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长斌 马龙闪:以科学社会主义观认识苏共意识形态的消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4 次 更新时间:2010-12-12 23:40:37

进入专题: 科学社会主义   苏共  

姜长斌   马龙闪  

  仅以出版总局的机构为例,它的人员编制就越来越多。到1938年,发展到15个处,这一年仅从事事前检查和事后检查的两个处,就达525个检察官之多。 到1940年,仅俄罗斯联邦的检察官就达将近5000人。

  从监控、查禁的情况看,以1926年为例,全年共禁行4379期国外期刊、5276部书和2674件印刷品邮件,还裁削了975部作品。(Г.В.日尔科夫:《19-20世纪俄罗斯书报检查制度史》(Г.В.Жирков.История цензуры в России ХIХ―ХХ вв.),第274页。)1927年之后,对各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报刊都编订了目录,严加控制。平均每年没收的出版物在15-20%左右,有些种类达20-30%,哲学和宗教类最多,甚至达到40%,政治和历史类平均达23%。到1938年,仅前9个月经事前审查,就查禁了12588条信息,还查出了23512处属于政治思想方面的所谓“歪曲”。

  不仅严查现行出版物,还对图书馆馆藏图书进行了大规模清查。根据出版总局局长1936年1月10日《关于从图书馆和书库清除不准在苏联传播外国文献》的命令,集中在两周时间内,由检查官会同内务部代表,仔细对各大图书馆的库藏进行了清查。清查出来的成千上万种外国图书和报刊被归入特藏书库,严禁外借。

  随着控制的加强,定购国外文献越来越难,这以人文类图书为尤甚。几乎所有这类外文的和俄国侨民的出版物都被自动移入特藏书库,其中有许多还遭遇了全面销毁。据一个负责人员30年代向中央报告:“目前我们销毁的外国文献达10%,价值折合25万美元。”仅1938年一年就销毁英文杂志869种、报纸5451种,法文杂志640种、报纸33620种,德文杂志7620种、报纸3450种,其他文种杂志达5000种以上,报纸近5000种。

  除日常对文献信息和新闻书报进行这种严厉监控、检查之外,如前面所说,苏共还连续不断地发动批判运动,对思想文化界知识分子进行大规模的清查和镇压。

  苏共对书报文献信息的严密封锁和禁锢,不仅造成了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极端封闭性,同时也伴随着产生了另一特点,即意识形态的极端脆弱性。

  苏共脱离现实社会实际的意识形态,实际上是建筑在沙滩上的,很不牢靠。像苏共的“超阶段理论”,其实只不过是一种脱离现实社会的“肥皂泡理论”。一边是大街上排长队抢购黑面包,一边却吹嘘集体农庄庄员餐桌上摆的是“乳酪烤小猪”;一边是日用品全面匮乏、供不应求,一边却报道苏联社会主义进入“发达阶段”;一边是院士、教授购一台14寸的彩电,就被视为一种了不得的“奢侈”,一边却连篇累牍,大谈推广“发达社会主义的生活方式”。有诸多事实表明,在上世纪70―80年代,苏联社会矛盾和民族冲突的暗流在社会深层已呈汹涌之势,但主导舆论的“牛皮论调”却吹得更高,而人民群众对斯大林式“社会主义”的失望情绪也就更深。这种靠禁锢、造神、镇压、造假维系的意识形态,其结果,不仅是在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环境中造成了极端僵化的理论教条,无力同现代世界的各种理论思潮进行交锋,而且由于它是在一个极端封闭的意识形态“温室”环境中培养“理论队伍”的,因而又造成了“思想精英”的弱不禁风。

  意识形态属于社会意识和精神的范畴,是最不能强制、强迫的。苏共长期依靠行政压制措施,采取“武器的批判”,因而不仅没有说服广大人民群众,就连一些“理论精英人物”本人也没有被说服而真心服膺于它的僵化的理论教条。这样,他们在苏联持不同政见者用外界思想理论武装面前,在戈尔巴乔夫实行“公开性”,在西方五光十色的理论学说和文化思潮面前,束手无策,一无所措,便“一夜之间”败下阵来。所以,苏共意识形态发生剧变,不是偶然的,它是苏共意识形态长期僵化、封闭造成的必然结果。

    进入专题: 科学社会主义   苏共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790.html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