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卫东:赫尔德的1769之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0 次 更新时间:2010-04-04 18:20:53

进入专题: 赫尔德   《1769年游记》  

曹卫东  

  每一个器官、每一种天赋都恰倒好处,不容缺失。人应当学会顺其自然。这里,赫尔德把卢梭的回归自然奉为圭臬。

    2、社会。如果说在人的自我认识方面,赫尔德是一个卢梭主义者的话,那么,在社会观念上,赫尔德则对卢梭提出了反对意见。这方面的内容,他准备写成一部问答手册,按照一定的顺序,罗列儿童、青年、成人以及夫妻和父母等应尽的各项义务。

    3、等级特征。写作这方面的内容,目的是为了消除社会不同等级之间存在的巨大裂痕。赫尔德主张,任何一个等级都应当具备私人的德行,相互为善,从不同的角度完成对人性的演绎。

    4、阶级矛盾。内容涉及农民、资产阶级、贵族、君主、帝王等不同社会阶级之间的紧张关系。除此之外,赫尔德还要探讨不同统治形式的优劣,以及不同统治形式下做一个正直人的基本原则。

    5、审美需求。包括艺术、科学和社会教化、基本的善和恶的观念等。

    6、人性之不足。突出人性的不足,是为了让人们有自知之明,不要张狂,学会克制。这个部分的内容还包括基督教的知识,比如,人对上帝的了解以及上帝对人的启示;世俗之恶的起源、未来世界的救赎途径和人性的发展方向等。

  赫尔德强调,这部著作的基调是人道主义,一切都应当围绕着如何使人成熟起来这个主题展开论述。为此,他强烈呼吁宽容、博爱等“真精神”。当然,赫尔德清楚地知道,他所规划的这一切都是“纸上谈兵”。而他的本性决定了他不是一个沉湎于理论幻想当中而不能自拔的人,他要认识自我、认识世界,但更要改造自我、改造世界。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要行动”,因为这一切都是理论,都要“付诸实践”。

  也就是说,就人性问题而言,赫尔德并不追求或满足于对人性的历史阐述和理论建构,而是希图在实践当中完成对人性的现代性转化。这样,人性的促进就显得至关重要了。事实上,早在里加的时候,赫尔德就已经开始寻求改造人性的途径。他提出了一种全新的教育观念,叫“德谟佩迪”(Demopädie),意思就是大众教育。《1769年游记》则把这种教育观念进一步明确为三级教育体系,各级教学内容如下:

    第一级:自然、历史和基督教教义等;

    第二级:自然和自然史、数学、地理、和历史、宗教史以及人类的教义等;

    第三级:数学、物理、艺术、地理、历史、政治、形而上学、哲学、神学以及百科学等。

  之所以要如此安排教学内容,赫尔德有着自己的一套解释,他认为,第一阶段的学习主要是为了培养感官的灵敏性,以激发出人的生命力。第二阶段的教学目的是要训练人们的想象力,培养起高雅的审美趣味。第三阶段则是为了开发人们的知性,让人的理性潜力得到张扬。在赫尔德看来,教育决不是一个技术的问题,而是一个艺术的工程。人作为人的一切快乐,都来自于他能够受到应有的教育。

  除了对教学内容的规划之外,对学校的规模、师资的配备、教师的素质以及学生的学习等,赫尔德也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设想。我们对赫尔德的这些繁琐规划可以置之不理,但我们不能不注意到,赫尔德列举的教学内容当中所透露出来的浓厚的启蒙精神。这里无法也无须展开详细论述,只要指明两点:其一,赫尔德把人类的教义作为教育的内容,而且放到了高于宗教(基督教)教义的位置上。其二,赫尔德意识到了,教育改革能否成功,关键在于政治改革。

  赫尔德的政治改革方案归纳起来,很简单,就是主张一种开明的绝对主义。在赫尔德看来,沙皇俄国的彼得一世是一个开明君主的典范。赫尔德希望自己能成为推动这一政治改革的急先锋,而他的家乡利服尼亚(Livland)则应当成为改革的试验田:

    “利服尼亚,你这个野蛮和奢侈、无知和傲慢、自由和奴役的身份,为了消灭野蛮、铲除无知、传播文化和自由,为了在这个省成为第二个茨温里、加尔文和路德,要在你这里做多少事情啊!我能做到这一点吗?我有这种天赋和机会吗?为了做到这一点,我该做些什么呢,该消灭些什么呢?我还要问!放弃无用的批评和刻板的研究,使自己凌驾于争论和著书立说之上,使自己明白怎样造福和构造现存的世界,取得政府、当局和宫廷的信任,为此目的而周游法国、英国、意大利和德国,学习法语和法国人的富裕、英国人的现实主义和自由的精神、意大利人对细微发现的兴趣、德国人的彻底性和知识,最后只要有必要,还有荷兰人的博学,我要唤醒人们提出伟大的概念并唤醒我自己内心的伟大目标,使自己顺应时势,掌握立法、经商和治安的思想,要敢于用政治、国家和财政的观点来观察一切,不要再表现出弱点,以前的弱点则要尽快尽好地加以改正,白天黑夜都要想着成为利服尼亚的这样一个天才,要拼死拼活地认识利服尼亚,要现实地思考、行事,并使自己适应一切,要说服世界、说服贵族和平民支持我——高贵的年轻人,这一切都蕴藏在你身上,但没有发挥出来,也无人加以过问!你受的教育不够,你出生的国家在受奴役,你生逢的时代无所作为,你的生活道路不稳定,这些都限制了你,使你沉沦了,使你不能认识你自己”。

  这是一段激动人心的檄文,赫尔德自比茨温里、加尔文和路德,批判矛头直指旧制度,而且,赫尔德还对欧洲主要民族的长处一一做了归纳,开创了比较学研究的先河。但另一方面,这段话中也透出了一些让人觉得压抑的信息,因为赫尔德说到底是拒绝革命,主张改良的,希望能在保持社会基本结构稳定的前提下完成德意志的现代性建构。这样,赫尔德就对专制主义产生了信赖,对国家和民族(甚至种族)作为认同共同体产生了迷恋,从而使得他的有关理论在后来的岁月里不是被演化成为奇特的国家主义意识形态,就是被集权政治滥用为自我辩护的依据。

  怀抱如此宏大志向的赫尔德肯定不会满足于在南特所得到的承认。1769年11月4日,赫尔德离开了南特,8日,到达了巴黎。济身于时代精神的中心,赫尔德先是感到心潮澎湃,获得了极大的精神满足,接着又流露了极大的不满。我们现在已经很难还原个中原委,只能从他的书信中知道他的一些行踪和心情:

    “我在这里的时间是这样支配的:和学者交往,参观图书馆、画展、古迹、戏院和在构思、技巧等方面都很有意味的公共建筑。巴黎高雅而华丽,是艺术和科学机构的中心。然而,由于高雅只不过是对美的事物最低级的欣赏,华丽只不过是外表,而且常常是取代美的事物的东西,因此,法国永远也不能使我得到充满的满足,我对这些已感到厌倦。然而,由于各种原因,我决不能抛弃我和法国的交往,或者失掉我已经得到的有关法国的语言、风俗、道德、趣味、艺术和科学等方面的经验和观点。我研究过许多著作和人物,跳舞和绘画,音乐和法国大众”。

  赫尔德信中所说的学者主要是法国著名的启蒙哲学家狄德罗、达兰贝尔等。不难察觉,赫尔德对法国的态度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对法国的启蒙哲学家充满神往,甚至称狄德罗是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另一方面,他对他亲眼目睹的法国文化又不敢苟同,认为法国的所谓“天才时代”已经结束,法国处于堕落当中,法国人民生活在一片精神和文化的废墟之上。《百科全书》也没有了昔日的荣耀,变成了简单的资料汇编,天才的创造和精神的力量消失殆尽。法语一向受到18世纪德国人的推崇,赫尔德也曾把法语作为学习外语的首选对象,但到了巴黎以后,赫尔德却觉得法语美则美矣,然而终究缺乏哲学思辩的力度,难以用来召唤时代风潮。赫尔德对法国的消极态度一直持续到大革命爆发。

  当然,赫尔德在巴黎还完成了一件正事,这就是《1769年游记》的写作。如果说在南特写下的游记充满了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浪漫狂想色彩的话,巴黎的游记则平实和现实了许多。但可惜的是,大概是巴黎的诱惑太多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巴黎的心情太杂乱的原因,赫尔德未能像在南特那样,认真撰写游记,而是草草了事。比如,他也提出了一些写作计划,包括一本《论雄辩》、一本《基督教教会史》、一部美学著作以及一部关于年轻人的著作。但赫尔德只是给出了标题,没有做丝毫的阐述,其中除了美学著作外,后来也大多没有了下文。赫尔德的懈怠,致使1810年正式出版的《游记》一直都是一个残本。虽说白玉微瑕,到底也是一个遗憾。

  赫尔德原本还打算继续到荷兰、英国和意大利等地旅行,把他在南特的梦想付诸实现,但由于旅费欠缺而不得不作罢。1769年12月底,赫尔德离开巴黎,开始返航,途经布鲁塞尔、安特卫普、莱顿、阿姆斯特丹、汉堡和基尔,最后于1770年3月到达了小城奥伊丁(Eutin)。后来,赫尔德在奥伊丁侯爵的请求下作为家庭教师又陪同他的儿子旅行了一段时间,但那已不再是赫尔德心目中的旅行,而是一种职业了。

  赫尔德的1769之旅结束了,而《1769年游记》的历史旅行便也开始了。按照常规的文学概念,赫尔德的《1769年游记》其实主要不是旅途中的实录,而大多是事后的追述。追述的对象也不是作者途中的实际经历,更多的是作者的思想历程,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讲,这又不是一部游记或不只是一部游记,而是一部个人心灵史。赫尔德最初写这本书的目的,显然也不是要给别人提供一个阅读或欣赏的文本,而是给自己寻找一个自我批判的机会。

  有学者从《1769年游记》当中归纳出了三个核心概念,认为它们构成了赫尔德理论的基础,也构成了狂飙突进运动的前提。它们是精神(Geist)、情感(Gefühl)和天才(Genie)。相应地,如果说,赫尔德计划当中的《人类史》是为了揭示人类精神的发展过程,《人类教育和基督教教育手册》是要从情感的角度把人类的精神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一个充满了原创性、生命力和自主性的层次。那么,他的教育改革计划则是要把人类精神中的原创性和自主性充分发挥出来,使人成为“天才”,而政治改革计划就是要为“天才”提供一个合适的生存土壤。

  把这三个概念贯穿起来并且构成它们的共同背景条件的,则是“生命”(“生活”)。为此,赫尔德呼吁“生动的历史写作”、“生动的世界”、“生动的文化”。在赫尔德的《游记》中,从精神到情感,从创造力到天才都是生动的。“气韵生动”,不但是赫尔德《游记》的基调,也成为了时代的主旋律。1770年,赫尔德和歌德在斯特拉斯堡有了一次历史性的会面。而正是在赫尔德的启发和激励下,歌德发出了一声长叹:“理论总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青”。于是,就在歌德的这声感叹中,时代变革的大潮滚滚而来,德国的文化史和思想史掀开了新的一页。

    进入专题: 赫尔德   《1769年游记》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822.html
文章来源:哲学在线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