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红:"发生"与"历史"的初步分离

——胡塞尔1931年"圣诞手稿"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74 次 更新时间:2010-07-19 19:27:11

进入专题: 现象学   胡塞尔   圣诞手稿  

方向红  

  同上书,第240页。

  [8] 参见,同上书,第241页以下。

  [9] 参见,同上书,第242页。

  [10] 该书编者利用胡塞尔的几个关键词组合出的圣诞手稿的主标题为"Die Rolle der Erinnerung und Wiederholung bei der Konstitution identischer Einheiten in der Zeitsukzession(回忆与重复在时间继起的同一的统一性构造中的作用"。这样的总括显然是不能让人满意的。

  [11] 参见,Edmund Husserl, Zur Phänomenologie des Inneren Zeitbewusstseins (1893-1917), Husserliana, Band 10, hrsg. von Rudolf Boehm, Haag: Martinus Nijhoff, 1966, 第237-267页。

  [12] Lester Embree et. al.(Eds.), Encyclopedia of Phenomenology, Dordrecht/Boston/London: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1997, p. 313.

  [13] Wörterbuch der Phänomenologischen Begriffe, hrsg. von Helmuth Vetter, Hamburg: Felix Meiner Verlag, 2004, S. 220.

  [14] Paul Janssen, Geschichte und Lebenswelt: Ein Beitrag zur Diskussion von Husserls Spätwerk, Den Haag: Martinus Nijhoff, 1970, S. 81.

  [15] Antonio Aguirre, Genetische Phänomenologie und Reduktion, Den Haag: Martinus Nijhoff, 1970, S. 153ff.

  [16] J. Derrida, Le problème de la genèse dans la philosophie de Husserl,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1990, p. 247ff.

  [17] E. Husserl, Ideen zu einer reinen Phänomenologie und phänomenologischen Philosophie: zweites Buch, Phänomenologische Untersuchungen zur Konstitution, Husserliana, Band IV, hrsg. von Marly Biemel, Haag: Martinus Nijhoff, 1952(以下简称Ideen II)。

  [18] E. Husserl, Cartesianische Meditationen und Pariser Vorträge, hrsg. von S. Strasser, Haag: Martinus Nijhoff, 1950(以下简称Meditationen)。

  [19] Ideen II, S. 198.

  [20] 同上书,第199页。

  [21] 同上书,第200页。

  [22] 同上书,第100页。

  [23] Meditationen, S. 101.

  [24] 分别参见,Meditationen, 第124页、第125页、第137页和第141页以下。

  [25] 同上书,第180页。

  [26] 参见,同上书,第182页。

  [27] 同上书,第112页。有趣的是,胡塞尔紧接着就提到了儿童的早期阶段(frühe Kinderzeit)学习观看物体的必要性和优先性问题,但并没有像在圣诞手稿中那样作出"襁褓婴儿"与"世界人"或"人类儿童"的区分。

  [28] 参见,Karl Schkumann, Husserl-Chronik: Denk- und Lebensweg Edmund Husserls, Den Haag: Martinus Nijhoff, 1977, 第393页以上。

  [29] 参见,Die C-Manuskripte, 第243页。

  [30] E. 施特罗克(Elisabeth Ströker)就持相同的观点,"相反,在这里,我们常常研究的胡塞尔哲学中的最后一次'转向'首先并不在于他向生活世界的回溯,而在于他转向历史的特殊方式"(强调形式为原作者所加)(参见,Elisabeth Ströker, „Geschichte und Lebenswelt als Sinnesfundament der Wissenschaften in Husserls Spätwerk",载于Lebenswelt und Wissenschaft in der Philosophie Edmund Husserls,hrsg. von Elisabeth Ströker, Frankfurt am Main: Vittorio Klostermann, 1979, 第108页)。

  [31] 这里所依据的文本包括《危机》正文以及胡塞尔于1934年8月所写就的关于《危机》的"预备性研究(Vorstudien)"。

  [32] 参见,E. Husserl, Die Krisis der europäischen Wissenschaften und die transzendentale Phänomenologie, Husserliana, Band 29, hrsg. von Reinhold N. Smid,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Dordrecht/Bosten/London, 1993, 第3页(以下简称Krisis 29)。

  [33] E. Husserl, Die Krisis der europäischen Wissenschaften und die transzendentale Phänomenologie, Husserliana Band VI, hrsg. von Walter Biemel, Haag: Martinus Nijhoff, 1954, S. 71(以下简称Krisis 6)。

  [34] 同上书,第72页(强调形式为原作者所加)。

  [35] 同上书,第12页。

  [36] 以下分别参见,Krisis 29,第3页、第5页。

  [37] 这里借用了E. 施特罗克的术语。她把重新激活了的"内在"历史称为"意向历史",并且声称,尽管胡塞尔本人从未使用过这个表述,但从胡塞尔的思路来看,这个术语的出现有其正当性。尤为可贵的是,虽然她在文章中常常混同"超越论发生"和"超越论历史"两个概念,但她在下面的一连串的问句中差不多已经区分了这两者:"然而,构造世界之主体的超越论历史与'危机'中的意向历史有什么关系呢?难道前者不正是超越论的'发生'吗?它根本就不是'历史',它是历史时间中的生成(Werden)?与此相反,后者明显与客观意义的构造有关?尽管它同样也是意义发生的构造,但它来自行为,而行为在时间历史中有开端且可以历史地确定日期?"(分别参见,Lebenswelt und Wissenschaft in der Philosophie Edmund Husserls, 第112页、第113页。)

  [38] Krisis 6, S. 212.

  [39] 同上书,第213页

    进入专题: 现象学   胡塞尔   圣诞手稿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927.html
文章来源:《安徽大学学报》2009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