义酷儿:普通的妇女,不普通的行动》(Sasha Roseneil) 等。从1999年11月起,拉特里奇出版社 (Routledge Press) 开始出版《国际女权主义政治杂志》(International Feminist Journal of Politics),到2001年4月,该杂志已有3卷7期面世,内容涉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处于冲突中和致力于冲突后重建的国家、地区和苏联东欧各国家的妇女儿童状况,也包括对女性特征、男性特征、认同政治、民族主义、全球化等问题的探讨。其中第三卷第1期的主题为“冲突和冲突后社会中的社会性别”(Gender in Conflict and Post?Conflict Societies)。

  值得一提的是,在1999年出版的《国际关系领域的50位核心思想家》(Fifty Key Thinker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一书中,设有“社会性别与国际关系” (Gender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专章,简·爱尔希坦、安·蒂克纳和克里斯蒂娜·西尔维斯特三位女权主义学者居于其中。【注释】Martin Griffiths, Fifty Key Thinkers in nternational Relations (Routledge, 1999), pp. 217-231.【注尾】而《征兆》正在为其2003年夏季号专刊《世界政治、妇女和建设和平》(World Politics, Women, and Building Peace) 征集稿件。【注释】http://www.journals.uchicago.edu/Signs/instruct.html,2001年7月22日。该专刊的截稿日期为2001年10月31日。【注尾】

  迄今为止,英国伦敦经济学院社会性别研究所 (Gender Institution)给研究生开设了“现代世界的社会性别理论”、“社会性别:认识论和研究方法论”、“社会性别与媒体”、“社会性别理论中的新概念:对于发展的后殖民观点”;政府系开设了“女权主义政治理论:方法与概念”、“女权主义政治理论诸问题”、“政治思想中的社会性别”;国际关系系开设了“妇女与国际关系”、“社会性别、机构与发展”等课程。考文垂大学开设了“社会中的妇女”等。爱丁堡大学政治系开设了“社会性别与发展”课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系开设“女权主义政治思想”、“种族、社会性别与法律”,在人类学课程中有“社会性别、权力与发展”等。相关学科目也在西方国家许多其他高等院校开设。

  尽管发展过程中遇到种种困难,仍可以说,现阶段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研究方兴未艾,硕果累累。

  

  三、主要流派

  

  根据认识论的区别【注释】关于西方女权主义认识论的研究,最经常被人们引用的是桑德拉·哈丁 (Sandra Harding) 的成果。她的作品有Feminism and Methodology: Social Science Issue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87) 等。克里斯蒂娜·西尔维斯特、桑德拉·惠特沃斯等女权主义学者将之用于划分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注尾】,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可以划分为三个主要流派:女权主义经验论国际政治理论、女权主义立场论国际政治理论和女权后现代主义国际政治理论。

  

  (一)女权主义经验论

  

  在女权主义经验论 (Feminist Empiricism) 研究者看来,社会偏见引起性别主义和男性中心的偏见,其基础是错误的信念(迷信、习俗、忽视或错误教育引起)和敌视的态度。在确认和定义科学问题时,这种偏见进入特定的研究阶段,表现在计划研究、数据搜集与解释上。女权主义经验论者认为,通过更严格地坚持现有的科学研究方法和规范,性别主义和男性中心的偏见可得以彻底消除;性别主义和男性中心的偏见是“坏科学”或“坏社会学”。在这些学者看来,社会解放运动可以揭开盖子,移走阻碍观察知识发展的障眼物,使人们有可能用更宽阔的视野看待世界。而且,女权主义经验论者常常指出,妇女运动可以产生更多女性研究者,为进一步揭示男权中心偏见的女权主义研究提供机会。

  在政治上,这一流派属于自由主义女权论,将妇女受压迫的根源归结为妇女没有获得平等的公民权利和受教育机会等,从而要求妇女与男子享有同等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权利。

  用女权主义经验论方法来分析国际政治,就形成了女权主义经验论国际政治理论。持此观点的学者认为,妇女被排除出许多最重要的社会、政治、经济生活领域之外,要实现男女平等,就必须克服这种不平等状况,将妇女结合进当代社会的主流。在检查妇女与国际政治关系时,女权主义经验论者一般采取两种研究战略:第一种是“添加妇女”或“将妇女带入国际政治”【注释】笔者倾向于使用“妇女进入国际政治”,以强调妇女的主体性。【注尾】,包括列出在传统国际政治活动领域中妇女人数少的状况,显示妇女能够克服障碍以参加到国际政治中来的方法,例如揭露在安全、军控决策或在国际组织中女性代表少的情况;第二种是“发现国际政治中的妇女”,这是一种展示“妇女确实已经在那里”的方法,例如“在不处于决策权威地位的同时,妇女活跃在整个国际活动中,从连接炸弹的导线到战时与和平期间的军事基地服务,包括性和其他的,再到构成出口生产区的巨大的从业者队伍。”【注释】Sandra Whitworth, “Theory as Exclusion: Gender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Richard Stubbs and R. D. Underhill eds., Political Economy andthe Changing Global Order (Macmillan, 1994), p.119.【注尾】

  

  (二)女权主义立场论

  

  在女权主义立场论 (The Feminist Standpoint) 理论家看来,知识建立在经验的基础上,理论总是为了某些人和某种利益服务的。女权主义立场论理论家的这种方法来源于黑格尔对主人和奴隶关系的论述。女权主义立场论理论家反对放弃妇女的经验,主张妇女通过斗争来展示从她们的社会经验中产生的社会图景,并且认为这些社会图景比那些从统治阶级和种族主义男性的社会经验中产生的内容更加真实可靠。在女权主义立场论理论家看来,男女之间的统治与从属关系构成了压迫的最根本形式。在政治上,这一流派属于激进女权主义。

  用女权主义立场论方法来分析国际政治,就形成了女权主义立场论国际政治理论。持此观点的学者认为,国际政治的传统主题、国际政治强调主题的方法,以及来源于这些分析的解决方法,全部来自男子的世界观,钟情于国际政治冲突的一面。女权主义必须重新规划国际政治。

  从“女性的观点”来看,权力被定义为赋权,安全被定义为保护发展和生态利益。女权主义立场论理论家反对这样的观点:国际政治是只涉及安全与战争的“高级政治”。他们认为重新规划国际政治是通往更好地理解妇女和国际政治的重要步骤。

  许多从女权主义立场论发展而来的国际政治文献致力于研究妇女和战争与和平之间的关系。总的来说,这些作者认为,战争的偏见特别是核武器竞争是男性的行为。由于妇女更热爱和平,参与更多养育活动,与日常生活有更密切的联系,她们是核时代解救人类的唯一希望。这种观点又可以分解为两个方面:第一,对持这种观点的人来说,由于生理上的原因,男子比妇女更具侵犯性,更注重等级。第二,一些学者否定任何生理决定论,代之以强调社会文化的观点,认为青年男子在贬低妇女工作的社会环境中长大,他们贬低与妇女有紧密关系的属性:养育者角色、感性等,看不起喜欢从母亲那里得到价值的男子。为了将自己区别于他们的母亲,年轻的男孩刻意使自己具有更多的侵犯的、冲突的倾向。相反,年轻的女孩不需要与母亲不同,因此接受了母亲更多养育者的特点。

  这一流派不仅强调妇女所具有的养育者的价值,而且强调妇女作为性别主义的受害者,能够比男子更充分地理解战争和军国主义的含义。

  因此,女权主义立场论学者和女权主义经验论者可以联合呼吁妇女参加核武器和常规武器控制决策。这些学者认为,这样做不仅能纠正妇女缺席的历史性不公正,而且势必将妇女更和平的观点带入国际决策。

  

  (三)女权后现代主义

  

  后现代主义 (Postmodernism)的中心在于解构西方文化,指出现存的思维习惯、风俗、道德,以及西方传统经典中被当成“人之常情”的东西并不具有真理意义,它们是在社会发展中形成的,是人为的。后现代主义者强调社会生活的多样性和多变性。一部分学者采用后现代主义的观点来分析与妇女地位、男女平等相关的问题,从而形成女权后现代主义 (Feminist ostmodernism)。这一流派反对对性别、种族、阶级等所作的宏观分析,即所谓的“宏大叙事”(Grand Narrative),认为这些分类都过于概括。由于每一个类别的内部都是千差万别的,所以这些分类都不再适用,所谓的“绝对真理”(the One and the True) 不过只是哲学神话。在女权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就连“妇女”“父权制”这类概念也都带有本质主义色彩。对于“妇女”,女权后现代主义理论致力于解构妇女范畴这样一个“虚构”的概念。在女权后现代主义者看来,“科学”和“妇女”都是有问题的,因为它们造成一方居于统治地位而另一方处于从属地位,并且使这种状况自然化了。女权后现代主义从根本上反对西方知识结构中最为根深蒂固的二元思维模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女权主义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780.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01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