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旭:跳出中国看“愤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54 次 更新时间:2010-10-06 16:57:49

进入专题: 愤青  

吴旭 (进入专栏)  

  算不算“愤青”呢?也应该算,只不过这一轮愤怒找错了发泄对象,间接促成了那一场浩劫。

  不会愤怒的青年人,是没有远大追求的一代人。但是,只会愤怒而不懂得如何超越的青年人,又将会把激情变成一股摧毁一切的力量。

  

  外国学生眼中的中国“愤青”

  

  夏季学期的时候,我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讲授一门课:“中国当代传播”课程里面,不可避免地会触及关于中国“愤青”的话题。无论是在课堂上的深度讨论中,还是在课后的阅读报告里,这些美国研究生们,对于中国同龄人的“愤怒”和委屈,有着浓厚的兴趣,并给出了一番别有意味的解读。

  比如说,要理解中国年轻人的愤怒,必须要有一定的世界近现代史知识才行。可惜的是,在美国人的知识结构里,历史只属于课余读物的范畴。可能因为美国建国历史太短的缘故,美国人反而轻装上阵,相信历史是被创造的,而不是被死记硬背的。我们常讲的“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对于美国人来说,一点触动效果都没有:毕竟美国自己就是由一群想要忘记历史的叛逆者建立的。中国人“如数家珍”的百年国耻,到了美国人耳朵里,成了外星人故事。“真是这样子吗?”“可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为什么还要揪住不放地愤怒呢?”

  更让他们不解的是,为什么“愤青”们只是对外国愤怒呢?我的回答是,“当然不是。年轻人对中国国内的各种问题也会愤怒,网民们也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和行动原则。只不过,因为是国内问题,讨论时用的又是中文,不被国外媒体们关注和报道罢了。即便是针对国外的抗议和游行,其实也有很大的不满和愤怒是指向国内的相关政策的。”

  另一个评述角度,更多是文化和民族心态方面的。在他们看来,当中国人作为一个人出现的时候,最能够忍辱负重;但是,当作为一个群体出现的时候,反而显得心理承受力不够,敏感易怒。这里面,当然中国根深蒂固的面子文化,占了很大的原因。另外,“中国刚刚崛起不久,还没有习惯被别人骂。象我们美国已经被世界骂了快一个世纪了,也就无所谓了。”“被别人骂是强大的标志,没必要愤怒的。”我的美国学生们这样为中国的“愤青”同龄人劝解。

  当然,也有认为中国的“愤青”是被政府洗脑以后的大规模量化产品。这种推理方式,放在五年前,绝对让人难以辩驳。是呀,中国整齐划一的教育体系,以及管理严格的国家新闻机器,很难不让习惯了独出心裁、野马行空的美国人心中起疑。可是,奥运会火炬传递过程中,中国年轻人全球护送火炬的壮举,以及在随后的在四川地震中表现出的同仇敌忾的钢铁气势,确实令人震撼。特别是,这些属于80后、90后的行为主体,很多都在国外学习或工作,有着接受所有新闻信息、并做出独立决断的自由。而恰恰是这批人,表现出最真诚,最坚决,最直接的激情和“愤怒”。

  对中国新一轮风起云涌的“愤青”现象,国外的学界和舆论界,都是经历了一段手忙脚乱的调整适应过程的。特别是正式登上世界舞台的所谓“鸟巢一代”,刚一出场,就让很多自以为了解中国、笃信“历史终结于美国自由资本主义模式”的西方中国问题专家们,跌破了眼镜。绝大多数美国人,至今都认为中国年轻人的唯一“愤怒”目标就是要推翻政府,建立美国式民主。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很多时候自己反而成了“惹人愤怒”的对象。

  纵观历史,其实在任何一个波澜壮阔、新旧交替的历史转折点上,强大国家能够脱颖而出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对于整体命运和世界进程的强烈关注和把握。只要一个国家的青年人,真正找准了自我感和世界感,那这个国家的前程基本上已经确立好了。“以天下为己任”,历来是中国知识分子慷慨激昂的呼声和心声;也许,这一代年轻人眼中的“天下”,有着历史所赋予的不同寻常的视野和机会。从这个角度上说,评价现在的“愤青”,也许最好要等到20年以后,当这些“愤怒”变为平实和实力的时候。

  

  (本文作为封面文章,发表于2009年8月18日一期的《瞭望东方周刊》)

进入 吴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愤青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44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