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梁康:纵意向性:时间·发生·历史

——胡塞尔对它们之间内在关联的理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13 次 更新时间:2010-05-28 13:08:10

进入专题: 胡塞尔  

倪梁康 (进入专栏)  

  惟有在此意义上,胡塞尔才有可能同时是一个超越论的现象学家和历史现象学家。即是说,他并不像利科所认为的那样是"最不具有历史性的"哲学家,[49]也不像梅洛-庞蒂所认为的那样,最终在历史的维度上"暗暗放弃了本质哲学"。[50]

  正是由于胡塞尔后期对"时间"问题的关注以及在时间意识分析方面的努力,"纵意向性"成为重要的课题并保持活跃的状态,由此而导致"发生"问题的形成和展开,并由此而越来越导向对自我、个体、单子的生成、发展的研究,最终越来越导向作为个体之意识体验之果的"历史"问题,包括自然世界和文化世界(科学艺术、社会形式,等等)在内的"历史"。

  这里所做的,只能看作是从时间现象学出发对胡塞尔的历史现象学之构想的一个导论。无论如何可以说,胡塞尔在三个时期所做的时间意识现象学分析,一方面在内容上为澄清时间、发生、历史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辅助的背景知识,另一方面在方法上为讨论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奠定了一个基础。最后我们还可以说,通过胡塞尔对时间、发生与历史中的纵意向性规律的把握,历史哲学中历史与哲学的张力得以消解:历史是回顾的,哲学是反思的,它们都可以是特定意义上的人性学。在对人性的纵向把握中,历史与哲学在意向和方法上达到了一致。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理解胡塞尔在《危机》中所说:"在科学中,真正的历史说明的问题,是与'从认识论上'进行的论证或澄清相一致的。"(Hua VI, 381)

  --------------------------------------------------------------------------------

  注释:

  [1] 在此后公开发表的另一部著作《纯粹现象学与现象学哲学的观念》第一卷中,情况也是如此。虽然胡塞尔在这里用一节(第81节)的篇幅来讨论"现象学的时间与时间意识",但他同时庆幸自己可以在这个预备分析中将"时间意识之谜""这个极其困难的问题域"置而不论(参见:Hua III/1, 163)。至于"发生"和"历史"的问题,胡塞尔认为,"既无须和不应考虑心理学-因果的发生,也无须和不应考虑进化史的发生。"(Hua III/1, 7, Anm. 1)。

  [2] 参见:LU II/1,A 123。

  [3] 参见:同上书,A 4、A 8、A 18。

  [4] 参见:同上书,A 208、A 337,LU II/2, S. 779等。

  [5] 参见:LU II/1,A 4-5、A 21等。

  [6] 参见:LU II/1,A 336。

  [7] 参见:LU II/1,A 208。

  [8] LU II/1,A 337。重点号为笔者所加。

  [9] 参见:LU II/1, B1 217:"在经验-心理学方面,探讨这个问题的目的则在于研究在人类意识联系中的相应的心理学事实,它涉及到人类一般表象在素朴直向生活(Dahinleben)的自然过程中或在任意的和逻辑的概念构造的人为过程中的发生起源。"

  [10] 参见:EU, S. 313。

  [11] 胡塞尔文稿编号为K I 55,作为"增补文字"第1号发表在《胡塞尔全集》第十卷中。参见:Hua X, 137-151。

  [12] 德里达,《论文字学》,汪堂家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9年,第107页。

  [13] 参见:R. Bernet/I. Kern/E. Marbach, Edmund Husserl, Darstellung seines Denkens, Hamburg 1989, S. 179。

  [14] 胡塞尔赋予"发生"概念的其他含义也可以参见:同上书,7. Kap., „Statische und genetische Konstitution".

  [15] 参见:R. Boehm, "Einleitung des Herausgebers", in: Hua XXXIII,S. XX。

  [16] 这是《笛卡尔式的沉思》第37节的标题。

  [17] 这里的"本我"按胡塞尔的说法不同于"自我":"我们将作为同一极和作为诸习性之基质的自我区别于在完整的具体化中被理解的本我"。即是说,"自我"在这里被理解为意识体验的"自我极"(Ichpol),亦即构成"各种恒久特性"、"各种习性的同一基质";而"在完整的具体化中被理解的本我"则意味着莱布尼茨意义上的"单子"主体,即"自我"连同其全部的具体意向体验。(参见:Hua I, §§ 31-33)。

  [18] 参见:Hua XI, 340, Anm. 1。

  [19] 胡塞尔在这里提到几个相关法则之间的相互作用和相互规定:其一,每个在并存中的相容性法则也为可能的发生规定了一个法则。其二,时间并存的相容性法则要以时间的构造为基础,并且除了本身之外还具有在演替中的相容性法则。其三,除了这些相容性法则之外,我们还具有接续的(Folge)必然性法则,如此等等。参见:Hua XIV, S. 40。

  [20] 这里所说的"纯粹描述的本质学"或"纯粹描述的现象学",也就是胡塞尔所说的"静态现象学"。例如参见:Hua XI, S. 340:"'说明的'现象学以某种方式区别于'描述的'现象学,前者是合法则发生的现象学,后者是可能的、无论以何种方式在纯粹意识中得以生成的本质形态现象学,以及这些本质形态在'对象'和'意义'的标题下于可能理性的王国中的目的论秩序的现象学。我在各个讲座中没有说'描述的'现象学,而是说'静态的'现象学。"

  [21] Hua I, S. 38-39:"为了避免误解,我最后还想指出:现象学仅仅排斥任何素朴的、从事背谬的自在之物的形而上学,但并不排斥形而上学一般。先于所有世界客体性并承载着它们的自在第一存在是先验的交互主体性,是在各个形式中共同体化的单子大全。但那些偶然的事实性、死亡、命运问题,在特殊的意义上作为有意义的而被要求的个别主体的和共同的生活之可能性的问题,因而也包括历史的意义问题等等,所有这些问题都出现在实际的单子领域以内,并且是作为在可想象的领域中的观念本质可能性而出现。"(重点号为笔者所加。)

  [22] Hua VI, 380 f. 这里撇开胡塞尔在另一个论述方向上对历史的定义不论:"历史是绝对存在的重大事实" (Hua VIII, 506)。关于这个带有强烈历史目的论趋向的历史现象学观念的讨论,可以参见:L. Landgrebe, „Meditation über Husserls Wort ‚Die Geschichte ist das grosse Faktum des absoluten Seins' (1974), in: ders., Faktizität und Individuation. Studien zu den Grundfragen der Phänomenologie (Hamburg 1982), S. 38-57,以及K. Lembeck, „'Faktum Geschichte' und die Grenzen phänomenologischer Geschichtsphilosophie", in Husserl Studies 4, 1987, S. 209-224. 笔者基本赞成Lembeck的观点,即对一个"历史之总体统一意义"这个带有历史哲学动机的问题,无法以现象学的方式给出令人满意的回答(S. 210)。

  [23] 或者如德里达所说:"现象学的历史学",参见德里达,J. Derrida, Edmund Husserl, l'origine de la géometrie, Paris: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1964; 德译本:Husserls Weg in die Geschichte am Leitfaden der Geometrie, übers. von R. Hentschel und A. Knop, München: W. Fink Verlag 1987; 中译本:德里达,《胡塞尔'几何学的起源'导论》,方向红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钱捷译,台湾桃园市,成阳出版社,2005年。--此处所引文字引自原书第7页,方向红译本为第5页(以下简引为:7/5)。德里达在该书中也使用"历史现象学"的术语(37/35)。

  [24] R. Bernet/I. Kern/E. Marbach, Edmund Husserl, Darstellung seines Denkens, a.a.O., S. 186.

  [25] 芬克在1939年出版胡塞尔关于几何学起源的文稿(后来作为附录三发表在《胡塞尔全集》第六卷《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中)时将它命名为:"作为意向史问题的几何学起源问题"(参见:Hua VI, 364, Anm.1)。

  [26] 参见:利科,"胡塞尔与历史的意义"(P. Ricoeur, "Husserl et le sens de l'histoire", in Revue de Méta1physique et de Morale 54 (1949), p. 280),方向红译,载于倪梁康[编]:《面对实事本身》,北京:东方出版社,第799页。利科认为,这位最没有历史感的(unhistorischste)教授之所以为历史提供解释是因为历史的强迫。如果他所说的"没有历史感",是指不把实际的历史和发生视作自己的首要研究对象,那么利科的说法就是合理的。

  [27] 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第8页。--当然,这里的表达仅仅代表海德格尔的一个趋向。另一个趋向,即把时间性与历史性结合起来研究的趋向,在《存在与时间》和1924年"论时间概念"的论文与报告中已经鲜明地显露出来。参见M. Heidegger, Der Begriff der Zeit, GA 64, Frankfurt a.M. 2004, 尤其参见其中"IV. Zeitlichkeit und Geschichtlichkeit",第85-103页。

  [28] 卡西尔,《人文科学的逻辑》,关子尹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年,第96页。

  [29] 即超越论的还原和本质还原的方法。在第一点中提到的现象学的历史研究的本质特征,实际上已经预设了本质还原方法的实施。

  [30] 对此问题的详细分析还可以参见:K. Held: Lebendige Gegenwart - Die Frage nach der Seinsweise des transzendentalen Ich bei Edmund Husserl, entwickelt am Leitfaden der Zeitproblematik, Den Haag: Matinus Nijhoff, 1966, II. Teil, C: „Selbstgegenwärtigung und Selbstkonstitution", S. 79 ff.

  [31] 马克·布洛赫,《为历史学辩护》,张和声、程郁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23页。

  [32] 对此问题的论证可以参见:M. Roshwald, „Perceptions of history. In pursuit of the absolute in passing time", in: Diogenes, No. 186, 1999. 中译文(姚介厚译):M. 罗什瓦尔德,"对历史的理解:寻求流逝时间中的绝对",载于:《对历史的理解》,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年,第10-42页,尤其参见第13-14页。

  [33] 参见:柯林武德,《历史的观念》,何兆武、张文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第51页、第61-65页。

  [34] A. Schopenhauer, Die Welt als Wille und Vorstellung,(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倪梁康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胡塞尔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96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