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宜桦:自由主义的处境与未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9 次 更新时间:2008-11-28 13:57:19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江宜桦  

  难道我们不应该把“如何实现理想人生”的问题归入私人领域,让每个自由公民以他认为合宜的方式加以追求?

  我想,这两个问题具体而微地触及当前争议的核心,很可以说明反对自由主义的人为何会对自由主义感到反感,而支持自由主义的人为何不能了解自己的主张何以引起那么大的反感。基本上,自由主义以公民意识与法律框架维持最低限度道德共识的做法,是一个十分务实的做法。尽管最低限度的道德共识界限何在永远没有定论,但是了解和平共存必须预设多元尊重与宽容,乃是避免专制社会的首要条件。不过,自由主义在坚持公共领域必须维持基本道德之余,却对“人生理想”采取中立处理的态度,注定会导致私领域价值标准的普遍下降。自由主义假定每个人都会替自己的人生负责,国家只要确保人人平等享有基本自由,则每个人都可以利用自由去实现其人生理想。然而,实际上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以负责的态度看待自己的人生,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好好利用自由。其中善用自由的人,可以让人生过得富有意义,甚至完成众人敬佩的事迹;但是不知善用自由的人,则往往虚耗生命,而最后又自怨自艾。政治自由主义轻易以“尊重个人选择”为由,放弃鼓励人们探索生命意义的责任,还误以为这就是国家中立应有的做为,其结果只会看到越来越多(私领域)自我操持退化的现象,而不可能有逆转提升的契机。这并不是说,自由主义应该以公共权力推动某种特定的人生理想,像汤姆斯.摩尔的“乌托邦”或何梅尼的伊斯兰教权国,而只是说它不应该对私领域的价值选择,抱持不闻不问、放任发展的立场。一个政府有没有利用公权力规定人民日行一善是一回事,而有没有提醒人民自私自利的坏处则是另一回事。政治自由主义约束政府不要犯下前一种错误,却也让政府不敢从事后一种行为。如果批评自由主义的人有什么不满,这大概就是不满的关键所在。自由之外,应有德性,否则社会的素质无法提升。当代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就是德性,因此只能成就半个社会。

  我们好奇的是:中国的自由主义为什么会对这个问题浑然不觉――彷佛只要说明自己引用的理论是西方主流的政治自由主义,就可以回答一切质疑?笔者的猜想是:中国的自由主义并没有认真思考过自由主义在地化的问题。自由主义其实是西方近代历史的产物,具有相当特定的文化性格。无论是政教分离、分立制衡、法律主治、程序正义等等,都有其背后的故事与原由。自由主义在西方奠定基础之后,开始对其他地区发挥影响──无论是以“强迫推销”或以“欢迎效法”的方式。就中国及台湾的情况来讲,这个普及化的发展并不是坏事,因为公民的权利意识提升了、社会的整体资源也增加了。不过,普及化涉及不同文化接触、调适的过程,不能当成一个“ 抽象理论扩大应用范围”的简单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旧有文化必须重新整理,以成为新文化的基础与助力。否则就会使调适过程充满摩擦与挫折。相对地,被引介的文化也必须尊重既有文化的结构性因素,设法从中找出各种接榫的可能,否则普及的过程就容易变成一个霸权赤裸入侵的过程。此一工作无可避免涉及概念的提炼、镕铸、与创造发明,如果新兴的语汇能够精准传递讯息,又能让语言使用者感到熟悉亲切,则接榫过程将会比较顺利。反之,则会制造许多猜忌与抗拒。

  从这个角度反省,自由主义传入中国的过程并不是一个理想的过程。因为在短暂的时间里,大量生硬的词汇被直接翻译过来,而解释这些词汇的文字,也经常如同天书般难以阅读,或艰涩得如同嚼腊。举例而言,primary good至今仍无恰当的翻译,justice as fairness也常常被解释得不知所云。当人们由于外来语的专业性而感到疏离时,掉弄更多的书袋并无助于解决任何问题。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回归传统语言,因为在传统语言中,他们才有熟悉感、才有温暖、才有生命。许多时候,古典主义(或保守主义)之所以吸引人,并不是因为过去的制度或理想真的让人相信可以落实,而是因为其使用的词汇及文字让人有归乡的感觉。宪政民主的对手不可能是禅让或井田,而是无法让宪政民主在地化的生硬语言。

  那么,问题是在选择“政治自由主义”或“伦理自由主义”吗?还是在选择白居易或黑格尔的语言?

  (本文原载《知识分子论丛》第7辑主题笔谈)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73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