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一宁:魂兮归来!——一个女右派的遭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90 次 更新时间:2009-01-18 17:16:57

进入专题: 反右  

雷一宁 (进入专栏)  

  我归队啦!”

  同时,你写信给北师大,像告诉母亲那样,把这好消息告诉母校,并向母校索取你的毕业证书及两张照片,一是与陈垣老校长的合影,一是与女飞行员伍竹迪的合影。可是,你等啊等,一直等到离世,什么也没有等到!因为毕业证书是在1979年“改正”之后,才给我们补发的;至于照片,北师大的回答竟是:“社会出名的公众人物的相片不能给你。”这一现实,终于使你“对问题的严重性”○3有了进一步认识,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的确确是个“另类”,而且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你对姐姐说:“我越来越意识到,57年一把火,早就把我什么都烧了个精光。”

  摘帽后,你的“工资”是每月40元。这时,你不得不履行女人的职责——结婚生子了。肯定和我一样,你也是思想斗争了很久的。在没进入“另册”之前,你也有过永不结婚的念头,因为在咱们可爱的祖国,女人想要干一番事业,是不能结婚的,如林巧稚……现在,结婚吧,且不说这40元是否能养活肯定会不断添丁的一个家,也不说“女右”要表明自己并非孬种就必须没有丈夫子女的拖累,只看我这什么都烧了个精光的现状,我能给丈夫孩子的,除了灾难和痛苦,还有什么呢?还是让这世界少点儿灾难和痛苦吧……不结婚吧,人们更会把我看成四不像的怪物,而且……而且会把那不能言说的觊觎,名正言顺地变为行动,总有一天,我会像祥林嫂似的,被逼疯的……最终,两害相权取其轻,你决定结婚。我想,在你作出这个决定时,绝对不会想到,灾难和痛苦还是延伸给了你的后代,而且竟是以那么残酷的方式!

  你的婚姻,如果不是“先斩后奏”的话,哪便是一种尚有耶稣所要求的“爱一切人”,而没有通常所说的“恋爱”的结合,更主要的还是为了找一个“避风港”,或者一把“保护伞”,对吗?他也是老师,出身不好,自幼失去双亲,性格孤僻,也经常挨批判斗争,你对他的境遇很为同情。几年脱胎换骨的“改造”,不能不使你头脑里也有了阶级斗争的弦,你必须进行“门当户对”的选择,不会是右派,也不能是左派,只能是这两种人之外的中间派,或者是内部控制的“中间偏右派”。只要不被扣上“划不清界线”的帽子就够了,别的就不能苛求,或曰,别无选择啦!往往都是结婚后才发现对方这样那样的缺点,如,下班回家后,往床上一躺,尽抽烟,从不干家务活啦!传统的大男子主义,男尊女卑啦!动不动就骂人,甚至打人啦……那就只好将就将就了,谁叫我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右字号的女人呢!你不与他划清界线,他还得与你划清界线呢;不仅要“划清”,还要实行“专政”呢!你说,我的话对吗?

  接着,便是怀孕、生孩子、做母亲。生孩子时,你可能不会有我的遭遇○4,大多女人都不会有我那样的遭遇。生过孩子后,你必定也不能很好地“坐月子”,不能获得好的营养。不知你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患了那年头女人常患的“月经病”、“月子病”的?你姐姐告诉我,曾是古丽娅锻炼队成员的你,后来落下了腰身疼痛的毛病,下雨刮风就痛不能支。

   怀孕和做母亲,你、我与其他女右派乃至普通女人就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了。做母亲是造物主赋予女人的义务和权利,是神圣而艰巨的工作,母亲应当受到全社会的尊敬和保护。母亲是名副其实的灵魂工程师,从怀孕那天开始,就必须对腹中的胎儿进行教育,这就是“胎教”。中国是世界公认的“胎教”发源地。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太妊之性,端一诚庄,惟德能行。及其妊娠,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敖言,生文王而明圣,太妊教之,以一识百。卒为周宗,君子谓,太妊为能胎教。”贾谊在《新书•胎教》中说:“周妃后妊成王于身,立而不跛,坐而不差,笑而不渲,独处不倨,虽怒不骂,胎教之谓也。”这是三千一百多年前的事。太妊是周文王的母亲,周妃是周文王之妻周武王之母太姒。到了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又有孟母“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和“孟母三迁”的故事……她们的胎教和对孩子的早期教育,使孩子成为对中国历史起了好作用的“明君圣人”:周文王不仅为暴君殷纣王的灭亡准备了充分条件,而且在被殷纣王囚禁期间,还以他的智慧推演了至今仍有影响的“周易”;周武王是打败了殷纣王的西周的第一个帝王 ;孟子是战国时期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称“亚圣”。到了唐代,著名医学家和药物学家孙思邈进一步从理论上指出:“子居母腹,以母气为气,以母血为血……善心生,则气血清和,而子性醇;恶心生,则气血混浊,而子性劣。”现代医学认为,胎儿与母体之间存在一种“感通”,能理解母亲的思想情感,对外界的变化并不置若罔闻。母亲遭到恐吓,就会分泌一种叫“儿茶酚胺”的物质,使胎儿也产生恐惧。现代科学还证明,婴儿初到人世时,大脑是一团混乱的神经,要有足够的刺激,这些神经才会互相连接,形成永久性的“网路”。也就是说,初生婴儿的大脑皮质,负责思考和感觉的部位,等待着“灵魂工程师”给他刺激和经验,这最佳时间只有六个月。如果三岁以前不给他刺激和经验,那些数以亿兆计的神经细胞就会因未被运用而渐渐死去,永远连接不上了。中国有句古话:“三岁看大”,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孩子的早期经验决定这个孩子是聪明还是迟钝、善良还是邪恶,自信还是胆小、口才好还是不好……母亲的早期教育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一直到老年,人还会因为胚胎期及幼年期受到的伤害,而容易发生这种、那种疾病。因此,此时女人在精神、饮食、生活起居等方面都必须十分注意,这绝不是为了孕妇,而是为了胎儿能够身心健康地发育成长,为了祖国的美好明天!可是,二十世纪中期,那“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的岁月,是只有动物本能的岁月,人们不谈这些,学校里不教这些,图书馆和新华书店里也没有这方面的书籍杂志。随着“教育学”、“心理学”被打成资产阶级的伪科学,“胎教”“母爱”等等也被戴上了“唯心主义”的帽子,说那是封建统治阶级强加于“半边天”的枷锁,要妇女向这种“封建礼教”作斗争!于是,无论是先天的胎教,还是后天的母教,统统被打入另册,成为封、资、修的垃圾……其结果,受害的不是一两个孩子,而是整整一代人,甚至更多!

  那时,这类东西是见之于官方文件,要求人人实行的,例如:

  1963年5 月23日,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试行重新制定的《中、小学生守则(草案)》,明确地对中小学生提出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共产党的要求。与此同时,《江苏教育》发表《育苗人》一文,介绍南京师范学院附属小学教师斯霞精心培育学生的事迹。后来此文被改写为《斯霞和孩子》,发表于5月30日的《人民日报》上。这两篇文章都强调,教师要以“童心”爱“童心”,儿童“不但需要老师的爱,还需要母爱”。显然,这都是有意告诉全国人民尤其是教师,为了《守则》的贯彻实行,为了把青少年培养成三热爱的革命接班人,必须以斯霞为榜样,“像一个辛勤的园丁”,“给我们的幼苗带来温暖的阳光,甘甜的雨露”。老师们看后,欢欣鼓舞,无不以为教育的春天来了。

   谁知,不到半年,10月,《人民教育》又发表了三篇文章,《我们必须和资产阶级教育思想划清界限》,《从用“童心”爱“童心”说起》,《谁说教育战线无战事?》。以讨论“母爱教育”为中心,说这就是资产阶级教育家早就提倡过的“爱的教育”。说它涉及到教育有没有阶级性,要不要无产阶级方向,要不要对孩子进行阶级教育,要不要在孩子思想上打下阶级烙印的大问题。随后,围绕着这些问题,在教育界掀起了一场关于“母爱教育”的讨论和批判。将近一年之后,1964年8月,《人民教育》发表关于“爱的教育”讨论的评述,说“这场讨论揭露了教育战线存在严重的阶级斗争,是教育工作上两种思想、两条道路斗争的反映,是教育战线上社会主义革命的继续,是和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的教育思想,特别是和资产阶级教育思想作决裂的斗争的序幕, 还要有更大的主力战在后头。”这“更大的主力战”显然就是文化大革命了,文革的矛头最初是直接指向教育战线,指向教师,指向“爱”的。

  于是,教育只剩下一条铁定的“规律”: “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阶级斗争是你们的一门主课”。在本来就没有多少“感情”和“爱”的中国教育中,“感情”和“爱”开始全面退出,直至最后发展到以谈“感情”为耻辱,“爱”这种感情,无论是“母爱”的“爱”,还是“恋爱”的“爱”,都是绝对的禁区,仿佛感情和爱都是资产阶级的特有属性,“爱”更是与“色情”紧紧相连。后来,随着教师 / 臭老九被打翻在地,教育——无论是狭义的还是广义的,也就形存实亡,孩子 / 革命接班人只能在没有爱的环境中孕育、成长了。

   爱这种情感,是造物主赋予人的一种靈气,是人性的基本属性之一。母爱是造物主对于跟孩子相依为命血肉相连的母亲的独特赏赐,女性在孕育和扶养孩子的过程中,也培育并丰富着自己的母爱。爱既看不见,也摸不着,可以意会,却不可言说。现代科学证明,人的大脑有两个中枢,一个管情绪 / 情感,一个管思维 / 知识,而且情感比知识更本源,情感优先于认知,“爱”优先于“恨”。情感与认知不同,不可以传授,只能感悟、感应。爱的教育方法是浸润,是潜移默化,是春风化雨,爱来自经验和体验。最初的经验和体验只能由母亲給予,母亲的刺激连接了胎儿和婴儿大脑中情感的通路。大家都知道,血液的通路——血管断裂或阻塞了,便会患心血管病;情感的通路阻塞或断裂,也会生病,那便是精神病。据说,患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并没有器质性的脑病,只是情感和思维结构及认知发生了阻塞或断裂,从而产生错误的判断和推理,患者常常以为自己的身体乃至情感思维都被某种外力控制住了,并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硬塞到自己头脑里。坚强的人,神经没有达到分裂的程度,但情感和思维结构乃至认知能力也遭到了伤害和扭曲,虽然对有些事物仍能做出正确判断和推理,但多数情况下也会不由自主地以外力灌输的方法和理论来观察世界,做出错误的判断和推理。众所周知,环境污染造成的危害是任何人都不能幸免的,精神污染造成的危害也是生活在那个大环境中的任何人都不能幸免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咱们在北师大学条件反射理论时,对这种理论稀里糊涂的,经过几十年的观察与思考后,我才真正明白了它的含义。你还记得巴甫洛夫的那只疯狗吗?巴甫洛夫让狗看两种图形:一种圆形,一种椭圆形。每天狗看到圆形就有可口的食物,看到椭圆形就挨一次痛苦的电击。当狗看到圆形就流口水很高兴,看到椭圆形就紧张焦虑准备逃跑。 接着,工作人员开始改变椭圆的形状,使其越来越接近于圆,狗则跟着不断学习,不断调整对圆和椭圆的辨别及条件反射。 当椭圆改变到非常接近圆的时候,一直安静的狗开始尖叫,拼命扭动,用牙齿咬掉身上的仪器,甚至把连接动物室与观察室的管子也给咬破了。 狗疯了,患上了神经官能症!巴甫洛夫创立的这个理论,就是建立在上述人的大脑功能的基础之上的。其实,条件反射理论并不是巴甫洛夫的发现,我国古已有之的“谈虎色变”、“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等等,讲的就是条件反射。中国的统治者早就运用这种方法来进行愚民教育,以维护其专制统治,“脱胎换骨改造”理论,乃是其继承和发展,都是用一个个新的刺激和体验,来改变原有的神经通路。被改造者多数都像巴甫洛夫的那只狗一样,疯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而且更可怕的是,被改造者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改变!而对于女人来说,这不仅牵涉到自己,还牵涉到腹中的胎儿。

  在那年月,凡有点儿文化知识的女人,在怀孕之后都会战战兢兢的,担心着腹中胎儿的安危。女右派就更甚了,她们毫无例外地必须接受“无产阶级专政”,在数不清的这个那个“政治运动”中,被批判,挨斗争;在“只许你规规矩矩,不许你乱说乱动”的口号中被骂、挨打,连在“避风港”中、“保护伞”下也不例外。1964年,在《毛主席诗词》、《毛主席语录》、《毛泽东著作选读》(甲乙两种版本)相继出版发行之后,全国尤其是学校,在原先林彪提出的学习毛主席著作必须“立竿见影,在‘用’字上狠下功夫”的基础上,又掀起一个“活学活用,急用先学”毛著的新高潮,有的学校一窝蜂地对教师提出“(毛主席)语录进课堂”,“试卷引语录”,“人人用,堂堂用(毛主席语录)”等要求,教师中的女右派处于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之中,生怕把毛主席的话讲错、解释错,时时刻刻担心着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掉下来……

  在古代,孟母还有“三迁”的权利和自由,可是生活在新中国的女人,唯一可以做到的是“逃”和“忘却”。“逃”类似于后来的“超生游击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雷一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反右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3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