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一宁:一本好书《潮平岸阔——高锟自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04 次 更新时间:2011-01-25 09:27:23

进入专题: 高锟   教育  

雷一宁 (进入专栏)  

  有点儿历史知识的人,还会提出疑问:要我们学习雷锋,为什么你们不学习焦裕禄!想要倾诉,没有哪个人或组织肯耐心地倾听他们的心声;想要申诉,不是“遭毒打”,就是挨蹲大牢,只好选择一条可以得到快速解脱的路——死……现在,为他们减少工时,给他们增加工资等等都是必要的,但这并不能治本,只能治标。要治本,就得进行教育改革,而教育要彻底改革,就得“政治”先行。由于每个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是统治阶级的思想,要改革政治,首先要对统治者进行洗脑,洗掉他们长期以来形成的思维习惯、思维模式,洗掉他们“记忆系统里的模块”,使他们不仅不再把“升官、发财”视为天经地义,还要能不再把与他们的思想观念不同的思想观点视为“异端”,甚至视为“犯罪”。对于这点,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是这样说的:“共产党人并没有发明社会对教育的影响,他们仅仅是要改变这种影响的性质,要使教育摆脱统治阶级的影响。”在此书中高锟是这样说的:“政治和浅见总是令这些问题难以解决”(第331页)。

  听说,不久前,出台了一个《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不知那里面是否融进了马克思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提出来的这个观念?几年前就听说中学教材在大换血,吐故纳新,这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以什么为标准?听说把《阿Q正传》删除了,为什么?鲁迅提出的改造国民性的任务尚未完成呢!因为太难懂、太长?那么把鲁迅的《立论》编入吧,它既不难懂,更不长。现在中小学生都很怕作文,把它收进中学语文课本,也许有助于解除学生的“怕”呢!“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机不可失,时不我待,中国教育的彻底改革刻不容缓!

  

   2010年10月2日完稿

  

  后记:我写此文时,是知道中国产生过一个诺贝尔奖得主的,那便是1989年的和平奖得主达赖,因此,文中对此有所说明。可后来转念又想,何必为这统治者不肯承认的事实浪费笔墨,于是把有关内容删除了。不料,文章写完不几天,中国又得了一个和平奖,那便是刘先生。可是,当消息传到渴望得到诺贝尔奖的中国人耳中时,竟然异议纷纷!近日居然有人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主办的《环球时报》上撰文,提议设立一个“孔子和平奖”来与诺贝尔和平奖抗衡!提出此建议的人真健忘,竟然忘了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死了两千多年的孔子曾被掘墓鞭尸,连没有思想的孔府、孔庙也被砸得稀烂;后来在批林批孔时,又和刘少奇、林彪一起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现在却要把他……这正应了鲁迅的话,两千多年来,孔子只是一块“敲门砖”,现在又被拿起来不知要去敲哪扇门了。可怜的孔圣人,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我该说什么呢……

  无论“政治和浅见”如何议论纷纷,但有一点谁也否定不了:与高锟一样,刘也是个“独立特行”的人,是个善用造物主赋予他的脑袋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思维习惯来思维的人,是个“不谎人”的人;尽管这样的人今天仍然会“遭毒打”,或会挨蹲大牢,可他面对这严酷的现实,没有妥协,没有屈服,没有跳楼……当年高锟夫妇只要两个小孩,是为了不给人口过多的世界增添麻烦;现在刘夫妇则不准备要孩子,因为在目前的环境里,他们无法给孩子预备一个好计划,使他们不致成为跳楼者。

   好啊!正如鲁迅先生所说,“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现在有了第一个,便会有第……,不,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了,一定会有更多更多……

  虽然,路还会很长……但科学民主的世界潮流,借助高锟发明的光纤,正在滚滚向前,无人能够阻挡……关于这,高锟在此书的结束语中是这样说的:“世界的转变愈来愈急愈巨,生活于这么一个世代,无疑令人兴奋。在资讯科技的推动下,可以集合更多人的力量,解决我们面对的问题。我们虽无法与大自然的巧手相比,但只要齐心协力,必可加快前进的步伐……好戏在后头,我们且拭目以待,迎向万花齐放的新的春天。”

  

  2010年11月17日记

进入 雷一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高锟   教育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59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