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一个活佛的回忆和念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00 次 更新时间:2009-03-17 16:31:03

进入专题: 活佛   西藏民主改革50年  

郭宇宽 (进入专栏)  

  

  卡:对,那是众生造下的业力积成的大劫难,每一个人都逃脱不了,但像58年这样的灾难在藏地也只有朗达玛(注4)时期有过。

  郭:最后你是怎么出来的?

  卡:81年落实政策,政府最终彻底宣布我无罪,说是冤假错案,还给我补偿了一笔钱,200块钱,不少活佛和高僧死在监狱里的,补偿更多一些有三百多块钱。我们还算很幸运的,前面说有很多人饿死了,打死了,监狱里也有饿死的,有的地方一些阿卡害怕了,听说要灭佛,就躲到了山上,结果就被当成叛乱分子了,他们就更倒霉一点,不过我们隆务寺没有一个算是叛乱分子的。

  郭:你觉得这段日子对你修行有益么?

  卡:这段日子,我才真算是悟了一点什么叫无常。

  

  就算是圈套我也要把隆务寺再办起来

  

  郭:你是什么时候又回到隆务寺的?

  卡:79年政府批准隆务寺开放,那时候拨乱反正,共产党有一些干部和我一起给抓到监狱里了,他们也放出来了,他们知道我这个人不错,就推荐我来干,就这样那时我还是戴罪之身,带着一个会计一个出纳,三个人开始筹建寺庙。

  郭:你受了这么多磨难,怎么还敢再办庙呢?不怕政策再变么?

  卡:释放我时我什么政策也不相信了,好在终于可以念经没人管我了,我就整天关门念经,不过听说可以重建寺院,我还是坐不住了。我当时就是想反正豁出去了,我想起夏日仓上师对我的教导,我是隆务大寺的活佛,要为隆务寺奉献,只要能把隆务寺重建起来,哪怕第二天就又被封掉,我也尽力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郭: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么?当时有信心么?

  卡:大家都没什么信心,一个老活佛,他62年被强迫还俗了,听说我要重修隆务寺,他来找我,他说,你可千万不敢再办寺庙,政府让你再办寺庙那是圈套,是要引蛇出洞,把我们一网打尽。我说就算是圈套我也要把隆务寺再办起来,哪怕办起一天来就有一天的功德,他最后流眼泪了,从家里拿来了他藏着的一百块大洋,说我没用了,不敢和你一起干,也没脸再回来了,这些钱你拿着修佛塔用。

  有了一些经费,加上我们自己的钱,我就一个个去请那些被遣返的僧人,原来隆务大寺有两千多个阿卡,后来我们找到坚持没有还俗而且活下来的大概180个人,那时候隆务寺已经全被拆光了,只剩下七间小房子,我们都不够住,只好借住民房,办法会也只能在露天。

  后来80年1月13日开始动工重建寺庙,我们一砖一瓦的把隆务寺又建了起来,现在隆务寺政策逐步被落实了,现在你看到的隆务寺,大概恢复了一半的规模。

  

  人心坏了,佛法也散了

  

  郭:我听说你还当过人大主任?

  卡:是政府让我干的,我也没有办法。84年我当了县人大副主任,帮政府干了很多调解纠纷的事情,大概有五六十起,91年成了黄南州人大副主任,干到2000年才退休。

  郭:这样的纠纷为什么要你这种出家人来调解呢?

  卡:主要是群众信任我,比如黄南州的群众和海南州的群众发生了草山纠纷,打起来死很多人,哪里的干部去都会让人觉得不公道,是维护自己州的利益,黄南州的干部,海南州不服,海南州的干部,黄南州不服,如果上级一定要用行政命令来规定,大家都不会服气,但我作为隆务寺的寺代表出面,大家都相信我这个出家人,没有私心,没有私利,不会偏袒谁,是为了他们好,就比较好接受。

  郭:现在藏区商业越来越普及,一些僧人也做生意,这会不会对修行有影响?

  卡:那是当然的,但也使没有办法的事情,本来我们出家人主要靠施主的供养,58年以后说我们这是不劳而获是剥削阶级,我们就不敢了,后来国家号召我们自养,自己劳动,很多地方限制僧人出去作法事,所以为了维持寺庙,做生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寺庙就有两台车跑运输,还有卖门票,卖纪念品一类的生意,我们就安排,年级(注5)比较高的阿卡,轮流去经营,对他们也算一种锻炼。

  郭:你觉得现在传承佛法最大的影响是商业么?

  卡:确实做生意的人多了,有些人急功近利,拜佛只为求富贵,心地纯良向善的人少了,会有一些影响,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那种横扫一切的政治运动,58年的破坏,永远也恢复不了了,人心坏了,佛法也散了,我们的藏经阁全被烧了,各地的寺庙也都是这样,很多典籍都是了不起的文化财富呀,不光是我们出家人,也是整个国家的宝藏。我从83年开始到处搜集,重刻经板,但力量有限,资金也有限,我的主要精力和几乎所有的钱都用在刻经板上,到现在能恢复的大概也就20%左右,大多数的经书已经永远的失传了。

  郭:我看到现在很多内地老板来藏区大把钞票布施,把藏区的佛像佛塔修的金碧辉煌,怎么您刻经还会缺乏资金呢?

  卡:我们藏地的寺庙和内地不一样,活佛要办事也得用自己的钱,不能用寺院的钱,我的经济在活佛中不算好,我也不会去找那些老板,有的老板爱修佛像,这也有他们的道理,有钱人希望捐钱修佛殿,大家都能看见,很体面,这也算是有功德的事情,不过我觉得如果光修宏伟的佛像,佛殿,让大家膜拜,却不去精修佛法,甚至连佛法都失传了,佛教还剩下什么呢?这可不是件好事。我只能尽我一点力量,我有糖尿病,你看我很瘦,我知道我快要死了,将来怎么样我不知道,如果还能多抢救一些佛典,我也就没有什么挂念了。

  ---------------------------

  注1:隆务寺在藏语中又称隆务大乐法轮洲,距今六百多年历史,是安多藏区影响力仅次于塔尔寺和拉卜愣寺的格鲁派寺院。

  注2:据中国大陆官方资料记载:七世夏日仓活佛作为“热贡”地区政教首领,曾先后担任过全国一届政协委员、国家民委委员、西北民委委员、中国佛协理事、青海省佛协副会长。1953年12月,在首届黄南藏族自治区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当选为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1956年12月,首届自治州人民代表大会上当选为自治州人民委员会州长,先后两次当选为省人民代表和省人民政府委员。1958年4月,黄南局部地区发生武装叛乱。由于在平叛过程发生扩大化错误,夏日仓活佛于6月16日被捕。于1978年11月 30日因病医治无效逝于狱中。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和人民政府十分重视夏日仓活佛的冤案,很快为其平反昭雪。1980年10月4日,经中共青海省委第544次常委会议决定:“夏日仓反革命案原判与事实不符,属于错案,给予平反,与夏案有关的多日吉、扎西之反革命案也予平反。”1980年10月13日,中共黄南州委、州人民政府召开隆重的追悼大会,悼念这位黄南地区杰出的宗教界爱国人士。

  注3:安多藏语中对于出家人的昵称阿卡。

  注4:朗达玛(公元838-842在位,后被刺杀)推崇本教的吐蕃贵族大臣策划谋杀了赞普赤祖德赞,推举不喜佛法的赤祖德赞的哥哥朗达玛继任吐蕃赞普,便拉开了毁灭佛教的序幕,朗达玛即位以后,全面实施禁毁佛教的运动。下令毁坏译经院,停止佛经的翻译;断绝对僧人的供养,迫使他们还俗;对不肯还俗的僧人发给弓箭,强迫他们去打猎杀生,违者杀戮无赦;封闭寺庙,并在墙上画僧人饮酒作乐的图像,加以诋毁;沙埋佛像,毁弃经书。被称作“灭法时期”。

  注5:藏传佛教的寺庙,同时是藏地传承佛法的学术机构,寺院下设若干扎仓,相当与大学的学院,有的专修显宗,有的专修密宗,有的专修藏医,有系统的教学和学位考试体制,在各扎仓学习的僧人有年级的划分,经过不同的学习阶段,方可通过特定的考试获得格西学位。

进入 郭宇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活佛   西藏民主改革50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571.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