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桃:西方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述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33 次 更新时间:2011-05-18 22:28:33

进入专题: 女权主义  

李英桃  

  ”【注释】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行动纲领》,第11段,《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重要文献汇编》,中国妇女出版社,1998年版,第169页。【注尾】但海湾战争作为“冷战后第一次主要冲突对国际关系、社会政策和知识领域提出深刻挑战,……正统理论对海湾战争的反应是一场灾难,是对垂死的理论的破坏性和悲剧性的控诉。该理论是为暴力反应和大国强制措施设计的,根本不适合冷战后所需要的敏感、预防性的全球战略。”【注释】Jim George, Discourses of Global Politics: A Critical (Re)Introduction to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Inc., 1994), p. 2.【注尾】当然,海湾战争等充满暴力的西方战争外交政策也反过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的发展。

  总之,第二次世界大战、特别是六七十年代以来,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探索新的国际政治理论的任务严峻地摆在国际政治研究者的面前。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的中心是将“社会性别”作为分析范畴对传统国际政治理论进行批判与反思。

  “女权主义者使国际关系理论化的第一个成就就是对其中的社会性别问题提了出质疑。”【注释】Jill Steans, op.cit,. p. 59. 需要明确的是,“批判”在这里绝不意味着完全否定和抛弃现实主义。【注尾】

  

  二、学科发展历程

  

  1988年6月,英国伦敦经济学院举行了“妇女与国际关系”学术讨论会。同年,该院刊物《千禧年:国际研究杂志》(Millennium: ournal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冬季号发表相关会议文章,女权主义国际政治学科正式确立。从那时算起,女权主义国际政治学科产生至今仅十余年时间,其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萌芽与初创阶段:涓涓溪流汇成女权主义

  

  国际政治新学科随着六七十年代西方妇女运动发展并深入到理论研究的各个领域,女权主义研究也开始涉及战争与和平等所谓“高级政治”,重审传统国际政治理论与实践中的男性偏见。例如,简·爱尔希坦 (Jane Elshtain) 出版《公共的男子和私人的妇女》(1981年)、《妇女与战争》(1987年);汉娜·皮特金 (Hanna Pitkin)《命运之神是一位妇女:社会性别与尼科洛·马基雅维里思想中的政治》;罗伯特·康奈尔(Robert W.Connell)《社会性别与权力》(1987)等。一些西方和第三世界的女权主义学者开始探讨第三世界国家与妇女的地位问题,例如斯皮瓦克 (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他者世界:文化政治文集》(1987)、库马里·贾亚瓦迪那 (Kumari Jayawardena)《女权主义和第三世界的民族主义》(1986)等。涉及第三世界经济发展、妇女地位和帝国主义殖民统治影响的著作包括埃斯特尔·博瑟鲁普 (Ester Boserup) 1970年出版的里程碑式著作《经济发展中的妇女角色》、吉塔·森和卡伦·格朗 (Gita Sen and Caren Grown)《发展、危机和可选择的图景》(1987)等。在“联合国妇女十年”(1976-1985)实施过程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引发了学者和政治家的研究兴趣。

  1988年“妇女与国际关系”学术讨论会后,《千禧年:国际研究杂志》冬季号收录了其中8篇相关文章,包括安·蒂克纳 (J. Ann Tickner) 检讨汉斯·摩根索 (Hans J. Morgenthau) 的著名的六原则的文章《汉斯·摩根索的政治现实主义原则:一种女权主义的重新阐释》以及《隐藏在国际关系背后:妇女和国际竞技场》(Fred Halliday)等。

  从会议和文章的内容可以看到,在学科开创初期,研究主要涉及这样几个方面:揭露国际政治的理论与实践中“妇女被隐藏在国际关系背后”的事实;直接对西方经典政治理论、特别是在国际政治理论中居统治地位的现实主义流派进行女权主义批判,并试图提出新的解释;研究在实现“联合国妇女十年”发展战略中妇女在代表性和受益程度上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等。这些文章多数以批判和揭示为主,展示了国际政治、经济关系中存在的社会性别不平等状况。

  伦敦经济学院随后开设了相关的硕士课程,英国的其他高等院校也陆续开设了类似的课程。

  

  (二)发展阶段:大批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研究文献涌现出来

  

  学科创立后,大量以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为主题的出版物涌现出来。这些出版物可以归结为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1991年,英国开放大学出版社 (Open University Press) 和《千禧年:国际研究杂志》联合编辑出版了《社会性别与国际关系》一书,主编为丽贝卡·格兰特 (Rebecca Grant) 和凯瑟琳·纽兰 (Kathleen Newland)。作为1988年《千禧年:国际研究杂志》专刊的续集,该书收录了包括两位编辑所写导言在内的10篇文章,每一篇文章都代表了对国际关系领域诸课题的专门研究。除了再次突显国际政治中社会性别歧视的来源和表现、在第三世界发展计划中妇女所处劣势地位外,该书还通过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妇女状况、俄罗斯妇女状况的研究,从国别的角度探讨了妇女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作用,以及国际关系与国际政治变化对妇女的影响。

  其次,围绕不同主题和研究对象,从不同的视角,使用不同的研究方法,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研究者们出版了大量颇具代表性的专著。例如,《国际政治中的妇女》(Francine D?Amico and Peter R. Beckman) 通过对业已成为国际政治舞台上重要人物的女总统、总理、政治家、活动家的分析,展示妇女与国际政治之间的相互关系。《香蕉、海滩和基地:对国际关系的女权主义理解》(Cynthia Enloe) 将外交官夫人们、军事基地和第三世界国家旅游区的妇女、好莱坞拉美女演员等被传统国际政治忽视了的人的活动纳入国际政治分析,揭示国际政治中的妇女活动是如何被忽视的,以及国际政治受到社会性别影响的程度。再如,《妇女的世界化:女权主义国际政治》 (Jan Jindy Pettman) 则用社会性别视角全面分析了认同政治、国家、公民权、种族主义、战争与和平问题、政治经济学等。安·蒂克纳在《国际关系中的社会性别:实现全球安全中的女权主义观点》中用社会性别分析传统国家、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中的安全概念,展示了不同女权主义派别对全球安全的看法。在《后现代时期的女权主义理论》(Christine Sylvester) 中,作者则从后现代主义女权主义的视角追溯了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理论发展史上的三次理论争论,妇女和女权主义理论对争论的影响和作用,这些争论在社会性别方面的缺失等等。而《社会性别和国际关系》(Sandra hitworth)

  则在综述学科发展状况的同时,着重分析了国际计划生育委员会 (IPPF) 和国际劳工组织 (ILO) 的政策受到社会性别影响的成分。

  第三,更多的学术刊物介入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这一领域。显然,这绝不仅仅是刊物介入的问题。由于这些刊物在西方是高层次、权威性的学术阵地,它们的介入意味着一些权威人士介入了讨论,女权主义者也开始进入学术“主流”。继1988年“妇女与国际关系”专刊之后,多期《千禧年》杂志都有涉及这一领域的文章。在女权主义杂志《征兆》(Signs)、《女权主义研究》(Feminist Studies),以及《妇女研究国际论坛》(Women’s Studies International Forum)上都陆续登载了相关的文章。1993年,美国主要的国际政治杂志之一《选择》(Alternatives) 冬季号出版了《女权主义者写国际关系》 (Feminists Writ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专刊【注释】Alternatives: SocialTransformation and Humane Governance, Volume 18, Number 1, Winter 1993. Speical Issue: Feminists Write InternationalRelations.【注尾】,其中包括关于中东政治、南非的公民权问题、妇女与德国统一的关系等内容。

  最近几年,对于女权主义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的研究日渐丰富,《外交》(Foreign Affairs)、《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国际研究季刊》(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等也纷纷加入争论。《国际研究季刊》1997年冬季号刊登了安·蒂克纳的文章《你们只是不理解:在女权主义者和国际关系理论家之间令人烦恼的婚约》,该刊还于1998年3月首次进行了关于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的“对话”;1998年9/10月的《外交》刊登了弗朗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 的《妇女和世界政治的演变》,并于1999年1/2月号刊登了有关此文的讨论;《外交政策》也于1997年秋季号上发表了有关文章。在国际政治学界,女权主义国际政治研究处于方兴未艾时期。在近些年西方出版的国际政治理论著作和论文集中,“数量的增长伴随着主题和理论的发展”【注释】Fred Halliday, “Gender and IR: Progress, Backlash and Prospect,” Millennium: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Gendering “the International” (Anniversary Special Issue), Vol. 27, No. 4,1998, p. 836.【注尾】,女权主义理论已成为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然而,这一时期也出现了对于女权运动的“反动”。《反挫:对美国妇女不宣而战》是美国作家、普利策奖获奖记者苏珊·法拉第 (Susan Faludi) 的一部研究80年代美国妇女状况和美国社会文化领域对美国女权运动评价的专著。作者在《反挫》一书对80年代美国社会中认为美国妇女已“基本得到平等地位”、“已经获得解放”、“已经自由了”的说法进行了反击,作者还分析了美国社会80年代对女权运动的强烈反对、美国妇女所处的逆境,指出“在美国妇女进入被许诺的平等王国前,她们还要走很长一段路。”【注释】Susan Faludi, “Introduction,” Backlash: The Undeclared War against American Women (Crown Publish, Inc., 1991), pp. xxii, x-xiv. Backlash意为机械的后冲,反撞;陈一筠在《妇女研究论丛》1993年第2期的相关文章中将之译为“阻击”;张宽在《读书》1995年第8期中将分析这篇文章的文章命名为《男权回潮》;本文作者在《妇女研究论丛》1998年第2期发表的相关文章中译做“逆动”;亦有学者将其译为“反挫”,本文采用这种译法。【注尾】桑德拉·惠特沃斯 (Sandra Whitworth) 也注意到“遍布北美和欧洲高校、媒体、流行文化的反女权主义的政治气候”【注释】

  Sandra Whitworth, Feminism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Macmillan Press Ltd., 1997), p. x.【注尾】。弗雷德·哈利迪 (Fred Halliday) 指出,有四种明显的国际趋势产生了消极的影响。一是全球化中男女不平等状况由于穷国与富国之间日益增加的差距而进一步扩大;二是各种强调特殊性的意识形态兴起并蔓延,例如美国的一些基督徒右翼分子为了使妇女服从男子而引用《圣经》中圣保罗给以弗所教徒的信【注释】在《圣经·新约全书·以弗所书》中有这样的句子:“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女权主义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780.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01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