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大选的美国攻略及中国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42 次 更新时间:2011-02-21 12:28:40

进入专题: 乌克兰大选  

房宁 (进入专栏)   秦晖 (进入专栏)   徐友渔 (进入专栏)   王绍光 (进入专栏)   玛雅  

  

  乌克兰于1994 年在前苏联加盟国中第一个实现了国家政权平稳交接,但是其总统执政集团的大部分仍然由当年共产党体制下的人员组成。这个集团坚决打击渴望乌克兰加入民主社会的民间力量及其争取自由选举的努力,而后者在资源上处于劣势。今年 5月,美国民主基金会官员Nadia M. Diuk 称,美国民主基金会于去年8月锁定乌克兰为其2004年的工作重点,认为美国在乌克兰的努力将会产生最大的影响和收效。

  外电报道,美国在过去两年共花费6500万美元资助乌克兰的反对派别。美国官方解释,这些资助只是国务院每年用于构建全球民主的10亿美元费用的一部分,通过民间基金会和独立新闻机构等,输送给乌克兰一些党派。

  当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变局处于守势时,美国在乌克兰大选中大张旗鼓,前台幕后,连导带演,戏核何在?现时上演的一幕,终究是乌克兰乃至世界的悲剧或喜剧?中国的看官们对此作何思考和解读?——这不只是他国样本,何尝不是本国镜鉴。

  

  一、有没有策划,是不是阴谋?

  

  玛 雅:分析指出,乌克兰事件再次证明,美国通过推进民主瓦解甚至颠覆别国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政权,是否认同这一观点?

  房 宁:这不仅是分析,这是事实。很简单,乌克兰历史上是苏联的一部分,苏联解体后它独立了,但在传统的政治、经济、社会关系上,还是属于独联体的大范畴。而西方,特别是美国,希望进一步遏制俄罗斯,防止它重新复兴,乌克兰,还有之前的格鲁吉亚,都成了美国封堵俄罗斯的前哨阵地。乌后它独立了,但在传统的政治、经济、社会关系上,还是属于独联体的大范畴。而西方,特别是美国,希望进一步遏制俄罗斯,防止它重新复兴,乌克兰,还有之前的格鲁吉亚,都成了美国封堵俄罗斯的前哨阵地。乌克兰由于地理和经济发展历史,分成了两块,一块是东部说俄语地区,更倾向于俄罗斯,西部靠近波兰这一块,倾向于西方。原本是国内选举,但在全球化时代,很难脱离外国的影响,比如尤先科本人就长期住在美国,这次是回来参加大选。他的夫人是出生在美国的乌克兰人,实际上是美国人。此外,尤先科还有一个和西方关系密切的乌克兰最大的女企业家,在经济上全力支持他,号称和他是政治夫妻。很明显,尤先科就是美国支持和中意的人。

  而在乌克兰大选出现初步结果后,美国和欧洲公开表示反对,这也是很少见的。美国对各个国家都利用民主这种冠冕堂皇的手段进行干预和影响,但是直接、公开地不接受一个选举结果,明确支持反对派,这在以往还没有过。美国这次反应迅速,要求再选,直至选出它中意的人,明确干涉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欧洲甚至提出不符合欧洲的标准,完全是强加于人,显然是在替乌克兰做选择。媒体称,很多去抗议选举结果的人,实际上是被尤先科阵营花美元雇来的。这让我想起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里的一句话,那是被美元雇来的。我用那句话来说,他们实际上是被美元雇来扮演人民的无赖。这个事实提醒我们,作为善良的人们,应该通过美国在乌克兰的丑恶表演,对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乃至什么是人民,有一个更深刻、更警觉的认识,因为在街上抗议的人未必是人民,可能是被美元买来扮演人民的一些丑角。

  王绍光:从Nadia M. Diuk的讲话可以看得很清楚,目前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跟美国当时计划的几乎如出一辙,是按照剧本演出来的一幕剧,而不是乌克兰老百姓或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场变局可以说是美国策划好的,要不然不可能那么巧合。Diuk的讲话是今年5月份,后边的事情按照那个步骤发生,几乎一模一样。

  美国民主基金会,你说它与美国政府、中央情报局有关系,它会显得很冤枉,但是所有警觉的人都不会把它看成一个独立的支持民主的机构。它的网站公布了支持乌克兰和中国民运的账目,那些钱都是资助action(行动)的。对中国的资助分三块:大陆、香港和西藏。在香港,有个组织集中拿到各种资助,然后分到香港所谓的民主派手里。这些稍微想一想,都不是非常innocent(单纯)的事情,都是后边有人在规划。

  秦 晖:民主政治是可以影响选民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的确有所谓的影响和操纵。可是任何一种民主国家的政策施加影响,都要比任何一种专制国家强。再影响也还是通过选民的权利来决定,它要是真专制根本用不着影响嘛。有些人老是说,谁谁谁影响了选民,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你根本就不把选民的权利当回事,根本就是一个人说了算的。民主政治就是影响选民的一种游戏。假如你也是一个民主国家,你当然可以批评或者评论,说某种影响是应该的,某种影响是有偏颇的,某种影响是出了格的。但这有一个前提,你自己的行为必须比所谓的影响选民更说得过去一点。影响选民并不是值得抨击的事情,就看通过什么手段来影响。造谣、搞违法行为不行,但如果只是宣传攻势,组织志愿者参加,民主政治经常有这种事情。

  报纸在炒作美国资助乌克兰反对派的事,那么俄罗斯投入了多少?我觉得中国人有一种很怪的情结,对这种事特别感兴趣。影响选民有什么不好?比你剥夺选民的权利,自己独断专行来玩,要高尚得多嘛。而且要说美国对乌克兰施加了什么影响,那俄罗斯又施加了什么影响?乌克兰每一次选举,俄罗斯都是公开、高调出访。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是全力以赴的,完全不是像美国一样通过什么基金会,当然美国的基金会也是由政府资助的。

  徐友渔:通过民主来颠覆一个政权,这个概念本身就是非常矛盾和不合理的。所谓颠覆只能是用非法的手段,比如武力或者阴谋。民主必须要通过一个投票程序,选民是不可能被枪押着去投票的,也不可能一个国家成千上万的人都被欺骗。也许可以说,美国对它的价值倾向花了很多金钱和力量,但是通过民主来颠覆一个政权,这种说法的荒谬性是显而易见的。民主怎么能颠覆?如果我们通过民主来改变政体,在中国才会说这是一个颠覆行动。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个非法治国家的概念。

  如果是一个非常小的岛国,也许大国可以操纵,乌克兰是个中等大小的国家,用策划和阴谋来解释当地的政治局势,我想甚至马克思和恩格斯都不会同意。当然要承认,美国追求自己的战略利益,肯定不是那么君子的,肯定要做那种事情,但是现在乌克兰的局势,要说是美国策划和阴谋的结果,我觉得是非常荒唐的。这可能是在中国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下才会出现的说法。至于在那里显示自己的存在和力量,推行价值观,显然不只是美国,俄罗斯也会做。美国资助6500万美元,俄罗斯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各种方便,也会花很大力量。如果说外来干预和影响,它们之间肯定会抵消。既然大国都有自己的利益,都要在那里玩政治游戏,现在这个局面,是一个平衡的结果,在比较大的程度上反映了当地政治力量的对比和平衡,决不是哪一家操纵的结果。

  

  二、几分利益,几分道义?

  

  玛 雅:美国以民主为价值观,在世界各地推行这一价值观,但在外交政策上,它的国家安全战略利益始终是第一位的。这意味着,美国的道义外交终归要服从于它的利益外交。在支持或者反对一个政权的政治取向上,战略利益和民主价值两个因素如何影响美国的政策?

  王绍光:美国的所谓支持民主,我认为从来都是假的。有人开玩笑说,世界上有两种民主,一种是美国人喜欢的,一种是美国人不喜欢的,我加上一句话,世界上有两种独裁政权,一种是美国人喜欢的,一种是美国人不喜欢的。在这方面,美国有非常多的经验,从1947年成立中央情报局以来,怎么颠覆一个政权,怎么扶植一个反对派成长,有一整套方法。以前还成立过一个美国学校,专门培植反对派,原来设在巴拿马,后来遭到反对,搬到美国去了。中央情报局几十年来的所作所为,从美国的立场来讲,可以说是战果赫赫,从支持民主、反对独裁来讲,也是臭名昭著。举几个事件:

  1948年,意大利共产党的势力非常强大,完全有可能赢得选举,CIA破坏意大利民主选举,造成共产党主席陶里亚蒂失败。1953年,美国推翻伊朗民主选举出来的政府,后来从1953年到1979年是巴列维王朝,非常反动、残酷的一个政权,但美国人一直支持。1959年开始支持海地的独裁者。老独裁者死后,又支持他的儿子。海地多少年来之所以搞不好,是因为美国一直在支持它的独裁政权。1961年,美国试图推翻古巴政府,发生了著名的朱安事件。1962年支持暗杀刚果民选领袖卢蒙巴,使得现在的扎伊尔一直陷入内乱。1964年推翻巴西民选政府,其后军政府执政20多年。后来美国人谴责巴西的人权记录,但是忘了说,那是他们支持的。1965年在印度尼西亚支持右翼军人势力,就是后来垮台的苏哈托。当时100万人被杀,说是共产党,其实和共产党根本没关系。1973年推翻智利的阿连德,是民主选举出来的政府,因为是社会主义的。后来的皮诺切独裁政权,是美国人扶持上去的。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开始支持阿富汗的free fighter(自由战士)。很多自由战士后来成为塔利班和第一次炸世贸大楼的人。1989入侵巴拿马,把巴拿马的总统抓到美国去审判,这在国际关系上是绝无仅有的事情。1998年到2000年,为了搞垮前南斯拉夫塞尔维亚的米洛舍维奇,美国提供5500万美元支持那里的反对派,法、德等国提供了2000万。当时的模式和后来几年在其它地方是一样的。2002年到现在,美国一直试图推翻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政府,这是民选出来的政府。2003年要搞垮格鲁吉亚的谢瓦尔德纳泽,做法叫"天鹅绒革命",几乎是搞垮米洛舍维奇的同一波策划者。这些人从一个国家搞到另一个国家,现在到了乌克兰。所以乌克兰仅仅是一连串事件中最近的一个,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如果我们稍微分析一下这个pattern(模式),可以看得很清楚,有三个地方是美国一定插手的。第一是美国的后院,拉丁美洲Caribbean(加勒比海)地区,大量的五六十年代的事件都发生在这里。第二是战略争夺的重点地区,和潜在的敌手争夺,包括苏联、中国,比如去年的格鲁吉亚,很小的国家,但是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第三就是有石油的地方。这几年不论是伊拉克、委内瑞拉、格鲁吉亚,都有丰富的石油资源。那么美国的目的就很清楚,不是支持不支持民主,而是符合不符合它的利益。凡是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民主政权,它会想办法把它推翻,凡是符合美国利益的独裁政权,它会想办法支持。所以我觉得,美国人谈支持民主,只对无知的人具有诱惑力,稍微了解一下美国历史,都会觉得是个笑话。

  秦 晖:双重标准绝对是有的,因为美国有它的国家利益。美国的对外政策决不是以所谓纯粹道义原则为基础,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反过来说,哪一个国家是这样呢?中国当年还支持过屠杀了多少共产党人的智利政府。这个情况是存在的,但是比冷战时减少了。当然减少并不是美国人比过去高尚了,变得更善良了,原因是冷战时期苏联是它最大的敌人,所以只要反苏,有些很专制的政权它也支持。冷战后,苏联这么强大的一个敌人没有了,它的这种需要就下降了。这个事情也不见得是坏事,道理很简单,比如美国现在把反恐放在头一位,对中国的态度就有所改善,如果从所谓道义外交的角度来讲,也可以说是一种双重标准,但是这对我们是有利的。

  民主外交和维护美国国家利益的外交,有时候是会产生矛盾的。比如一个专制国家比较亲美,那怎么办?从来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侧重的。现在国内有很多人把这两个东西弄成一回事,认为美国的利益就是把所谓的西方价值推向全世界,西方的价值就是民主。按照这个逻辑,凡是美国支持民主,就是属于一种利益外交,和道义外交没有任何区别。事实上,不一定支持民主政权都符合美国的利益,在历史上有大量这样的现象。这主要取决于美国面临的敌人有多强大。当面临强大敌人时,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认为美国冷战以后的外交,道义外交的色彩要浓得多。这是事实。

  

  三、民主是未来,还是斩断未来?

  

  玛 雅:分析认为,如果尤先科失败,美国势必采取措施,甚至不惜以分裂乌克兰为代价,借以削弱俄罗斯。如果尤先科上台,而亲俄势力继续抗争,乌克兰也面临分裂。台湾3·20大选后岛内情绪已十分对立,如果不是美国“捏”住,或许也分裂了。从乌克兰的分裂趋势和台湾的政治混乱来看,推行西方民主对于转型中的国家意味着什么?对中国民主发展有何启示?

  房 宁:乌克兰这件事最大的启示就是,在全球化时代,任何一个民族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都是和世界联系在一起的。在政治体制改革、民主政治建设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房宁 的专栏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 徐友渔 的专栏 进入 王绍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乌克兰大选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93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