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一宁:为了更美好的明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4 次 更新时间:2009-01-18 17:04:10

雷一宁 (进入专栏)  

  来达到哗众取宠的罪恶目的”。还说:“右派的阶级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帽子刚摘了几天,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知道吗?帽子从你头上摘下了,还在你脖子后头挂着呢,随时可以再给你戴上……”尽管我认为我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出格”的,然而,我认了,因为还有那些没有说出的“一闪念”。何况,帽子既然是摘不掉的,再加上几顶,也只是量的不同,没有质的区别。来吧,旧的新的高的矮的大的小的黑的白的灰的绿的,一起来吧……令我不能原谅自己的,只有一件事,便是潘亚男也被打成“狗崽子”、“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的孝子贤孙”,赶出校门。大学自然没有上成,教师更没有当成,连个正儿八经的工作也找不到。

  原谅我吧,潘亚男,我害了你,尽管也是无意的。

  我的“右派”问题“改正”之后,在我总算可以正儿八经走上讲台之后,我接受以前的教训,每堂课都严格按照《语文教学参考资料》宣讲,把思想感情的闸门紧锁,也不再考虑什么“新花样”了。开始这样做时,我拙嘴笨舌,结结巴巴,颠三倒四,甚至自相矛盾,漏洞百出,心里发慌,脸上发烧,声音仿佛是从留声机里放出来的。可很快我就得心应手,脸不改色心不跳了:《祝福》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的吃人本质,可幸的是,现在我们已经把这种罪恶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再踏上千万只脚,使它永不得翻身……《皇帝的新装》幽默而辛辣地讽刺了剥削阶级的虚荣、愚蠢、无耻献媚和自欺欺人,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已经和这些恶劣品质彻底决裂,人人都能像那孩子一样,敢讲真话,不讲假话……然而,此时,辛家骐和潘亚男正在为他们的真话蒙受不白之冤……啊,我,一个教师,人类灵魂工程师,还不如安徒生笔下的孩子!

  回来吧,童心!水晶般的童心!

  回来吧,孩子!天真无邪的孩子!

  

  以上便是当年完稿的文章,可我转念又想,中国太穷,有钱总比无钱好,中国人历来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再说,我也找不到发表它的地方。于是就把它搁到抽屉里去了。

  这一搁就几乎十年,其间也曾往报纸杂志发送过几次,可每次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2002年2月28日,《世界日报》有一则标题为“希望工程逾亿资金 传被挪用”的消息,说:“被大陆当局当作慈善公益事业样板的‘希望工程’,最近被人检举存在严重挪用资金行为,挪用资金超过一亿元人民币……”还说,“如果以每个希望工程援助的小学生一年收到三百元人民币帮助计,这笔钱可以让五十万贫困学生读一年书。”接连几天,都有这方面的消息报道,而且还说,“中共中央宣传部20日对各地新闻主管机构发出紧急通知,禁止各媒体炒作报道希望工程弊案,正在印刷、计划21日出版的最新一期广州《南方周末》,由于刊登有揭露希望工程弊案的报道,也于20日晚被喝令停机换稿,已印刷好的三十多万份被查封。”我不禁又想起此文,从抽屉里翻了出来,稍作修改后,寄了出去。可是,仍然是石沉大海,杳无回音,与丢到抽屉里没有什么不同。

  前些日子,看着四川汶川大地震的报道,看到那些坍塌的校舍和被压在废墟下的花朵般的孩子,我又从抽屉里翻出此文。可是,听到许许多多网民对“爱”的呼唤,我不能不认为,历史已经翻开新的一页,不要把中国人(尽管他们只是一小撮,但能量很大)看得太坏了。于是,又把文章压到抽屉里。

  这两天,看到有关“三鹿牌”毒奶粉的报道,惊异地发现,竟然像几年前SARS的爆发一样,好几个月之后老百姓才开始知道事情真相,而且最早揭发的,并非国人,而是一个新西兰的公司!然而,中国现在已经有了上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了啊!孩子啊,究竟你们做错了什么,要遭到这样的惩罚?……我又从抽屉里把这篇文章找了出来……

  救救孩子!

  

  1993年元月初搞

  2002年6月修改

  2008年9月定稿

  

  注释:

  (1)指“单位”或“集团”。

  (2)1967年2月23日,赵永夫指挥青海军区十三个连,夺占青海日报社,镇压“八一八红卫兵战斗队”,群众死169人,伤178人,逮捕一万多人,军人死4人。伤26人。(见赵无眠《文革大年表》,1996年,香港明镜出版社。)

  (3)指中共中央文件。

进入 雷一宁 的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3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